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会让时间过的特别慢,对赵玉兰和林宝河来说,这几天过的真的是度日如年,哪怕女儿女婿把事情对他们分析了一遍又一遍,两口子还是无法真正的把心放下来

每天女儿去了学校,两口子的心就提起来,待到中午看见女儿,才能短暂舒缓一下,等下午女儿去了学校,他们复又把心提起来,再等到放学,才能真正的把心放下来,然而第二天,又是如此……

就这么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两口子以眼见的速度瘦了下去,初夏心疼的要命,但是,该说的都说了无数次了,她也没办法了。

现在她最盼着的就是左海赶紧出现,让事情迅速了结,要不然,她爹娘非把身体熬垮了不可,尤其是她爹,万一旧病复发就麻烦了……,因此,发展到今天,初夏根本就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盼着左江赶紧出现了,囧~

周蜜康的确没有骗她,更没有骗所有人,因为,这天放学回到家,初夏接到了周蜜康的电话,说左海已经被他的人控制了,让她放心。

“本来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初夏就轻笑,“我相信你的能力,要是连我都保护不了,你这师长也太熊包了,是不是?”

“这倒也是,不过……”周蜜康的声音中透着隐隐的笑意,“真的这么相信我?”

“你看我像是在逗你玩吗?”虽然对方看不到,初夏还是翻个白眼儿,“你这种人还需要哄骗着来提高自信心吗?”

“顺便告诉你。叶美如也一起被控制了……”周蜜康轻叹一声,把左海救出叶美如。一路往京城来找初夏算帐的事儿详说了一遍。

“叶美如想来找我算帐?”初夏一脸的无语,“也就是说到了现在。叶美如还是把她的不幸怨怪到我身上了?”

“基本上可以算是这样吧。”

“周蜜康,你说你是个什么眼光,怎么什么人都能人?就这样的女人,当年要是真的被你娶了,周家还不得被折腾死?”

“是是是,是我识人有问题,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知道……”初夏气呼呼的回他,“虽然说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但这事总扯上我。就没过去,你这次最好处理利索了,要是叶美如再出现在我面前一次,我不管她是真算计到我还是假算计我,我都不会饶了她。

你说这些天就因为她惹的这破事儿,大家提心吊胆的过的什么日子?我爹的腿伤还没好利索,万一真的严重了,我找谁算账去?

爷爷奶奶和妈他们虽然嘴上说不担心,但是。每天伸长脖了等我的样子是不担心吗?她自己活不明白我不管,反正影响到我了就不行!”

电话那端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传来周蜜康的声音:“放心吧,这次我一定处理利索了。现在,我就赶过去,你等我最后的处理结果。”

“那啥……”初夏轻咳一声。“我也就是生气冲你发发火,并不是真的要你怎么着。你这刚回去没两天,又过来。会不会让首长们不高兴?

怎么说这也是私事儿,你就别总是这么来回折腾了,不如,就把叶美如交给他的家人处理吧,至于左海,我想和他谈一次,你安排一下,好不好?”

略一琢磨,周蜜康道:“这样吧,叶美如我会让人直接送到她本应该被送去的地方,左海那边,我安排你和他见面,谈过之后,咱们再考虑怎么处理吧。”

“好。”初夏痛快的应下来,“你尽快安排见面吧,如果今晚可以就今晚过去,要不然,长辈们根本舒心不了。”

“好,我一会儿给你电话。”

“初夏,周师长对你真好……”陪初夏回来的杨晓丽一脸羡慕的看着对方,“我都无法想像,那么严肃的男人,做事儿竟然这么贴心。”

“等你结了婚,梅大哥对你也会这么贴心的……”事情就要了结,初夏心情特别好,就笑眯眯的看着她,“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他可霸道了,我根本没有人权,哪像梅大哥,事事都和你商量,你就知足吧。”

“如果可以,我倒不希望他事事和我商量……”杨晓丽一脸认真的看着初夏,“平等和尊重的确是重要,但是,在感情上,有些时候,男人的霸道代表了对你的忠贞和专一。

师长大人打一开始就对你霸道,那说明他对你是绝对的一见钟情,也是绝对的非你不可,你比他小那么多,他要是不霸道点儿,万一你成了别人的女朋友可怎么办,对不对?

