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醒了?”张桂芹脑袋伸到李昕丽面前,伸手轻轻抚着她额头:“头疼吗?晕不晕?”

“是啊,还有哪儿不舒服?”张凤英也探过头来,眸色中满是关切。

“慢慢起来,起来试试。”吴青性子比较活泼,边说边伸手去抚她,旁边的赵晓红赶紧搭手……

几个舍友的热情,让李昕丽有些无所适从,她已经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昨天的事情是怎么结尾的。

“我……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她期待的看向最年长的张桂芹,希望对方能告诉她实情。

“你还说呢……”张桂芹叹一声,揽住她的肩膀,“你昨天可把我们吓死了,要不是你的朋友从后面接住你,你就砸地上了。

平时看你性格挺好的,没想到你也是个急性子,不过……”她叹口气,“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忍不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李昕丽摇了摇头。

“昨天你昏倒后,林初夏请了原教授过来,原教授说你就是急火攻心气昏了,让大家把你平抬进来放床上,施了几针。

也说了,你早上五六点钟就能醒,说只要醒了以后头不疼不晕就没事儿,我们几个吓的一晚上都没敢睡。

本来林初夏是要把你接到家里去的,可原教授说了,最好不要动你。她就把你拜托给了我们。

206的那几位,昨晚上也在这儿待到二点多。后来我们骗她们要睡觉才把她们撵走了。

昕丽,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虽然你妈妈对你不太好,但是,你有对你特别好的同学朋友。

如果不是亲口听你说,我都不能相信她们和你只不过认识才几天,她们对你的关心是绝对真心的。

当然,我们对你的关心也是绝对真心的,别人我不管,反正我啊,一定会把你当亲妹妹的。”

张凤英抗议道:“桂芹姐。这么说就不对了,你明知道我也一定会把昕丽当亲妹妹的。”

“还有我。”

“我也是。”

吴青和赵晓红也争先恐后的表态。

宿舍一共住了八个人,除了最后到达的赵芳,李琦文,于文芳始终对她不咸不淡,其他四个和她的关系一直处的不错,不过,像今天这样的亲近,却还是第一次。

这使得李昕丽被母亲的行为打击到冰冷的心。渐渐暖了过来,面色,自然也就好了许多。

“咚咚……”

“肯定是206的几个。”吴青边说边跑去开门,冲站在门口的林梦冉和杨晓丽吴静波笑。“猜着就是你们,正好,昕丽醒了。”

几人便急急的奔到床边。又是一番的嘘寒问暖加一番安慰。

看一眼腕上的手表,已近六点半。林梦冉就伸手拉李昕丽:“昕丽,下床活动活动试试。”

“不用试。我没事儿了,现在头脑可清醒了。”李昕丽边说边晃了晃脑袋,“我感觉我现在可以出去跑上一万米,放心吧,有你们这么好的朋友,以后我再也不会被她气昏了……”

说着,她不好意思的笑,“其实,昨天我是担心大家听了她的话以后瞧不起我,我也担心你们几个会觉得和我做朋友是一种耻辱,反正,就是各种担心的情绪涌到一起,再加上怒火攻心,才导致了那样的后果。”

“你自作多情了……”林梦冉白她一眼,“我的意思是,如果能活动,就赶紧跟我走,难不成真要等着初夏把早饭给你送过来?”

“啊?”李昕丽一愣,赶紧穿鞋子,“怎么不早提醒我,我刚醒过来,脑子还不够灵活……”

林梦冉一头黑线的看着找借口的某人:“你不是说你脑子可清醒了吗?”

“嘿嘿……”李昕丽就不好意思的笑。

“行了,别逗她了。”杨晓丽推开林梦冉,又冲张桂芹几人笑笑,道声谢,便拉着李昕丽往外走。

待几人离开后,李昕丽上铺的于文芳坐起来,一脸的不郁:“我看,她直接调到206好了,这叫怎么回事儿?

你们几个也别嫌我说话难听,就算你们再关心她,对她再好,又能怎么着?只要206那几个一过来,她立马就把你们撇一边去了。

如果真的念你们的情,她出去吃香的喝辣的时候,怎么没想着也给你们带点儿?或者说,怎么没想着把你们也带上?

