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师姐,你要是见到小师妹,肯定会喜欢她的……”原慧边说边指了指曹英桌子上的一张合照,“还有件事儿我得告诉师姐,你最喜欢的这位,是我未婚夫的姑姑,小师妹是她的侄女儿,长的和她特别像。”

愣一会儿,曹英一脸无语的瞄着她:“用得着这么麻烦的绕吗?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未婚夫的?瞒的可真够紧的哈。”

原慧双颊泛起晕红:“不是要瞒着师姐,主要我们确定关系还不到一个月,我也怕万一说了再散了,让师姐白白替我高兴一场。”

曹英神色一正:“见过家长了?”

“嗯。”原慧点点头,“还不错,他们家人都挺和善的,也没有嫌弃我们家背景差,还特意提了以后让他和我一起孝敬我爸妈,替我爸妈养老。”

“还真是让你给等着最合适的了……”曹英打量打量她,笑着摇头,“以前咋就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的福气呢?”

“我天生福相,是师姐总是不相信我。”原慧挑挑眉毛,“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不和你小叔子成一对儿是明智的了?”

“我小叔子哪里差了?”曹英白她一眼,“刚夸你两句就蹬鼻子上脸了,哎,我就不明白了,苏桥多好,怎么就那么入不了你的眼呢?”

“他好?”原慧夸张的瞪大了眼睛,“就你那小叔子,脾气跟爆竹有的一拼,你能想像到我们俩在一起的情形吗?那绝对的是火星撞地球。是要酿出大祸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曹英无奈的笑,“不过。他脾气是急了点儿,但是。心地善良,这男人啊,心善知道疼老婆也是挺重要的。”

“师姐放心吧,文斌会很疼我的。”

“哟,这就护上了?”曹英打趣的看着她,“你现在就这么护着他,老师和师母有没有心里不舒服?觉得女儿白疼了。”

“我爸妈才不像你这么小心眼儿呢,他们巴不得我赶紧找个人嫁出去,哪还会挑三拣四?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我爸托小师妹帮忙,我和林文斌想要走到一起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你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

“你未婚夫和堂妹的感情好到这程度?”曹英一脸诧异的看着她,“做堂妹的,竟然能影响到堂哥的感情选择,我说,你未婚夫不会有恋妹癖吧?”

“师姐……”原慧一脸的无语,这位又不是心理医生。疑心怎么也这么重?

话出口,曹英也有些后悔,赶紧打圆场:“好吧,我用词不当。我的意思是,你未婚夫和堂妹的感情那么好,你堂妹的性格怎么样?以后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夫妻感情?”

“不会的。小师妹性格很直爽,要不然我们怎么能合得来?”说着。原慧叹一声,“文斌对小师妹特别亲近也是不原因的。他有个亲姐姐小小年纪就没了,而他和姐姐的感情特别好,对小师妹,也算是情感转移吧。”

“那还好……”曹英长舒一口气,“吓我一大跳,我说出来你别不爱听,现在真有一些爱上堂妹表妹的男人,不说远的……”她往门口瞄了瞄,压低声音道,“隔壁眼科的王大夫的儿子就是,喜欢上了自家表妹,说什么也要和表妹在一起,把王大夫都快愁死了。”

“放心吧,文斌对初夏不是那样的,他对初夏是真的对妹妹的疼宠,有时候也会吃吃妹夫的小醋,但是,目的还是为了妹妹好。

说实话,有时候我特别羡慕小师妹,有那么好的父母,有那么好的丈夫,有那么好的婆家,还有那么疼她的堂哥,身边还有一群和她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哎,我除了父母好,旁的,都没法儿和她比。”

“看来我们都没入了你的眼……”曹英撇撇嘴,“回头我要和心娅说说,以后还是别念叨你了,念叨了也白念叨。”

“我不是那个意思……”原慧赶紧急哧白咧的解释,“你们当然是我的好朋友,我的意思是,咱们一年也就见几次面,不像小师妹她们,可以天天在一起。”

“等她毕业了,不就和你一样了?”

“那倒也是。”原慧就不好意思的笑,“可能是要来月事了,我发现我特别容易多愁善感,师姐,我不打扰你了,等你下班我再过来。

对了,能不能和姐夫请个假,晚上咱们一起出去吃个饭聚聚,我现在去找心娅,让她也请假,怎么样?”

