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林初夏到办公室来一趟。”下课后,李思玉面无表情的扔下这么一句,就迈着大步离开了。

刹那间,无数双眼睛看向初夏,鄙夷的、同情的、木然的、幸灾乐祸的……

这个年代的人可能觉得被老师喊去办公室是极丢人的一件事儿,但对初夏而言,根本就无所谓,是以,她完全无视盯着她的眼神,脚步轻快的出了教室,小团体四人赶紧跟上。

几人身影消失在门口的刹那,教室里就炸了锅般的议论起来:

“看她那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受表扬了呢,怎么有脸皮这么厚的人?真是丢我们大学生的脸。”

“就是,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小学课堂呢,哎,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珍惜,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也说不定她都会了,或者遇到了什么难事才走神的。”

“她能遇到什么事儿?才刚刚开学了,听说她父母都陪着她在这边,至于说都学会了,我才不信呢,有那本事就参加考试了,用得着破格录取?”

“她的父母真的在这边陪着她上学?”

“是啊,很多人这么说,还能有假?”

“这也太娇惯了吧,这么大了,还让家长陪着上学了,这样的人也能当医生,难不成将来工作了,还要带着爸妈上手术台?”

“哈哈哈……,那也是一景不是?”

“……”

左江扫了一眼班长李新娄。却发现对方唇角挂着笑意,似乎对于大家的议论非常开心。他眉头就皱了起来,心眼儿这么小。还算是男人吗?

李新娄想追李昕丽,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也能明白他的心思,年纪不小了,家里人肯定着急,抓紧时间解决了个人问题,也能让家里人放心。

他的心思没错,但是做法儿就有点儿不地道了,刚一入学。就利用自己被选为班长的那点儿权利解决个人问题,说白了根本就是卑鄙。

可李昕丽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林初夏在一起,让李新娄少了和李昕丽接触的机会,是以,他对林初夏的不满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

对于他这样的行为,左江特别看不惯,有本事就把喜欢的女孩子追到手,对人家身边的人甩脸子算什么本事?

当然,如果他知道李新娄是先向初夏表白的。结果被拒绝的那么干脆彻底,这会儿大概就能明白他的心思了。

听着大家议论的越来越不像话,左江站了起来,径直走上讲台。黑板擦叩了叩桌子,大家的视线就都被他吸引过来。

“既然知道自己是大学生,也觉得能成为一名大学生是很光荣的事儿。就让自己配得上这个称呼,别一个个搞的自己跟没有文化的长舌妇似的背后说人是非!”

女生对左江都有莫名的好感。虽然他这话说的不中她们的意,却也不会真的反驳他——没人希望在他心里留下坏印象。

人嘛就是这样的。哪怕知道自己和对方不可能,但还是会心存期待,万一——凡事儿都有个万一嘛!

而男生就不同了,大部分男生对左江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女生们的注意力都被左江抢走了,他们不排斥才怪呢。

是以,这会儿就有几个就撇嘴白眼的嫌左江多管闲事儿。

淡淡扫了几人一眼,左江转身出了教室。

“拽什么!”

“就是,班长还没说话呢。”有男生看向坐那不吱声的李新娄,“班长,这事就算真的要管也是你来管吧,他这什么意思,篡权呢?”

另一名就附和:“太欺负人了!”

“话不能这么说……”李新娄站了起来,看向闹腾的最欢的俩男生,“左江说的对,要是咱们班的名声不好听了,大家脸上都不好听。

这是我的错,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想,我想不能,总不能还不让别人说吧?我向大家道歉,也向大家保证,以后一定全心全意为大家服务。”

“班长就是班长,这觉悟就是高。”

“就是就是。”

“……”