这一晚上,叨叨叨的,再这么下去,她不调宿舍我调!”说着咕咚躺下,用力踢了一脚被子,结果,不小心踢在了高出来的梯棍上,立时疼的蜷成了一个团儿……

张桂芹几人悄悄对视几眼,各自拿了脸盆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赵芳,李琦文,于文芳三人是本市的,只不过从家里到学校有些远才住在学校,一向瞧不上她们这些外地的,态度也特别傲慢,她们早就适应了。

在同一间宿舍住着,真要闹僵了大家心里都不舒服,因此,只要三人做的不太过份,张桂芹几人从来不吱声。

像今天这样的事儿,她们就更不会吱声了。

但凡有点儿同情心的人,就不应该这么指责别人,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如果她们遇到了昨天的事儿,别人不但不安慰不理解,还都远远的躲着,或者干脆落井下石,她们心里是什么感觉?

脚上的疼痛缓解之后,于文芳一骨碌爬起来,这才发现那几位都走了,一脚子怨气没处发,她干脆下床抓起放在桌上的茶缸子,把一缸子水倒在了李昕丽的床上。刹那间,就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赵芳和李琦文听到动静朦朦胧胧的爬起来。看到于文芳的动作,齐齐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冬天!

“都不准说……”于文芳跑到门口左右看了看,关上宿舍门退回来,“别说这是我做的,让她乱猜去。”

“你这是想让我们帮着你一起背黑锅呢?”赵芳淡淡看着她,“你以为,李昕丽会猜是张桂芹她们干的?”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嘛。”于文芳无所谓的挥挥手,爬到自己床上去,“再眯二十分钟。这一晚上折腾的,我就不信你们心里舒服,身为女孩子,睡不好觉可是天大的事儿!”

几乎同一时间,李琦文和她一起躺了下去。

赵芳发会儿愣,也继续去找周公了。

……

却说李昕丽一行人,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遇到了前来送早饭的初夏和赵玉兰,“气色不错。看来是没事儿了。”打量李昕丽几眼,初夏脸上的担心就没了,赵玉兰也松了口气,娘俩这一晚上都睡的不踏实。毕竟,昨晚上那事闹的太玄乎了。

林梦冉有些懊恼的挠挠脑袋:“就是担心你们会早早的来送饭,才把昕丽拉下床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本来我早上也要起来活动的。”初夏笑着推她一把。“别在我面前装贤惠,我不吃这一套。走吧,既然都出来了,就和我一起回家吃早饭。”

“能够吗?”林梦冉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这可是一下子加上三口人,而且,还是饭量极大的三口人。”

“那你可以不用去。”初夏冲她摆摆手,看向李昕丽,“你妈妈来闹腾的事儿我已经帮你查过了,去我家告诉你。”

“你看你,再怎么着也不差我一个吧?”林梦冉讨好的搂住赵玉兰胳膊,“婶儿……”随之意识过来,赶紧接过她手里的保温桶,“婶儿,我来拿。”

“好,你拿着。”赵玉兰也不和她客气,就把桶递给了她,某人就得意的冲初夏挑挑眉毛,加快步子往前走去,看那样子是生怕初夏会把她拦下来。

进到屋后,李昕丽就巴巴的看着初夏,她的确是特别想知道她娘来耍泼的根本原因,就算对她再不好,再不亲她,终归是她亲妈,所以,骨子里,她还是想找到原谅对方的理由。

初夏就笑:“我看你这样子要是不告诉你,是不是你也吃不下饭去?”

“没有……”李昕丽不好意思的笑,“初夏,你先吃饭吧,我们饿着不要紧,你可不行,小宝宝会生气的。”

“放心吧,我饿不着,早上起来我就喝了一碗汤了,正好包子还没蒸好,我就先和你说说你妈的事儿吧……”叹口气,初夏才继续道,“昨晚上回来,我就给静紫姐打了电话。

结果,静紫姐那边也不知道你妈妈遇到了什么事儿,我只好让周蜜康帮忙,他就派人跟踪了你妈和你姐,然后,从她们的谈话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你妈和你爸离婚后,是想着和那个心心念念的厂长曲显明在一起的,结果,对方不但没按原先的约定和她结婚,还躲着不见她。

后来,她实在忍不下去了,就闹到厂子里,结果曲显明让保卫科的把她扔了出去,还骂她是疯婆子,因为这事儿,她的工作也丢了……”初夏摊摊手,“就算有房子住着,没工作没钱也没法儿生活不是?

她就去找你爸,希望你爸能再和她一起,你爸和她既然离了,就别再瞎纠缠,你爸还说,他所有的希望就是你了,不想再回到那个家里,拖累了你。

就是这句话,让你妈受不了了,在她看来,你爸最重视的只能是她,哪怕你是她的女儿,也不行,所以,就拉着你姐来学校找你的麻烦了。

她的目的很简单,闹的你不得不答应她,然后,你要孝顺她,你爸要再把她娶回家,她还继续在家做她的女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