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

------------

的确,班长李新娄的做法就是有些欺负人,初夏之前的想法儿没冤枉他,他的确是想着在第一时间解决掉自己的终身大事。

他第一眼相中的,当然是初夏,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那么小的女生,竟然已经结了婚。

他是有些不相信的,但是,又一琢磨,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拿这种事儿撒谎,他也看出初夏是个有主见的,就客客气气的把对方送回去了。

第二人选,就是李昕丽。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也发现了,李昕丽是个绝对的老实姑娘,所以,为了避免出现雷同的场景,他先问了对方结没结婚,在得到确切答案后,他直接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对方。

他也不怕李昕丽去告他的状,因为他并没利用手中职权逼着李昕丽和他好,他只是在征询对方的意见。

而且他已经三十一岁了,和他一般大的,结婚早的孩子都十来岁了,结婚晚的孩子也能打酱油了,他在这方面着急也没什么过不去的。

他的成绩好,领导说了,等他毕业后,可以继续回市里工作,到时候,就是真正的重用了,他把这事儿告诉李昕丽了,希望对方能明白,他虽然年纪大一些,但是能给她更好的将来。

他觉得李昕丽这样的性格,就得用这种方式,先把她震住了,才能顺利进行后面的。要不然,她能犹豫好久。

她能耽误得起。他耽误不起,班里男生长的比他好的家境比他好的比比皆是。要是他不抓住机会,恐怕连汤都喝不到了。

他答应了家人的,上大学期间一定要把终身大事解决了,自家人知自家事,年纪摆这儿,他不敢把希望放在学妹身上,所以,只能趁着大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其实。他自己对自己的做法也是有些不齿的,可是,他实在怕了奶奶和妈妈看向他时那满脸的愁苦和担心。

再者因为他的原因,妹妹的婚事儿也耽误了下来,今年都二十六了,还是没遇到合适的,不是妹妹过于挑剔,实在是介绍的没一个象样的。

他的这些原因,除了妹妹婚事这个没猜到。别的都被初夏几人猜了个**不离十,李昕丽说完后也是一脸的郁闷,怕拒绝了对方,以后对方会给她小鞋穿。不拒绝吧,让她找个比自己大十一岁的,她还真接受不了。

“有什么怕的。他要是敢给你小鞋穿,我们就联合起来告他。本来嘛,他今天这事儿就做的不地道。利用上课的时间,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他到底把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又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以为这是菜市

场的菜啊,摆那儿让他专挑新鲜的?”

说这些时,林梦冉一脸的义愤填膺,难得的,这次杨晓丽附和了她,就连一向对这些事儿不太爱发表意见的吴静波,也表示了强烈的支持。

见几人越说越激动,初夏赶紧给大家灭火:“咱们暂时也别把他想的那么坏,估计他就是年纪摆那儿,担心过一段时间轮不着他的份儿,才这么着急的。

昕丽,你明天就直接告诉他,暂时你还不想找男朋友,然后看他的态度,如果他拉了脸,那你就去找老实说明白这件事儿。

要是他向你道歉,并且表示不会强人所难,就算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到了这个时候还没结婚,那着急程度就绝对不是咱们能想像得到的。”

林梦冉一脸的不满:“这样太便宜他了,打这种主意就不应该。”

“行了,他的确是不对,但才刚刚入学,就让他背上处分,还是过了些……”初夏看向李昕丽,“当然,主意还是要你自己拿。”

“嗯,我知道了……”李昕丽猛的顿住,随之一脸惊喜的奔向站在门外的男人,“爸,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让传达室通知我?”

李父把手里的小布包递给女儿,有些不自在的搓着手:“我也刚过来,这还没想好怎么和传达室说呢,你就出来了。”

“这是我爸……”李昕丽又把几名好朋友一一介绍给自家老爸。

“小林同志,真的是太谢谢您了。”李父和大家一一招呼过后,重点向初夏致谢,女儿离家后是住在初夏家里,他已经从方家姐妹那儿知道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今天才过来。

“叔叔,您太客气了,我和昕丽很合得来,而且,她也照顾我不少……”瞄一眼腕上的手表,初夏看向李父,“叔叔今天上什么班?”

“上早班……”李父疑惑的看着初夏,“小林同志有什么事儿吗?”

