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

----------

看着张嘴结舌一张脸抽巴成苦瓜状的爹,初夏只好继续帮他打圆场:“娘,您现在就别挑爹的理了,他都急糊涂了,那您就和爹说说,您到底生的什么气,让他心里有个数,行不行?”

“是啊是啊,玉兰,你到底生的什么气,你和我说说。”

初夏差点儿跪了……,我的亲爹啊,我这是在帮你打圆场呢,你插的什么嘴啊,这不是上赶着自己找抽吗?——这个问题万老已经分析过了啊!

果不其然的,赵玉兰看向林宝河的眼神儿满是失望:“一块过日子过了这么些年了,你真不知道我在气什么?”

林宝河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脸涨的通红,先向万老深鞠一躬:“万叔,我不是没听进您的话,我就是急糊涂了……”又看向妻子,“玉兰,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在气什么,这不就是急的脑子糊里糊涂的,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了嘛,要不……要不你揍我一顿?”

赵玉兰冷哼一声:“我嫌手疼。”

“那我自己打自己。”林宝河说着竟然真的一巴掌扇到了自己脸上,初夏一呆,赶紧上前拉住他,“爹,你干嘛,多大点事儿,而且……”她压低了声音,下巴往厨房点了点,“王叔和秦婶还在呢,那边屋里也还有客人呢。”

随着林宝河那一巴掌,赵玉兰心里的气也消失殆尽了,就有些暗暗责怪自己。明明知道丈夫是什么性子,怎么还和他闹腾起来没完了呢?

哎。她也是,被那女人几句话就气的不行了。想她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敢情好日子过习惯了,连气都受不得了?如此想着,就赶紧招呼丈夫:“快坐下吧,别站那儿丢人现眼了。”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正好让大家都做个见证……”林宝河一脸认真的看着妻子,“玉兰,我保证再也不做这种傻事儿了。

其实我就是看你整天担心闺女的身子、担心闺女的学业、担心闺女的安全,就不想着再给你添一份烦心事儿。

年轻的时候你有多烦她我又不是不知道。就算过去了这么些年,你也不可能冷不丁的看着她顺眼了,我是真的不想让你想起那些不痛快的陈年旧事儿了。

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你一问我慌了,就开始乱找理由,你相信我,我现在说的绝对是我的真实想法,你信我,好不好?”

“娘……”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赵玉兰,“你真的像爹说的那样。担心我这个担心我那个的?”

赵玉兰就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也……也没你爹说的那么严重。”

这就代表承认了呗,初夏无奈的看着她::“娘,还没来京城的时候,你就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后来和娘聊了,娘也说了,以后不瞎担心了。就往好处想。

我还以为娘真的改了呢,没想到还是那个样子。娘和爹这么急着去拿活,是不是还是担心周家人会挑我的理?”

赵玉兰急急的否认:“没有没有。我和你爹就是闲不住才去拿活干的,俩大劳力,整天在家闲吃饭算怎么回事儿?”

“我才不信呢,娘和爹肯定还是有些担心的,哪怕知道他们是真心的,娘和爹还是会不踏实,对吧?”初夏叹口气,“算了,你们反正年纪摆在这儿,活动着点儿也有好处,我就不较这个真了。

我也知道,除非有一天我真的能撑起半个家来,要不然让你们踏踏实实的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是有些困难的。”

“夏……”赵玉兰一脸歉然的看着女儿,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确,哪怕周家人特意和他们谈过,女婿也特意和他们谈过,可他们潜意识里还是会有些担心,不是不相信,这根本就是一种本能。

“娘,我说了,我不怪你们,是我无能,才让娘和爹住的不踏实,以后我不再提这个问题,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让你们踏实起来。

现在就说你们俩的事儿,爹……”初夏看向林宝河,“你说那个张桂珍来这边是为了照顾上大学的儿子,是吧?”

“是啊。”

“那我就有疑问了,她的儿子应该和我差不多大或者是比我大吧?儿子嘛,也不可能怀孕,是吧?为什么需要她照顾?”

“啊?”林宝河就愣在那儿,他还真没往这方面着想。

“他儿子有宿舍,有津贴,吃穿睡都不用愁,她来了却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怎么照顾?难不成就等着儿子把衣服穿脏了拿出来给她洗?

