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到。

-----------------------------------------------

吃过晚饭略作休息,初夏便拉了李昕丽一起出去溜达,正在厨房忙活的赵玉兰放下手里的东西三两步追了出来,初夏就好笑的拦住她:“妈,你和爹也累了一天了,在家歇着吧,放心,有昕丽陪着,我不会有事儿的。”

“就你们俩小年轻的一起出去,我才不放心呢……”想起昨天的情形,赵玉兰还是心有余悸,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

当着李昕丽的面,初夏也不好强调暗中有人保护的事儿,只让由着老娘的性子一起出去溜达。

她老娘和老爹根本就不是能闲得住的人,这两天,她上了学,他们就让王忠良带着去了附近的工厂领手工活回来干。

这次不是糊火柴盒了,改成缝相框,就是拿一堆厚纸壳剪的方框,用花布包起来缝上,不麻烦,价钱也比缝纸盒合适,她不准两口子晚上也干伤了眼睛,要不然啊,她老爹老娘晚也绝对舍不得闲着。

为了让他们答应晚上不干活,她可是撂了狠话,如果他们不注意健康,那她也不注意——只这一句,就吓得两口子妥妥的顺了她。

风高月朗的天气,冷的感触便减轻了好多,心情也就莫名的好起来,回家的时候,三人都是一脸的笑意,林宝河就一脸的纳闷:“出去遇着什么好事儿了?”

“没有。天好,心情好。”初夏冲他笑笑。走到万老爷子身边,一把夺下他手里的叔:“爷爷。您也要注意眼睛。”

“我没事儿……”万老爷子正看到酣处,被打断心里就跟猫挠似的,一脸讨好的冲初夏笑着,“再看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肯定休息。”

初夏也不为难他,只是又强调了一遍:“可得说话算话。”

万老爷子连连点头:“当然当然,我这把年纪了,哪能不说话算话。”

“咚咚咚……”

大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王叔便赶紧跑出去开门。片刻,林梦冉和杨晓丽风一般的飘进来,大冷天的,俩人竟跑的一头大汗。

初夏一脸讶异的盯着俩人:“出什么事儿了,把你们给急成这样?”

“快擦擦,我去给你们熬点儿姜汤。”赵玉兰拿两条干毛巾分别递给俩人,又转身往厨房走,林梦冉就一把拉住她,“婶儿。您就别忙活了,我们马上还得走。”

杨晓丽迅速接过话:“是啊婶儿,要不是有急事,我们肯定不会这么跑过来……”边说边看向李昕丽。“昕丽,你妈和你姐姐到学校去了,找你没找到。你妈就在宿舍楼下骂呢,反正骂的挺难听的。

我们下去劝她。她也不听,还说我们不知道就别掺合。没办法,我们俩只好赶紧过来找你,现在吴静波自己在那边盯着呢。”

李昕丽的脸“腾”的就红了,随之,转身就往外跑,连外套都没穿,估计是气坏了,要不然以她的礼貌不会连再见都不和长辈们说。

“叔,婶,爷爷,我们走了,初夏,明天见。”杨晓丽边说边抓起李昕丽的外套往外跑,林梦冉也冲一大家子挥挥手追出去。

“要不,咱也过去看看吧。”赵玉兰有些不放心的看向林宝河,“这孩子老实,看样子气都窜到头顶了,也不是个话多的,可不能让她去吃了亏。”

林宝河点点头:“成,帮上帮不上的,过去了能放心些。”

“我也一起去吧。”初夏已经帽子围巾的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要是没有我陪着,门卫是不会让你们俩进的。”

赵玉兰林宝河:“……”他们怎么忘了这一茬呢?

最终,俩人只好允许女儿一起,不过,又加了王忠良,这总算让他们心里觉得稳妥些了。

几人到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楼下已经围了好多学生,一名中年女子坐在地上号啕大哭,嘴里骂着些不中听的,李昕丽就站在她的对面,抿紧了唇,面色铁青。

李昕丽的旁边站了一名长相柔美的女儿,一只手扯着李昕丽的胳膊不停的说着什么,俩人的后面,是林梦冉杨晓丽和吴静波,三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气愤外加无奈。

驻足听了一会儿,初夏被那些恶毒的语言彻底给打败了,这真的是亲妈?她咋就那么怀疑呢,过程中值班老师和宿舍管理员试图劝说她离开,她根本就不接招,继续自己的骂女儿大业……

这种人,你和她讲理是没有用的,谁能比她泼?