上早班的话也就是说今天的班已经上完了,初夏就邀请道:“既然叔叔今天的班已经上完了,。就一起去我家坐下聊吧,估计您对昕丽姐的学校生活也很感兴趣吧?”

果然,原本想要拒绝的李父听到初夏后面那句就犹豫了,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女儿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而且,他也想把自己和妻子的事儿详细和女儿说说。

初夏冲李昕丽使了个眼色。

略一犹豫,李昕丽扯了扯父亲的袖子:“爸,就听初夏的吧,她是真心的。”

“好,好好……”李父连应几声,不自在的看向初夏,“净给您添麻烦了,哎,这一次次的,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待到了林家,李父就更不自在了。

他家住的是小套二,相对于林家租的这套房子,直是搬不到桌面上。

而在京城,能住得起这样宅子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是以,进了屋后,李父手脚都有些不知往哪儿放了。

赵玉兰和林宝河看出他的紧张,就停了手上正忙活着的,坐下陪他聊天,渐渐的,李父就放松下来。

想到女儿这段时间一直是麻烦林家人照顾,他也就不想把自己的事儿藏着掖着了,当着大家的面儿,他说出了自己离婚的事儿。

虽然料到了这个结果,李昕丽还是有些伤感,不管妈妈疼不疼她,不离婚,那儿是家,离了,她就没家了。

这么想着,泪水就不自觉的滚落。

“小丽……”李父不知所措的看着女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想到女儿会是这样的反应,他一直以为,女儿得知他离婚,会特别高兴的。

“爸,我没事儿……”李昕丽牵强的笑笑,“我就是觉得爸这段时间要住厂子,挺遗撼的,爸,您放心,我会努力的,早晚有一天,咱们会有属于自己的家,我会孝敬您的。”

“我知道,我知道……”李父悄悄抹了抹眼角,“你是个孝顺的孩子,爸一直就知道,本来想拖几天再和你说的,可是,怕你妈和你姐来找你让你措手不及,我还是先告诉你吧。”

“爸,遇到合适的你就再成家,我不会介意的,要是有个人照顾你,我还能放心,您也可以让对方知道,就算她不是我的亲妈,只要她照顾好您,我也会孝顺她的……”

初夏等人听的一头黑线,有这样做女儿的么?老爹才刚刚离婚,她就怂恿着老爹找第二|春,是不是速度也太快了点儿?

女儿是一片好心,李父也不好斥责女儿,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这个,他觉得老脸都没地方放了。没办法,只好告辞:“爸的情况你也都知道了,就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又一一看向其他人告辞。

李昕丽说完了也在后悔自己太冒失了,可她当时就是看到父亲那么清瘦那么愁苦,又看到他白了的两鬓,就特别希望他赶紧找个伴儿,老爸这一辈子活的太苦了,婚姻从来就不是他的保障,而是他的桎梏。她希望老爸的后半辈子,能真正过的舒心,感觉到婚姻的幸福。

“叔,您要是就这么离开,昕丽得哭一晚上……”初夏边说边指了指李昕丽的眼眶子,“叔,您看,已经红了眼圈了,这些天昕丽可一直在念叨您呢,我们对她再好,也只是她的朋友,她更希望的,是得到亲人的呵护。

您就留下来陪她一起吃个晚饭吧,您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她们几个来我家吃饭,也要帮着干活的,您要是不好意思,也做个拿手菜,好不好?”

“我……”视线触及到女儿一脸的忐忑,李父把拒绝的话咽了下去,“行,我留下,别说,我结婚也不是没学到东西的,最起码我做菜就很拿手,如果信得过我,今天就让我来掌勺,行不行?”

初夏痛快的点点头:“行啊,您掌勺,我们几个给您打下手……”边说边推坐一边的林梦冉,“快择菜去,这是你的活儿。”

“遵命!”林梦冉冲她做个鬼脸,“只要你不怕吃到虫子就行。”

初夏无所谓的摆摆手:“我不怕,那可是高蛋白高营养。”

“婶儿,初夏现在一点都不吐了,是吧?”林梦冉看向赵玉兰问道,可惜,赵玉兰正在接电话,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

“啊啊啊……”不出五分钟,林梦冉飞奔着从厨房跑了出来,上窜下跳的开始跳大神,众人目瞪口呆ing……(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