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小黑屋出来,三章合一起了,还有一章。

------------------------------------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来医科大呢?”久久的沉默后,就在林梦冉以为林梦烨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对方笑眯眯的出声了。

“我怎么知道……”林梦冉冲她翻个白眼儿,“你脑子里想什么,我要是能知道,就不用从小都给你垫背了。”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不如我聪明了?”

“拉倒吧……”林梦冉再白她一眼,“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从小到大,在学习上我什么时候输给你过?你的心眼全用在使坏算计人上了,还好意思说自己聪明,要脸不要脸?”

“不管我要脸不要脸,有一点你必须承认……”林梦烨唇角勾起清淡的笑意,“林家所有的长辈都喜欢我,可是只有极少数的长辈才喜欢你。”

这事是事实,林梦冉冷哼一声,没接话。

左右看看没人,林梦烨也不再装,冷脸盯着林梦冉:“一个家族的发展,需要的是一个心思缜密的领导人,你,真的不合适,所以,就别再做不自量力的事儿了。

我愿意亲自过来和你谈这件事儿,是因为我重视你这个妹妹,虽然你一直不把我当姐姐,但我可从来没有不把你当成妹妹。”

“别装了……”林梦冉一脸无语的看着她,“我太了解你了,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妹妹了?要是真的当我是亲妹妹,会把我的名声败坏到这地步吗?

没错。我实心眼儿,我不如你心计多。但是,如果没有你的伪装,如果没有你的推波助澜,我绝对不会是今天的处境。

你大老远的跑过来……”顿一顿,林梦冉唇角勾起笑意,“我相信是你感觉到威胁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现在有人支持我来做家主?而且,那个人的份量还不轻。对不对?你害怕了,是吧?”

“我会害怕?”林梦烨好笑的看着妹妹,“你是不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就算有那么一两个长辈支持你,又能如何?

家族中到底有多少人支持我,认可我,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你以为,我会怕败给你?这可真是我今年听到的最有意思的笑话!

林梦冉,我愿意亲自过来。就是不希望外人觉得我们姐妹不合,同时,我也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和你相处。加深一下我们的感情。

以前我的确有做的不对的时候,那时候年纪小,不懂得亲情的重要性。加上你的性子的确不招我喜欢,又有人总在我耳朵边唠叨一些话。我才会对你心生敌意。

现在,我已经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最应该重视的就是亲情,关键的时候,肯伸出手的也一定会是自己的亲人。

我这么做并不是想让你以后帮忙我,而是希望我们姐妹俩的关系变的融洽,让爸爸妈妈开心一些,他们年纪已经不小了,你好意思一直让他们替咱们操心吗?”

“你这软硬兼施的,到底想干什么?”林梦冉冲她撇撇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笑话,要是你的话都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你这话怎么说的那么难听?”林梦烨瞪一眼妹妹,“林家好歹也是大家族,你交往朋友的时候能不能另么荤素不计?”

“我的朋友用不着你来说三道四!你没有资格!”林梦冉皱眉瞪着她,“你欺负我可以,要是说我朋友的坏话,别怪我不客气。

反正我是什么脾气你也知道,真动起手来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要是不想刚一入学就成为学校名人,就离我远点儿。

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并不想看到你,也不想和你有来往,今天是你主动找上我的,念在是一家人的份儿上,我搭理你了,这就够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清楚了,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来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权当不认识就好了。”

“可能吗?”林梦烨挡到林梦冉面前,“我是你亲姐,你是我亲妹,权当不认识就真的不认识了?而且我说了那么多你没听明白吗?

我过来,就是想和你处的亲近一些,让你对我,对家族多一点儿信心,说的再直白点儿,我不希望你毁了,明白?”

“哈……”原本想强行绕过去的林梦冉止了步,“你是不是太可笑了,我不和你搞好关系就是毁了自己?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碟菜了?好,我就愿意毁了自己,行了吧?让开!”

“你呀……”幽幽叹一声,林梦烨手搭上林梦冉肩膀,“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从小到大就是这么任性,你说以后谁家敢娶你进门当媳妇儿?”

“这个不用你操心!”

