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初夏离开后,尹雪琴站那儿愣了一会儿,便拐弯去了男生宿舍楼,秦浩天住在三楼,恰好看到同班的一名男生下楼,她便拦下对方:“李晓,麻烦你去一趟322跟秦浩天说一声我找他好不好?”

“好。”李晓应一声,转身上楼,没一会儿又返回来,冲伸着脑袋往里看的尹雪琴笑笑,“我通知他了。”

“谢谢。”尹雪琴略一犹豫问道,“他在干嘛呢?”

“我也没看到,我就喊了一嗓子就走了,或者是在换衣服呢,你等等吧。”男生晃了晃手里的饭盒,“我去食堂了。”

再跟李晓道声谢,尹雪琴站在楼下继续等,结果,五分钟过去,秦浩天也没有出现,她就慌了,一口气跑到322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去,眼睛左右一扫,直冲冲的奔到秦浩天床边,手抚上他的额头——竟然不烫!

“你干什么?”秦浩天一把拨拉开她的手,“忽”的坐起来,“这是男生宿舍,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礼貌呢?”

刹那间,委屈的泪水就蓄满了眼眶,她这么担心他,以为他发烧昏过去了才会这么着急的跑上来,她刚才的动作也说明了一切,他没有半点感动就罢了,竟然还这样骂她?!

而且,她让人捎信了,他明明没事儿却躺在床上不下去,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突然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哭什么哭……”秦浩天厌烦的看着她。拖她下楼,到了僻静地方。才道,“犯了错还不让别人说。尹雪琴,你真是越来越没个样子了!”

“之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在发烧,我担心你……”尹雪琴委屈的吸吸鼻子,“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闯上来,还有啊,我不是让我们班的同学给你捎信了吗,你怎么不下来?”

“什么时候的事儿?”

见秦浩天疑惑的表情不似作伪,尹雪琴就觉得脑子乱成了一锅粥。却还是认真的回答他:“五分钟之前,我让我们班的李晓帮我喊你下楼。”

“我一点儿都不知道,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不下去找你。”秦浩天眉头皱起来,“你那同学是不是喜欢你?要不然他干嘛骗你?”

“我不知道……”尹雪琴一脸迷茫,她也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了,秦浩天住的322距离楼洞比较远,她站在下面根本看不到,所以。李晓到底有没有帮她,她还真不敢确定。

但是,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李晓对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如果说是秦浩天骗她,她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或者,秦浩天是因为自家的家境落败。怕耽误了她,才故意骗她的?刹那间。她觉得自己真相了。

“浩天……”她唇角的笑意亮的晃眼,“我们不是说过嘛。有困难的时候要共同承担,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把我撇开?”

“你说什么呢?”秦浩天皱眉看着她,“你竟然相信你那男同学不相信我?事实上,他真的没有通知我,尹雪琴,你把我想的太伟大了,真的,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到处碰钉子,根本没有心思逗你玩,帮不到我,也别给我添乱,好不好?”

“你……”咬咬唇,尹雪琴认真的看着她,“浩天,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入学后,你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吗?”

“我……”秦浩天叹口气,“我这不是心烦嘛,雪琴,如果我惹你伤心了,我向你道歉,但是,请你体谅我。

你也知道,我们家以前条件不好,后来,总算是在我姑姑的帮忙下有了些微的起色,可是,真正的好日子还没过上,就一下子又打回了原形。

只要一想到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脸,我这心里就烧灼似的疼,所以,我绝对绝对不能让他们看我的笑话,你能理解我的,对不对?”

“我当然理解你,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愿意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尹雪琴认真的看着他,“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你共同承担,你相信我,好不好?”

“傻瓜,我当然相信你。”秦浩天眸中涌现一丝温柔,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蛋,“对不起,是我无能,让你跟着受苦了。”

“刚才……”尹雪琴迟疑的看着他,“刚才……”

“哎!”秦浩天叹一声打断她,“你是想问我刚才你同学到底有没有喊我,是不是?”

