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这个年代,玩具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算是奢侈品,再加上有一些单子外派加工,玩具厂就成了为数不多的不倒班只上长白班的厂子。

工人都是本地人,是以,厂子里只有几间用于值班的宿舍,晚上七点钟,整个厂区就显得特别空旷。

仓库在厂子的最后面,哪怕是晚上也很好找,——一排房子中间,只有那么一间亮着灯。

远远的,赵玉兰止了脚步。

“娘……”初夏轻唤一声,拉住她的手,“没事儿,我们只是过去看看,她态度好,咱们就态度好,她态度不好,咱们就态度不好。”

“要不……”赵玉兰纠强的看着女儿,“要不咱们回去吧,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反正咱们都知道了,以后让你爹远着她点就行了。”

初夏点点头:“行,娘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她并不想替自家娘亲拿主意,这种事儿,要娘心里舒服才行,正如娘说的,本来也没什么事儿,而且爹心里只有娘一个,是真真切切的,真找过来,倒显得把对方当回事儿了。

这念头在来的路上就一个劲儿的在她脑子里打转儿,只不过,她怕说出来后让娘误会她不把娘的事儿放在心上,就一直忍着没说。

“就这么算了?”林梦冉一脸无语的看着娘俩儿,“这种人,你要是不敲打敲打她。绝对会得寸进尺的,就算叔是正派的人。万一她陷害叔呢?”

“行了,你想太多了……”初夏好笑的揉揉她脑袋。“以后我爹和我娘一起来厂子里拿活送活,看她还怎么钻空子。”

“那就不去了?就回去了?”林梦冉还是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当次保镖,还没过瘾就回去,也太没劲了。

“嗯,就当出来溜达溜达。”初夏笑着拉住她胳膊往回走,“原本都是在火头上,想的就不够周到,现在想想。这么急着找来还真是不妥,太给她脸了,是不是?”

“啊?”愣一愣,林梦冉连连点头,“对对对,是这个理儿,那咱就不找她了,不过,来都来了。我过去看看她长啥样儿,行不行?”她征询的看着娘俩,一脸的期待。

“行,你去吧。千万别惊动她……”略一顿,初夏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吧。我也没见过她长啥样儿。”

赵玉兰一脸的无奈:“那你们小声点儿,我在这儿等你们。”

“放心吧。”初夏边应答边拉着林梦冉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门虚掩着,俩人站在门口正好能看到坐在灯下缝布娃娃的张玉珍。

圆脸。一双眼睛不大,皮肤挺黑的,头发也有些乱,坐着看不出多高,但凭感觉,也就是一米六出头的个儿,比起赵玉兰,无论是身高长相,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这样的女人,还想来觊觎自家老爹,真是做白日梦呢!

“嗤!”

女人突然擤一把鼻涕,手一甩,就挂到了墙上去,初夏就觉得胃里一阵子翻腾,不受控制的干呕起来,林梦冉吓一跳,赶紧把她扯一边边拍她的背边大声嘟囔:“让你别吃那么多你不听,这不难受了吧?唉,怎么说你好嘛,这都走大半天了,还这样,今晚上还能不睡了不成?”

仓库门打开,女人走了出来,警惕的打量着俩人:“你们怎么进来的?”

林梦冉腆脸冲她笑着:“大姨你好,我们就住你们厂子旁边,我妹今天晚饭吃的有点儿多,就要出来走走消化消化食,走远了我们也不敢,就来厂子里溜达溜达,门卫大爷认识我们,同意我们进来,他说了,厂子里也没什么人,挺安全的。”

原本想直起身的初夏,听她这么说,只好半趴在她肩膀上装死,也不算装,她胃里现在还在翻腾呢,太恶心人了!

“姑娘家家的,别在外面待太久了,早点儿回去。”张玉珍叮嘱一声,回了屋。

林梦冉赶紧道:“好的好的,我们一会儿就回去。”

赵玉兰小跑着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初夏,压低了声音问道:“没事儿吧?”

初夏长长呼出一口气,觉得胃里舒服了好多,就冲赵玉兰点点头:“娘,我没事儿,咱们走吧。”

“哟,这不是玉兰嘛,你咋来了?”还没等仨人迈脚,张玉珍出来了,“我这是不放心,出来看看……”她眼睛在几人脸上睃睃,继续道,“玉兰,你认识这俩孩子吧?”