“行。”曹英痛快的点头,“我这边是没问题,关键是心娅那边,宋其波黏她黏的可紧了,简直是一分都不想分开。”

“他俩都结婚三年了,感情还那么好?”原慧忍不住啧啧两声,“可真够羡慕人的。”

曹英就笑:“你身边要是也绕上几个对你有好感的,你未婚夫也会像宋其波那样对你寸步不想离的。”

“哟,想不到那家伙现在魅力还是那么大……”原慧一脸的好笑,“那我一会儿就先旁观一下,省得总是被她取笑,这次也轮到我翻身农奴把主做了。”

“你们都翻身了,就把我给压了低下了,唉……”曹英边叹气边摇头,“我现在在家就是一老妈子,老的小的中的全都张嘴等着我,你看看我这张脸,明明和你们就差了两岁,可是看上去却像差了十岁,这就是嫁错人的下场啊。”

“小心姐夫听到了收拾你……”原慧冲她眨巴眨巴眼睛,跑了出去,她根本就没把曹英的话当回事儿。

当年刘爱国追曹英可是追了整整一年,追到手后,绝对的把曹英当宝捧着,开始的时候。她们也担心他结婚后有变化,

但是。刘爱国用实际行动向她们证明了模范丈夫是怎么样的,反正她们每次去曹英家。饭都是是刘爱国做,衣服是刘爱国洗,就连孩子也是由他带的……这样的男人,会变么?这念头只在她脑海里一闪就被她彻底否认了。

不过,她心里也不是没有疑惑的,曹英的确有点儿显年纪,但是这一年来,显的也太严重了,好像一下子老了五岁不止。难不成,她真的遇到什么事儿了?或者,一会儿她应该向乔心娅打听打听。

曾经也是同住一间宿舍的难姐难妹,哪怕现在不能经常在一起,这份情谊却是永远都不会变的,关心,自然也不会变……

“师姐,想什么呢?”

手臂被扯住的一刹那,原慧才回过神来。冲好奇瞄着她的初夏笑笑,“去见了我的师姐,在回想我们的当年呢。”

“噢噢噢……”初夏再打量她两眼,“师姐你没事儿吧?”

原慧摇摇头:“当然没事儿。对了,那个叫江桂珍的刚才去找我师姐看伤了,看她的样子。是想要扯着你不撒手,多注意她一些。”

“放心吧。我已经给她上了眼药了,有本事她就去告状……”初夏笑的眉眼弯弯的。“估计她这会儿正气得一肚子苦无处咽呢。”

事实上,江桂珍现在哪止一肚子苦无处咽,她恨不得拿把刀杀人了。

拿着证明找到教导主任,添油加醋的一番描润,满以为,主任会立马把林初夏召过去训斥一番,并顺便让对方背上个处分。

哪知道,看了她的证明,教导主任只是淡淡看着她,表示,同学间要团结友爱,这种小动作,是很破坏学校的风气的。

并且警告她,如果再做出这种事儿来,学校就要考虑实际的处分了,例如,开除!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明明被伤着的的是她好不好!为什么她成了被警告的那一个?甚至,教导主任明确表示没必要找林初夏谈话,因为事情他已经全部了解过了,过错方绝对不是林初夏。

意思就是说,她是绝对的过错方?!

她想不通,也不服气,可是看看教导主任那张脸,她哪还敢再说些多余的?只能把冒到头顶的火气压下,忍气吞声的退了出去。

真是冤家路窄,半道上,她竟然又遇到了林初夏和李昕丽,同时,还有她去校医务室开证明时看到的那名女子!

心中一动,江桂珍迎过去:“林初夏,有本事凭自己的能力和我斗,靠着家里的关系恶人先告状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笑眯眯的打量打量她,初夏笑着开了口:“被训了吧?不服气吧?那又怎么样!许你自己告状就不许别人解释么?先挑事的是谁你不会都搞不清楚了吧?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来质问我,拜托,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行吗?!”

“你……你怎么解释的?”

“这个就不需要告诉你了,我也没有那个闲功夫……”初夏冲她撇撇嘴,“你现在应该来找的不是我,是那个支使你这么做的事主才是你要找的。

明知道你这么做是错的,明知道你这么做会吃亏,她还骗着你来对付我,你说她安的是什么心?有本事,她自己为什么不出面?要是真的退了学……呵呵……”

“挑拨离间对我来说是没用的,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我这是在挑拨离间吗?”摇摇头,初夏看向李昕丽,“你说我这是在挑拨离间吗?”

