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就这么栽了……她绝不甘心!江桂珍突然快速往门口跑去,就算是把林初夏撞出个好歹来,她也不怕,到时候就说她是担心李昕丽和林初夏欺负她,她才想逃的就是了!

李昕丽一把没抓住她,急的冲初夏大喊:“快……快……快闪开!”待她话音落下的同时,就见江桂珍已经直挺挺的趴在门口,脑袋正好压在初夏的脚上……

不要说别人,就连初夏也被惊了一大跳,她对江桂珍早有防备,是以,在对方起步的刹那,她就往旁边闪了闪,只是想着给对方让开位置而已,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你没事儿吧?”李昕丽几步窜到初夏面前,上下打量几眼,拉起她就往楼下走,“以后少往人多的地方去,太危险了。”

“站……站住!”这会儿,江桂珍已经回过神来,爬起来冲着俩人的背影大喊,“你们也太卑鄙了!伤了人还想跑?没那么容易!”

初夏回头冷冷的瞄她一眼:“你想怎样?说!”

江桂珍“咝咝”吸着凉气,把裤腿撸上来,指着小腿干部位的一块淤青:“你们是不是也太狠了?!”

“活该!”初夏撇撇嘴,“你要是不想着撞倒我会把自己摔成那样吗?”

“胡说!”江桂珍皱眉瞪着她,“这哪是我摔的?这根本就是你们使暗招给我伤的!是你……还是你?”她手指在初夏和李昕丽间晃荡,“有胆做怎么没胆认?!”

“我们俩都站的老老实实的,就算是想伤你……”初夏摊摊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说你又没摔着脑子。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呢?”

“你们哪需要人过来,只需要往我腿上扔块石头就好了。我……”江桂珍伸手指指俩人,“你们等着,我给你们找证据,告诉你们,要是敢这么走了,我绝对要把这事儿闹的人尽皆知,就算我这学不上了,也要拉上俩垫背的!”

“随便!”初夏转身拉着李昕丽继续往下走,任江桂珍在后面叫骂也不搭理。

“我也觉得她摔的有些奇怪。按照惯性,她顶多也就是冲出门撞到拦墙上,门槛也没绊到她,你说她怎么就摔的那么正好呢?”李昕丽指了指初夏的脚面子,“尤其是正好压在这儿,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儿?”

“当然不对劲儿……”初夏笑笑,压低了声音,“不过,要不这样做。怎么能引出想要看我笑话的人呢?”

“你的意思是,有人指使她?”

“当然。”

李昕丽一脸的迷茫:“指使她对付我有什么好处?”

“通过对付你把我引出来,根本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我过的不舒坦……”初夏歉意的看着她,“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这有什么……”李昕丽就摆摆手,“认识你以后,我受到的委屈已经是少之又少了。比起以前,我现在过的真是太开心了。

对了。有件事儿我想和你知会一声……”说到这儿,她不自觉的红了脸。“我昨天去看我爸的时候,遇到江杰了。”

初夏巴巴的看着她:“然后呢?”

“我们说了几句话。”

等了半天,没再听到后音,初夏轻咳一声:“这就完了?”

“还……还要怎么样?”李昕丽脸涨的通红,“是……就我主动和他打招呼的。”

“你不是说要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他吗?”初夏一脸的无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怎么事到临头了,又退缩了?”

“我……”李昕丽咬咬唇,一脸的纠结,“我说不出口。”

“好吧,我还以为你很勇敢呢,不过,你今天的做法太棒了!”初夏冲她竖竖拇指,“我想到了你会反抗,却没到会是这么给力的反抗方式,真的是太棒了!”

“我……我也是被逼急了,上次给我泼湿我忍了,这次要是再忍了,估计下次她就直接扇我耳光子了,我也没吃她的喝她的,更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凭什么就要受她的气?”李昕丽边说边冷哼一声,“我只是不愿意惹事儿,又不是真的窝囊废!”

“嘿嘿……”初夏上下打量她,“你这身手真的是出乎我意料了。”

“那还不是沾你的光?”李昕丽晃晃手脚,一脸的开心,“我也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我竟然练的这么厉害了。

告诉你,我一脚踹她身上的时候,心里那个爽就别提了,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揍人呢,对了,你有没有这样揍过人?”

