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到。

-----------

“我知道妈妈怀小宝宝了。”见初夏愣愣的半天没说话,颖儿自顾自的下了结论,家里好几个孕妇,她虽然小小年纪,却能分辨得出什么是怀孕,什么是胖。

“你……”犹豫一下,初夏还是问了出来,“你有问过妈妈怀小宝宝的事儿吗?”

“没有。”小姑娘咬了咬唇,眸中隐现水光,“我不敢问,我怕问了以后,妈妈就再也不来看我了,别的同学都有妈妈,我不能让他们笑话。”

这个年代,离婚的非常少,单亲家庭的孩子也非常少,在小孩子眼中,这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儿,是以,颖儿这么想,一点儿都不奇怪,初夏心疼的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颖儿,是爸爸妈妈做错了事儿,不是颖儿做错了事,要是有同学敢笑话颖儿,颖儿就打电话告诉小舅妈,小舅妈帮颖儿出气。”

“他们都是偷偷的说,不敢欺负我……”小大人般叹口气,颖儿可怜巴巴的看着初夏,“小舅妈,是不是我妈妈生了小宝宝,就再也不要我了?”

“不是的,颖儿永远会是妈妈的孩子,哪怕妈妈不来看颖儿,颖儿也还是妈妈的孩子,不过,颖儿介意不介意舅妈把这事儿告诉舅舅?”初夏认真的看着小姑娘,征询对方意见,“只有告诉你舅舅,才能帮你查一下你妈妈现在的情况,看她是怎么打算的。”

“好,我听小舅妈的……”咬咬唇。小姑娘解释道,“我更亲小舅妈。但是,别人都有妈妈。我也想要有妈妈。”

“我知道。”小姑娘懂事儿的让初夏心里有些发酸,这么小小的年纪,就知道顾忌别人的想法儿,如果不是内心太缺少安全感,又怎么会这样?

小姑娘突然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初夏:“小舅妈,等你有了小宝宝,还会喜欢颖儿吗?”

初夏点点头:“当然。”

犹豫一下,小姑娘羞涩的咬着唇:“那是不是要喜欢小宝宝更多一些?”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不想骗孩子,初夏就反问道这:“颖儿觉得呢?”

小姑娘迟疑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当然要喜欢小宝宝多一些,因为他(她)比我小,我要和小舅妈一起喜欢他(她),我是大姐姐,我要保护他们。”

“好,就这么说定了。”初夏在她额头亲一下,又宠溺的揉揉她脑袋。“等他们长大了,就反过来保护颖儿。”

“嗯。”小姑娘用力点着脑袋,片刻,拉着初夏的手。一脸的不好意思,“小舅妈,我错了。我以为小舅妈有了宝宝就不喜欢我了,还生小宝宝的气呢。

“傻姑娘……”初夏好笑的看着她。“你这么听话,舅妈疼你都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真是个小傻瓜。”

“嘿嘿……”放下心来,小姑娘就咧着嘴冲初夏笑,正好罗晓琼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俩人的模样儿,愣了愣,打趣初夏道,“要是不知道,看到你们俩这个样子,还以为你们是母女呢。”

初夏推推颖儿:“还不快去讨好讨好你晓琼阿姨,她吃醋了。”

下了床穿好鞋子,走到罗晓琼面前,小姑娘一本正经的看着对方:“晓琼阿姨,你能告诉我,你是吃醋小舅妈对我好还是吃醋我对小舅妈好吗?”

“……”一群乌鸦从罗晓琼头顶上飞过,她转头瞪着初夏,一脸的不满,“在孩子面前这么冤枉我,合适吗?”

“挺合适的。”初夏下床拉着颖儿往卫生间走,“先给你洗完我再洗。”

“我来吧。”罗晓琼上前拦住她,“你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小心为上。”

“行,你帮颖儿洗,我去找周蜜康说点儿事。”初夏伸手抚抚颖儿小脑袋,“洗完澡让晓琼阿姨帮你把头发吹干再睡。”

“嗯。”小姑娘用力点点脑袋,眸色中满是期盼,显然,她是盼着周爱萍能回来的,哪怕嘴里说着和妈妈不亲,心里还是盼着能和妈妈一起生活的,这是天性。

“初夏可能找我有事儿……”周蜜康还在楼下和周喜康闲聊,看到初夏下楼,和周喜康道声别迅速迎了过去,:“怎么了?”