“有人愿意替别人背黑锅就背呗,你就别瞎操心了……”李昕丽拉着她往前走,“赶紧去教室吧,外面这么冷,脚都要冻僵了。”

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远,江桂珍咬咬唇,往宿舍方向走去,她的身后,远远的缀上了两名女生……

已经走出去老远的初夏,回头看着缀在后面的两个尾巴,忍不住咋舌,也不知道周蜜康怎么找的,这两位的真相,真的是扔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

如果不是她们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的次数太频繁,她都不敢确定,这就是其中的两位。都是和她一个班的,平时寡言少语。绝对让人忽略的存在。

她也相信,这两人的身手。绝对和她们的长相成反比,江桂珍腿上的乌青就说明了这一点儿,她其实当时站在门边视野相当开阔,可她愣是没发现她们怎么出的手!

这么多像江湖中传说的暗器高手!

找个师长筒子这样的丈夫,虽然会被妒忌被觊觎,但是,也因此才有机会见识到各种普通人无法接触到的层面,这么说起来,似乎还是赚头大一些。

初夏和李昕丽刚一进教室门。就被几个黑影给推出去了。

“你们几个这么激动,是打算干什么?”

林梦冉不满的瞪她一眼:“还好意思说呢,当我们是好朋友吗?我们就住在隔壁的宿舍,为什么不喊我们?”

“已经够扎眼的了,要是再喊你们,就更扎眼了……”初夏摊摊手,“你们希望我身边一直围绕着各种牛鬼蛇神吗?”

“这次是谁?”杨晓丽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很快就有结果了……”初夏冲几人安慰的笑笑。“相信我,如果意识到危险,我肯定会喊你们帮忙的,外面冷。回教室吧,好不好?”

“算了,看在你是孕妇的份儿上。这次饶了你,下次再这样。我们可真生气了……”林梦冉冷哼一声,道。“好歹是战友又是朋友还是从一个地方考过来的,你这么做,也太不像话了。”

“好了,初夏说的也对,如果当时她再把咱们喊出来,事情的影响就太大了……”吴静波赶紧打圆场,“就现在来说,初夏在女生中已经是最遭妒忌的了。”

“有些人真是脑子犯抽抽,你说她们妒忌的什么意思?难不成,妒忌能让她们自己变的更出挑?”林梦冉鼓着腮帮子进了教室,恰好和左江的视线对上,表情就一下子柔和了下来。

和左江坐在一排上,仅隔着一个人的林梦烨当然留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唇角就饥讽的勾起来,真够不自量力的!

连她林梦烨都接受不了,能接受样样不如自己的林梦冉?除非左江的眼睛瞎了!

这段时间她已经观察过了,左江和班里每个人都是淡淡的,这让她心里安定了不少,最起码,还没有人入得了左江的眼。

至于和左江来往的最频繁的林初夏,已经结婚有了主,就不在她担心的范围内了,所以,在最初被拒绝低落过后,现在她特别有耐心慢慢等。

她相信,以她的优秀,总有一天,左江会接受她的,当然,她必须在新生入学前搞定这事儿,要不然,学妹们来了,可就不一定了。

说实话,这些天,她可是把几个班的女生都瞄了个遍,容貌上,林初夏和李昕丽算是最出挑的,不管她承认不承认,都必须承认,这俩人相貌上是高于她的。

但除此之外,没人能比得上她。

至于这两个,一个结了婚,一个那么自卑,都不是她该担心的。

女追男隔层纱虽然在她这儿失了效,但是,她相信,她和左江这间,总不会比男追女来的艰难。

已经坐定的初夏,压低了声音问林梦冉:“喂,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林梦烨在幻想中醒过来?”

“过些日子吧,等我们感情稳定稳定……”提到这事儿,林梦冉明显变了个人似的,说起话来也变的柔声细语的。

杨晓丽不自觉的打个哆嗦:“肉麻死了。”

“和你比差远了……”林梦冉就揭她的短,“是谁打电话的时候直接掐着嗓子眼儿说话?哎……哟……”她夸张的打个哆索,“和你比起来,我这还算事儿吗?”

