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初夏觉得自己的底线又被刷新了一次。

这个叫张玉珍的女人,说的是头头是道,但还是那句话,她的立场在哪儿?敢情,她当年和男人吵架找自家爹诉苦还成应该的了?

自家老爹的性子她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年被批斗给吓的,谁找他说话他都老老实实闷声听着,可不就让对方钻了空子,惹老娘生气了?

而这个女人最可恶的是竟然用类似于事实的谎话来中伤自家老娘,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是不是以为,她说的自己就一定会信了?也是,以前自己在村里的名声着实不好,再加上年纪摆这儿,人家可不就是那么觉得?!

“说完了?”思及此处,初夏嘲讽的看着她,“告诉我,指使你的人是谁,现在说出来,保准你不会后悔。”

“你说啥呢?”张玉珍一脸茫然的看着初夏,“孩子,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就我一农村老娘们,谁能指使我?”

“算了,不说拉倒……”初夏冲她甜甜一笑,“对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嫁的男人是做什么的?

这么和你说吧,就现在想要查清楚你二十年以前做过什么事儿,他都能办得到,所以,你以为你的那点秘密在我这儿会是事儿?

本来嘛,是想给你个机会,既然你自己不珍惜,那可就怪不着我了。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我还真是犯不着。

顺便再和你说说我丈夫的脾气。绝对的是又冷又硬又拧,他决定了的事儿。谁都别想说服他,包括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你这孩子,越说越玄乎了。”张玉珍还是在笑,但笑容已经有些勉强。

初夏倒是很佩服这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是自家老娘,或者是胖婶,绝对就被吓住了。

不过,听自家老爹老娘的意思,这女人一辈子没离开村子。除了性子泼辣点儿,别的还真没什么特别之处。

那么,她现在可以表现的这么镇静,事情就更不一般了……,初夏眼珠子转转,继续道:“能给你足够的好处让你背井离乡跑这儿来破坏我爹娘关系,又了解我们,圈子其实非常小。

锁定了这个圈子,要想查清楚对方是谁。你认为是难事儿吗?他能给你打预防针,能许你好处的前提是你真的做到他要求你做的。

可现在你觉得你能做到吗?如果你做不到,允诺你的这一切,你还能得到吗?到时候。再连累到你儿子……”

说到这儿,初夏顿住,果然。张玉珍的脸色就变了。

初夏看向赵玉兰:“娘,你猜到是谁了吗?”

“谁?”赵玉兰有些茫然的看着女儿。她听了这半天,越来越糊涂了。觉得女儿说的蛮有道理,但是,却根本捋不出个头绪来。

“除了江月生那一家子,还能有谁?”初夏冷哼一声,看向张玉珍,“要想查到到底是车雅丽指使你的还是江月生指使你的,就更容易了,是不是?”

张玉珍一脸惊骇的看着初夏,“咕咚”就坐到了地上,答案,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他们……他们这是想做什么?”赵玉兰看向女儿,一脸的茫然,“我没什么对不住他们的,他们干嘛还没完没了了?”

“他们大概也攀了什么高枝了吧……”初夏冷笑一声,“那种人,你想想他们的性格,做出什么事儿来不都是正常的?”

林梦冉冲初夏竖着大拇指:“老幺,真是服了你了,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让你把幕后指使人给诓出来了,这本事学医实在有些可惜了,你应该去做刑侦才对啊。”

“去你的……”初夏推她一把,“才这么点事儿,就能和刑侦挂钩了?让你这么说,做刑侦也太容易了。”

“你怎么就直中目标了呢?能说说思路吗?”

初夏瞪她一眼,看向张玉珍:“还不打算说话是吧?就你,破坏别人家庭,还是军人妻子家的家庭,等着吧,就算你不坐牢,你儿子也被你连累定了!”

一听到儿子被连累,张玉珍急急的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做的事儿我儿子根本就不知道,我都告诉你们,我全都告诉你们,别牵连我儿子,行吗?”

……

初夏几人一出厂门口,林宝河赶紧拉开车门,让几个上车,又一人递一个暖水袋:“这大冷天的,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再不出来,我要进去找你们了。”

“回家说吧。”赵玉兰神色有些萎顿,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林宝河有些担心的看向女儿。

初夏安慰的冲父亲笑笑:“爹,没事儿,就是说来话长,娘想回家坐着安安稳稳的说。”

林宝河应了一声,神色却是仍然有些凝重。

他太了解妻子了,若非受到了打击,哪会这样的神色?