“话是这么说,可我毕竟是你亲姐,哪能真的不操心?”林梦烨边说边冲林梦冉身后招招手,“左江,过来帮我劝劝我妹妹。”

林梦冉的身子就是一僵,她姐认识左江?那是不是她猜对了,左江真的是左棋安的亲戚?现在,她倒是有点儿庆幸自己没对左江出手了。

虽然对左江印象不错,但,她还没对对方迷恋到非君不可的地步,而且,原本她说要把对方追到手也就是玩笑话,为了让大家相信她放下左棋安了而已。

事实上,她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肤浅,对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就为了一张恋,而迷到疯狂呢?

“劝什么?”左江到了近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梦烨,“你和你妹妹不是一直合不来吗,怎么突然就这么亲近了?”

原本还一肚子郁闷的林梦冉听到这句话。立即气顺了。

不管这位左江是哪路神仙,只要不给林梦烨面子。那就是给她面子,就是她的贵人!如此想着。她脸上立即堆起笑容:“没错,她从小欺负我,现在想当家主了,就来装好人,美其名曰关心我,信不信,那就看各人怎么理解了。”

林梦烨也没想到左江这么不给她面子,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不过。多年的养气功夫不是白练的,她迅速调整状态,唇角勾起个甜美的笑容:“左江你真会开玩笑,我妹妹不靠谱喜欢胡闹,你怎么能就配合她胡闹?

她都已经二十岁了,要是再这么小孩子般任性可不行,我可是受了父母之托前来照顾她,还有,陈年老黄历就不要提了。

你自己也有弟弟妹妹们。想想你们小的时候,是不是也总闹腾?现在大了难道还和小时候一样闹腾吗?”

“小的时候,我都让着他们,现在也是。”左江看向一脸迷糊状的林梦冉。“我和林梦烨是中学同学,不过来往的比较少,所以你没见过。但是你们家的事儿我知道。”

“你和左棋安什么关系?”林梦冉问道。

“普通同学关系,虽然我们俩一个姓。但是,据我所知。我们是没有亲戚关系的,至于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那我就不能确定了。”左江看一眼时间,“要上课了,你们还要在这儿唠?”

“谁要和她唠……”林梦冉迅速转身跑向教室,留了左江和林梦烨落在后面,清了清嗓子,林梦烨看向左江,“你不会对我妹有意思吧?”

左江无语的瞄她一眼:“你这脑子整天在瞎琢磨什么?”

“没有就好。”林梦烨的声音明显轻松了下来,“马上到点了,咱们也跑起来吧。”

“怎么去了这么久……”待林梦冉坐下,杨晓丽戳戳她,促狭的笑,“是不是掉厕所了?告诉你,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厕所捞了。”

林梦冉一脸苦涩状:“一言难尽。”

“上个厕所也能一言难尽……”杨晓丽猛的止了声音,她看到林构烨和左江一前一后进来,迅速脑补一番,便自己以为知道真相了,同情的拍拍林梦冉,“你姐生出来果然是克你的,你喜欢谁她就和谁在一起,算了,咱不生气,这男人能看上你姐说明她也不怎么样,等着,肯定有更好的男人相中你。”

林梦冉白她一眼:“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瞎说什么,告诉你,不是你想的那样……”

班主任进来,林梦冉就赶紧止了声。

这个时候的学生是绝对老实的,班主任一进教室,立马静的落针可闻,扫视一圈儿,慈眉善目的班主任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咱们班的精神风貌是最好的,能做你们的班主任,我感觉非常的自豪!”

“哗哗哗!”

有掌声的配合,班主任就更开心了,一巴掌拍桌子上,有些激动的到:“好,咱们继续练习,明天说什么也不能丢了咱们班的脸!”

“是!”

