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合一起了。

----------------

开学一个多月,大家基本上都适应了大学生活,新鲜劲儿一过,就有些性格活跃的同学开始成立各类社团。

这个年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几乎每个社团组织一成立就迅速涌满报名的,根本就不存在热门冷门一说。

初夏对这个根本不感兴趣,是以,林梦冉杨晓丽几个人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说这方面新闻的时候,她只是安静的做倾听者,根本不发表意见。

然而,几人却把她的安静当成了落寞,每次说到欢乐的时候,留意到她的表情,就赶紧止住,貌似不经意的转变话题。

初夏也不能和她们解释自己不感兴趣的真实原因,只能当作没留意到她们的异常,可是这样的次数多了,她也觉得这样不是个事儿了。

能看得出来,林梦冉、杨晓丽和李昕丽对此都挺感兴趣的,可是因为她,几个都不好意思去任何一个社团组织,她不能因为自己见多了就不让别人去体验去参与,是以,当诗歌三社成立,班里同学都争先恐后去报名的时候,初夏也推着林梦冉几人去报名。

“不去……”林梦冉摇摇头拒绝,“我对这个其实不感兴趣,有时候提这事儿,就是当新鲜事儿说给你听的。”

杨晓丽也赶紧道:“就是,有什么意思,好多人做的那诗实在是牛头不对马嘴,却还一脸的自得。让我和那些人在一起,我可受不了。”

李昕丽迅速接话:“我也不喜欢。我一直就不喜欢往人堆里凑,不自在。”

一向对此比较淡然的吴静波仍然是神色淡淡的:“我就更没兴趣了。我们是学医的,又不是学文的,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初夏当然看得出来,吴静波是真不感兴趣,其他三个人却是为了说服她而说服她,她感动于几人的义气,但这次真的是必须说明白了。

好在班里就剩了不到十个人,稀稀落落的坐着,离的又远。初夏就压低了声音:“你们是不是一直以为我是因为自己怀孕了不能参加才不感兴趣的?”

林梦冉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们知道你是真不感兴趣,我们也是真的不感兴趣。”

“老大……”初夏无语的看着她,“我不是故意安慰你们,我是真的不喜欢,哪怕我没有身孕我也不会参加。

如果你们真的不喜欢也就罢了,可你们要是明明喜欢,可是为了我却故意不参加,我会很愧疚的。朋友之间要的是相处着舒服,你们要是再这个样子,咱们还能愉快的相处吗?”

见几人面色有些犹豫,初夏就继续道:“朋友之间贵在真诚。我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们要是再怀疑我所说的真实性,我可就生气了。”

“那……”犹豫一下。林梦冉看向几人,“你们都有兴趣吧?”

杨晓丽点点头:“我想尝试一下。”

李昕丽一脸的挣扎状儿:“我……我都行。”

“我没兴趣。”吴静波道。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真的对这事儿没兴趣,而且之前她表现出来的也是这个样子。初夏就建议道:“梦冉,晓丽,昕丽,你们去报名吧,让静波陪我回家就好了。”她自己回家也是没问题的,可是如果那样,几个小伙伴儿肯定不会去报名。

吴静波伸手推几人:“你们放心吧,我陪着老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几个小伙伴就不再推辞,主要,她们是真的对这新鲜事儿感兴趣,以后会不会还感兴趣不说,反正现在她们是挺想尝试一下的。

还有啊,听着那诗作的狗屁不通的同学在那儿显摆,她们就特别想加入进去让他们明白明白,到底谁有资格笑话人!

待几人离开,吴静波看向初夏:“老幺,我怎么觉得自从来到京城,你和我越来越疏远了呢?以前你和我可是比和晓丽梦冉都亲近的,是我哪儿做的让你不喜欢吗?”

