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听闻师长筒子要帮忙洗澡,初夏吓的退后一步:“周蜜康,你是知道我的底线的,再罗嗦,后果自负!”

知道小妻子的脾气,当然清楚她不可能让自己帮忙,原本也就是说说而已,见小妻子反应这么激烈,周蜜康唇角勾了起来:“以后听话点儿,我也有底线的,知道吧?”

“我可是孕妇!”某人理直气壮的挺直了背,“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打电话给爷爷奶奶告状!”

“告吧。”周蜜康不为所动的瞄着她,“到时候我和他们说你不好好休息,看他们会向着谁。”

“谁不好好休息了?今天这不是特殊情况嘛,周蜜康,你怎么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难不成怀孕也传染?”初夏边说边瞄了瞄他的肚子,“我怎么觉得你的性格更像孕妇呢?”

周蜜康:“……”

把师长筒子说的哑口无言,初夏满意了,笑眯眯的把对方推出浴室,“啪”的一声插上了插销……

周蜜康无奈的笑笑,坐到书桌旁拿起本书翻了起来,时不时的留意一下浴室内的动静——小妻子怀着身孕,他实在是不放心呐。

二十分钟后,初夏走出浴室,团长筒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心下暗自懊恼,如果总是这么个心绪,不在小妻子身边的时候,可怎么办?

理智告诉他,小妻子虽然年纪小,但是个有分寸的。他没必要瞎担心,但情感上。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胡思乱想。

私下里,他也问过大哥。结果发现,大哥对大嫂的紧张比他对初夏的紧张还要玄乎,或者,初为人父都是这样的吧。

帮小妻子把头发擦到多半干,又用手撩着头发一遍遍的捋,这样可以让头发干的快一些,从健康的角度说,孕妇要少用吹风机,所以。只要他在的时候,都是亲手帮小妻子晾干头发,不在的时候,也没忘了一遍遍的叮嘱她,要有耐心,不能不顾健康……

“周蜜康,我是孩子的亲妈,有那么没心没肺吗?”初夏一脸无语的看着又在老生常谈的丈夫,“我现在真不知道到底是我怀孕了还是你怀孕了。”

“你还别烦我唠叨你……”周蜜康冷哼一声。“让你自己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慢慢晾干头发过吗?”

“以后我会注意的嘛,我不是答应你了嘛。”

“你每次都这样说。可是每次都做不到,用你的话说,你的信用在我这儿已经降到负数了。所以,我不能不一遍遍的提醒你。”

“这次我一定说话算话……”怕对方再叨叨自己。初夏迅速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觉得李昕丽怎么样?”

“还行吧。”周蜜康简单的评介了三个字。

“什么叫还行吧,就不能具体点儿?”初夏白他一眼,“我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好不容易有个朋友天天一起作伴,我是很重视的,您既然火眼金睛,必须得给我把好关。”

“做朋友是没问题的。”周蜜康拍拍小妻子肩膀,“处着看吧,过一段时间,认识同学多了,就好了。”

“听你这意思,不太认可她?”

“没有。”周蜜康摇摇头,“她的性格真的还不错,不算敏感,也不善妒,还有点儿自己的小坚持,真处好了,你们会是非常好的朋友。”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初夏拉住他的手,“好了,差不多干了,你去洗澡吧,我自己坐一会儿就干透了。”

“你呀……”周蜜康点点她的额头,“分明是在逃避,算了,不愿意听我就不叨叨你了,有些道理,还是要你自己亲身经历了,才更明白。”

初夏:“……”说话表这么老气横秋的好不好?好像他是长辈她是孩子一般,她不就是有点儿犯懒嘛,说真的,在后世用惯了吹风机的人,一下子改用自然风,真的是不喜欢!

原本在家里的时候没有条件也就罢了,现在有了条件,她总是不受控制的就拿过吹风机来,她也是真的想改,不过每次都在想,下次不用了,然后,就下次下次下次……

这么想想,还真是自己的不对,初夏就决定,师长筒子出来后,她一定要向他道歉,而且,还要管住自己。

拖延症什么的,最要不得了,这在后世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现在嘛,这种人还是比较少的,她可不能做这方面的典型!

