二更。

------------

刘美君家住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a市纺织一厂的职工宿舍,初夏以前也没来过,照着地址找到五号楼一单元401,又仔细核对一遍,才伸手叩门。

“谁呀?”中年女声传出来,初夏听得出来,这是刘美君妈妈的声音,就应道,“阿姨,是我,林初夏,美君的朋友。”

门“嘎吱”一声拉开,大概是没料到门口站了这么多人,刘妈妈明显吓了一跳,随之牵强的笑笑:“请进吧。”

刘家的房子是一居室,厅只有十五六平米左右,不大,却收拾的很整洁,墙壁上糊的不是大多数人家使用的报纸,而是印花纸,很温馨。

厅靠右侧的地方摆了一个方桌,几个方凳,几人便径直走到桌边坐下,“叔叔去上班了吗?”初夏问道。

“对,去上班了。”刘妈妈边说边取了杯子过来给几人倒水,并强调,“杯子我都烫过的。”

“阿姨,您别麻烦了,美君呢?”说这半天话了都没见刘美君出来,初夏只好径直问了出来。

“去她奶奶家了。”刘妈妈倒好水摆到几人面前,自己也拉了个凳子坐下,“家里就我自己,您几位找美君是有事儿吧?”

初夏不好意思的笑笑:“阿姨,昨天晚上的事儿我已经听说了,我今天过来,也是想跟您道歉,都是为了送我。她们几个才喝多了。

平时,大家都是不喝酒的。从进入女子医疗队,我们几个感情就特别好。现在,我要离开了,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就多喝了点儿。

要是知道您这边给美君安排了相亲,我们肯定不会让她喝酒,这事儿闹的,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阿姨,我其实不是主要来向您解释,是想着能不能和您的那个同事也说一声。倒不是别的,我是不希望别人说美君的闲话。”

“哎!”刘妈妈就叹了一声,“我要是知道,也就不带着他们去了,不过,这事儿不怪你,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我能明白你们的心思。

不过,经了昨天的事儿我也觉得。李美兰的那个外甥不适合美君,大男人,心眼儿太小了,真要嫁到那样的人家去。日子没法儿过。”

想了想,初夏问道:“阿姨,是不是叔叔在生我们的气?”

“没有没有。”刘妈妈连连摆手。“你们误会了,美君今天去上往不是因为昨晚的事儿。是她奶奶病了,让她过去照顾。

按说这事儿应该我去做的。但是……”顿一顿,刘妈妈视线落到周蜜康几人身上,“这几位是?”

“阿姨您好,我是林初夏的大姑子,这是我弟弟周蜜康,是林初夏的丈夫,这位是我丈夫于明辉。

我弟妹怀着身孕,我们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出门,就都跟了过来,要是您觉得不方便,我们就去楼下等。”

周吉萍边说边站了起来,刘妈妈赶紧拦住她:“您几位既然是林初夏同志的家人,就没什么不方便的。

美君回来总和我说她们几个要好的朋友,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初夏同志,但是,感觉上已经很熟悉了。

我相信我闺女看人的眼光,所以,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只要你们不嫌我罗嗦着烦人就行。”

初夏赶紧道:“阿姨,您太客气了。”

“我刚才说了,按说应该我去照顾美君她奶奶,但是吧……”刘妈妈忍不住再叹一声,“我嫁到刘家来,婆婆就一直和我关系不太好。

这个中的原因嘛,也挺简单,就是当时家里给美君爸爸介绍了个条件好的,可我和美君爸爸在一个厂子里,情投意合的,就走到了一起。

美君奶奶没能做了美君爸爸的主不代表着她能接受我,结婚到现在,她见到我都是冷着一张脸,好在,对美君还可以。

今天一早,美君她大伯打了电话来,说老太太病了,让安排个人过去帮忙照顾一下,她爸粗手大脚的,再说男人心也粗,实在是不合适。

我和老太太关系么僵,这个时候过去她肯定会觉得我是去看笑话的,所以没办法,只能让美君替我尽这份孝心。

这不一上午在家里我就没着没落的,美君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份好前程,要是因为家里的事儿再耽误了,可怎么办?哎!”

