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初夏几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晓琼筒子趴在床上哭的那叫一个欢实……

正发泄的起劲的罗晓琼倒是听到了门声,不过她以为回来的是齐媛,所以,连动也没动,继续趴那儿抽抽嗒嗒……

“晓琼,这是谁欺负你了,还是因为我要走你舍不得?”初夏问道。

哭声嘎然而止,静默了足足有半分钟,罗晓琼才猛的抬起头,一张脸涨的通红通红的:“你……你们怎么来了?”

“谁欺负你了?”初夏眉头微微的皱起来,如果真的是因为她的离去,看到她们来了,不应该是这个表情吧?

“没人欺负我……”罗晓琼瘪了瘪嘴,终是实话实说了,“以后就我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心里特别难受。”

“还有我呢?”

刘美君和筠豆豆齐声抗议道。

罗晓琼不满的瞪着俩人:“我知道还有你们,可是你们又不和我一起工作,也不能天天过来,能顶什么用?”

“初夏在这儿也不能天天来看你。”筠豆豆不满的瞪着她,“在你的心里,是不是除了初夏,我们都不算朋友?”

“不是的,你们是朋友,但是……”罗晓琼坦诚的看着筠豆豆和刘美君,“但是我和初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不一样,你们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我们当然理解。”刘美君性格厚道,就赶紧安慰她,“豆豆是逗你玩的。我们当然也知道你和初夏的感情不一样。

放心吧,以后我们俩休息的时候一定会过来找你玩的。而且你也是因为现在刚过来,没有朋友。和同事也不熟,才会这么难过的,等过一段时间,工作上手了,人也熟悉起来了,就好了。”

“唉!但愿吧。”叹口气,罗晓琼看向初夏,“你家周师长送你们过来的?”

初夏点点头:“是,他在下面呢。要不要洗把脸,和我一起去周家吃饭,明天我走的时候,顺便再把你送回来。”

“好。”罗晓琼连犹豫都没犹豫,就应了下来,迅速起身从床下拖出脸盆出去洗漱了。这房间里没有水龙头,也没有做饭的家把什儿,洗脸刷牙打热水都必须出去。

打量一圈儿,筠豆豆重重叹一声。看向初夏和刘美君:“晓琼这儿的条件也太艰苦了,咱们那边的宿舍好歹还有水,这要是到了夏天,也太不方便了。”

“我觉得还好。”刘美君看法和筠豆豆却是不一样。“你没见过我同学工厂的宿舍,那才真的叫条件艰苦呢。

一间宿舍住了二十个人,床与床之间仅能容下一个人通过。桌子橱子都没有,水龙头在楼下。热水在厂区,离着一里多地。

这些都还不是最不能忍受的。关键的关键是,厕所就在宿舍的后面,夏天风一吹,请你自行想像一下吧。”

“这也太玄乎了。”筠豆豆忍不住打个哆索,“要是我,宁可天天回家也绝不住这样的宿舍,这哪是宿舍,根本就是粪坑嘛。”

“如果条件允许,相信没人愿意住在这样的宿舍里,可是,工厂都是三班倒,下了中班连车都没有了,怎么回?

还有一些是外地调过来的,家不在这边,想回也没的回,不住宿舍住在哪儿?这么比比,这个条件真的算是不错了。

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不是什么坏事儿,想想咱父母那一代,年轻的时候吃的苦比咱们多多了,要是他们那时候有这条件,做梦都要偷着乐呢。”

筠豆豆一头黑线的看着刘美君:“美君,那么激动干什么,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看你,就像要和我打仗似的。”

刘美君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激动了点儿,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是担心你当着晓琼的面说,让她打了退堂鼓,她能有现在这样的工作其实运气挺好的,可不能义气用事丢了机会。”

“我又不傻……”筠豆豆气得瞪她一眼,“要是我不知道这个道理,那会当着她的面就说了,干嘛这会儿才吱声?”

“好吧,我冤枉你了,向你道歉。”刘美君歉意的看着她,“可能我们家这两天遇事多了点儿,我感慨就多了点儿,别生我的气。”

“我知道,我也就是抗议一下,哪能生你的气。”筠豆豆笑起来,“你别和我这么客气,我不适应。”

“哎!”刘美君就叹一声,“我昨天去照顾我奶奶了你也知道,当年我奶奶不满意我妈,就是因为我妈的工作不够好,我姥姥家的条件也不够好。

到今天为止,我奶奶仍在念叨着我爸当年要是娶了她中意的儿媳妇会怎样怎样,所以啊,女人一定要自强。

要是我妈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逼不得已和我奶奶住一起,那日子还有法儿过吗?当然,晓琼不会存在这问题,但是,她发展的好一些,也能让家里长辈更放心,对不对?”