爹,娘,你们以前那么宠我,我也不至于连个衣服都不会洗吧?”初夏认真的看着林宝河,“爹心地善良愿意帮助别人是好事儿,但是,如果没搞清楚情况就乱帮,我不赞同。

关键,因为她,还引得娘生了一场气,还引得爹乱了方寸,当然,爹说的话我都信,但,我不信那个女人!待会吃了饭,我和娘过去看看,爹你就别去了,行吧?”

“行行行……”林宝河连连点头,他敢说半个不字,也的确是,他太相信人了,倒不敢说人家对他有坏心思,但就现在造成的一切看来,他好像是错了。

“宝河啊……”万老爷子看着干儿子,一脸的语重心长,“通过今天这事儿,你得长记性啊,我老头子现在就敢下断言,那女人啊,根本是成心的。

要不然,她不会拉着玉兰叨叨那么多,又不是玉兰帮的她,以前她和玉兰啥关系她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格那么和玉兰说话?

今天玉兰和初夏去我没意见,但是,以后你要是再见到她,可一定得摆正了自己的态度,不能让她以为你对她还有情份。”

“万叔,我哪能那么想?”林宝河苦巴着脸,“她是个啥样的人我早就知道了,我这就是看她人生地不熟的,尽个老乡的责任,哪还能对她有什么情份。”

“谁说你对她有情份了,是说别让她误会。”万老爷子瞪他一眼,“你呀,有时候挺精明的,这会怎么就成个糊涂蛋了?”

林宝河就挠着脑袋傻笑不接话,他发现了,他说啥好像都是错……

看他的样子,赵玉兰也心软,就长叹一口气:“行了,这次的事儿就这么着吧,我也不怪你,说起来,要不是咱俩换了新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也闹不出这些事儿来。”

林宝河赶紧点头附和:“就是就是,要不是换了新地方,你也不能有那么多烦心事,我也不能不敢和你说。”

生怕俩人再说出火气来,万老爷子就道:“行了,这事儿先这样,小冉在那边伸了好几次头了,夏,你过去看看吧。”

初夏走到厨房时,伸头问道:“秦婶,饭还有多大会儿好?”

秦婶赶紧迎过来:“还有俩大菜十几分钟就好了,少奶奶饿了是吧?我先给您盛点儿西兰花垫垫?”

“我不饿,就是想知道开饭时间……”初夏冲她笑笑,“我去西厢房那边,二十分钟左右我们过来吃饭。”

秦婶恭敬的应一声,继续回厨房忙活。

初夏一出门口,林梦冉就连连冲她招手:“你怎么才过来?我都张望好半天了,本来想过去找你,左江说看你们一家人的样子像在谈事儿,不让我过去,憋死我了!”

“有左江陪着你,有什么好憋的?”初夏笑眯眯的看向左汪,“是吧?”

左江大大方方的承认:“是啊,我也觉得我不是个闷的人,初夏,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我是想问你哥哥左海的事儿,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原本还一脸笑容的左江,一听初夏提到左海,面色立时严肃起来。

林梦冉赶紧道:“是不是要我回避?”

“不用。”左江摆了摆手,看向初夏,“你想知道我哥哥哪方面的事儿?”

“我还是直白点儿吧,你哥哥现在喜欢的叶美如以前是我丈夫的未婚妻,至于她的人品,我不敢恭维,当然,这不是我出于妒忌或者醋意才这么说,是她的行为摆在那儿,如果不信我说的你可以去调查。

当然,我和你说这个,不是我爱管闲事,要破坏你哥哥和叶美如的关系,而是为了完成我丈夫交给我的一个任务,欧洁你认识吧?”

左江点了点头:“当然。”

“她和你哥算是什么关系?”

“我们一直以为她就是我嫂子。”左江叹口气,“但是,我哥也不知怎么回事儿,突然的,就看她哪儿都不顺眼了,说什么也要和叶美如在一起。

至于你说的叶美如,关于她的事儿,圈子里大概没有不知道的吧?那样的一个人,没有哪家愿意和她扯上关系,除了我大哥之外。

不瞒你说,我也是在过了正月十五才下定决心要来学校的,就是为了给我大哥少一点儿压力,我们家的事情我都和林梦冉说过了,回头你可以问她。

反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绝对是同一条战线上的,我绝对接受不了叶美如那样的人做我的嫂子!”(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