胡思乱想着,初夏自己也不知道几点睡过去的,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六点,师长筒子正好从卫生间出来,见她坐起来,就上前揉揉她脑袋:“再睡会儿,报到的时间是九点,你七点半起床完全来的及。”

“噢。”晕晕迷迷的应一声,初夏又躺了回去,没忘了叮嘱丈夫,“跟我娘说一声,要是李昕丽来了,让她等我一小会儿。”

犹豫了一下,周蜜康道:“好。”如果这会儿把昨晚李昕丽来了家里的事说出来,小妻子肯定就爬起来不睡了,所以,先骗骗她吧。

“我来帮忙吧。”

“不用,您去坐着,厨房里有我们夫妻俩就够了。”

“我……”李昕丽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忙活早饭的王中良和秦迎芬,一脸的不自在,来人家家里住了一晚上,要是再不帮点儿忙,还要在这儿蹭顿早饭,她实在是过意不去。

可是她也看出来了,这夫妻俩干活极麻利,而且手艺也极好,她进去,也帮不上多少,但是就这么干坐着等着……她更过意不去,一回头,正好看到周蜜康下楼,立时站直了身子:“您……您好!”她有些不知如何称呼对方。

周蜜康冲她点点头,指了指沙发:“坐着等会吧,初夏要晚一会起来,如果不想让她不自在,你就自在点儿。”

这话听着挺拗口,李昕丽却是迅速明白了师长筒子的意思,感激的冲对方笑笑,她顺从的坐到了沙发上。

初夏洗漱完毕下楼后,就见李昕丽正和自家老娘坐在沙发上聊天,遂一脸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起晚了,让你等好长时间了吧?”

“没……没有……”李昕丽迅速站起来,有些不自在的笑着,“初夏,你睡的好吗?”

“挺好的……”初夏点点头,看向赵玉兰,“娘,刚换了新地方,你和爹也都睡的好吧?爷爷呢?”按正常,这个点儿万老爷子早就起来了。

“说是出去活动活动,估计快回来了。”赵玉兰拉着女儿坐下,“昨晚上昕丽来的时候你就睡了,就没喊你起来。”

“啊?”初夏愣一下,当即明白了李昕丽的不自在是为什么,忍不住埋怨道,“周蜜康那个混蛋知道吧?竟然不告诉我,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你这孩子,当着人家昕丽的面这么说话,也不怕人家笑话你!”赵玉兰好气又好笑的轻拍女儿一巴掌,“他要不是怕你休息不好能不告诉你?”

“我休息不好一天不要紧,昕丽大晚上的来了肯定不自在,我再睡到这个点儿,她就更不自在了……”初夏拉住李昕丽,“昕丽姐,昨天咱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和你挺投缘的,我爹娘和爷爷也都喜欢你。

之前我还和三嫂说过,如果可以,你可以住在我家和我做个伴儿,我爹娘在这边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多个人家里还热闹些。

你能想起来我家,我特别高兴,真的,如果不是真的相信我,认可我这个朋友,你是不会来的,我知道。”

没有多问什么,就先给自己宽心,李昕丽一脸感激的看着初夏:“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说谢字,那我就不说。

不过,我心里有多感谢你,你肯定知道,昨天我回家后,和我妈我姐闹的不太痛快,我爸护着我,也和我妈吵起来了。

然后,他们就说到了离婚,昨天在你家,静紫姐静仪姐也说了,我和我爸在家里是没有地位的,甚至,连我考上大学,我妈也没觉得开心,只是遗憾没让我姐顶替我。

说实话,我妈的做法让我特别寒心,昨天我实在是被气坏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晚了提着行李离开,本来,我是想着去我爸厂子里对付一晚上。

是静紫姐和静仪姐追到门口拦住了我们,她们是想让我去她家住,可我不能害她们,如果我真去了,我妈能天天吵的方家没法过日子。

后来实在是没办法,她们就想到了送我来你们家,说正好我可以和你一起上学,我们到的时候就已经快十点了,真的是挺打扰的……”

听到这儿,初夏就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遂打断她:“好了好了,你能痛快的和三嫂还有静仪姐一起过来,我就特别开心了。

打扰不打扰的话就别多说了,我爹娘和爷爷还有周蜜康都是好客的人,也知道你那个时间段过来是万不得已。

要是你总这么客气,那可就是见外了,不过……”初夏冲她眨巴眨巴眼睛,“你要是真的过意不去,有件事儿倒是可以帮我。”

“什么事儿?”李昕丽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

“等我休学的时候,帮我多抄一份笔记,别让我留级。”

“这个是肯定的。”李昕丽赶紧保证,“我一定做好这件事儿,让咱俩一起毕业,万一你毕不了业,我就等着你!”

初夏:“……”(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