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听刘妈妈问自己怎么知道的,李美兰就叹口气:“我就知道你肯定要怀疑是我搞鬼,才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和你说明白。

咱俩这么些年的同事了,我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昨晚上的事儿我是挺生气,也说了些不好听的。

可是回头我就后悔了,这不一大早,我就跑到我姐家去向她解释,开始她挺生气的,后来也就原谅了我,不过也说明白了,这门亲事肯定不能成。

从她家出来我心情不太好,就走着回家的,路过厂子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姚有琴出来买东西。

是她主动拉着我和我说,咱们厂子做了人员调整,说你和金亮都给调到又累拿钱又少的工种去了,还问我知不知道你们得罪了谁。

我往回走这一路上,越寻思越觉得不对劲儿,事赶的这么巧,搁我也得多想,所以,我就赶紧过来和你说一声。”

“你不是说帮我和金亮求情了吗?”刘妈妈抓住李美兰话里的漏洞问道。

“是啊,这不我还没说完嘛……”李美兰再叹口气,“和姚有琴分开后,我琢磨着不太对,就去了厂子问王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和我说,这真不是谁报复你和金亮两口子,是上次领导来检查工作的时候,你们俩表现不太好,让领导点了名,不得不给调整工作的。

我就和她说,香芝和金亮那么能干。怎么可能让领导不满意,是不是领导把人给搞错了。

她说不是。说你们那天的确是表现的不太好,她这个车间主任还被厂长给训了呢。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那天向厂长去车间视察的时候,你和金亮好像都感冒了,有点儿不在状态,这不,就让厂长误会了。

正好这段时间在抓典型,你和金亮就赶上了,王主任说了,要是平常。她打打马虎眼也就过去了,可这次,领导亲自点名了,是真不行。

你也知道,咱们厂副厂长和我姐的关系不错,我就给我姐打了电话,让她帮忙给说合说合,结果,还是没用。

哎。香芝,对不起,是我没本事,一点儿都帮不上你。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儿就对我有看法儿,就算我昨晚上说的话不好听,那也是因为在我外甥面前丢了面子。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你知道我这人就这么个坏毛病的。是吧?

不过香芝你也别太担心了,我姐说了。厂长暂时在气头上,就先这样,等过段时间,他忘的差不多了,她就商量副厂长悄悄把你和金亮调回去。你相信我,这事儿我一定会帮你盯着的。”

“让你跟着操心了……”刘妈妈冲她笑笑,“美君的事儿真的是个误会,那孩子也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什么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不对?”

“对对对……”李美兰连连点头,“昨天是我急糊涂了,才会信不过那孩子,对了,美君今天上班去了吧?等她下了班你和她说说,改天休息的时候,我请你们一家吃饭,算是赔罪。”

“行,等她回来了我和她说说。”

没想到刘妈妈这么痛快就应下来,李美兰明显愣了愣,随之干笑着告辞:“你这儿还有客人呢,我先走了,回头再来找你。”

送走李美兰回来后,初夏冲刘妈妈笑笑:“阿姨,您相信这个人说的话吗?”

“不作。”刘妈妈摇摇头,“我和她的确是很多年的朋友了,不过,那是因为我凡事都让着她,要不然,我们早就闹掰了。

不过,以前我总觉得她虽然好强了点儿,心眼还不错,两家住的近,又在一个班,一起搭伙干活儿,就和她走的近了些。

经了这次的事儿我倒是看明白了,她这些年愿意和我走的近,无非是觉得我什么都听她的,好拿捏,哎!”

自以为是友情,结果最后却发现只是算计,刘妈妈的心情可想而知,周吉萍就笑着劝她:“阿姨,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您也别太难受了。”

“我知道。”刘妈妈点点头,“我就是心疼我闺女,要是别的事儿,我真就忍了,以后要是让我发现她中伤我闺女的证据,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初夏一脸疑惑的看着刘妈妈:“阿姨,我倒是有些纳闷了,照您的说法儿,她也用不着这样来巴结您,是吧?”

