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你……”车雅丽把车子一扔,铁青着脸抓住江月生的车把,“你现在是不是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是不是就盼着赶紧回家和那个狐狸精在一起?江月生,你官不当了,眼皮子也变浅了?一个死了男人的破鞋,你也能看中了?”

“车雅丽,难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江月生一脸嫌恶的看着她,“难道你非得让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看到你就恶心,你才觉得咱们俩已经彻底散了?”

“凭什么你说不要我了就不要我了?”车雅丽一脸疯狂的盯着他,“我嫩的能掐出水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要我了?

江月生我告诉你,只要我车雅丽不放手,你就没有放手的权力,你要是敢逆着我的意思来,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不信你可以试试!”

“松开!”江月生车把用力一扭,便脱离了车雅丽的掌控,不等对方回过神来,他迅速把自行车蹬了出去。

“你……你等着!”车雅丽紧追几步没追上,只能咬着牙发狠,江美香无奈的上前搀她,“妈,先前你不是想的挺明白的嘛,怎么见了我爸,就完全不是你了?”

“啊哈哈哈……”车雅丽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引得路过的人都侧目不已,江美香赶紧抚着她的背安慰,“妈,你哭有什么用?你现在就应该让自己过的开心,让我爸看看,离了她妈照样活的精彩。

至于说爸和那个女人也就是一时新鲜。等他们真结了婚,那女人还能像现在这样对待爸?

如果说爸还是副县长。她或者能一直装贤惠,可爸现在就是个普通工人。很多人又知道爸以前的身份,根本瞧不起爸,你说那刘桂芬能坚持多久?”

车雅丽用力吸吸鼻子,恶狠狠的道:“到时候江月生就知道到底谁对他好了。”

“对对对,到时候爸就后悔了,知道回来找妈了。”知道了车雅丽的心思,江美香现在是绝对顺着她的心意说,要不然,还不知她要在外面闹腾多久呢。现在娘俩相依为命,她也不能真的不管她。

回到家车雅丽又哭了一场,她实在是接受不了江月生移情别恋这个事实,如果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当初说什么她都不会和江月生离婚的。

现在回过头去想一想,从赵玉兰的女儿嫁到周家被江月生知道以后,江月生就生了外心了,或者,他想的是沾赵玉兰的光?

呸!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

呸!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暗暗啐两口。把江月生和赵玉兰骂了一顿,她又信心满满了,只要江月生在赵玉兰那儿碰了壁,肯定还是会回到她身边的。

不过。到时候江月生就成三婚了,哼,三婚就三婚。有什么大不了的!

江美香看书的空中也时不时的偷瞄一眼自家老娘,发现对方一会儿咬牙。一会儿阴狠,一会儿又傻笑。不自觉的打个寒颤。

照这样下去,老妈离得神经病不远了,不会哪天睡着睡着把她给抹了脖子吧?这么想着,她就再也看不进去书上的字,干脆坐到车雅丽身边,小声问道:“妈,想什么呢?”

车雅丽便把自己刚才想到的说给女儿听,江美香暗自舒口气,还好还好,是她想多了,要不然,她可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第二天一早,车雅丽去给叶美如打电话,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想帮江月生,希望江月生看在她一片深情的份儿上,早点儿回到她的身边。

结果,接电话的人告诉她,叶美如不在家,她就问什么时候在家,得到的答案是,叶美如出差了,一年半载的不会回来。

车雅丽就愣在那儿,太坑了吧,这怎么说出差就出差了?可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她和女儿的住处怎么办?叶美如可是答应在江月生回来之前,给娘俩安排个好点儿的住处的!

还有就是娘俩的生活问题,女儿为了复习已经不上班了,她现在也失业中,手头上是还有点儿钱,可是用不着俩月就要花干净了,到时候又要怎么办?

没有了官复原职的诱惑,她不敢确定江月生还会不会回到她的身边,刹那间,她就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一头栽到床上,车雅丽就睡了过去。

江美香正在复习功课,对于老妈现在的状态并不奇怪,说白了,老妈根本就是个嘴厉害,这么些年,也没正儿八经的上过班,现在一下子落到这个地步,能开心了才怪呢。

午饭后,车雅丽又去邮局给叶美如打电话,结果得到的答案和早上一模一样儿,她只好再次蔫蔫的回了家。

车雅丽第三次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人让她稍等,然后,电话那端传来略显苍老的男声:“你好,我是叶美如的爷爷,你是哪位?找她有什么事儿可以告诉我,由我来转告。”

“我……我……”车雅丽打个嗑巴,吓得赶紧把电话挂断了,她就是再傻现在也明白了,叶美如救不了她了!