这个“是”字几乎是吼出来的,初夏感觉耳朵都要聋了。

明天是开学典礼,多年后的第一次正式招生,别说省里市里的领导重视,就连国字辈的都在过问,学校领导的重视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这两天,除了让同学们熟悉学校的环境,再就是每个班准备个节目,为了表示对所有同学的尊重,每个班都是大合唱。

初夏所在班级选的歌是《团结就是力量》,之所以选这首,是因为大多数同学都会,好教,唱出来有气势。

不过,据初夏所知,今年招生一共十一个班,有六个班选了这首歌,还有五个班选的《东方红》。

不知道到时候领导们听到像参加比赛一样的大合唱会是什么感觉,心里虽然是这么诽腹着,合唱的时候她还是很卖力的。

做为班里的一份子,她也不能拖了班级的后腿不是?

再说了,吼歌对身体有好处,平时她这么吼跟神经病似的,这倒正好如了她的意,可以好好发泄一下情绪了。

她对这件事儿如此认真。倒使得吴静波杨晓丽和林梦冉都不适应了,她们几个曾经和她一间宿舍待过。又分到了同一个地方实习,不能说十分的熟悉。但也算了解。

记得当时女子医疗队开联欢会的时候,她就对大家都唱同一首歌很有异议,只不过为了配合班里的行动,才认真参与,这次,为什么会有这么明显的不同呢?

一堂课下来,初夏吼的嗓子有些哑,林梦冉一脸无语的看着她:“老幺,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没事。告诉我,大姐帮你作主。”

初夏:“……”

林梦冉再接再厉:“别不好意思嘛,咱们几个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而且也说过了,结拜后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怎么能食言呢?”

初夏翻个白眼没吱声,谁和她不好意思了,她是无语好不好。

“老幺……”林梦冉扯着长调唤一声,初夏立即打个寒颤。看林梦冉的样子,要是她再坚持说自己就是想吼两嗓子,对方能一直念叨下去,只好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就是正常反应,明白了?”

“啊?”打量打量初夏的肚子,林梦冉有些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是真的。”初夏一本正经的点头,“我就觉得这么吼吼。浑身都舒畅,要不是正好大合唱。我也不好这样吼,是不是?”

“那倒是……”林梦冉一脸同情的看着她,“当个孕妇真不容易。”

初夏赶紧附和:“是啊是啊,以后你就知道了。”

“让你说的我都不想结婚了……”林梦冉缩了缩脖子,随之又一脸的释然,“这么说来我没男朋友倒也算是好事儿。”

“现在可以说说你姐和左江的事儿了吧?”一直巴巴看着林梦冉的杨晓丽终于忍不住了,等半天,这家伙就是不往正题上扯,太过份了。

“他们曾经是同学,我也是刚知道的。”林梦冉摊摊手,“真不好意思,没有你想要听的八卦,至于我们为什么前后脚进来,是因为我姐找我谈话了,然后,左江撞上了,我就先回来了。”

“你姐终于向你宣战了?”

这次不仅杨晓丽,就连吴静波和李昕丽也看了过来,这几天,大家心里可都在惦着这事儿呢,姐妹俩按兵不动,可急死她们了,这是不是就是活脱脱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也可以这么说吧。”林梦冉撇撇嘴,“反正就是想像的那样,走着瞧呗,总有一天她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反正,我是绝对不相信她把我当成对手故意过来盯着我,用她以前笑话我的话来说就是,我还没那个资格。”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了,现在出去站队,下午这两节课就做队形练习了。”班长站在讲台上敲着桌子吆喝,教室里迅速安静下来。

视线在大家脸上一一扫过,班长脸上流露出如班长任一般满意的笑容,初夏看着忍不住打个哆嗦——拜托,不要模仿的这么像好不好?

结果,她刚哆嗦完,班长就点她的名了:“林初夏,你站女生排头第一个,左江,你站男生排头第一个。”

“这叫怎么回事儿?左江也就罢了,算是班里最高的,站前面就站前面,她不高不矮的,站前面算什么?”

“是啊,她连成绩都没有,根本就是走后门来的,凭什么就让她站到前面去?”

“就是就是,班长这是以貌取人,太过份了吧?”

“我也不服气!不管是以学习来排还是以高矮个来排我都没意见,唯独以相貌取人我有意见!”

“我也有意见!”

“我长的也不比她差!”

“……”

班长话音一落下,下面立时炸了锅了,也有几个男生对左江站前面不服气的,但太微弱,全被女生质疑初夏的声音压了下去。

站在台上的班长脸立时沉下去,再拿黑板擦敲敲桌子:“干什么?安静!”

