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到。

--------------

“好,我勉强接受了。”初夏冲她眨眨眼,走到内室门口,透过门缝往里张望,原慧明白过来,好笑的摇头,上前道,“爸,我没事了,您放心吧。”

“咳……”咳声过后,原老的声音传出来,“嗯。”

“老师……”初夏一头黑线的拉开房门,果然,小老头根本就没在做实验——手上的手术刀都没摘套……

“爸……”原慧也是一头的黑线,随之,眼眶子就红了,上前搂住小老头,“爸,您放心,女儿坚强着呢,不管成不成,女儿都不会被击垮!”

“知道,知道……”原老索性也不再装,“这些日子,我和你妈看着你闷闷不乐的,都着急,论家境,咱家和林家是不匹配,但是,论人才,爸妈真的觉得你配得上林文斌。

不过,对方家里是怎么想的,我和你妈也猜不出来,想过打电话问问初夏,又觉得那样会让初夏难做,毕竟她也不是从小在林家长大的。

我和你妈不是觉得非得林文斌才行,是看你这孩子难得的喜欢上一个人,生怕错过了,又不知道要等多久。

现在你能把这事想的这么明白,爸和你妈也就放心了,一会儿回家,把这事和你妈说说,别让她再跟着挂心了。”

“爸,我知道,一会我就回家和妈说……”原慧苦笑起来,“敢情爸和妈是看我不开心才跟着不开心的,我却是以为爸妈不开心。所以才不开心的,咱们这叫怎么回事儿嘛。”

“说明沟通和说出心中想法是极其重要的事儿。哪怕最亲近的人,毕竟谁也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对不对?”

“对对对。”原慧认同的点头,原老却是哼一声,“初夏,你是学医的,怎么能这样比喻?蛔虫虽然长在人的肚子里,但是它怎么能明白人的想法儿?”

原慧&初夏:“……”老爷子,您能不这么较真么?就是打个比喻而已,您也上纲上线的,这让人可怎么说话……

看一眼时间。原老开始赶人:“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明天就走了,多陪陪家里的长辈,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他们。”

“我过去看看师母马上就走。”初夏边说边拉着原慧往外走,“老师一会儿也赶紧回家吧,别光说我,你自己总待在实验室不回家陪师母。也是不对的。”

看着自家老爹一脸意外愣在那儿的模样儿,原慧一路上笑个不停,初夏也不拦着她,直到进了家门。原慧还在笑,原老太太和初夏打过招呼,忍不住问道:“初夏。慧慧这是怎么了?”

原慧迅速指了指初夏,接话道:“还不是让她逗的……”

听完女儿的讲述。老太太也笑起来,片刻。亲热的搂着初夏:“也就你敢那样说他,我们娘俩,可不敢说那样的话。”

初夏不好意思的笑:“师母不觉得我无礼就行。”

老太太不满的道:“你这孩子,还是和师母生分是吧?”

“当然不是,只是当时说的时候没觉得,等出来了,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儿没大没小的,这要是重规矩的长辈,肯定就再也不愿意搭理我了。”

“不会的,原老头没那么死板。”

正好原老推门进来,听老伴在学生面前喊他原老头,就一脸不满的咳一声:“孩子明天就要去学校了,得早点儿回家陪长辈,你就别拉着不放了,这么大年纪了,这点儿眼色都没有!”

老太太也不搭理原老,看向初夏:“明天就要走?”

“是的。”初夏点点头,起身告辞,“师母,我下次回来再来看您,祝您和师父师姐一家每天都开开心心的。”随之腆脸看向原老,“老师,您给我的箱子还在实验室,让师姐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原老就摆摆手:“去吧去吧,记得锁好门。”

待俩人出了门,原老太太瞪一眼老伴:“孩子来一趟,屁股还没坐稳呢,你就撵着人家走,有你这样当老师的吗?”

“你以为我不想留她?”原老叹口气,“这孩子性子好,有她在,家里就格外热闹,可是,咱不能光顾自己。

她怀着身孕呢,婆家人能答应了让她去学校挺不容易的,可不能因为咱们,让周家人觉得这孩子不够懂事儿。”

“娶了这样的好媳妇他们要是敢嫌三嫌四,那可真是不知足了。”

“你这老婆子,怎么听不进话去呢,不是说人家周家一定嫌弃孩子,是说咱们应该多为孩子着想,别喝万一因为咱们,让孩子不好做,临走前一天不在家陪婆家人吃饭,终归是不好的吧,是不是?”

