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今天还过不过去医院那边了?”犹豫一下,刘美君看向初夏问道,她知道明天初夏就要去京城了,十有**是不会再过去,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满怀希翼的问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我会过去趟,原老那边我得正式过去告辞一下。”初夏笑着拉住她,“你吃过早饭再走,正好可以搭荆哲的顺风车,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等等你。”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刘美君改口道:“好,那我就跟着沾光了。”

“就应该这样。”初夏笑着拍她一把,“看你刚才是想拒绝吧,美君,咱们是好朋友,我肯定不和你玩虚的,以后不准再和我外道。”

“知道了。”刘美君笑着应一声,“只要你不嫌我烦就行。”

早上和周家一大家子人一起吃过早饭,初夏送刘美君出去,看看左右无人,刘美君小声道:“初夏,我现在特别相信一件事儿,那就是好人有好报。

你看你爸妈是好人,你也是好人,结果,你们现在就过的这么好,我爸妈也没做过亏心事儿,结果我就遇到你,解了他们的难处。

我估计啊,李美兰今天看到我爸妈,肯定特别意外,看她以后还好意思不好意思硬拉着我妈去她家当保姆。”

“阿姨和我说她去李美兰家待的很开心,说李美兰的婆婆挺有意思的。”

“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你没看到她支使我妈那样儿,好像我妈照顾她应该的似的。有几次到了饭点我妈也没回来,我就过去找我妈。她们竟然一点愧意都没有的看着我妈在那儿给他们打扫卫生。

初夏,你和我认识这么久,也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不巴结别人,但是,也不是特别敏感过度自尊的那种人。

能让我心里不舒服,肯定是他们做的太过了,我妈当然也不是天生的犯贱,她就是心疼我爸。我爸那人吧,干活很认真,也绝不偷奸耍滑,可他就是不怎么会说话,所以,保全那边的主任一直看他不顺眼,想要调走他。

如果我爸真的被调走,那只有可能去装卸部,我妈当然舍不得我爸去干那个,所以。宁可自己苦点儿,还骗我爸说,她喜欢去李美兰家。

开始我和我爸一样相信她说的是真的,直到我去遇到过几次。才明白过来,不过我妈不让我把实情告诉我爸,所以我爸一直是蒙在鼓里的。”

“美君。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你,你能进入女子医疗队。是谁帮忙的?”初夏冲她笑笑,“不是我思想阴暗。普通人家的孩子,想要进去,其实并不是特别容易的事儿,像我,当初就被冒名顶替了,只不过,我运气比较好,没错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说我家明明有关系,我爸妈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是吧?”刘美君叹口气,“我爸和我妈那人吧,特别不愿意做的事儿就是拖亲戚后腿。

事关他们自已的事儿,他们从来没求过谁,都是自己想办法扛着,只有到了我这儿,为了我的前途着想,他们才第一次求亲戚。

我能进入女子医疗队,是沾了我小姨夫的光,不过,我小姨夫只是告诉了我有这个招考消息,考试的成绩是完全真实的,我也是完全合标的。

不过,正如你所说的,这事儿要是没有点关系,还真难说,我有个同学当时也报了,她的成绩比我还好,结果,她没考上。

她不服气去告了,可是结果呢,当然是不了了之,所以,我一直很感激我小姨和我小姨父,但我更感激我爸和我妈,他们为了我,完全可以放弃自己的原则。

那当然,他们的原则可能有些迂腐,但正因为那样,才说明他们把我看的有多重要,所以初夏,这次的事儿,我真的特别特别感激你。

但是我知道,你想听到的不是我说感激,所以,我不说,咱们一起同行的路还长着呢,反正我永远都站在你身边就是了。”

“看吧,你还是说出来了。”初夏不满的白她一眼,“我帮忙你,是因为认可你这个朋友,可不是为了让你从此把我当恩人的。”

刘美君嘻嘻笑:“你想多了,我不会把你当恩人的,我只会把你当成一辈子的朋友。”