“报告班长!”这次班长的威慑力不行,一名女生站了起来,“您得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安排,这样才能让我们心服口服。”

班长神色淡淡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站在前面才是对的?”

女生毫不示弱的盯着他:“我没这样说。我只是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们大家都心服口服的合理的解释。不信您问问别的同学,想法是不是和我一样的。”

班长举了举手里的两张纸:“我是按照班主任给我的单子来安排。你要想知道为什么,就找班主任去问吧。”

女生迟疑一会儿,一脸讪讪的坐下了,显然,她是没胆子去找班主任的,对刚入学的大学生来说,老师是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

虽然之前几年老师的地位跌到谷低,但是,自从去年恢复招生之后。老实的地位又迅速水涨船高起来,而且能考到这儿来的,都是爱学习的,这类学生,哪怕在前几年,对老师也不是大不敬的。

“还有谁有什么异议吗?”班长扫视一圈,道,“还有异议的要么说出来,要么去找班主任。”

他都把班主任搬出来了。谁还敢有异议?心里不服气是一回事儿,私下里说酸话也是一回事儿,明面上去找茬,可就不是一回事儿了。

接下来的安排。大家都没再说什么,不过队伍列好,初夏也看出来了。基本是按照长相来的,好看点的。排前面,难看点的排后面。这就导致了她们几个,一顺溜的占了前面几席,她后面是李昕丽,再后面是林梦冉、吴静波、杨晓丽。

那会儿提出抗议的女生排在杨晓丽的后面,初夏回头的时候,正好和对方视线撞上,被狠狠的瞪了一眼,她就一脸的无语,池鱼之殃啊。

“班长,就这么站着,有高有矮的,不好看吧?”有名女生瞄了一圈儿后,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疑问。

说真的,这也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疑惑,就这么个排法,到时候往那儿一站,跟下象棋似的,各种乱掺合,不好看吧?

“带到操场就坐下了,不存在你担心的问题。”班长心里也很郁闷,他这几天费心费神的才把队伍排出来,他容易吗?一个个的都这么置疑他,真是太让人扫兴了。

“大家都好好看看你前后是谁,一会打乱了重来,找错位置的,罚站半小时。”

有男生喊了一嗓子:“找对了的吧?”

“自然是休息半小时,而且是去教室坐着休息。”

班长这话一说,大家立时认真起来,且不说站着累坐着累,但凡惩罚就不是好事儿……,好吧,大家承认,还是坐着的诱惑比较大。

结果,打乱队形再组后,有五名同学站错了位置,三男两女,于是,大家进教室休息,他们几个就站外面罚站。

在外面盯了一会儿,班长进教室喊道:“林初夏,你跟我出来一下。”

李昕丽不自觉的就跟着站起来往外走,班长皱了皱眉头:“李昕丽,我没找你出来,我找的是林初夏。”

“我……”李昕丽脸憋的通红,她受了赵玉兰的嘱托要好好照顾初夏,可这话她也不能对别人说,被这么当着众人的面点名,好丢人的说。

“没事儿的,我自己去好了。”初夏小声安慰她一句,又冲看过来的人笑笑,“我们俩关系铁,羡慕吧?”

有女生就笑着接话:“知道知道,早就看出来了,上个厕所都得一起。”

“是啊,你们俩好的都穿一条裤子了,班长,你也太过份了,人家俩关系那么好,你就不能一起召见啊?”

“胡说什么呢?”班长瞪一眼说话的女生,黑着脸出了教室。

初夏尾随着他,来到操场的蓝球架下,“班长,有什么事儿?”

“对学校生活还适应吧?”班长笑眯眯的道。

“挺适应的。”

“和同学们处的也还好吧?”

废话!初夏暗自诽腹一句,嘴上却是认真的回答了他:“和同学也处的挺好的。”

“听说你们几个常在一起的是来自一个地方的,是吧?”

“是的。”

“以前都是在医院实习?”

“是的。”

“那为什么她们几个考试了,你没考试?”