“没有没有……”初夏连连摆手,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都想些什么呢?我只不过是因为看你好静,就大多数时候都拖着她们罢了,要是你喜欢,那以后我就拖你一起。”

“真的?”吴静波刹时笑的灿烂起来,“看你和她们几个走的越来越近,和我越来越疏远,我还以为你打算抛弃我了呢。”

初夏撇了撇嘴:“我说,逗我玩也不用着这么个逗法儿吧?做为吴家最受宠的大小姐,你会在意被我抛弃么?”

“当然。”吴静波肯定的点点头,“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你说我在意不在意被你抛弃?”

初夏就好笑的看着她:“好吧,都是我的错,是我疏忽你了,行了吧?”随之挑挑眉毛,“我一直有些纳闷,你进入女子医疗队的目的,是为了劝说荆哲正式拜在你爷爷门下,可现在你跑到这儿来,离的这么远,又如何能做到让他拜师的目的?”

“之前我和他谈过了,他说,他现在没有那个想法儿……”苦笑着摇摇头,吴静波一脸的无奈,“虽然不算不上特别了解他,但是我也知道,再守在他身边耗下去也没意思,倒不如多学点儿知识,有朝一日能真正的站在他的身边,或者那个时候能劝动他也说不定。”

“你改学西医,你爷爷同意吗?”

“他没意见,他是真的希望我能做到中西医结合……”顿一顿,吴静波认真的看着初夏道,“我爷爷虽然是祖传的中医,但他真的不排斥西医,有一些急性病。中医的确是不如西医来的有效。

我从五岁就开始学习中医,十几年下来。也算是累积了一些经验,爷爷希望我借着这次的机会。把西医再系统的学习一下。

爷爷最讨厌的就是样样通样样松,既然我真心喜欢西医,想要做一名中西医结合的医生,那就不能在西医方面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而且,我也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生活,从小到大,我真的没有怎么和同龄人相处过,借着这个机会,也算是补偿一下自己吧。”

“原来是这样。我一直还纳闷呢……”初夏就笑起来,“不过静波,我特别喜欢你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

“拿不起放不下苦的不只是自己,还有别人,何必呢?”吴静波坦然的笑着,“到现在我也是觉得荆哲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但是,我并不会因为这种认知,就不管不顾的去打扰他。

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不能有任何的勉强的。他看向我的眼神和看向任何一个人的眼神都一样,我才不会自作多情呢。

倒是你,顶多上半年的课就得休学了,打算生完宝宝后什么时候恢复上课?是继续和咱们一级还是再从大一开始?”

“视情况而定吧。我现在接近三个月,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预产期,也就是说下学期我铁定不能来学校了。

我的想法儿是留在京城坐月子。顶多三个月就可以恢复上课,但是。这还要和长辈们商量,毕竟他们原本是想着让我回a市的。

那边是我婆家的大本营。而且他们能答应让我来学校已经算是破例,到时候总不能让婆婆和老婆婆她们也来京城陪我。

还有啊,周家现在可不是只有我一个孕妇,大嫂和三婶小姑子在这个过程中会相继生产,长辈们想过来也无暇分身。

可是,对他们而言,这对双胞胎是不一样的,我也不能自私的只顺着自己的意,所以,现在一切做打算为时尚早。

我想等生产以后,根据情况决定怎么做,对我而言,事业是很重要,或者说是特别重要,因为他是让我父母可以踏实的和我在一起的根本。

但是,如果因为事业而损害到我和婆家人的关系,我觉得那又是没必要的了,他们对我是真心的好,我不想也不能伤了这份真心。”

“你这么想也是对的,能遇到一个对的人,一个对的家庭,是很难得的事儿,要好好珍惜,我问你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的打算,决定笔记怎么帮你做。

如果你想跟着咱们这一级继续,那我觉得应该除了记录再加上录音,那么,你现在就应该让你家周师长帮你忙活录音机的事儿了。

那东西可不好买,必须提前做打算,如果你不打算跟着这一级了,倒是无所谓了,只要手写笔记给你就好了。”