想了想,初夏转身往外走,赵玉兰和林宝河王忠良赶紧跟上,“夏,咱这就回去?”赵玉兰问道,她对女儿的表现有些看不太明白,依照女儿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做呀……

“去原老那儿。”初夏边说边加快了步子,“爹和娘也看到了,值班老师和宿舍管理员根本劝不了她,咱们以什么立场去劝?

就李昕丽她妈那性格,咱们上一个被灭一个,上两个被灭一对,所以,还是找能治得了她的人去治她吧。”

赵玉兰一脸的纳闷:“原老能治了她?”

初夏一头黑线:“娘,原老听到您这句话会吐血三升的。”

“你不是说找原老嘛……”赵玉兰不好意思的笑着,“我这不就是怀疑嘛,以原老的性格,哪能是她的对手?”

“撒泼不讲理没人是她的对手,但是,来硬的呢?”

这次不但赵玉兰不明白,就连林宝河和王忠良也一脸的纳闷,虽然王忠良没见过原老,但是一听都带个老字了,肯定就不年轻了,就一不年轻的老人,能对这女人来硬的?

“你们想哪儿去了……”初夏一看就知道几人想偏了,“我现在就和原老熟,他能被特例调过来,就一定是在学校有些人脉的,让他帮忙把学校保卫科的人调过去,不就结了?”

“噢噢噢……”赵玉兰连声应着,“我说呢,原老看着也不是个会武功的,咋就能来硬的呢,闺女,还是你脑子转的快,我和你爹就没想到。”

“你想点儿什么不好?还拿咱俩和闺女比……”林宝河撇了撇嘴,“咱闺女要是和咱俩一样笨,你以为小蜜会那么中意咱闺女?”

初夏瞬间无语了……

老爹,当着外人的面这么夸自家闺女,真的合适吗?尤其,这个所谓的外人,还是您所说的小蜜找来的……

……

李昕丽看着嘴巴一张一合的母亲,只觉得脑子都快要炸了,她一向就知道母亲不喜欢她,也适应了,但是,她从来没想到,母亲对她的不喜欢可以到这个级别。

明明父亲和母亲的离婚,是母亲的责任,可母亲却丝毫不这么觉得,非说是她的原因,才导致了父亲和母亲离婚。

而关键,母亲竟然用各种脏话辱骂她,影射她和父亲的关系不正常!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她和亲生父亲关系不正常?!太有意思了,那么老实的父亲,那么隐忍的她,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侮辱!

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支撑着,她这会儿大概已经扑上去把那张开开合合的嘴给撕烂了!

她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她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她不知道以后在学校里,她会生活在怎样的眼光下,她不知道,她还可不可以留在这儿……

放弃?不!她不能!

如果她放弃了,她这辈子就真的翻不了身了,而且她相信,就算她不在学校了,这个被称之为母亲的女人也不会放过她。

现在,她不清楚刘金丽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她可以歇斯底里到这个程度,她的姐姐在她耳朵边不停的聒噪,意思是让她向母亲服个软,道个歉,表示以后会好好孝顺她……

可是她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就要服个软道个歉了,而且,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了,不代表着她骂的全是真实的吗?

那她可就真的不用在学校待下去了。

虽然不知道母亲这样做的缘由,但是母亲的意图她很清楚,就是想着借人多,逼她就范,以后继续养着她。

那不可能!

其实,如果她肯好好的和她谈,她也不是心硬的,等自己真有能力的时候,肯定还是会孝顺她的,她太急了!

她才刚刚入学,她就盯上来了,而现在,盯着的竟然是她手里的那点儿津贴,笑话,难道她在学校都不用吃饭吗?

脑子里想的很清楚,可是嘴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就像在梦魇中,想动动不了,想说说不了的感觉一样……

然后,就在她的僵硬中,呼拉拉的来了一群人,然后,她的母亲就被拖着拖出去了,她只觉得脑子里轰轰的,什么也搞不明白……

李昕丽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脑子还处在混沌状态,回响着的,还是母亲的谩骂,她想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躺上床的,甚至疑惑这是不是在做梦……(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