被问了这些,初夏已经有些烦了。就不客气的回答他:“我是特别录取的。”

“那说明你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成绩特别好吧?”

初夏再次不客气的点头:“是的。”

班长大人的神色就有些严肃起来:“小林同学。论起年纪来,我比你痴长十多岁。容我说几句不中听的话。人啊,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无论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不能骄傲,要不然啊,肯定会摔大跟头的。”

“我没骄傲。”初夏平静的看着他,“我说的都是实话。”

班长扯出一丝笑容:“小林同学,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对我找你出来谈话有些抵触?”

“没有。我只是本着做一个老实孩子的原则在回答班长提出的问题。”

“那好,咱们继续……”顿一顿,班长继续问道,“你是不住校的,是吧?”

初夏点点头:“是的,班长,您到底要问什么?”

“就是了解一下班里的同学,以便于开展下一步的工作,至于第一个找你过来。是因为你是班里争议比较大的一名同学。

你也看到了,把你排在第一个,好多同学是很有意见的,我说的这是老师的安排。其实是骗大家的,事实上,这是我的安排。

老师只是交待我把队形提前排好。免得到了明天手忙脚乱的,我特意问了一下。开会的时候是站着还是坐着,老师说了。是坐着。

我当时就想,虽然说,人不应该以美丑来论,但是,美好的事物是大家共同喜欢的,为了班风班貌,我也应该做出更好的安排。

其实,做这个安排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有可能会被同学们诟病,但我还是这样做了,为什么?身为班长,要是连这点压力都顶不住,那也太不称职了。

还有一点,虽然你是受争议比较大的同学,但是,我还是很看好你的,且不说你的形象在班里是拔尖的,就说为人处事儿,班里就没几个人能比得了你。

我也看出来了,你们几个人,应该是以你为中心的,平时看你和同学们打交道,也是恰到好处,那么,把你排在前面,是有两个好处的。

第一,你可以为班级争光,第二,你可以为自己创造机会,领导们都是坐在前面的,正好和各班前排面对面。

这样呢,等领导下来和同学握手的时候,你肯定不会丢了班里的脸,同时,要是领导觉得你不错,没准就留了印象,那么,等毕业的时候,有可能就会比别人分到更好的地方去。

身为班长,我有这个职责,也有这个义务,为班里的每一个同学考虑,尽量做到,让每一个同学都发展的更好。”

等了好一会儿,见班长大人没再说下去,初夏赶紧点点头:“谢谢班长。”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提前和你打声招呼,就是怕你误会了我的意见,刚才我可是听有人悄悄议论,说我是看中你了,为了讨好你,才把你排到第一个的。

没错,我是没结婚也没对象,可是我年纪摆在这儿,且不说你愿意不愿意,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往这方面想。

你放心,我绝对是没有什么私心的……”顿一顿,班长又道,“当然,也是有点儿私心的,就是希望你的将来能更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初夏一头黑线,班长,你可以再此地无银三百两一些吗?不过,她也理解对方的想法,能熬到这个年纪还没找对象没结婚,肯定是被长辈们念叨烦了,现在考上大学了,看到能入了眼的,当然就赶紧出手了。

说起来,她对这位班长筒子也不是太讨厌,最起码,他会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总比后世那些后后阴人的要强。

听明白了是听明白了,她却必须装糊涂,要不然,以后大家处起来都尴尬,初夏就冲班长大人感激的笑笑:“谢谢班长这么替我着想,不过,您放心吧,我不会误会的,我还没那么自恋,而且我已经结婚了,哪能那么自作多情。”

“啊?”愣愣的看着初夏好大一会儿,班长才回过神来,赶紧道。“那……那那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我就放心了。”

“班长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没了。”班长一脸不自然的笑着。“我就是怕你误会,才故意找你出来聊聊的。别的就没有了,真没有了。”

“那我回去了。”

“好好好。”

……

“找你什么事儿?”初夏刚一坐下,林梦冉就拉着她,小声道,“刚才大家可都在说班长是看上你了,不会是真的吧?”

“那怎么可能?班长就是听到了大家瞎嘀咕,担心我会误会,才找我过去解释一下为什么把我安排在前面。”

“就这事儿?”