梅一桐就不一样了,是我先对他表示的好感,他算是被动接受了这段感情,所以,只要有风吹草动,他就会生出退意。

当然,他自己是说,他那么做是在为我着想,可是,他想过我想要的是什么吗?他所谓的为我着想真的是我所需要的吗?

我认为,真正的爱情应该是爱了就是爱了,就是要奋不顾身的和对方在一起,哪怕明天生命要结束,今天也要好好的在一起,而不是提前退出,成全对方。”

“你说的我赞同,但是,梅大哥……”顿一顿,初夏不好意思的笑,“算了,我不劝了,其实,你们之间的事儿你自己最清楚,梅大哥是对是错也都是摆在面上的,我就不费心的去替他找理由了。

总之,咱俩是朋友,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需要周蜜康那边去帮你沟通的事儿你尽管告诉我,我绝对让他帮你办的妥妥的。”

“这还差不多……”杨晓丽有些纠结的挠挠脑袋,“人啊就是这么难以捉摸,原本吧,我觉得和梅一桐在一起挺开心的。

可是,看到周师长对你的周到细心呵护宠爱,我渐渐就觉得,我和他之间,或者并不是爱情,只是因为我主动了,他也到了年纪了,就接受我了。

一辈子被他不重视,我做不到不介意,所以,我现在也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初夏就盯着她:“要听我说两句真心的吗?”

杨晓丽点头:“当然要。”

“不要拿自己的感情去和别人的感情比,每个人的性格不同,遭遇不同,相处起来的方式自然也就不同。

就算你们之间感情再好,梅大哥再爱你,如果你总是拿别人的感情来对比,也是不会幸福的,因为你看到的,都是别人最幸福的一面。”

想想,杨晓丽就点头:“也是,你们吵架闹别扭的时候,肯定不会当着我的面儿,事后你肯定也不会和我说,我可不就只看到幸福了,对吧?”

初夏一头黑线的看着她:“好吧,虽然你说的这个在我们俩身上发生的机率基本很少,但也算是一个吧。”

杨晓丽就瞪大了眼睛:“听你的意思,你们俩没吵过架?”

“他大我那么多,你认为我们吵得起来吗?”初夏一脸的郁闷,“不过,你能明白一个人干吼对方不接招的感觉吗?”

“明白……”顿一顿,杨晓丽坏笑,“明白你就是被惯坏了,烧包的。”

初夏:“……”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我知道你的那种感觉,其实有时候我和梅一桐在一起也有这种情况,我急的要死,冲他大吼大叫,他却像哄孩子一样根本不接招。

那种时候我倒真希望他能痛痛快快的和我吵出来,最起码,能让我明白他的想法儿,而不是我一个人瞎猜瞎急。

就像这一次,他说什么为了我好,就突然的断了联系,我原本是说干脆不理他了,只要他不联系我,我也绝对不搭理他。

但是,我感觉要是这么由着他,可能他真的就会一直不联系我,又怕你们笑话,我只好偷偷的去给他打了电话。

然后,又给他写了一封长信,把我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他,希望他能珍惜我们之间的缘份,不要等以后后悔。

接到我的信以后,他倒是回了,在信里又是一番大道理的和我讲,说什么我年纪太小,万一他有什么事儿对不起我。

我就和他说了,黄泉路上无老少,要是都这么想,那都不用处对象,都不用结婚了,这世上有几对夫妻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共赴黄泉的,是吧?

反正啊我算是发现了,感情中,主动的那个就要一直主动下去,不管你是男还是女,对方被动接受惮了,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呃……”杨晓丽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我咋也犯话唠病了,说着说着竟然扯出这么长的一串儿来,嘿嘿,你别往心里去,反正你们俩是肯定不会这样的。”

“行了,你要是心里烦就和我说出来,朋友嘛,就是互相排忧解难的,这个排忧解难,也不一定非要具像话,有时候心情不好时的倾诉和安慰也算嘛,对不对?”

“对。”杨晓丽开心的点头,“我有时候也是憋的要命,想要和她们几个说吧,在学校里人多嘴杂的,实在找不到说的机会,幸亏有你,要不然,没准哪天我也憋成神经了,说再严重点儿,哪天发展成叶美如那样的也是有可能的。”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嘴太快,就不好意思的笑,不知道怎么把话圆回来才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