“没有……”初夏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无论是那个年代的她,还是这个年代的她,都还没机会过这样的瘾呢……好吧,她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应该做一个爱好和平的好孩子……

“有机会你一定要试一试,那感觉……”想了想,李昕丽叹口气,“真的是语言无法形容的,以后谁要是惹怒了我,就这样对付他,哼!”

“……”

得,竟然培养出一个准暴力女,初夏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随便欺负人的,我揍人的前提是,被欺负的忍无可忍了才会出手,只不过……”李昕丽不好意思的笑笑,“从今以后,我的忍耐程度应该比以前标准降低了一些。”

“……”好吧,结果还是一样的,不过,这似乎也不是件坏事儿,总比受人欺负要强的多,如此想着,初夏就堆起一脸的笑容,“恭喜你升级成功!”

“啊?”李昕丽略一愣怔,反应了过来,就嘿嘿笑着直摸脑袋,“我是觉得,我变的强大一点儿,才能让我爸过上好日子。

我妈来闹了一场以后,并没有真的死心,有事没事的,还是会去我爸厂子里瞎搅和,要不是你帮忙,我爸的工作早就丢了。

我知道,现在我是我爸的精神支柱,所以,我必须让自己变的强大起来,要不然,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受我妈欺负的。”

“你会成为你爸的骄傲和依靠的……”顿一顿,初夏就道,“就从你现在的转变来看,你一定会达成愿望的!”

“初夏,谢谢你鼓励我!”

“咱俩先别客气了……”初夏拉着李昕丽加快步子,“教导主任在前面,快走,咱们去追他。”

“干什么?”李昕丽有些发愣。

“咱们不是恶人,可是也要先告状啊。”

李昕丽:“……”

……

江桂珍腿伤的不轻,本来是打算先去找教导主任的,但是走了几步感觉腿太疼,生怕是伤到了骨头,她就先去了医务室。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有些多余,她只是软组织受了点伤,医生开了点散瘀的药给她,让她每隔四个小时往起青的地方抹上揉一揉,就要打发她走。

“曹医生,我这条腿疼的不敢走,您真的确定骨头没事儿?”

“当然。”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医生,瞄她一眼,淡淡的道,“看你的样子好像是伤的轻了有些不开心?”

“不是不是……”江桂珍连连摆手,“我就是觉得太疼了,生怕……生怕落下后遗症,我……我还没对象呢,万一腿瘸了,这一辈子就毁了。”

女医生就冲她摆摆手:“你想的有点儿太多了,放心吧,除非你现在故意打断它,要不然它是不会瘸的。”

“那您……”江桂珍一脸讨好的看着她,“那您能不能帮我出个证明,把我受伤的实际情况写下,再盖个章。”

“这点伤不需要请假。”

“我……我不是请假……”犹豫一下,江桂珍实话实说,“是有人故意推倒我的,我想为自己争取应得的权益,曹医生,您一看就是个好人,求您帮帮我好不好?”

“既然是这样,我就照实给你写一份吧。”伤者的要求,医生得配合,女医生就应下来,提笔刷刷刷写了一大段签上名字交给了江桂珍。

江桂珍瞄了几眼,赶紧向曹医生道谢,喜滋滋的拿着证明就离开了。

“这些学生啊……”曹医生摇摇头,看向默默坐一边的某人,“你们那个时候哪有这些乱事儿,推一下也得写证明找回来,又不是小孩子了,犯得着吗?好歹也是同学,对不对?”

“是啊……”原慧笑眯眯的看向她,“要是我告诉你,她根本是自己摔的,你会不会后悔自己刚才帮她的忙?”

“啊?”曹医生眉头皱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知道?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说你,哎!”

“您这一大串儿,到底要我回答哪一句?”见对方有变脸的趋势,原慧赶紧谄媚的笑,“师姐,我现在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你。

我知道是因为她想要欺负的女孩子是我小师妹,当然,我不是听我小师妹说的,是我去我爸那好儿之后,想要去找她的时候得知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现在还不清楚,但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刚才来的这位,百分百的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至于刚才不告诉你,是不想引起她的注意,这样下次我想打探消息,还可以悄悄的进行,我这样的回答,师姐满意吗?”

“不满意!”曹英白她一眼,“印象中你不是这么爱掺合事的,还有,你小师妹是哪一个?用得着让你这么护着她。”(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