初夏一愣,也笑了起来,果然,是她想当然了,对方说了那么一通,她也就顺着对方的思路拐过去了,哎,人啊……

下午初夏还没过去,刘美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告诉她,童宝去找她了,各种求饶,各种道歉,表示自己是因为配不上对方才拒绝的,并不是真的不喜欢对方。

刘美君说她当时都愣住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让对方误会成这个样子,待对方说明白她才知道,原来,童宝的父母都被停职了。

“美君,你打这个电话,是要为他父母求情吗?”初夏问道。

“当然不是。”刘美君在那边笑,“我还没有那么脑残呢,你帮了我,我再让你去做出尔反而的事儿?而且,我相信,人家绝对没有冤枉他的父母,他父母会因为小事儿整人,初夏你那边的人可不会,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嘛,对不对?”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我吗?”初夏轻笑,“美君,我发现了,你现在糖衣炮弹运用的越来越娴熟了。”

“真的?”刘美君得意的笑,“糖衣炮弹运用的娴熟也是个本事,初夏,谢谢你提醒我,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自己又涨本事了呢。”

“不和你贫了,那你是怎么回答童宝的?”初夏问道。

“我装糊涂呗,一问三不知,这种人,你和他有理可说吗?”

“聪明!”初夏忍不住赞一句,“美君,我看你应该去做行政,绝对比晓琼那家伙有发展前景,不过,这话你可别告诉她,否则,她会哭着喊着来找我算账的。”

知道初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刘美君就故意道:“不告诉她怎么行,我可不能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儿,你这么说了,我可就得这么告诉她。

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小私心,让她认识到我比她要强,以后凡事多听听我意见,最好认我做个老大,初夏,你觉得怎么样?”

“我看行,就这么定了,你要是不这么和晓琼说,我没你这个朋友。”

刘美君:“……”这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莫非玩笑开大了?

待她回过神来想要解释几句的时候,电话那端早没声了。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筠豆豆发现刘美君出去一趟再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就纳闷的打量着她,“你不会是在为了那个渣男难过吧?”

“就他也配?”刘美君撇撇嘴,“把我想的那么笨,你是我的朋友吗?”

“那你这是怎么了?”

刘美君便把刚才的事儿告诉了对方,末了,一脸担心的道:“初夏不会是生气了吧?”

“可能吗?”筠豆豆翻个白眼儿,“要是她真那么小心眼儿,你认为咱们几个能和她关系那么好吗?或者说,她真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你认为她会下那么大的功夫帮你吗?

虽然说出手的是她大姑姐,可是你要知道,如果她不发话,她大姑姐不清楚你在她心里的份量,是不可能做的那么彻底的。

你这个笨蛋,看不出来她这是在给你撑腰吗?你父母不被人欺负了,最开心的是谁?真是个笨蛋!”

“我明白,可是……”

筠豆豆打断她:“可是什么可是,等会她来了我一定要告状,哼,到时候她可就真的生气,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我不是为了让初夏帮我才担心的……”刘美君一脸认真的看着筠豆豆,“我是不希望因为我惹得她生气,因为她是真心待我的朋友,你明白我的心情吧?”

“明白,明白,行了,你放心吧,我给你打包票,初夏肯定没生你的气,要不然,等她来了你问问她,好不好?”

“你说了和没说一样。”刘美君一脸的无语,“真见了面,我当然就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生气了,现在这不就是因为没见才纠结嘛。”

筠豆豆:“……”

等到下午三点,也没见初夏过来,筠豆豆也有些不确定自己的猜测了,莫非,她真的是不够了解对方么?

郭不知这个时候初夏筒子还没离开周家呢,明天就要去京城报道了,也不知道周家的那些远房亲戚是怎么得了消息的,反正,一个个都借着送别的引子跑了过来。

如此一耽搁,初夏到401就是下午五点了,她当然知道刘美君的心一直提着,为了惩罚对方过方的小心翼翼,她直接去了原老的办公室。

原慧也在,看到初夏,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其实,一直等到今天,等到这个时候才过来,初夏就是不想对上原慧那双期盼的眼睛,她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说林文斌的事情。(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