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我得再和你强调一遍,我找你,不是要阻止叶美如和你哥在一起,而是……”顿一顿,初夏如实相告,“而是为了欧洁,或者说的直白点儿,是为了欧部长,当然,我本人对他们都无感,但是我丈夫很认可欧部长。”

“你们……”左江打量着初夏,略一迟疑,还是问了现来,“你们是不是怀疑我来医科大是叶美如安排的?”

“是有过这方面的怀疑。”初夏点点头,“以你哥对叶美如的痴迷程度,怨不得我们会有所怀疑,毕竟,叶美如的人品摆那儿。”

“谢谢。”左江神色中满是真诚,“只几句话你就能相信我,真的非常感谢。”

初夏就笑:“其实我原本就对你没几分怀疑,如果你真的是奉你哥的命令帮助叶美如的,应该不会那么沉得住气,咱俩到现在为止,也没什么交集,对不对?”

左江笑的眉眼弯弯:“是你的丈夫怀疑我对吧?那我真是受宠若惊了,能让他视我为对手,真真是太荣幸了!”

初夏挑眉:“你认识他?”

“怎么可能……”左江不好意思的笑,“就我这样的哪有资格认识他,是长辈们总拿他做榜样,所以,他的名字和事迹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初夏神色一正:“你哥那边如果可以你还是多劝劝他吧,别把一辈子毁了,叶美如别的本事没有,毁人的本事可是一流的。反正和她沾上边儿的,基本没什么好下场。”

“我知道……”左江神色也认真起来。“在家的时候我总劝他来着,可是。他好像已经对这种劝解起了逆反心理,谁和他说这事儿,他就把谁当仇人。

本来我们兄弟俩自小到大感情挺好的,可就因为这件事儿,他基本不搭理我了,我爸妈是长辈,他不能做的那么过,但是,每次他们说的时候。他就面无表情的听,他们说完了,他立马起身面无表情的离开,一看就知道他根本没听进去半个字。

反正啊,我们一家人都让他整的焦头烂额的,原本家主的位置铁定是我爸的,现在因为他的表现,已经有了变数,至于我这个下下任家主的第二候选人。也被推后了几名。

这些我和林梦冉都说过了,晚上你们闲聊的时候让她说给你听听,反正,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不是我不尽力,是我哥那性格和常人不一样,而且。他除了生物学,对别的都不感兴趣。

不对。现在应该说,除了对生物学和叶美如。对别的都不感兴趣,家族的发展啊,谁来做家主啊,他丁点儿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初夏就忍不住感慨道:“幸亏你们左家不是规定长子才有继承权,要不然,可真就要毁在你哥手里了。”

林梦冉笑的贼贼的:“觉不觉得他哥和那个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有点儿像?”

左江一脸正色的纠正她:“这么说可就有失公允了,要是我哥真是那样的,我用得着替他想那么多吗?他就是单纯,只对科学研究感兴趣。”

“好了,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看你严肃的那样儿……”顿一顿,林梦冉冲左江竖了竖拇指,“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挺佩服你的,哪怕你哥这样对你了,你还是那么在意他,要是我姐有你的一半,我也不会和她争半分。”

“他们两个完全是人性的两个极端,一个特别单纯,另一个则特别有心计,如果我哥和你姐的性格是一样的……”顿住,左江摇了摇头,“根本不能这么假设,如果我哥和你姐是一样的,绝对不会看中叶美如,我也用不着为他烦心这些。”

“这倒也是。”林梦冉叹口气,“如果可以选择,我倒是宁愿有一个你那样的哥哥,也不愿意有一个我这样的姐姐,你是不知道那种苦,从小就被她欺负,我就没尝过扬眉吐气的感觉。”

左江也幽幽叹一声:“左海其实是个好哥哥,他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别的孩子玩打宝、过家家、打仗,他就老老实实的坐那儿看书。

但是,如果有人欺负我,他一定会冲上去帮我,可他身体也太弱,根本打不过别人,他就用最笨的办法,把我压在身子底上,替我挨揍。

这么次数多了以后,别人就换了办法,他趴在我身上以后,他们一个个的往他身上压,结果都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来。

