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到到。

-------------

电话一挂断,林梦冉就大吼着扑向初夏:“讨厌,根本就没有的事儿……”手刚触到初夏肩膀,猛的顿住,声音也嘎然而止,倒是把初夏吓了一大跳,“怎么了?”

“对不起,我差点儿忘了……”林梦冉讪讪笑着,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我保证,我以后一定长记性。”

初夏无语的白她一眼:“你是不是以为怀孕了就和纸扎的似的?真是服了你了,亏你还是学医的呢。”

“呵呵……”林梦冉就讪笑,“小心无大错嘛,万一真有点儿啥,我以死谢罪都难辞其咎。”

“越说越玄乎了……”初夏无语的摇摇头,懒的再搭理她。

“你……”林梦冉迟疑着,“你……”

“吞吞吐吐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吧?”初夏瞄她一眼,“想说什么就直说,难不成要恋爱了,性格马上就发生变化了?”

“如果左江真的喜欢我,我倒是不介意让自己的性格变一变……”林梦冉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只要想想林梦烨那便秘的表情,我怎么就那么开心呢?!”

见某人已经冒着粉红泡泡荡漾到不行,初夏就笑着打趣她:“我看呀,你们俩要是真好了,以后你绝对被左江吃的死死的。”

“只要他喜欢我,把我吃的死死的我也愿意。”

初夏:“……”

“嘿嘿……”林梦冉不好意思的笑,“我刚才是想问你,要不要下去看看婶儿。她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亲人陪在身边了,你去陪陪她吧。我自己在这儿待着就好了。”

“行。”初夏站起身来,“你不是喜欢泡澡嘛。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享受一下,精油就在洗漱台旁边的小抽屉里,自己找吧。”

“去吧去吧,你就别操心了,我会把自己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放心吧,我这人什么时候能亏着自己?”.

“那倒也是……”初夏嘀咕着出了门,发现几位长辈都还在厅里,就暗自叹口气。坐了过去,“娘,别烦这事儿了,周蜜康会处理好的,放心吧。”

“夏,娘就是觉得,到现在为止,娘和你爹没帮上什么,净惹祸了。这要是让周家其他人知道,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这也太丢人了!”

“你娘啊。就是钻牛角尖,我都跟她说半天了,她还是在怨怪自己……”万老爷子叹一声。“玉兰,你这样真不行啊。明明不怪自己的事儿,硬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这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嘛。”

“就是。”初夏眉头皱起来,“你这不正好让车雅丽得带了吗?她的目的就是让你过不好,你倒真顺着她的意了。”

林宝河也叹气道:“玉兰,你和江月生当年的事儿,我再清楚不过了,是他江月生忘恩负义,你才有机会嫁给了我。

当初的我,穷的都快连饭吃不上了,没人愿意嫁我,只有你,哪怕家里不同意,也说什么都要和我在一起。

咱俩结婚后,你什么时候和江月生有来往过?不就是咱家夏大了,想给夏谋个出路的时候,才求到他们门上吗?

而且那事儿也不能算是私事,就因为咱们被欺负了,没办法,才求他门上去,可结果呢,他不还是拒绝了吗?

不但拒绝了,还害得你挨了车雅丽一顿冤枉,受了一身的伤回去,你说,你什么时候沾着他江月生的光了?

你又什么时候是个嫌贫爱富的才嫁我了?要是你有千里眼,早知道我是什么样的身世,用得着熬这么些年,还得通过夏才查明白吗?

别人造谣生事不想让咱们过好日子,你竟然还真顺着他们的意,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啊?

你说这都劝了你一晚上了,你还是想不开,这到底是想干什么?玉兰,你再这么想不开,就是逼着我去杀人了,你明白不?!”

“宝河……”赵玉兰一脸痛苦的看着丈夫,“你别逼我了,让我好好想想,我会想开的,你们都别逼我了,求你们了,行不行?”

“好好好,不逼你不逼你……”林宝河赶紧软下来,向妻子道歉,“我也是心疼你才说的过了点儿,别生气,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行不行?”

初夏站起身来,向诸位长辈道声晚安,回了自己房间。

她看出来了,这个时候她说什么,娘也听不进去,她就是一门心思的觉得,当年的事儿她有错。

既然这样,她就让那些心思叵测的人,尝尝后悔的滋味儿!

