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上午的课一结束,初夏就着急的往家赶,她相信,那两位已经查出了指使江桂珍的人是谁,一直没和她联系,大概是不想暴露和她之间的关系,那么,她想要知道答案,必须要通过师长筒子了。

“娘,周蜜康有给我打电话吗?”一进门,初夏就急急的问道。

“没有啊……”赵玉兰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林宝河和万老也都把视线转向初夏,眉眼中满是担心。

“没没没……”初夏赶紧解释道,“是我让他帮忙查点儿事,估摸着应该有结果了……”正说着,电话响起来,她三两步跑过去接起来,看得赵玉兰心都揪揪起来了,这孩子,咋就那么不注意?还没到三个月呢!这平时在学校是不是也这么不注意?心里这么琢磨着,就根本没听清初夏说的什么,待她挂断电话,才回过神来,“咋样?”

“查到了。”看赵玉兰一脸的紧张,初夏赶紧安慰道,“娘,放心吧,是有人欺负昕丽,我让他帮忙查查。”

“我不是担心这个……”赵玉兰眉头皱起来,“夏啊,你身子弱,可得注意点儿,绝对不能跑跳,知道吧?”

“知道知道……”初夏连连点头,“刚才这不是着急嘛,就忘了,娘,平时我特别注意,不信……”她指向一直如空气般无存在感的李昕丽,“不信娘问问昕丽,她一向不撒谎的。娘绝对可以相信她说的吧?”

见赵玉兰看向自己,李昕丽赶紧道:“婶儿。初夏说的是真的,在学校的时候她还是挺注意的。

再说了。我们几个和她在一起,哪会容许她跑啊跳啊的,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都不是没数儿的。”

“小丽,你没事儿吧?”赵玉兰上下打量打量李昕丽,一脸担心的问道。

虽然问的有些没头没脑,李昕丽却是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赶紧道:“婶,我没事儿。那人欺负我还被我收拾了,她吃亏了,我一点亏都没吃。

初夏是怕我被学校记过,才让周师长帮忙的……”说着,她冲一众人等深鞠一躬,“真对不起,都是我惹的祸,让长辈们也跟着担心了。”

赵玉兰宠溺的揉揉她脑袋:“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干什么?”

这个动作。从来没有人对她做过!不受控制的,眼泪“哗”的流下来,初夏和赵玉兰都被她的样子惊着了,“昕丽。你……怎么了?”初夏略显小心翼翼的问道,依她对李昕丽的了解,做出这样的举动。说明她心里是极委屈的,可是。她想不出委屈的根源在哪儿……

“太感动了……”脸上还挂着泪珠儿,李昕丽不好意思的笑。“就是婶这个动作,让我觉得特别亲近,特别被宠爱,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你喜欢这动作?”初夏笑嘻嘻的伸手摸着她脑袋,“这还不好说的,以后我们天天对你做这个动作,让你天天感动,咋样?”

“你这孩子……”赵玉兰把闺女拨拉开,瞪她一眼,“开玩笑也不分个时候,小丽那眼眶子还红着呢……”边说边揽住李昕丽肩膀往餐桌旁走,“咱们吃饭,不搭理她……”随之又回头招呼万老和林宝河,“叔,宝河,吃饭了。”

被嫌弃了的初夏筒子就故意苦巴着脸叹口气:“既然娘这么不待见我,那我就不吃饭了,免得让娘看着还闹心。”边说边抬脚往自己屋走,眼见却偷偷瞄着自家老娘,结果发现,人家压根不吃她这一套,连看都没看她……

好吧,玩的有点儿过……,某人腆着脸,颠颠的走到桌边坐下,讨好的冲赵玉兰笑:“娘,真的生我气了?”

“娘哪舍得……”赵玉兰笑眯眯的把女儿搂怀里,“娘疼你都来不及呢,哪能舍得生你气,娘就是想看看你现在的脾性。

夏,娘和你爹开心的,就是你现在性格变的越来越大度,也不钻牛角尖,要是以前,娘这么做,你肯定就甩脸子走人了。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娘和你爹特别放心,哪怕有一天我们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一定会把事情处理的特别好。”

初夏就是一愣:“你们打算去哪儿?”