几人沉默着回了家,万老和秦婶都迎了出来。

“事情不顺?”瞧着几人的脸色不太对,万老就问道。

“挺顺的。”初夏就苦笑,“就是因为太顺了,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知道了一切,才心情不太好的……”她叹一声,道,“让娘平缓一下情绪说给你们听,我上去给周蜜康打电话,梦冉,和我一起上楼吧。”

“好。”林梦冉应一声赶紧跟下,她正犯愁呢,留她自己在下面太尴尬了,毕竟,这是牵涉长辈们感情的事儿,甚至,她都有些后悔跟着去了呢。

初夏刚一进门,电话就响起来。

周蜜康来的。

不待初夏说什么,他就直截了当的道:“我都知道了,放心吧,这事儿我来处理,你照顾好自己,和爹娘说,没人能伤害到他们,一切有我呢。”

“嗯。”初夏叹口气,“娘挺受打击的,她可能在自己怨怪自己。”

“这和娘有什么关系,她是受害者,你好好劝劝娘。”

“我知道……”顿一顿,初夏道,“周蜜康,我不想再逼问你安排在我身边的人是谁了,其实不知道更好一些。”

“你呀……”周蜜康无奈的笑,“怎么什么事儿都扯一起,我不让你知道,不是不放心你,是希望你表现的更自然,对方也表现的更自然,明白?”

“明白,不过……”初夏嘿嘿笑两声,追问道,“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安排了几个人在我身边?”

“四个。”

“啊?!”

周蜜康叹口气:“这正好也是他们的愿望,你休学的时候,他们会继续留在学校,他们会照常毕业,圆了他们一直的梦。”

“明白了。”初夏瞄一眼林梦冉,干脆把电话打在了免提上,“周蜜康,下面说左海的事儿,梦冉也在这,下午的时候她和左江聊过,有一些关于左家的事儿她比我清楚,所以,我现在电话放免提,我先来讲述,有什么疑问你就问出来,我解答不了的,让梦冉来告诉你。”

林梦冉脸涨的通红,嗑嗑巴巴的打声招呼:“师……周师长好。”

“你好。”顿一顿,周蜜康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吧。”

只要有外人,他说话就简短的吓人,初夏撇了撇嘴,道:“左江肯定不是叶美如派过来的,他也不同意左海和叶美如在一起的事儿……”她把之前和左江聊过的事情,详细的讲给了周蜜康听,并且把左江拜托的事儿也告诉了他,让他处理的时候,尽量不要伤害到左海。

待她话音落下,林梦冉赶紧接上:“左江说,他们家的家主之争,在他哥哥和叶美如好之后,进入了白热化。

原本,他父亲的代理家主帽子已经要摘掉,他也基本定了是下一任家主的第一候选人之一,但是,出了他哥哥的事情之后,他大伯和三叔都提出了抗议,说他父亲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想带领一个家族走向辉煌就更不可能。

他爷爷对他爸爸的考察又加了半年,那么,如果他爸半年内犯什么错,或者说,他哥半年内做出什么错事儿,他爸的家主位置就铁定没了,而他,也将会被踢出家主候选人的队伍。

他找我,是希望我能帮他带话给左棋安,希望能得到他这边的一些帮忙,也是希望,能在他们这一代人,两左恢复联系。

当然,他也不是权利心特别重的人,实在是,他大伯和他大堂哥心胸都太狭隘,他担心左家落到他们手里去,真的就要完了。

他和我的处境其实是差不多的,我挺能理解他的心情的,周师长,如果你方便的话,就也帮他一把吧……”

听到这儿,初夏轻笑一声,打断她:“左江今天正式向梦冉表白了,说是想要和她在一起,所以,你了左江,就等于帮了梦冉,两个惺惺相惜的人,马上就要心心相印了。”

林梦冉急的申辩:“没有没有,他只是那么建议了一下,是为了气我姐姐的,周师长,你千万别相信,我帮他求情,真的不是因为这个。”

“不是才怪呢!”

林梦冉:“……”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