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该问的想要知道的江奇和马朝都已经问过,是以,这次上车后,俩人都没有说话,左海自看到叶美如就痴痴的盯着她,几乎连眼睛都不舍得眨。

叶美如亦是一直盯着左海,区别是,她的眸中除了憎恨就是厌恶,甚至,这会儿她把对方当成了让她落得这一步的罪魁祸首。

从后视镜瞄一眼俩人,江奇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为左江不值,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各花入各眼吧。

车子驶进十里地左右,便没了路,马朝停下车子,回头瞄后还在沉默着大眼瞪小眼的俩人:“带好各自的东西下车。”

江奇补了一句:“你们可以跑,后果自负。”

叶美如瞪他一眼:“废话!”

江奇嘴角勾了勾,没吱声。

他不过就是给叶美如伤口上撒把盐罢了,因为进入这片地区的,都是各家族放弃的棋子,说的直白点儿,相当于各家簇被判了死刑的人员。所以,看似安静的森林内,其实是潜伏着枪法极准的数名狙击手的。

而这些并不是秘密,每一个进来的人当然都是清楚的,除非脑袋进了水,否则,谁会明知道狙击手正在瞄准自己的脑袋,还非要往上送?

几人沉默着前行一段儿,江奇和马朝止住了脚步,“二位,我们就送你们到这儿了,剩下的路,二位各自珍重吧。”江奇说着又看向左海,“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们可以把你带出去。”

“我不出去……”左海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江奇的提议。“我为了来这儿,费尽心思。好不容易见到美如了,我怎么可能离开?”

“我讨厌你……”叶美如冷冷的盯着他,“你知道嘛,就因为你,让我无端的生出了希望,以为我爷爷后悔了之前的决定。

我那么开心的等着属于我的命运改变,结果……”她恨恨的咬唇,“结果等来的却是你!你留在这儿,只会让我更郁闷。明白吗?”

“我可以跟在你后面走,如果你遇到危险,我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面前,否则,我绝不在你面前晃,可以吗?”

“你……”叶美如郁郁的瞪一眼左海,扭头往里走去,既然命运已经不会发生改变,早一点儿适应眼前的环境才是最重要的。

或者。身后跟着个替死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么想着,叶美如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而跟在他后面的左海。嘴角一直是咧着的。

他清楚对方的性格,这样的态度,就代表着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他的目的不就是如此吗?与他而言,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通过这次的考验,有一天和叶美如走到一起。现在,他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了,只要他肯努力,最终目标也一定会实现的。

待俩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江奇和马朝才折身往回走。

转天,初夏就得知了叶美如和左海已经进入湘西五队腹地的消息,当然,江奇和马朝也把叶美如和左海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周蜜康,而师长筒子,竟然很有耐心的如实相告,听完后,她久久的没说话。

说不出来的心情。

从她和周蜜康认识没多久,叶美如就是横在他们当中的一个障碍物,她想尽办法想要破坏他们,想要从她的手里把周蜜康抢走,结果,却是她自己受到的伤害越来越多,而她和周蜜康的感情越来越好。

时至今日,两夫妻不说无话不谈毫无秘密,基本也差不多了。

她倒不是可怜叶美如,就是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介。

而对于左海,她更不知道怎么评介。

左江一家子去见过左海后,左母和她单独聊过,不是求情,而是把左海的打算如实告诉了她,左母说了,她把原因告诉她,并不是为了让她帮左海,而是不希望儿子的一片好心被人误解。

左母说了,她这么做,也是希望有一天儿子回归的时候,得到的会是善意的欢迎,而不是如看待神经病般的臆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左海再也回不来了,那就更不能让儿子的一片好心无人知晓,善良的大儿子,需要的是理解,他自己不会处理,她这个作母亲的,就替他想到好了。

“怎么,又心软了?”电话那端,久久未等到小妻子的回答,周蜜康只好开了口,“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和你无关。”

“切……”初夏不自觉的翻个白眼儿,“我有那么瞎好心吗?我就是想到左海妈妈和我聊的那些,有些感慨。

放心吧,我才没有那么圣母呢,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她不去湘西五队,那我基本上就和生活在湘西五队差不多了。