“哎!”叹口气,赵玉兰看向女儿,“你姥爷身体不太好,我和你爹得回去看看,把你留在这儿我是真不放心,可是,要不是情况危急,你大舅是不能给我发加急电报的,娘不想一辈子后悔,夏,我已经给你婆婆那边打电话了,她会抓紧时间过来,等她到了,我和你爹就赶紧回去。”

这消息太意外了!

初夏就觉得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来到这个年代,没认识周蜜康之前,最疼爱她的人,就是爹娘和姥姥姥爷,那么开通的老爷子,看着那么健康,怎么会突然就身体不好呢?

是的,以大舅的性格,若非十分紧急,是不可能发加急电报给自家老娘的,尤其是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下,那么,姥爷的身体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娘,你和我婆婆说原因了吗?”

赵玉兰点点头:“说了,你婆婆说她先安排人去你姥爷那边看看,搞明白了情况,再做下一步的安排。”

“那就好……”初夏就松一口气,以周家的能量,只要姥爷不是特别严重的情况,就不会有问题,不过……,她看向赵玉兰,“娘,你和爹赶紧吃饭,让王叔送你们去火车站,要是有快车票,你们就坐火车回去,要是没有……”她看向王忠良,“就麻烦王叔送我爹娘回去吧。”

王忠良赶紧保证:“您放心,我一定办好这事儿。”

因为交待过,她带同学回来的时候,不要称呼她少奶奶,直接喊她名字就好,可是王忠良哪敢,是以,说话的方式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夏,你……”赵玉兰一脸的纠结,她的确是特别着急着回家,可是,女儿现在的情况特殊,她实在是难以决择。

初夏一脸坚定的看着她:“娘,我没事儿,如果不想让我后悔一辈子,您和爹就听我的。”

见妻子还在犹豫,林宝河拍板道:“玉兰,夏现在不是以前的夏了,她比咱俩都有主见,身边又有那么多好朋友,放心吧,咱俩赶紧吃饭赶紧回去,这样才能真的让孩子心里踏实下来。”

“嗯。”赵玉兰就应下来,可是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却觉得胃里满满的,不吃又怕女儿担心,就逼着自己往下咽……

“爹,娘,要不你们带上饭路上吃吧……”自家老娘的样子哪像在吃饭,根本是在受刑好不好,初夏便如是提议道。

初夏并没有要求跟着去火车站,她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只有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才能让爹娘真正的放心下来。

送走了爹娘,初夏就觉得屋子里一下子冷清了好多,再加上心里担心姥爷的身体,眼泪不自觉的就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初夏……”看着她的样子,李昕丽有些手足无措。

万老无奈的叹一声,上前劝道:“夏,周家的能力摆那儿,只要不是神仙也难办的事儿,就肯定不会有问题。”

“我知道……”初夏点点头,一脸的不好意思,“我都知道,可就是心里坠坠的,压的慌。”

正在收拾桌子的秦迎芬就接话道:“您这样的情绪低落和怀孕有关系,您尽量多想一些开心的事儿,会好的。”

“我知道……”初夏冲她笑笑,“喊我初夏好了,这样您啊您的,不觉得怪怪的么?刚才王叔这么说话我就想说这事儿了,咱们以后要长期在一起,这么客气着,大家都尴尬,是吧?”

“其实……”李昕丽脸憋的通红,“其实……其实,你们原本怎么称呼,依然怎么称呼就好,要不然,我们几个会来的不自在的。

那个……,这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儿,是我们几个都这样觉得,每次来的时候,感觉王叔和秦婶都有些不自在,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也觉得不自在。”

“行……”初夏点点头看向秦迎芬,“秦婶,你觉得怎么喊顺口就怎么喊吧,不要紧的。”她敢这么说是因为,那股子风已经过去,再以后,在一些大家族这样的称呼也没什么奇怪的,那她又何必去为难人家?

秦迎芬长舒一口气,神色明显放松了好多:“三少奶奶,您没事儿的时候,手在两个腑窝下揉揉,会让心情好一些的。”

显然,她用这种方式告诉了初夏她的选择。

初夏心中暗自好笑,这两口子,也不是周家的家奴,怎么也这么讲究呢?其实,原本让他们改口,一方面是不想在几个好朋友面前被这样称呼,另一方面,是不希望两口子心里不舒服,看来,还真是她多想了……

到下午初夏去上课的时候,王忠良还没回来,初夏就知道是没有快车,王忠良送自家爹娘回去了,这倒让她心里略略轻松了些,回到老家,有辆车,终归是方便好多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