班长手里还是有些权利的,大部分学生就趁着这个机会开始各种好话不要命的往上送,林梦烨唇角绽出淡淡的笑意,起身,出去找左江了。

此时,初夏正站在李思玉的对面,听对方对她进行思想教育:“……女孩子的容貌是会随着年龄消逝的,但是知识不会,一个真正受人尊重的女孩子,必然是德才兼备的。

当然,我也不是说你无才无德,就是想要提醒你一声,不能因为自己长的好看,就忽略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

对于破格录取的学生,都是有硬性指标的,你是唯一的一个特例,你看看……”她把桌旁的一个文件夹翻开,递给初夏,“这是林梦烨的破格录取资料,你看一下。”

接过来淡淡扫了一眼,初夏心下立时了然,难怪林梦烨那么受林家人的重视呢,如果放到后世,这根本就是一个学霸型的人物。

而且,还是很有性格的,在此之前有两次保送上大学的机会,她都没接受,那就更说明了她这次来这边是有问题的!

一直盯着初夏的李思玉,见她神色终于有了变化,以为自己的刺激起了作用,就追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触?同样是保送生,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已,汗颜吧?”

放下文件夹,初夏认真的看着她:“我会努力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李思玉眉头皱起来,“敢情我说了半天,你是一个字都没听到心里去是不是?”

“李老师……”初夏神色也淡下来,“我承认,今天在课堂上我有走神这是我的不对,但是,您因为这个就否决我这个人,是不是过于武断?”

“是吗?”李思玉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那你认为我怎么样才是不武断?”

“我想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初夏直直的盯着她,“我不知道你是在为谁出气,也不想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有着两个多月身孕的准妈妈,你把我喊过来,让我站在这儿教训了我半个小时,是打算怎么着?

如果我是不懂事的小学生,你这样做可以理解,如果我做了什么严重的错事儿,你这样做我也可以理解。

但这些假设都不存在,所以,你的行为,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你讨厌我,而且是极端的讨厌我,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破的。

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凭什么我要为一些不知所谓的人委屈自己?如果你是在帮林梦烨,那么我建议你好好想一想……”

初夏唇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我要是真的有点什么事儿,周家会不会放过你,京城林家会不会放过你,你可以说我在威胁你,我就是威胁了,你看着办吧!”

“你……”没想到初夏说翻脸就翻脸,李思玉气得脸通红通红的,可是心里又明白,对方说的正是她害怕的,如果周家和林家对付她,那她,别说当大学老师,估计连个普通工人都当不成。

但是……

“你可能有你的难处,但是……”顿一顿,初夏继续道,“你说希望我能对得起自己占的那个位子,同样的话送给你,希望你能对得起自己占的位子。”

“你这是什么态度?”李思玉已经把心里的火压的差不多,就沉脸看着她,“接受不了批评不说,还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威胁老师,这么狂的学生我教不了,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会向校长汇报这事儿的。”

“好。”初夏应一声,真的转身往外走。

“等等!”李思玉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她以为她这么说,对方好歹会求她两句,那她就可以借坡下驴,却没想到,人家真的是说走就走,爽快的连思考的时间都不给她。

“李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算了……”李思玉冲她挥挥手,“才刚刚入学,本来班里同学对你的评介就不好,要是再把你给调走了,估计你在学校也就待不下去了,算了,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希望不会有下次。”

初夏点点头:“是,希望不会有下次。”

李思玉:“……”又被威胁了……咋有这样的学生呢?!

……

左江从教室出来后,就去了操场,站在篮球架下,盯着晴空中朵朵飘过的白云,心情总算是好转了一些。

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对的,早知道是这样的,他就不来这儿了,反正到目前为之,他对一切很失望,老师,学生,学校的风气,等等,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们在议论你呢。”

听着熟悉的女声,左江眉头又皱起来,还让不让人有个好心情了?!他转头看向林梦烨:“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不在意。”

“不在意?”林梦烨挑挑眉,“不在意为什么脸黑成锅底?不在意为什么自己跑出来?你可别告诉我你喜欢上林初夏了,她是有夫之妇,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