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

到了晚饭时间,李昕丽还没回来,李父就有些担心,虽说女儿和方家姐妹一起出去肯定不会有危险,但是,这个点儿了还不回来,又是三个女孩子,就由不得他不多想了。

看一眼坐那儿照镜子的大女儿,李父清了清嗓子:“小蓝,你去方家问问,知不知道小丽她们去哪儿了。”

“有什么好问的?”李昕蓝翻个白眼儿,“那么大个人,又不是没长腿没长嘴,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她是你妹妹……”

李昕蓝打断父亲:“她眼里有我这个姐姐吗?走的时候眼风都没给我一个,现在让我去求人,拉倒吧。”

“这怎么叫求人呢,你和静文……”

“爸,没不提这茬吗?”李昕蓝再次打断父亲,“方家人不接受我你不知道吗?他们不来求着我,我再也不会踏进方家一步,看看谁耗得过谁!”

“哎!”李父重重叹一声,没了话。

姚爱凤从厨房出来,斜一眼丈夫,道:“该操的心不操,方家那俩也没回来,你瞎担心什么?”

“她是你女儿!”李父难得的加大了声音。

“哟,这是冲我撒气呢?”姚爱凤夸张的笑了两声,“我也没说她不是我女儿啊,是不是看着她考上大学了,你就不把我放眼里了?”

李父:“……”他实在无法理解妻子的理论,但是,他知道妻子的性格。要是他再反驳下去,只会越闹越僵。

要不自己去方家看看?

可是因为大女儿和方静文的事儿。他平时见了方家人都不好意思抬头,这会儿再找过去……

见丈夫不说话。姚爱凤回了厨房,没一会儿,端了饭和菜出来,招呼李昕蓝过来吃饭,对于坐那儿的丈夫,瞄都没瞄。

娘俩边吃边聊,还不时发出笑声,李父心里就更烦燥了。

以前小女儿没出息,妻子不把小女儿放在眼里。也就罢了,现在小女儿出息了,妻子还是这样,他真不知道妻子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管再瞧不上他,女儿都是俩人的女儿,女儿混好了,做母亲的脸上也有光,她干嘛就总是把小女儿当仇人似的?

小女儿把好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妻子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劈头盖脸的把他训了一顿,问他为什么明知道小女儿去参加考试却不告诉她,要不然,直接写大女儿的名字好了!

小女儿哭了半晚上。不是因为委屈,是因为实在心寒啊!

过后妻子可能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近人情,就和小女儿解释。她那么说是觉得小女儿年纪还小,明年再考也是一样的。并不是她刻意偏着大女儿。

事实摆那儿,这种欲盖弥彰的解释只会让人更心寒。原本就话少的小女儿,自那天后基本上没怎么和家人说过话。

妻子就每天指桑骂槐,意指小女儿现在眼里就没娘家亲人了,等以后出息了,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他就纳闷了,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明明当年是她先看上的他,怎么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呢?不知情的,还以为小女儿是他和别人生的呢。

李父自己坐那儿生了半天闷气,妻子和大女儿已经吃完了晚饭,连问都没问他,就把碗筷都收进了厨房。

“待会把厨房收拾了。”姚爱凤瞄一眼丈夫,扔下这么一句,就和李昕蓝出了门,今天院子里有放电影的,娘俩早就说好了要去看的。

“妈,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儿过了?”出了门口,李昕蓝小声问母亲,“爸其实也没什么错,咱们这样,他肯定更生气了。”

“就得晾着他,当初要不是他瞒着咱们小丽去考试的事儿,现在收到通知书的就是你了。”姚爱凤叹口气,“一辈子了,和我离着心,这次我说什么也得让他长长记性。”

“妈……”犹豫一下,李昕蓝还是开了口,“我和昕丽都是妈的女儿,为什么妈对昕丽那么不喜欢?当然,妈疼我我特别开心,但这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儿。”

“哎!”重重叹一声,姚爱凤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着往前走。

“妈……”越是这样,李昕蓝越是好奇,就又轻唤了一声。

“和你说说也没什么……”看看前后左右都没人,姚爱凤才继续道,“当年的确是我先看上你爸的,也真的是以为,嫁给他能过好日子。

如果当时我知道他根本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他的,男人光好看有什么用?也不顶吃不顶穿的。