然后到了下一次他们再往他身上压的时候,他就迅速挪一边去让我赶紧跑,结果我没来得及跑,我们俩就一起被压了。

反正啊,每次我被欺负的时候我哥都帮我,但是,每次都是我们俩一起受罪,从来没有过他真的能护住我的时候。

那时候小,就觉得他挺无能的,甚至和他说,以后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他靠边站好了,我不需要他帮忙,他只是闷不吭声的听着,也不解释,但到了下次的时候,还是我行我素。

长大后,我明白了那种保护的可贵,就特别感激他,所以,这一次他走了死胡同,我是一定要陪着他出来的。”

初夏点点头:“明白了,你哥哥其实是很轴的性格,但是,他很重情,所以这次的事儿,要想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了结,基本是不可能的。”

“是的。”左江一脸的纠结,“要不然,我也不用做出这种决定,我就是怕再留在家里,会真的和我哥的关系走到无可收拾的地步。”

林梦冉视线转向初夏:“他家的事情也的确挺复杂的,比我家还复杂,所以这个时候他能放下一切跑来学校,挺难得的,也说明他挺重情的,回头吃完饭我说给你听。”

“好。”初夏点点头站起身来,“那边饭菜应该都摆好了,咱们过去吃饭吧,左江,我会实事求是的告诉周蜜康,你放心吧,他应该有分寸的。”

“好的,谢谢你。”左江忍不住感慨,“我现在倒挺相信天意的了,要不然,怎么会就选择了医科大呢,不瞒你们说,本来我想要去的是b大来着,填报志愿的时候临时改了主意。”

林梦冉好奇的看着他:“所谓临时改主意是什么意思?”

左江笑笑:“这个以后再说。”

林梦冉就撇了撇嘴,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不想谈这个问题,净找借口。

晚饭后,左江就告辞了,初夏和林梦冉出去送他,挥手告别时,左江对林梦冉道:“你可以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这对你和你姐姐的争斗应该有好处。”

“他这是什么意思?”林梦冉看向初夏,眸色中有欢喜,又有担忧,“是说他不喜欢我,只是愿意配合我一直,对吗?”

“你管他呢,反正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有这种机会了就抓住,如果真的有缘份,到时候你还用纠结这个问题吗?而且……”初夏俏皮的冲她笑笑,“他能主动来找你把自己的私事说给你听,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要说他一点不喜欢你,你信吗?”

“你真的这么想?”林梦冉一双眸子刹时亮起来,“不是为了逗我开心,对吧?”

“行了,自己明明知道答案了,还在这儿装糊涂……”初夏白她一眼,又拉住她的手一脸讨好的笑,林梦冉就不自觉的打个哆索,“别……别吓唬我,你这是玩变脸呢?可是我咋看上去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呢?”

“去你的……”初夏就一把推开她,“本来是想找你帮忙个忙的,既然你这么说就算了,一会你自己回房歇着,我陪我娘去办点事,让王叔跟着我们好了。”

“别别别,我陪着我陪着,让王叔一个大老爷们陪着多不好,对吧?”林梦冉把初夏刚才讨好她时的表情模仿了个十成十,“不管啥事儿,都不能把我丢下,我可是大姐!”

“你还大姐大呢……”初夏嘀咕着往里走,她选择让林梦冉陪着当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相对来说,女孩子跟着肯定比王叔那个大老爷们跟着要方便,万一张桂珍撕泼啥的,王忠良总是不好动手的,而且,林梦冉的身手摆在那儿,有她一起,娘俩是绝对不吃亏的,也可以让老爹绝对放心。

再说了,除此之外还有周蜜康安排的人呢,只不过到现在她都没见着他们的真颜罢了,反正,她相信只要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出现就是了。

当然,这事儿她已经和老娘商量过了,毕竟这是老娘的私事儿,万一老娘介意,她就绝对不会这么安排的。

结果,最终还是让王忠良跟着了,不只王忠良,林宝河也一起了,是万老爷子提议的,这事儿非常明白的摆着,那叫张玉珍的根本就是有目的的,那么,就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一次把事情说明白了,以后要是对方再不识趣,那就不用客气了。

车子驶到玩具厂门口停下,林宝河和王忠良在车上等着,初夏和林梦冉随赵玉兰进去找张玉珍。(未完待续。。)

ps:暖要自己给自己点个赞,大过节的,别人好吃好喝,暖竟然上吐下泻,究其原因,可能就是早上一块寿司惹的祸,然后,家人让咱休息一天,咱愣是爬起来码了这一章,亲爱的们,也给咱点个赞啊!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