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母亲离婚,李昕丽不是没想过,甚至偷偷的盼望着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她和父亲可以不用生活在母亲的重压下。

但是,当真的面对时,她发现,她远没有想像的坚强,她无法接受的是,突然就没有家了!

只是,她还在愣着的时候,母亲已经指着父亲大吼:“既然要和我离婚,你就马上离开这个家!”

“你……”李父看着妻子,一脸的不可置信,再绝情,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他们毕竟夫妻了二十多年!

“你什么你?”姚爱凤冷哼一声,“离婚了,孤男寡女的继续住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儿?”

“怎么就孤男寡女了?还有俩女儿呢!”李父边说边指了指李昕丽和李昕蓝,气的手指直哆嗦。

“妈……”李昕蓝上前拉住母亲,“妈,爸说离婚就是气头上的话,你怎么能当真呢?”

“他是气头上的话吗?”姚爱凤连连冷笑,“你问问他,我有冤枉他吗?和他过了这么些年,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说出来了,就是真的想好了。

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你爸就是这类的典型,平时一副子老实的模样儿,真狠起来了,没人比得了。

二十多年的家,说扔就能扔了,还扔的一点儿都不留恋,不就是看我年纪大了,黄脸婆了,想去找小姑娘了吗?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大把年纪了,什么都没有。小姑娘能看中你才怪呢,除非你去农村找个傻子!”

李父脸气得通红。虽然被妻子骂习惯了,可这样睁眼说瞎话的冤枉他。还是作风问题,他实在是不能不生气。

“姚爱凤,你别血口喷人,是我想要离婚吗?”李父重重叹一声,“眼看着五十的人了,离婚好听吗?要不是被你逼的没路了,我能走到这一步吗?

一样都是亲生闺女,你这心偏的没边没沿了,那天你在那叨叨应该让小丽写小蓝的名字。我就想说话来着。

后来又一想,反正这事你说说也改变不了结果,我就不和你吵吵了,可是接下来这些天,你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我们爷俩,就是泥捏的,也有点儿脾气吧?”

“好好好,你有脾气,那你走吧。还和我叨叨什么?”姚爱凤不屑的撇嘴,“有本事就赶紧走,你以为再说会儿我就能留你了?不可能!

李文远我告诉你,我姚爱凤早就看你看够了。现在你自己主动要求离婚,我成全你,有本事别耍赖。行不行?”

“好,我走!”李父看着妻子。“但你必须答应我,不准欺负小丽。明天小丽就要去学校了,你得让她睡好。”

姚爱凤摆摆手:“她也是我闺女,再不喜欢她,再嫌她碍了我的路,我也不能毁了她。”

“不用,我也走。”李昕丽看向李父,“爸,我和你一起走,我不相信她,留我自己在这儿,我害怕!”

这话就是红果果的打脸了,姚爱凤没想到小女儿会这样说,哪怕没当着外人的面儿,她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李昕丽,你想好了,要是你今晚上离了这个家,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别后悔!”

“亲妈这样咒女儿,我算是长见识了!”李昕丽冷哼一声,去了自己和姐姐住的房间,其实,她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

衣服一季只有一件,所有的衣服加起来,正好一提包,再把通知书拿了,就是她全部的家当。

李文远的东西和女儿差不多,出来后,他看向妻子:“姚爱凤,明天上班我就去开离婚证明。

有件事别嫌我没提醒你,离了婚,你就不可能住这套房子,最好早些收拾好东西准备搬家。”

姚爱凤一愣,随之冷笑:“你是想用这个威胁我?告诉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会留你的!李文远,我和你离定了,明天我也去开离婚证明,谁后悔谁tm就是乌龟!”

“爸……”一直旁观的李昕蓝急急的上前扯住李文远,“爸,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当真,妈过了这阵火就好了。

您看,我和小丽都二十多的人了,要是您和妈离了,以后我们姐妹俩怎么办?人家好人家哪愿意找父母离了婚的孩子?

您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是不是也得为我们姐妹俩想想?以前我是不懂事儿,对妹妹不够好,爸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让着妹妹,行不?”

说着又看向提着包站在父亲身旁的妹妹,“小丽,爸在气头上,你怎么也跟着拱火呢,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散了,咱们肯定会后悔的!”