生下你后,你奶奶和你爷爷一听是个女孩儿,话都没多说一句转身就走了,我和你姥姥姥爷的关系你也知道,他们眼里只有你大舅小舅,哪还顾得上我?所以,别人都有个月子,我是根本就不知道坐月子是什么滋味儿。

你爸整天加班,工资却不多拿一分,我又要上班又要带你,这样的日子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就想着和你爸离婚。

妈也不瞒你,车间主任对妈挺有意思的,也答应了,要是我离婚可以带着你,而且他会把你当亲生闺女对待。

我和你爸提出离婚后,他说不能让孩子不在亲爹身边,如果非得离,就得把你留下,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明知道我不可能扔下你,他这根本就是难为我。

正好那个时候,妈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原本是想着偷偷去把孩子拿掉,可是你爸别的事儿挺糊涂,这事却比谁都明白,竟然见谁就说,他又要当父亲了。

这根本就是逼着我和他过下去,消息传开了,我再去把孩子打掉嫁给别人,谁会瞧得起我?而且,车间主任也第一时间告诉我,他不能破坏别人的家庭。

什么叫不能破坏人家的家庭,他根本是怕担骂名,也是怕影响到他的前途,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呢,他竟然找了厂子里一个女工结婚了。

没办法,我只能继续和你爸过日子,看着想嫁的人越过越好,看着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差,你说我这心里是什么滋味儿?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你妹妹,今天坐在厂长夫人位置上的那个人就是我,那个又矮又胖的女人,滚一边儿去吧!”

从来没想到,母亲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也难怪母亲对妹妹那么讨厌了,仔细想想,如果是她,大概也不会喜欢那种情况下生下来的孩子吧?

“妈……”李昕蓝走到母亲对面,直直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你真的从来没想过不要我?”

“没有!”姚爱凤认真的看着女儿,“怀你的时候,妈很开心,当然,那时候和你爸感情也好,生下你后,虽然你爷爷奶奶不喜欢你,但是,你很听话,又一直是妈妈带着,把你扔了,就等于扔了妈的半条命,所以,离婚不带你,妈想都没有想过。”

“妈,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李昕蓝幽幽叹一声,“方静文这边要是不合适,我会……”她猛的顿住,一脸惊喜的看着姚爱凤,“妈,你说的那个男人就是曲厂长?”

“是。”姚爱凤点点头,迅即恍然,猛的一拍大腿,“妈之前怎么没想到呢,他儿子就比你小两岁,长的一点都不像他那个妈,小蓝,你可真是妈的好闺女。”

“妈和曲厂长还有来往吗?”

女儿这么问,姚爱凤就有些不自然的笑笑:“来往着,不过也不频繁,比一般的工人来往的要多一些。”

李昕蓝笑眯眯的看着自家母亲:“妈,和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往就来往呗,到时候妈可以侧面打听打听他儿子的情况,看有什么喜好。”

“行,这事儿妈尽快办。”姚爱凤爽快的答应下来,这辈子靠老公过好日子她是不盼了,所有的希望都在女儿身上,为了女儿,她当然不在乎脸面不脸面的。

“妈,你和我说实话,你和曲厂长……”李昕蓝打量着母亲,一脸的研究,“真的只是朋友关系?”

姚爱凤当然知道女儿这话所指,脸刷的就红了,好在院里的路灯很暗,再红也看不清,自己烧了一会儿,咳嗽一声,不满的瞪着女儿:“胡说八道什么,你以是那样的人吗?”

“好了好了,我就是好奇嘛……”李昕蓝讨好的拉着老妈胳膊,“我又不能去和爸告状,妈这么急哧白咧的至于吗?”

“你们可真行!”

扔下这句话,李昕丽看都不看一眼愣怔怔站那儿的妈妈和姐姐,头也不回的往家走去,泪水却是不受控制的往下滚落。

她和方家姐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妈妈和姐姐的身影,本来她是不打算过来的,可是又一琢磨,她走了就剩老爸自己在家,还是讨好一下母亲,别让她再和老爸闹腾了最好,却没想到,就听到了让她一直想不明白的缘由。

而关键的是,她的姐姐,竟然半点没觉得母亲做的是没脸面的事儿,她们……到底有没有羞耻心?!(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