初夏白她一眼:“那你还想什么事儿?唯恐天下不乱是吧?”

林梦冉赶紧摆手:“没没没,我以为我们家老幺的魅力天下无敌。正想自豪下呢。”

班长筒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情形再现了一下:“李昕丽,你出来一下。”

“啊?这是也要和我解释?”略一愣,李昕丽看向几人,一脸的纠结。

林梦冉推她一把:“快去吧。”

“班长大人这是打算和所有的女生都解释一遍?”林梦冉小声嘀咕一句,看向杨晓丽,“还在不高兴呢?一会看看他先找你还是先找我,就知道咱俩谁好看了。”

“谁不高兴了?”一直闷着的杨晓丽瞪她一眼,掩饰的摸了摸脸颊。“我这是热的,教室里人太多,实在是太热了。”吴静波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迅速调开了眼神。她瞄了一眼吴静波刚才看的位置——自己的爪子,脸就更红了,她一双爪子冻的青紫。却在这儿说太热了……呃……

“好吧,我承认。我被排在最后一名受打击了。”杨晓丽索性光棍的承认,“我一直觉得。我虽然不如初夏和昕丽好看,但咱们三个应该差不多吧,凭什么把我排最后?”

“你都名花有主了,还计较些这个干什么?”林梦冉好笑的推她一把,“各花入各眼这话听说过吧?要是大家的审美眼光都一样,那不麻烦了?”

杨晓丽撇撇嘴:“大致是一样的,好看的基本上都看着好看,不好看的基本上也都看着不好看,要是有人非得看着那丑的最美,估计就是眼睛有问题。”

“你比我好看,是班长眼神不好使……”吴静波伸手拍拍她,“我这样说你是不是能舒服点儿了?”

“要是没有后面这句话,我会非常舒服的。”杨晓丽气得推一把吴静波,“连你都欺负我了,这摆明了是要把我推出小团体是吧?”

吴静波冲她笑笑:“随便,好走不送。”

杨晓丽:“……”果然,还是原蒙蒙和齐继虹对她好,那俩再怎么着,也不会这样对她说话的,嗷嗷嗷,她这是误交损友啊!

十分钟左右,李昕丽返回,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么,任林梦冉怎么问都不吱声,正好罚站的半个小时到点,班长筒子召集大家继续出去站队,林梦冉只好止了声。

这一次,又有两人站错了位置,正好是一男一女,不过不是之前被罚过的同学,。

“歇了一会儿歇忘了?”班长打量打量两位,挥手示意大家进去休息,留俩人继续站。

“惩罚不是唯一的手段,但却是最容易让人记住的方式,我希望大家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对俩人扔下这么一句,班长筒子又进教室了。

女生们就有些期待的看着他,结果,班长筒子淡淡扫了大家一眼,就坐在自己的位置打开书看了起来,倒使得大家也不好意思干坐着了,一个个也都从桌洞里拿出书看起来,那感觉,太像中小学生了!

“问你什么了?”懒得看书,初夏把问题写在了纸上推到李昕丽面前。

李昕丽犹豫一下,写了几个字推过来,初夏一看,上面写的是,“晚上回去和你说。”,她也就不再勉强,大家都在看书,她不好太另类,只好也拿出书用功。

一直到放学后,大家才知道班长大人对李昕丽的谈话内容,第一句就是“你结婚了吗?”

李昕丽已经知道班长筒子问初夏什么问题,当然就明白过来,班长大人这是发现第一目标不可能了,就转移到了第二目标。

她当时倒是想撒谎说结婚了来着,但是又一想,假的真不了,到时候班长知道了,万一记恨她,她可就惨了,所以,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她没结婚。

班长又问她有没有对象。

她答没有。

班长就直白的告诉她,他喜欢她,第一眼看到了就喜欢,也表明了,他之所以三十岁了还没找对象结婚,不是他条件差,是他希望找到让自己心动的感觉,现在,他找到了,等待她的回答……

“程序这么不一样,我怎么觉得,有些欺负人?”林梦冉弱弱的看着几人,“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