“刘奶奶的病很重吗?”初夏疑惑的问道。

“年纪大了,肠胃弱,昨晚上吃的年糕,后来又吃了个冻梨,就上吐下泻的,有些控制不住,身边离了人是真不行。

美君奶奶不愿意看着我,就一直住在美君大伯家,美君大伯和大伯娘都是上白班,这种时候,让咱我们派人过去照顾也是应该的。”

听明白了原因,初夏也就放心了,看出刘妈妈情绪不高,她就起身告辞:“阿姨,既然没什么事儿,我们就先撤了。

美君有我的电话,麻烦您转告她一声,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朋友嘛,就是应该互相帮忙的,就算我不在这边,我的家人还在这边嘛。”

“咚咚咚……”

还没等刘妈妈说话,房门被急急的敲响,她只好歉意的冲初夏笑笑:“初夏同志,您先稍微一等,我去看看是谁。”

“好,您先去忙。”初夏便又坐了回去,瞄一眼坐旁边一点表情都没有的周蜜康,再瞄瞄低垂着脑袋坐那儿的于明辉,她看向周吉萍无奈的笑,“二姐,你看他们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陪着咱们来要债的呢。”

周吉萍就笑:“本来就是嘛,他们是以保镖的身份来的,这个样子才更符合形象嘛。”

被打趣的二人,仍然维持原状坐那儿,无奈的叹口气,初夏看向门口,就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正了声音和美君妈妈说着什么,而美君妈妈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等送走了客人,美君妈妈的神色明显比刚才更凝重了,“阿姨,出什么事儿了吗?”初夏犹豫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疑问,她是真的很在意刘美君这个朋友要,要是真的是刘家遇到了什么事儿,正好周蜜康和于明涛都在这儿,解决起来也应该没什么太大难度。

刘妈妈挤出个笑容:“也没什么,就是我的工作岗位做了一下调整。”

初夏又不笨,联系到之前的事儿,马上就明白过来:“是不是把您调到了又累赚钱又少的地方?就因为昨晚上的事儿?”

刘妈妈点了点头,一脸苦笑:“我也没料到她会这样,不过,没事儿,我身体好,再累点的活也能干了。

就是苦了美君爸爸,他原本在保全那边,结果给调到装卸那边去了,年纪也不小了,和一群小年轻一起干活,真够他喝一壶的。”

“这人心眼小的和针眼差不多了……”初夏无语的嘀咕一句,看向在坐的三位,她对这a市的纺织厂不熟悉,在坐的三位总应该有熟悉的吧?

“这事我来办吧……”周吉萍冲刘妈妈笑笑,“阿姨,我有个同学的老公在纺织一厂,我给她打个电话,您放心,回头您去上班的时候,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而且绝对不会有人给您穿小鞋。”

“这方便吗?”刘妈妈有些犹豫,她是希望对方能帮忙调一调的,但是,又觉得欠的人情太大,而且,人家只是自家女儿朋友的大姑姐,再让女儿的朋友欠婆家的情,不太好吧?

这么想着,还不待周吉萍说话,又道,“算了,不用调了,正好,我也多活动活动,身体还好,至于美君她爸,换个地方也挺好的,等他回家我叮嘱他量力而行就是了。”

初夏就一头黑线,这个年代竟然还有换重活锻炼身体一说?不过,从这件事儿上,她也更肯定了刘美君的家人。

所以说,有时候儿女的性格受父母影响还是蛮大的,当然,凡事没有绝对,有很多也是和父母背道而驰的。

“咚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刘妈妈歉意的冲几人笑笑,赶紧去开门,“香芝,我来和你说个事儿……”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眼睛瞄着屋子里的几个人,“香芝,你家里有客人?”

“是美君的好朋友,为了昨晚的事儿,特意过来解释的……”刘妈妈边说边转身往里走,并指着初夏向对方介绍道,“就是这位林初夏同志考上了a医大,美君她们几个舍不得林初夏同志,就多喝了点儿。”

女人打量初夏两眼后,笑道:“这姑娘可真俊,也真有能耐,这么小的年纪就考上大学了,啧啧,香芝,要是你家美君也能考上就好了。”

“要和我说什么事儿?”刘妈妈径直扯开了话题,初夏等人此时已经明白,这女人肯定就是昨晚上带着外甥去相亲的那位了。

“你和金亮的工作做了调整,我给你们说尽了好话也是没用,要不是昨晚的事儿我也不用来和你解释,这不怕你误会,我赶紧趁着空来和你说一声。”

“你怎么知道的?”刘妈妈一脸纳闷的看着她,“你今天不是也不上班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