听着她这一通的感慨,初夏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昨天在你奶奶家受委屈了?”

“也算不上……”叹一声,刘美君苦笑道,“反正我一直不怎么受我奶奶待见,虽然承认我这个孙女,也不怎么骂我,但是,和我总是不亲近。

昨天照顾了她一天,就听她骂了我妈一天,有好几次,我真的想甩手走人,可又担心她真的出点儿什么事儿,毕竟是我爸的亲妈,我不能让他遗憾一辈子。

但是,我心里憋屈,如果我妈和我爸现在过的比我大伯一家好,我奶奶还是这个态度吗?昨天回到家,听我妈说了工作的事儿,我心都沉到底了。

如果我爸妈工作再出了问题,那我奶奶就更变本加厉了,还好,初夏你帮了我们家的大忙,也真的是救了我们一家子。

我妈说了,后来有同事去和她说,那副厂长的意思,除了给我爸妈调换工作,还要让我们把房子腾出来,说我们不够格分房,以前是额外照顾。

什么叫不够格?根本就是找借口好不好!我爸妈一辈子都在纺织厂上班,怎么就不够格了?就因为生了我一个女孩儿,我还真没听说,生一个女孩儿就没资格分房的!”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筠豆豆惊的眼睛瞪老大,“美君,你怎么不早说?我还真是长见识了,就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当领导?

他是不是以为厂子是他家自己开的,整个一脑子犯抽抽的,初夏,要我说,这种人就直接把他开回家,让他连工作都没有,再把他撵大街上去,看他到时候怎么办!”

初夏笑着看向筠豆豆:“豆豆,你说一个人从领导别人一下子变成被领导,而且还是最底层的,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生不如死吧。”

“那不就结了。”初夏摊摊手,“既然按规定办事也能让一个人受到最严重的惩罚,那又为什么要做仗势欺人的事儿呢?”

“那怎么能算是仗势欺人呢?他做的那才叫仗势欺人呢!”

“不明真相的人会这样认为吗?”初夏摊摊手,“你要想到,美君的父母都是特别善良的人,要是那厂长真出点什么事儿,他们自己就会这样想,会怨怪自己的。”

“会吗?”筠豆豆摸摸脑袋,“明明是不值得同情的。”

“会的。”刘美君点点头,“初夏对我爸妈的性格看得特别对,他们就是那样的人,这么说吧,和我爸一批的技术工,现在最次的也是车间主任,可我爸还是普通保全。

不是领导不给他机会,也不是他干的不好,最早的时候,轮到他升职,他总是把机会让给别人,让来让去让习惯了,升职也就没他的份儿了。”

筠豆豆就一脸庆幸的道:“豆豆,幸亏你的性格不像叔叔阿姨。”

“就是因为从小看着他们做老好人却总吃亏,我就发誓,我坚决不要做他们那样的人,我不害别人,但也绝不让别人占我的便宜。

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我出息了,不再让别人欺负我爸妈,包括大伯一家和我奶奶在内,都不能欺负我爸妈。”

“你会做到的。”初夏安慰的拍拍她肩膀,又忍不住疑惑的道,“按你的说法儿,应该看不上我们这样的做朋友,当时怎么会对我们那么友好?”

罗晓琼端着脸盆进来,也坐下,一脸期盼的看着刘美君,对于这个问题,她也很好奇的说。

“没的选择。”刘美君摊摊手,不好意思的笑,“人总要有朋友,其他人都有这样那样不合适的原因,只能选你们做朋友。

不过,这是最初的想法儿,后来交往久了,我就是真的喜欢上了你们的性格,不是因为没的选择才和你们做朋友了。”

这样也可以?

几个人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走吧,别让师长大人等太久了。”罗晓琼提议道。

几人刚起身,齐媛回来了,看到一屋子的人,明显吓一跳。

“齐媛,我今晚不回来了。”罗晓琼和她打声招呼,便带头往外走,初夏等人礼貌的冲齐媛笑笑,也一一离开。

“又不是没断奶的孩子,搞什么?”回过神来,齐媛好笑的摇摇头,躺到了自己的床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