这也让她第一次真正的心生恐惧,如果周家人不重视林初夏,是不会这样对付叶美如的,那么,她自己……越想,她心里就越瘆的慌……

……

三天后,初夏得知了车雅丽吃安眠药自杀的消息,不过,幸亏发现的早救过来了,她没什么太大感觉,赵玉兰和林宝河却是暗自松了口气,虽然说车雅丽害他们是不对,但由此丢了性命,他们还是于心不忍的。

正好又是林梦冉轮值,就悄悄对初夏道:“你家叔和婶真的是太善良了,别人都骑脖子上拉屎了,还是一点儿都不生气,这是怎么做到的?”

“忍了一辈子忍出来的习惯……”初夏淡淡扫她一眼,“看样子你挺喜欢这种感觉的,那你以后也忍吧,习惯了就行了。”

“不不不,才不要。”林梦冉连连摆手,“我现在就等着看林梦烨那张变了形的脸呢,哼,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原本就是狼性的。”

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她:“你还狼性的?是披着狼皮的羊性吧?当然,你和我爹娘比起来,也勉强算得上是狼性吧。”

“可别小瞧我,我这人吧,你不惹着我,怎么着都行,要是真得罪我了,就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冷哼一声,林梦冉唇角勾起讥讽的笑意,“我那位亲姐姐还在那儿做白日梦呢,昨天遇到我的时间,竟然一脸喜色的告诉我,她和左江在一起了,让我祝福她。”

初夏:“……”对此,她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显摆也得靠谱儿点,当着人家事主的面撒谎,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告诉她我现在才是左江的正牌女友……”得意的笑笑,林梦冉一脸讨好的看着初夏,“要说起来,我最谢的就是你了,自从认识你,我咋发现我那么好运呢?”

初夏笑着摇摇头没吱声,主要这话她太不好接了,说自己是幸运之神也太傲了,可是说和自己没关系,也不对,就事论事,林梦冉的确是在自己的帮忙下才和左江走到一起的嘛。

张桂珍继续留在玩具厂上班,每次赵玉兰和林宝河去厂子里的时候她都会躲起来,虽然赵玉兰和林宝河都强调了,以前的事儿都过去了,以后就像老乡一样处着,但她哪好意思?

倒是她的儿子王建刚挺有意思的,每次来看她,都会在晚饭后特意到林家道声别再返回学校。

最初,赵玉兰和林宝河心里也是犯嘀咕,但是几次处下来,倒是发现他是个难得的好男孩儿,老实却不呆笨,他来,只是想要表示他的诚意,弥补他娘曾经犯下的错误。

在初夏一家子搬到京城正好一个月零十天的时候,尹嫂终于到了,是随周家大部队一起来的,周老爷子周老太太和林艳秋都来了,当然,肯定少不了的是周大师长。

一众人等到达的时候,初夏还没下课,周蜜康就自告奋勇去接自家小媳妇儿。

待他出了门,周老太太呵呵笑着看向赵玉兰:“小蜜绝对是故意跑学校亮相的,虽然他嘴上不说,可是我一猜就能猜到,他肯定是怕有人惦记咱家初夏呢。”

赵玉兰就赶紧道:“婶,您放心吧,咱家初夏是个有分寸的孩子,绝对不会做出让周家丢脸的事儿来的。”

“你这孩子咋说话呢?”周老太太就不满的瞒她,“我要是真的怀疑咱家小初夏,能把小蜜的心思这么明白的说给你听吗?

当然,小蜜也没有丁点儿怀疑初夏的地方,他就是不喜欢别的男孩子对咱家夏起心思,男人的那点儿小心眼儿啊,他一点都不缺。”

“是是是……”赵玉兰连连点头,“婶儿说的是,不过,男人心里装着这个女人的时候才会这么重视,小蜜这么重视初夏,我们只有开心的份儿,是吧宝河?”

“是是是……”林宝河赶紧附和妻子。

周老太太和周老爷子林艳秋就齐齐笑起来,这夫妻俩啊,明明是在开玩笑,瞧他们那个认真劲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