林梦冉正舒服的躺在大浴缸里享受着,听到门响,吓得一哆嗦,扭过头一脸讶异的:“这就回来了?”

“是啊,你泡你的,我洗我的。”初夏边说边拿起浴泡转身走出去,她去了隔壁房间的淋浴,待她冲完回来,林梦冉也已经擦干从卫生间出来,“婶儿还不开心呢?”

初夏点点头,径直拨通了周蜜康电话:“我娘到现在都在怨怪自己呢,根本听不进劝,我不想惹她烦,就没多说……,嗯,好,就这样,晚安。”

“就应该这样!”林梦冉冲她竖竖拇指,“绝对不能对敌人仁慈,他们能做初一,你就一定要做十五。

以周师长的性格,你把这事儿告诉了他,他一定会给你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的,到时候,让那些人后悔去吧!”

是的,让他们后悔去吧!!

初夏也在心里狠狠的念叨着,她从来没想到这个世上有这么无耻的人,明明都是自己的错,却能理直气壮的把错都怪到别人的身上。

与此同时,车雅丽正躺在自家床上,开心的直哼小曲儿,哪怕被女儿控诉了几遍,她仍然止不了声。

“妈……”实在是忍无可忍,江美香来到车雅丽身边,一脸不满的看着她,“您这是还让不让人学习了?我都考两次了,第三次再考不上,我可就不考了。”

“好好好,我不唱了……”车雅丽美滋滋的笑着,“美香,你说咱娘俩的运气咋就那么好呢?

你爸和我离婚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的人生都完蛋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好事儿在这儿等着我呢。”

“妈,我当然也希望你说的这事儿能成,但是,您真的觉得,这样做有成功的机率吗?

就那张玉珍,老母咔嚓脸的,赵玉兰真的能吃她的醋?林宝河真的能搭理她?您真的能确定?”

“我确定。”车雅丽一脸的笃定,“林宝河和赵玉兰是什么脾气我太清楚了,当年你爹和我在一起后,我怎么可能不盯着他们?

说真的,当年要是没有我的推动,那林宝河怎么会被树了典型?我就是想看着赵玉兰过的不好。

女人啊,只有过的不好的情况下才能老的更快,女人老了,没有哪个男人会继续念着她。

你爸也不例外,当年他娶我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甘愿的,但是后来我故意让他见了一次赵玉兰,他就老实了。

为什么?因为他一直想像着的那个粉嫩的人儿已经不在了,自然也就安于现实,愿意好好的和我过日子了。

这一过啊,就是几十年,哪想到,老了老了,赵玉兰竟然又过好了,人也看着年轻了,你爸这心啊,就又活动了。

我就纳闷了,如果说找到有钱家人的是赵玉兰,他惦着赵玉兰我也不奇怪,可是找到有钱老子的是林宝河,他上赶着赵玉兰是个什么意思?

要不是老天帮我,这辈子我还真就被他一把甩到墙上,成一堆烂泥了,闺女,娘会好好给你长眼色,让你嫁个好人家的。

散了的就别去想他了,那种男人,根本就靠不住,他要不是图你爸的好,会在你跟着妈后和你分手吗?”

“行了妈,我的事都过去多久了,你还提些这个干什么?”

“我能不提吗,当初你都想和那男人私奔不要妈了呢,结果呢?”车雅丽冷哼一声,“要是妈记你的仇,现在你过的是什么日子?”

“妈,我知道你对我最好,可是……”江美凤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老妈,“我怎么就觉得你这事儿那么不靠谱呢?

你说那女人无缘无故的为什么就要你帮忙对付赵玉兰和林宝河?还给你许诺那么多好处,你真的认为她能兑现吗?”

“当然!”车雅丽一脸的笃定,“如果她没有本事,怎么可能查得到我和赵玉兰之间的那些事儿?

我当然知道,她肯定是不方便自己出手,才借着我的手去做恶心赵玉兰和林宝河的事儿。

那又怎么着?这不正是我想做的事儿吗?原先我想做是没有那个能力,现在,有人帮忙让我出气,我为什么不抓住机会?

而且,赵玉兰和林宝河绝对不会猜到是我做的,借他们个脑袋,他们也想不到会是远离他们千里之外的人在对付他们!

等这事儿成功以后,我要让你爸看看,离了他,我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而他离了我,注定了一事无成,我要让他求着我回家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