“是关于周爱萍的事儿……”初夏不自觉的叹口气,“不过颖儿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好,回房间说。”周蜜康抬脚上楼,去的当然是他晚上要住的客房。

进门后,初夏就把周爱萍去找颖儿的事儿说了,其实,她一直很纳闷周家人对周爱萍的态度,哪怕不喜欢周爱萍,可她毕竟是周家的亲骨肉,在她突然失踪后,真的不闻不问实在是太奇怪了。

可每次她提起来,周蜜康都是沉默应对,她相信,这个中肯定有她不知道的缘由,她甚至觉得,周蜜康是在逃避这个问题。

可,这是为什么呢?

今天,似乎到了谜底揭晓的时候,她竟是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算她还有点儿良心。”周蜜康重重叹一声,看向初夏,“这件事儿你问了好多次了,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是没想好怎么说,或者说,是没想好怎么面对。

周爱萍和肖玉文在一起,是她自己挑的,但是,在肖玉文之前,她还有一个初恋男友,叫程月刚,程月刚是程月强的弟弟,程月强是害死晓娆的凶手。”

初夏目瞪口呆的看着周蜜康,她怎么也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那么,周家人的态度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当年,因为程月强害死了周晓娆,周家人自然是不可能接受他的弟弟做周家的女婿,同样,周家人把程月强送上了断头台,程家也不可能接受周爱萍做程家的媳妇儿。

所以,当周爱萍失踪的时候,周家人大概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儿,以周家的势力,要想查明白周爱萍在哪儿根本不是难事儿。

结果是大家无法接受的,可是,又能怎么样?去把周爱萍强行拉回来吗?真拉回来了,结果又能怎么样呢?

原本就已经闹僵的一家人,关系只会更僵吧?

“出事之前,程月强是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谁也不会去注意这样一个老实人,哪想到,他竟然是非法组织的头目。

周爱萍和程月刚的事儿,其实是他一手策划的,他知道俩人是同学后,就故意让人找周爱萍的茬,让程月刚英雄救美。

程月刚长的不错,一来二去的,周爱萍就喜欢上了他,咱家也不注重门当户对,俩人在一起并没受到任何的阻力。

程月强是程月刚的哥哥,自然可以经常见到周爱萍,从她嘴里套一些他需要的信息,借着商量婚事,来过周家几次,和晓娆也认识。

要不然,他也没有那么容易就把晓娆给劫持了,其实,他当时并不想害死晓娆,但是,后来的事是他做不了主的……”

说到这儿,周蜜康的声音沉了下去,这种伤痛,是任何言语都无法安慰的,初夏就靠在他的怀里,搂住他的胳膊,希望能给他一些力量。

半晌,待情绪平复下去,周蜜康继续道,“出了这样的事儿,周爱萍强调说,程月强做的事儿不能赖到程月刚身上,她希望家人不要迁怒到程月刚身上。

那段时间,她和家里闹的非常僵,甚至离家出走,但,程家不接受她,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扫把星,说要不是她,程月强不会死。

程家就两个儿子,程月强已经没有了,程月刚孝顺,自然不可能忤逆父母,就和周爱萍说,如果不是认识她,他哥绝对没机会参与这件事儿,也自然就不会死,不但他的家人接受不了她,他也接受不了她。

被程家撵出来后,周爱萍晃荡着不回家,正好就遇到了肖玉文,当时肖家和咱们家没法儿比,知道了她的身份背景,肖玉文就下狠功夫追她,不到一个月,俩人就结婚了。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周爱萍愿意和肖玉文结婚,不是真的有多喜欢他,而是为了气程月刚,也是为了向家里人示威。

刚结婚那段时间,俩人关系还不错,后来肖家条件好转,周家又不肯和肖家共事,肖玉文对周爱萍就越来越差。

而周爱萍曾经偷偷去找过程月刚,希望能和对方破镜重圆,程月刚就带她去了他工作的码头,告诉她,他一个月累死累活挣的,也就够减少老父老母,如果嫁给他,她将会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而且,父母还不可能给她好脸色。

自此,周爱萍也就绝了再回到程月刚身边的念头,一心一意的讨好起肖玉文,这也是肖玉文在周家不受待见,周爱萍会拼了命相护的原因,只不过,她看走了眼,肖家父子走的那条偏道儿,注定不可能长久。

肖玉文出事儿后,周爱萍去找程月刚我也挺意外的,不过,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程月刚愿意真心待她,她也愿意和他好好过日子,就由她去吧。”

“这些年,你一直在监视程家?”初夏问出了心中疑问,否则,周蜜康怎么可能知道周爱萍曾经想着和程月刚破镜重圆?(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基友文文,这个渣终于复更了!

书名:《仙符永享》

作者:宅女日记

书号:2229626

简介:“神马都是浮云,双份才是王道!”

一代箭仙,横空出世,仙符永享,寿与天齐齐齐齐齐齐齐!!!!!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