还有啊,奶奶和妈想在这边多住些日子,你打电话劝她们回去吧,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三婶和大嫂还怀着身孕呢。

还有祥萍也需要时不时的回娘家,奶奶和妈不在家,她们会不适应的,我这边有我爹娘在,还有梦冉她们几个陪着,真没什么好担心的。”

周蜜康应了下来:“行,我明天给她们打电话。”

其实,周老太太和林艳秋心里也惦记着王蕾和于桃,但是吧,又不放心初夏,所以心里这个纠结啊,可想而知。

在周蜜康明确告诉她们,初夏这边已经没有了任何危险,她们可以完全放心的时候,婆媳俩终于答应,再住上五天就回a市。

来了这些日子,心里一直惦着事儿,也没去京城林家走一趟,这会儿要走了,婆媳俩就觉得,出于礼貌,应该去一趟京城林家。

自林宝河认回林家,除了周蜜康外,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去过京城林家,这次他们一过来,林老头和林老太太就过来看他们了,于情于理,她们都应该回访一下。

这事儿和林宝河赵玉兰一说,两口子就应下来。

大家特意找了初夏也休息的周日,由王叔开车,载着一行人前往林家。

车子刚驶进林家大院儿,林老头和林老太太就带着家里一众儿孙迎了出来,拜访的事儿之前通知过他们,显然,林家的小辈们今天都被召唤了回来。

包括林文斌和林文航,也都回来了。

最让初夏高兴的是,原慧也一起来了。

是以,一众人等打过招呼,各自落座时,初夏特意坐到了原慧身边,压低了声音:“慧慧姐,我是不是可以喊你大嫂了?”

原慧白了她一眼没吱声,长辈小辈们坐的满满当当,再小的声音也会入了别人的耳朵,她怎么说都不好,实在是太为难了有木有!

终于瞅了机会,初夏把她拉到一边儿,一脸不满的瞪着她:“果真是成了姻缘忘了媒人?问你一句都挨个白眼儿,太过份了!”

“那么多人,你让我怎么说?”原慧一脸的无奈,“我还要脸皮呢,小师妹。”

“小师妹?”转转眼珠子,初夏美滋滋的笑起来,“这称呼我喜欢,以后就这样喊我,哪怕和大哥结了婚也这样喊我,好不好?”

“好啊,只要你大哥愿意就行。”

“哈哈……”初夏就得意的笑,“明白了,我大哥已经答应和你在一起了,那我就放心了,老师和师母终于也可以放心了。”

看着笑的小狐狸般的初夏,原慧才反应到自己是上当了,无奈的叹口气:“你呀,怎么那么多的心眼儿?真是服了你了,我什么事儿瞒过你,还用这种办法诈我?”

“此一时彼一时嘛……”初夏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这不是担心慧慧姐因为不好意思,故意谎报军情嘛。”

“我敢吗?”原慧不自觉的撇了撇嘴,“要是我真谎报了,你在你大哥面前一告状,那我这谎言立马就变成事实了。”

“这帽子扣的太大了。”初夏连连摆手,“可不能这么说,你和大哥之间的事儿,我牵上线了,就绝不会掺合了,不管你们俩之间处的好与不好,我都不掺合,所以,以后可不许给我扣这种帽子了。”

“我们已经定下来下个月就结婚了。”

“……”这次轮到初夏哑口无言了,实在是这消息太出乎她的意料,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不过,想到自己和周蜜康之间从相处到结婚的时间,她又觉得也算正常了,林文斌的年纪摆那儿,原慧也不小了,俩人定下来就赶紧结婚,也算正常。

“日子定了吗?”

“没有……”原慧不好意思的笑,“这次是先带我过来和长辈们见见面,然后,双方家长会确定结婚日期。”

“结婚以后让师母也赶紧来京城吧,留老师一个人在这边,太不方便了,让老师来我家吃饭,他讲究太多,说什么一周只能来一次……”初夏叹口气,“食堂的饭菜虽说也不错,可是老师的脾气你也知道,忙起来就把吃饭的事儿全忘了,我打好了给他送过去,让他骂了,说让别的学生看到影响不好,哎,真让他愁死了,讲究也太多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