杨晓丽瞪她一眼,刚想回击,就见原老夹着课本晃了进来,吓得她赶紧噤了声。

严肃的往下睃一睃,老爷子难得的流露出狡黠的笑容:“把书收起来,考试。”

悉悉索索的,下面立时乱成了一团,这种突然袭击,分明是对付小学生的招数,老爷子怎么用在他们的身上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心中窃喜的,例如班长大人。

这段时间他在李昕丽那儿总吃瘪,正一肚子郁闷,不是没想过转移目标。可是,瞄了几圈儿。他都找不到另一个下嘴的地儿。

只要他用实力证明自己的优秀,就不信李昕丽不动心!要是她再这么不识趣。那就是注定了她没福气了。

哎!

暗自叹一声,视线瞄下初夏,心中的遗憾无以言表,为什么那么小就结了婚呢?要不然,这才是属于他的最佳人选啊。

过年的时候带回家,别人看向他的眼神……,只消这么一想,他就激动的要命,可惜。也只能想想,偷着激动激动了。

试卷是油印的,还散发着墨香。

当老爷子表示考试时间只有六十分钟的时候,好多学生的手都抖了……

初夏先把试卷大致瞄了一遍,心里就有数了,挑着简单的题目先过完,然后,就从头开始一下攻克,其实都不难。只不过,有的是要通篇大论,她也不敢保证自己六十分钟能全部写完,所以。还是先把拿分题保住了再说。

慌乱过后,教室里便剩了沙沙的落笔声。

原老在前面坐了一会儿,便走下讲台。一圈圈的转着,有那么几个手放在桌洞里的。立马吓得缩回了爪子。

这一考,绝对就要让很多人现原型了。

录取分数并没有公布。哪怕安排了班干部,大家的等级划分也不是十分清楚,现在,有些人想混在当中充大爷是难了。

老爷子走到初夏身边的时候停下来,瞄了几眼,一直略略有些提着的心就放了下来,还好,他这么做总算是赌对了。

说一个小时收卷,老爷子是绝对的半分都不拖,哪怕很多人才写完了多半张卷子,也只能苦着一张脸交上去。

不过,在看到大多数人都没写满后,好些人的愁苦就减轻了不少。

人嘛,都是有从众心理的,好强的前提是比别人强就好了,如果不比别人强的情况下,能差不多也是行的。

在这种心态下,乃至于好多人看到明显写的满满的某些卷子,都有些鄙视,为了充门面乱答一通,真的能代表什么吗?

到分数出来了,才能真的看出高低!

“老爷子这突然袭击搞的,太吓人了……”林梦冉脑袋伸初夏面前,“喂,我怎么感觉,这事儿有些不太对劲儿呢。

你看,早上你刚刚和有些人闹了矛盾,突然的,老爷子就搞了这种袭击,我猜,这是在向大家证明些什么,对不对?”

“行了,别瞎猜了,你要是再琢磨,是不是就要怀疑老爷子是不是给我透了题了?”

“不不不……”林梦冉连连摇头,“老爷子的严谨那是绝对的,谁干这种事儿他都不能干这种事儿,要真是这么怀疑他,那我就不配做他的学生了。”

“要不是了解你,这会儿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试探我了……”初夏冲她撇撇嘴,“本来我还挺开心的,让你这么一叨叨,我心情瞬间低落了。

你能这么想,是不是别人也会这么想?哎,我所有的努力啊,难道就要被猜疑给抹杀掉吗?”

“我其实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林梦冉不好意思的笑,“刚才去交卷的时候,我根本已经听到有人这么议论了。

你说你也是,就不能写的慢点儿,留点白,好歹差距没那么大,大家也就不会乱猜了,是不是?”

“说的也是……”顿一顿,初夏冷哼一声,“爱咋咋,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怎么说是别人的事儿,只要我自己不介意就是了,如果总是为她们的嘴巴活着,我还不得被累死?”

“对,这说法儿我赞同……”杨晓丽赞同的点头,“能被人议论也是要有资本的,最起码,这证明了咱们夏夏的优秀,对吧?”

“果断的,你比老大会安慰人……”

某位被称为老大的筒子就拉长了脸,一脸的苦瓜相:“果断的,说真话的是会被嫌弃的,难道以后我要变的让自己都嫌弃吗?”

吴静波忍不住笑:“老大,你这是标准的骂人不带脏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