尹雪琴忐忑的点了点脑袋,又赶紧解释:“我不是不相信你,就是想搞明白,是不是你猜的那个样子。”

“雪琴,我也不知道他喊没喊我,那会儿我正在琢磨事儿,你进去的时候,把我吓一跳,我才冲你吼的。

刚才我又细想了想,或者是你同学喊了我没听到,如果你说他对你没什么坏心思,那肯定就是我冤枉他了,你也别因为这个就和人疏远,说起来,人家也是好心帮忙,咱不能做那么忘恩负义的事儿,对不对?”

“嗯。”尹雪琴就点点头,“我去找林初夏了,我也向她求情了……”

“谁让你去的?!”秦浩天陡然响起的声音尖利刺耳,尹雪琴被他吓得打个哆嗦,还没等她说什么,他又继续道,“对不起雪琴,我又没控制住自己。

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我是心疼你,只我一个人受辱就够了,怎么可以让你也跟着受委屈?身为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还让自己的女人跟着受辱,脸往哪儿搁?!”

“没有,我没有受辱……”尹雪琴小心的打量着他,“浩天,你……你感冒好了吗?”

“嗯。”秦浩天点点头,“吃过药就好了,放心吧。”

尹雪琴点了点头没吱声,她现在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让她相信秦浩天,另一个却说秦浩天是在骗她。

是的,秦浩天的喜怒无常,已经让她完全失去了判断力。

他说担心她,要保护她,她很开心也很感动,可是,她又想到,上午她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发烧到全身疼,要回宿舍休息,她当时试了下他的额头,的确是很烧,可为什么到了中午,他竟然一点都不烧了?

不是她盼着他不好,而是,烧到那个程度,就算身体再强壮,也不可能只几个小时,就完全好利索了吧?

当然,让她产生这个怀疑,主要是因为初夏的说辞,她听秦浩天说过初夏的身份,也相信,那样身份的女孩子,还不至于拿她逗乐子。

到底,应该怎么办?她有些无力又有些茫然的看着秦浩天,原本想问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儿,她有预感,就算问了,也不可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想什么呢?”秦浩天左右看看无人,便将她揽到怀里,“看你傻愣愣的样子,不会也感冒了吧?来,我抱着暖和暖和。”

“浩天……”尹雪琴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鼻音,“你没有想着和我分手吧?”

“傻瓜,怎么会这样想?”顿了顿,秦浩天又叹气,“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这样想过,因为我不想让你跟着我吃苦一辈子。

可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不再自以为是的推开你,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绝对不会放手,除非,有一天你遇到更好的,和我说,浩天,我不爱你了,那么,我一定会成全你,你过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

第二天正式开课,是以,下午只上了两节课就放学了,李昕丽陪初夏一起回家,中午的时候,几人已经排好了值日,每天一人全程陪伴初夏,每周一次,所有人去初夏家聚餐一次。

规则是林梦冉几人商量出来的,她们把自己的生活费交了一部分给赵玉兰,赵玉兰当然是不收的,可是她不收,她们就表示,以后再也不留在林家吃饭了。

无奈,赵玉兰只好看向女儿求助。

除了李昕丽,其她几个都不缺钱,犹豫一会儿,初夏就应了下来。

她的犹豫是李昕丽,看似随和,其实是很傲气的女孩子,如果单独提出来不收她的,她肯定会觉得不自在,是以,琢磨了琢磨,她决定不给她搞特殊。

不过,她也提了要求,李昕丽的等发了津贴以后再交。

略一犹豫,李昕丽就答应了。

是以,下午陪她回来的路上,李昕丽一脸感动的看着她:“初夏,谢谢你肯收我的生活费,谢谢你把我当朋友!”

“我收你钱就是把你当朋友?”初夏忍不住笑,“这话让别人听了去肯定会笑个半死的。”

“如果在京城的一切都是林叔林婶安排的,我一定不会逞能,可是……”

初夏就笑着打断她:“好了好了,我明白的,你们呀,要是把这些想法让周蜜康知道,他一定会气死的。”

“他们一大家子不计较是一回事儿,我们自觉不自觉是另外一回事儿嘛。”李昕丽边说边抿嘴笑,“我们当然相信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影响到你和周师长的感情,但是,还是这样做心里比较踏实。”

初夏一脸的无奈:“好,你们踏实就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