初夏一时就愣在那儿,她没想到吴静波竟然替她想的如此周全,这个年代来说,录音机的确是个稀罕物,哪怕是周蜜康买,也得提前做打算。

说实在话,她一直还真的是没想到这点儿,但经吴静波这么一提醒她也意识到,事情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最初她的打算是,生完宝宝最起码休上一年,让几个小伙伴帮着做笔记,到时候她参加考试,然后,还是跟着这一级读下去。

但是这些天她考虑了一下,就觉得有些不现实,毕竟,这不同与别的专业,只凭着重点笔记过关,是无法做一名真正的医生的。

但是,她总不能让几个小伙伴儿事无巨细的都记下吧?这不是一天两天,时间久了,人家不烦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呀。

也是因为有了这个纠结,她才琢磨着能不能坐完月子就复课,但是,又考虑到婆家那边的实际情况,可纠结死她了。

吴静波这么一说倒是提醒她了,让周蜜康买个录音机,和学校商量一下,每堂课都帮她录下来,到时候可不就不耽误了?

这会儿教室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初夏就兴奋的在吴静波脸上吧唧了一口:“你真是太好了,可算是把我的大难题给解决了。”

“你呀……”吴静波好笑的摇摇头,“看来怀孕真的能让一个女人变傻。要是以前的你,肯定早想到这个办法了。”

初夏就一头黑线。

她没想到是因为她对这个年代的物质匮乏给严重化了。有些东西在这个年代是不好买,但是不代表着没有。而她,先入为主的把不好买和没有画等号了,可不就想不到了嘛?

“今天我婆婆她们过来,估计这会儿差不多到了,走,现在回家吧,今晚上你想吃什么尽管和我说,一定让你满意!”

吴静波一脸的理所当然:“那是必须的,我挖空心思的想这些容易么我?”

“不容易不容易。走吧……”初夏刚站起身,就见黄苏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看到她,脸上立时绽出笑意,并冲她招了招手。

“她怎么来了?”初夏小声嘀咕一句,拉着吴静波往外走。

吴静波也认识黄苏爱,并且清楚黄苏爱和叶美如之间的关系,眉头就皱起来,不自觉的。上前一步护在初夏前面,并小声叮嘱:“你离她远点儿。”

初夏感动又好笑的看着她:“你当她是叶美如啊?放心吧,光明正大的找过来,我和她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会有事儿的。

而且,真论起来我现在和她也算是亲戚,她可是我二哥的未婚妻。如果不出意外,不用多久我就得正儿八经喊她一声二嫂了。”

俩人说话的声音很小。是以,其他人看到的就是俩一路嘀咕着到了门口。听是听不清的。

“你好。”初夏礼貌的和黄苏爱打了声招呼。

吴静波也道了声你好。

“你们好,看到我是不是挺意外的?”黄苏爱冲俩人笑笑,亲热的拉起初夏的手,转身就往外走。

瞄一眼牢牢抓住自己手的黄苏爱,初夏一脸的无语,她和她有这么熟么?随之不自觉的打个哆索——被不咋喜欢的人牵住,她实在是不喜欢。

“你冷是不是?”黄苏爱担心的看着她,“那咱们去办公室那边聊吧。”

“你找我有事儿吗?”初夏止住了步子,“我婆婆她们今天过来,估计现在差不多到了,我得赶紧回家,要不然他们会着急的。”

“我就是坐他们的车来的……”黄苏爱冲她笑笑,“在你家门口下的车,我就过来找你了,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和你说说左海的事儿,希望你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

初夏皱了皱眉头:“你要说的事儿,周蜜康知道吗?”