“好好好,都是你有理。”老太太叹一声,看向丈夫,“慧慧的事儿怎么样了?我看慧慧挺开心的,是不是有门了?”

“算是吧。”老爷子模棱两可的答一句,起身走向书房,“你等慧慧回来了亲口问她,俩孩子在外面说的时候,我不在场。”

老太太就翻个白眼儿:“你躲的倒是快,和你一辈子夫妻了,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性子?”说着叹口气,“不成就不成吧,缘份嘛,哪有强求的。”

“谁说不成了,只是还没定下来。”原老脑袋伸出来强调一句,才把书房门关上,老太太一脸的无奈,好好把事儿说完,能少块肉吗?

初夏从原老办公室出来就遇到了前来接她的师长筒子,原慧就笑着拍拍初夏:“不耽误你们时间了,等到了学校给我来个电话。”

初夏冲她挤挤眼睛,小声道,“我把你的话告诉大哥后,再给你打电话。”

被说中心事,原慧脸刷的红到了耳朵根儿,瞪她一眼,转身几乎小跑着离开。

“哈哈……”笑两声,初夏上车对周蜜康道,“咱们还不能回家,先去趟宿舍吧,美君和豆豆她们应该在那边。”

“好。”应一声,也没多追问,师长筒子就把车子驶到了女生宿舍。

果然,筠豆豆和刘美君都在宿舍一脸郁闷的坐着,听到门响,齐齐扭头,看到是初夏,同时松了一口气,“初夏,你没生我的气吧?”刘美君抢先问道。

筠豆豆也道:“是啊初夏,我觉得你不应该是那样的性格,可是,又觉得怀孕期间可能情绪不稳,这一下午,快把我们俩折磨死了。”

“我可生气了。”初夏一边一个搂住俩人,“因为你们怀疑我,能不生气吗?”

听她这语气,再看她这动作,俩人就知道是被耍了,一时间哭笑不得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后不可能再怀疑我,要不然,我可真的就生气了,我现在要去晓琼那儿去一趟,你们要不要回家,可以把你们一起捎回去。”

“回。”俩人异口同声的道,她们守在这儿,就是盼着初夏过来的,心事了了,不回家守在这儿干什么?

更何况,刘美君还惦着自家老爸老妈的情况呢。

初夏和这几个小姐妹的感情,师长筒子很清楚,是以,对于小妻子这家那家的跑,自然是没有意见,甘心做起了车夫。

罗晓琼的宿舍在市委大院最后面一排,这儿住着的是没成家的小年轻,俩人一间,两张床,两把凳子,两张小书桌,一把暖壶,两个脸盆,再加上吃饭的家把什儿,就是全部家当。

刚来这边上班,罗晓琼和室友还不怎么熟悉,坐那儿也没话说。

知道初夏明天就要去京城,她想去看看,可是,又觉得这么跑过去有些不太合适,想想以后要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她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往下落。

同宿舍的另一名女孩儿叫齐媛,来自京城,来这边工作是临时性的,加上京城女孩儿的傲性,一直没怎么和罗晓琼说话。

这会儿看对方坐那儿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以为是想家了,就好笑的道:“罗晓琼,有点儿出息好不好?你现在是有工作的成年人,不是没出月子的小奶孩儿。”

“你才是没出月子的小奶孩儿呢!”罗晓琼恨恨的回她一句,更委屈了,反正对方已经看到了,索性也不再压着,抽抽嗒嗒的开始哭起来。

齐媛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愣了一会儿,赶紧上前道歉:“对不起,我不是笑话你,就是和你开玩笑,要是你真想家了,就给家人写封信,在这儿哭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

罗晓琼现在哪有心思搭理她,背过身去,继续哽噎。

“真没出息!”齐媛也不是个脾气好的,见来硬的不行,来软的也不行,索性也不哄了,“你愿意哭就哭吧,不过别嫌我丑话说前头,你要是十分钟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明天就要求调宿舍,到时候丢人可别嫌我没提醒你。”

“调就调,谁稀罕和你一间屋了?”罗晓琼这会儿一肚子委屈外加火气,正不知往哪儿发,齐媛自己送上来了,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你……”齐媛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又让对方哭的心烦意乱的,索性起身摔门走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