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那怎么行?”想也不想的,左海就拒绝了叶美如的提议,“要是我现在扔下你不管,那还是人吗?而且,我要是真有你说的这种打算,就不会大老远的跑来救你了。

你可以为你所爱的人付出一切,我也可以为我所爱的人付出一切,为什么我会那么喜欢你?因为咱们根本是一类人。

你放心,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能让你开心,就算是付出生命,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左海……”一时间,叶美如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用劝我,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愿意让我帮你,愿意在最困难的时候让我陪着你,我就特别特别开心。

你知道吗,以前看别人恋爱的时候神魂颠倒的样子,我特别瞧不上,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做出那么没出息的事儿来。

现在我明白了,一个人没有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是没法明白什么才是爱情的,比起很多因为结婚而结婚的人来说,我觉得我是幸福的。

最起码,我这辈子遇到了喜欢的女人,还帮过她,这就够了,美如,我说的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儿,相信我,让我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哎……”叶美如就长长叹了口气,视线转向车外,“其实,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更多的是在意自己的想法和想要得到的,对于别人的付出。一向是坦然受之,但是这一次。你让我特别特别愧疚。

我也算是被父母宠着长大的,爷爷奶奶对我也不错,哪怕后来把我放逐,哪怕这次把我送走,也的确是我的做法儿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

所以,无论怎么说,我都必须承认,自己是一个被宠着长大的孩子,但是。在面对你的时候,我知道,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我好过,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宠过我,我的家人也没法儿和你比。

哪怕我是铁石心肠,也不可能对你所做的无视,如果是我刚回国的时候遇到你,我一定会放弃执念。好好和你发展。

可惜……”再叹一声,叶美如看向左海,“可惜我们相遇的时机不对,所以。听我的,到了京城放下我,如果不想让我愧疚一辈子。就听我的,既然喜欢我。就听我的,好不好?”

“不!”

“你能不能别那么倔。”

“不能。”

“左海!”

“嗯?”

叶美如第一次有无力的感觉。正如她自己所说,她其实是一个自私的人,轻易不会对一个人产生感情,轻易不会对别人感觉到愧疚,更不会替别人着想,可这一次,她真的真的想为这个男人着想一次。

她接近他,只是为和利用他,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所付出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她真心的希望,他可以有更好的未来。

她太清楚爷爷的脾气了,既然打算把她送到那个地方,就绝对不可能轻易的放过她,现在,她半道逃了,相信很快爷爷就会知道消息,到时候,一定会派人来抓她。

之后,她的命运还是送到那个地方。

那么,做为帮她的左海,除了会被爷爷嫌弃,还要受到左家人的讨厌,她太清楚左江在左家的地位了,要是再加上这么一出,他在左家可能连个仆人都不如了。

还有,因为她的原因,原本已经铁定是家主的父亲失去了成为家主的权利,她不希望左海的父亲,也落得和自己父亲一样的结果。

说实话,连她自己都不适应自己这么为一个人着想,但是,她现在真的就是这么想了,或者,这就是真正的以心换心吧?

她甚至琢磨着,要不要趁着机会打晕左海,然后,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但是随之她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儿,以左海的性子,就算被她打晕了,随后也一定会去找她,如果找不到她,就一定会去找林初夏或者周蜜康。

这是属于她的恩怨,她要自己亲手解决。

虽然深思的时候她也知道,她落得今天,并不能怨林初夏,但是,让她坦然接受林初夏的幸福,她也做不到。

做过无数次的假设,得出的结论都是,如果没有林初夏,她最起码有一半的机率成为周蜜康的妻子,是林初夏把她的梦完全毁了,那么,就不能怪她对她的无法原谅。

“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久久的沉默后,左海强调了一句。

叶美如看向他:“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就是喜欢你,没有原因……”左海犹豫一下,道,“其实,你开始接近我的时候,我的确挺得意的,以为是自己的优秀吸引了你。

但是,随后和你相处的过程中你的忽冷忽热让我渐渐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再然后,你提出来让左江帮忙接近林初夏,我就猜到了你对我好的原因。

按说,我应该生气的,可是,我竟然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儿,不但不生你的气,还觉得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你。

不瞒你说,以前我和我弟的感情特别好,自小到大,我能护着他的地方我一定护着他,而他,能帮到我的地方也绝不吝啬。

我们兄弟间基本上就没有闹过矛盾,可是这次因为他不帮忙还总劝我和你分开,我和他闹到了几近于决裂的地步。

我很清楚,他去念大学其实是为了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原本他虽然被录取了,其实并没有真的打算去学校,参加考试,也不过是向长辈们交的一个答卷而已。

尤其,现在左家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时期,我们兄弟两个,他是我爸的有力助力这是肯定的,我的犯错,和他的离开,对我爸来说是雪上加霜。

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改变决定,你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他做不了左家的家主,我们一家子,以后会被其他家压制着。

他从小就是不服输的性格,他应该去争的,但是他没有,那就说明,他把我们兄弟间的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

虽然我没有听他的,也和他闹的很僵,但是,他的想法我都知道,也特别感激他,可是让我离开你,却是万万不可能。

我和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明白,为你做什么,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能有这样的一份感情,我很开心,也很荣幸。”

“为此让你爸爸和你弟弟失去做家主的机会,也无所谓?”

“是的。”

叶美如就又不说话了。

从后视镜打量她几眼,左海道:“其实,我们是一样自私的人,我们都太只顾着自己的喜好和想法儿,但是,道理明白归明白,想要改正,却是不可能。

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就是这么喜欢你,不管你是不是利用我,我还是这么喜欢你,如果你想办法把我扔下,那么,我之后做的事儿,可能会让你更加的愧疚。

所以,你如果真的想要为了我好,那么,就让我陪着你完成你想完成的,至于以后,我们走着看,好不好?”

“好。”叶美如终于点了点头,苦笑着看向对方,“难得我想做次好人,你又不领情,哎,我现在倒是觉得,自己曾经的坚持没什么错了,看看你,就是我的镜子嘛,不过,我却有一些觉得,我曾经的坚持虽然没错,却是有些不值得的。”

“是啊,你能有这样的想法儿,就代表着你成熟了……”左海冲她笑笑,“或者有一天我们能成为一对神仙眷侣也说不定呢。”

叶美如笑了笑,视线又转向车外,这份情实在是太重,重到让她有些扛不动,扔下,却又舍不得,所以,走一步算一步吧。

或者左海说的对,顾忌太多,只会让大家都痛苦,倒不如顺其自然。

想她对周蜜康的感情,其实到现在,她也没有太多后悔自己的做法,当年是她先对不起他,也的确是她做的太过了,所以,现在他怎么对她,都是应该的。

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孽缘……

……

自从黄苏爱把左江的事儿做了提醒后,周家的一众长辈和赵玉兰林宝河就特别紧张初夏,每天到了放学点儿,就巴巴的跑校门口去迎着。

明知道周蜜康做了周密的安排,明知道初夏是安全的,他们还是不放心。

初夏自己倒是无所谓,她相信周蜜康的本事。

而且,她也盼着这事儿赶紧来个了结,要不然,这一次又一次,一出又一出的不说,还总是牵连上这个那个的,实在太烦人了。

当然,她也把这事儿和左江说了,不管怎么说,左江都是左海的弟弟,既然之前都已经聊透了,那也不差聊的更透一些。

再说了,依照左江的说法儿,左海也算是一个心地善良性格倔强极有天份的孩子,就是中了叶美如的计,被迷惑了而已,如果能及时拉回,或者能为国家多添一个栋梁也说不定呢。

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呢,总要给个改正的机会嘛,是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