李昕丽面无表情的看着姐姐,一句话不说。

她太了解李昕蓝的性格了,现在拉住父亲,并不是真心想要他留下,而是作作样子不想让外人说母女俩联合起来欺负父女俩罢了,她要是真信了,呵呵……

李父是有些犹豫的,别的他可以不管不顾,但是俩女儿要是真的因为他和妻子的闹腾找不到好婆家,他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

虽然生气妻子偏心大女儿,但大女儿也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是一样心疼的,照目前来看,小女儿大学毕业以后,工作和生活都应该没问题,可大女儿……

“别给自己找借口,告诉你,就算和你离了,我也能给小蓝找到好婆家,至于小丽,你不是说我不疼她嘛,那就留给你来疼吧。”姚爱凤边说边转身回了卧室,咣的一声把门关上。

李昕蓝当然知道,母亲这是同意把父亲留下了,毕竟这把年纪再去离婚,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儿,就算母亲很不情愿曾经的选择,可是,还有别的选择吗?

如果和父亲离了再找一个,绝对不会比和父亲在一起过的强,母亲所有的强势,只是为了拿捏住父亲,以后继续让父亲伏小作低罢了。

而且对她来说,虽然可以在母亲的帮助下认识曲厂长的儿子,但是,有父亲撑着面儿终归是好的。

想通这些,她拉住父亲的手坚定了些,原本的犹豫是怕得罪母亲,现在嘛,知道了母亲的心意,她当然是要两手抓了。

李昕丽淡淡瞄了一眼姐姐,上前两步伸手去拉门,她哪能看不明白母亲和姐姐的双簧,但是,她讨厌这样。

一家人,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像林初夏的父母那样互敬互让不好吗?一定要一方拿捏住一方才舒服吗?

既然这样,她绝对不要留下来做父亲的累赘,出门的刹那,她看向尚有些犹豫的父亲:“爸,我以后不会回这个家了,您以后去学校看我吧。”

“小蓝,放开。”李父的眼神坚定了起来,如果他现在妥协了,就是把小女儿给埋在坑里了。

以前的隐忍是为了让小女儿过的舒服一些,现在,小女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绝对绝对要支持。

不管真离婚假离婚,反正现在,他是一定要离开这个家的,他也会真的去开离婚证明,如果妻子和他离,那他就不会再回头,如果不离,他也希望从此能让家人的相处有所改变。\\

“爸!”

李昕蓝有些慌了,要是就这么让爸爸走了,妈妈肯定会怨怪她的。

到现在妈妈不出来,就说明了妈妈刚才的一切都是在虚张声势,让父亲马上搬出去也不过故意吓唬对方。

还有啊,要是爸爸和妹妹都离开了,以后妈妈心情不好的时候,岂不是要把气都撒在她的身上?那……越想越害怕,她便死命的扯着李文远不让对方挣脱。

“小蓝,你放手。”李父无奈的看着大女儿,“你妹妹已经下楼了,她是什么性格你很清楚,要是她自己出去真有点什么事儿,你能原谅自己吗?”

“我去留住妹妹!”李昕蓝可怜巴巴的看着父亲,“我说了,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去把妹妹劝回来,我保证,以后不再欺负她。”

“哎!”李父重重叹一声,用力掰开女儿的手,神色凝重的盯着对方,“如果不想让爸爸恨你,就别再闹了。”

这时候恰好方家门打开,方静仪脑袋探出来,还想再留的李昕蓝赶紧松了手,牵强的笑着:“爸,你快走吧,别耽误了夜班。”

方静仪:“……”她刚才已经听到了父女俩的谈话,这李昕蓝可不可以再会装点儿?撇了撇嘴,她缩回去关上了门。

……

第二天要入学,不到八点半,赵玉兰就撵初夏回房休息,而且,女婿第二天就要回去上班,她希望女儿多陪陪女婿。

“以后晚上不能太晚睡,九点之前一定要上床休息。”回了房间后,周蜜康一边帮小妻子放洗澡水,一般叮嘱。

“今天这不是特殊情况嘛,好久没见万爷爷了,之前大哥三哥在这儿,也没能和爷爷多说几句话,要是吃完饭就躲回房,也太不礼貌了,是不是?”

“老爷子会挑你这种理吗?”周蜜康出来瞪她一眼,“行了,赶紧洗澡……”打量打量她,又道,“要不还是我帮你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