初夏就悄悄扯了赵玉兰的袖子,示意她撒谎说不认识自己,那边林梦冉已经嘴快的道:“不认识不认识……”

“认识!”

赵玉兰的一句认识,让林梦冉一下子卡了壳,她求救的看向初夏,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这是我闺女。”

再一句确认,让初夏快速运转的大脑停下来,她娘亲都已经承认了,解释啥都是白费事了,显然,对自家娘亲来说,闺女大破天,是万万不能撒谎的。

好吧,很感动,可是,也很蛋疼,不是说好了不见面么,这倒好,还以这种方式见了面,哎,好奇心害死人啊,她要是不好奇张玉珍长啥样不就行了么?

算了,想这些都没有了,换一种思路,对上了也好,正好把心中的一些疑问问出来,这么突然的情况下,就算是对方撒谎,也总会露点馅儿的。

“闺女真俊!”张玉珍细细打量初夏几眼,赞一声,冲赵玉兰笑道,“你可真是个有福的,养个这么俊的闺女,这不,可就沾上闺女的光了,不像我家那小子,到现在还得我照顾他。”

“这位大姨……”初夏上前一步,冲她笑笑,“您儿子多大了?”

张玉珍一脸的自豪:“今年二十四,上b大呢。”

“那干嘛还要你照顾?”初夏直直盯着她,“b大有宿舍,有津贴,换句话说,他来上学有吃有穿有住,你跑京城来,没吃没穿没住,你到底怎么照顾他了?”

“……”张玉珍直愣愣的盯着初夏,半天没说一句话。

“大姨,我爹念在乡亲的份儿上帮你的忙,是他实诚善良,但是,这个帮人有该帮和不该帮之分,像你这种,就是绝对不该帮的。

今晚上来厂子,是我的意思,我娘相信我爹,也觉得我爹帮你没什么,但是,我讨厌你,凭什么你就冲我娘说三道四的?

我娘知不知足惜不惜福关你什么事儿?我娘和我爹有事儿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我爹帮了你,你老老实实干你的活挣你的钱就是了,跑我娘面前叨叨叨的得瑟什么?

其实刚才看到你在灯下干活的样子,我是打算不和你一般见识了,但是,你自己非要跳出来,就怪不得我了……”初夏转头看向赵玉兰,“娘,你追过来我爹知道不?”

赵玉兰当然知道女儿这是为了维护自己,才作出这幅样子,但是,她怎么肯让女儿替自己背黑锅,就看向张玉珍:“我闺女生气是因为我和宝河闹矛盾让她看到了,就非得问我到底怎么了,当年你结婚后纠缠宝河的事儿一直在我心里搁着,我过不去那个坎儿,就把实情说出来了,来找你,是孩子心疼我,我也想找你问明白,这么些年不来往了,你这冷不丁的,是打算干什么。”

“你们娘俩到底谁说的是真话?”张玉珍视线在娘俩脸上来回扫着,林梦冉不高兴了,上前一步挡在初夏面前,“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看你这个样子就不是个好人,赶紧说明白了,明天你还能继续在这儿上班,要不然,卷铺盖滚蛋!”

“这是谁?”张玉珍看向赵玉兰,“我记得你就生了一个闺女,咋又冒出来一个?”

“这是我闺女的同学,也是好朋友。”赵玉兰淡淡看着她,“本来走到这儿,我是不打算问了,想想,反正你也没做啥。

俩孩子过来看看你,只是想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做出那种让人嫌弃的事儿,现在撞脸了,就都说明白吧。

小冉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说明白了,以后不再做些有的没的,你就继续在这儿待着,要不然,该上哪上哪儿吧。”

“玉兰,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这真是日子过好了,人也变的绝情了?”张玉珍叹一声,看向初夏,“闺女,你是不明白我们之间以前的那些道道,才误会我的。

其实,我和你爹真的是啥都没有,你爹帮了我,我可感激了,所以,才见着你娘的时候向你娘道谢,我多说的那些话,也是真的想让他俩过的好。

你是不知道,他俩年轻的时候没少吵,那时候我和我男人也总闹腾,回娘家的时候遇着你爹就说几句,其实,也没什么想法儿,就是你娘总多想。

现在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儿子也考上大学了,等他工作以后,我就等着享福行了,又哪能还惦着你爹?你娘啊,就疑心病太大了,你看看我这样子,能让你爹看上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