“我也不确定他知道不知道,但是……”黄苏爱抚了抚额,“但是他一直避着我,这事我又不能当着一大堆人的面儿说。

回京城的路上我本想瞅着机会和他说说,可是他故意不和我一辆车,我也没法儿说,没办法,我只能来找你了。

要不我干脆和你一起回家吧,正好我也去拜会一下叔叔阿姨,然后,我们回房间,我把左海的事儿详细的告诉你。”

“好,那就一起吧。”初夏应了下来,反正家里那么多人,黄苏爱又和林文航定了婚,带她回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结果,几人走到半道儿遇到了师长筒子,看到和初夏在一起的黄苏爱,师长筒子的眉毛就拧成了一个疙瘩:“你来找我妻子做什么?”

“看到了没有?”黄苏爱看向初夏,“他对我就是这么一肚子的敌意,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没告诉他了吧?”

“回家吧。”周蜜康看都不看黄苏爱,揽过小妻子,又冲吴静波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转过身就往家走。

黄苏爱无奈的笑笑,跟了上去。

吴静波一直在打量她,这会儿也是一肚子疑惑,要说起来,黄苏爱这种天才根本没必要对周蜜康这么低三下四的,为什么呢?

“都有谁来了?”初夏看向周蜜康问道。

“爷爷奶奶和妈都过来了,爸可能晚一会过来,他先去了龙叔那边有点事儿商量。”周蜜康边说边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以后放了学就赶紧回家,你现在什么情况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是吧?”

初夏赶紧点头:“是。”

见小妻子态度不错,周蜜康脸上的神色就缓和了很多。

一路上不少同学盯着初夏和周蜜康看,窃窃私语,初夏就小声嘟囔:“这下子我更出名了。”

“没事,这种出名挺安全的。”

初夏:“……”

跟在后面的吴静波一脸的不自在,一向在她眼里高大上的师长筒子竟然有这么小心眼的时候,还让她给撞上了,会不会被嫌弃的说?

黄苏爱垂下的眸中则满是羡慕,能被这样的男人如此护着的女人实在是太幸福了,可惜,她没这个福气,哎!

几人到家后,看到跟着来的黄苏爱,长辈们都是明显的一愣,不过,随之就顾不上她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初夏,周老太太和林艳秋看向初夏的眼神就和看国宝一般。

婆媳俩把初夏拉到身边坐下,嘘寒问暖的各种问,初夏知道老婆婆和婆婆是真心关心她,就很耐心的一一回答,最后周老爷子看不过眼了,瞪眼看向婆媳俩:“你们再叨叨,玉兰和宝河要不愿意了,人家在这边能不好好照顾亲闺女?”

“我们可没那个意思……”周老太太瞪着老爷子,“你就别挑拨离间了,道理我们当然明白,更清楚宝河和玉兰对初夏的珍重,但是,有些话,一定要初夏亲口说出来我们才能放心,倒是你,看到孙媳妇回来了还是大马金刀的坐那儿,也亏你能坐得住!”

周老爷子:“……”他坐不住能怎么着?难不成也像婆媳俩一般把孙媳妇拉自己面前各种说?要真那样,估计别人当他是老神经病了吧?

周老太太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就讪讪的咳一声:“我就是打个比喻,也没说你得和我们一样,但是,你总要表示一下关心吧?”

万老爷子呵呵笑着接话:“老周啊,这时候你怎么做她都是不满意的,不是你做的不对,是你刚才插嘴插的不对啊。”

周老爷子赞同的点头:“是是是,你说我这活这么大把年纪了,咋就还没看明白呢?”

“你再活这么一轮,也照样看不明白。”周老太太白他一眼,“我看以后你别跟着来了,一点儿忙帮不上不说,还净添乱。”

周老爷子:“……”他添了什么乱了?

初夏笑着看向几位长辈:“爷爷,奶奶,妈,黄医生有话要对我说,我先上楼和她说几句?”

“就在这儿说行了……”周老太太看向黄苏爱,“小黄,我这么说你不生气吧,我们都是夏的家人,和她说什么,用不着背着我们,是不是?”(未完待续。。)

ps: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完本小说《军妆》和《重生之赵小涵向前冲》,搜索拦搜索就可,或者点击作者信息,直接有链接。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