“她这么对我,你以为她是巴结我?”刘妈妈苦笑着摇头,“李美兰的婆婆三年前瘫在了床上,我每天都过去和她一起照顾她婆婆,如果我不去了,她根本就没法儿把老太太照顾好。

老太太瘫了的时候就说了,哪个孩子照顾自己照顾的最可心,就把1/2的家产留给哪个孩子,老太太有三儿二女,开始是每家轮着住,现在只住在李美兰家,就是因为我会按摩,每天去和李美兰一起照顾她,让她过的最舒坦。”

“阿姨,您可真是中国好闺蜜。”

刘妈妈就有些愣,不太明白“中国好闺蜜”是个什么意思。

初夏刚才也是没多想就脱口而出,这会儿只好解释道:“谁和您做朋友,真是太幸福了,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您这样够义气的朋友了。”

“初夏,你这就把阿姨夸的太好了。”刘妈妈不好意思的笑,“我也闲着,一个人在家无聊,索性就去她家,而且,她婆婆那个人挺好的,祖上是做茶庄生意的,她懂得特别多,听她说话可有意思了。”

“阿姨,这会儿我们是真走了。”初夏笑着站起身来,“今天见到阿姨我特别开心,以后我放假的时候,还少不了过来叨扰,到时候阿姨不会嫌我烦吧?”

“阿姨巴不得你常来呢,哪会嫌你烦?”看一眼时间,刘妈妈挽留道,“吃了中饭再走吧,阿姨饭菜做的不算太好吃,但烙葱花饼的手艺可是一流的,听美君说你爱吃葱花饼,阿姨今天就给你烙热乎的吃,好不好?”

“阿姨,您烙的那葱花饼真的是绝了,不过今天就算了,下次我来的时候一定要吃到阿姨烙的热乎的葱花饼。”

“阿姨知道你忙,就不强留你了,说好了,下次一定要来。”刘妈妈说着看向周吉萍几人,“你们也一定要来。”

这次离开的很痛快,没人来搅局,下楼后,周吉萍径直坐到了于明涛车上,初夏回头瞄一眼,冲周蜜康笑:“二姐夫嘴角要咧到耳根了。”

“他自己做错了事,当然要小心翼翼的。”周蜜康冷哼一声,“如果她再让二姐受到伤害,就算二姐愿意继续和他在一起,我也得拦着。”

“你就过嘴瘾吧,感情的事儿,除了当事人,任何人都没法儿掺合,不过,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别有一天自己也犯那种错误。”

“你看我像是会犯那种低级错误的人吗?”周蜜康冷哼一声,“从你嫁到周家来,我让你受过家人的一点儿排斥吗?”

“当然。”初夏瞪大眼睛看着他,“您不是升任师长以后,记忆也跟着升级抹去了一些吧?周爱萍对我的排斥你没印象了?”

周蜜康淡淡瞄她一眼:“她落着好处了?”

“没没没……”初夏连连摆手,“是我错了,不应该把你和姐夫一起比较,你就当我刚才脑子抽抽了吧。”

“嗯。”

初夏:“……”这个时候,回答的这么痛快,真的好么?还有法儿做恩爱小夫妻么?

……

第二天一早,初夏刚起床,小晶就过来汇报,有人找,她下楼一看,是刘美君,正坐在厅里和周老太太说话,茶机上还放着一个大包袱。

“你怎么这么早来了?”初夏三两步跑下去,急的周老太太一个劲儿的喊,“慢点儿,慢点儿,你这孩子,注意安全……”

“奶奶,我没那么娇贵,您放心吧……”初夏边说边坐到刘美君身边,“别和我说客气话,咱们是好朋友,说客气话可就外道了。”

想来,刘妈妈和刘爸爸的工作已经调整过来了,要不然,刘美君不可能这个点儿跑过来,是以,初夏才会先如此强调。

“我不是来和你说客气话的。”刘美君笑着指了指桌上的包袱,“这是我妈一大早起来烙的葱花饼,让我赶紧给你送过来,要不是考虑到太早了他们过来不合适,我妈和我爸就一起跟着来了。”

“你也不知道拦着阿姨,好像我有多馋似的。”某人如此说着,却三两下解开包袱,抓起一块葱花饼大块朵颐,看得一旁的周老太太一脸无奈,这要是不知道,还以为孙媳妇被虐待吃不饱饭呢。

一小块葱花饼下去,初夏才冲周老太太嘻嘻一笑:“奶奶,不是我想吃,是您重孙想吃。”说着又看向刘美君,“回去一定把我刚才的形象告诉阿姨。”

“好。”刘美君笑着,眉眼中满是感动,她哪能不明白初夏的用意,来的时候她心里还忐忑呢,周家这样的人家,哪能稀罕这种东西,只不过,老妈半夜起来忙活,她不好意思不送过来罢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