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爱我,不舍得怪我,用你的死还我自由?”方涛冷冷的指着自己脖子上的伤痕,“这就是你太爱我不舍得怪我要还我自由的方式?

周楠萍,别说的那么好听行吗?咱们俩做了好几年的夫妻,你是什么脾性我能不知道?

别拿爱我来做幌子,你最爱的人根本就是你自己好不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了,就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目的只不过是想让你自己满意罢了。

也或者,连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儿吧?就现在,你好好想一想,如果当时我劝你了,拉住你了,你会怎么样?”

如果劝了,拉住了,自己会怎么样?周楠萍神色怔怔了好大一会儿,叹气:“是的,你真的劝我了,拉住我了,也许我会舍不得死,但是,就因为这个,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

“所以说,你承认自己是在用极端的方式威胁别人了吧?”

“是,我跟了你那么多年,我用这种方式威胁你,又怎么了?”周楠萍一脸怒气的瞪着他,“要不是你做的太过份了,要不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会用这种方式吗?

而且方涛,我回家找你的时候,真的是打定主意见你最后一面,就悄悄结束自己的生命的。

哪怕知道你和别的女人好了,哪怕知道我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在成全你和另外一个女人,我也认了。

可是你太心急了,见到我就迫不及待的提出离婚。提出要和桑梅在一起,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失望吗?

即便那样。我也没有恨你,我当时就想。如果我自杀你肯拦住我,那么,你做错的这些我可以既往不咎。

可惜,你不但没拦着我,还那么冷漠的看着我……”重重叹一声,周楠萍眸色黯下去,“要不然,我怎么舍得拉你一起死?”

“行了,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该下的狠手你已经下了,再怎么解释也是这么回事儿,周楠萍,不管你们家有多大的势力,这一次,我绝对不能这么算了……”方涛看向周蜜康,微微瑟缩一下,又梗起脖子,“我感谢您救了我。但是,我不能放过她,除非您把我关在这儿一辈子。”

“就你?”周蜜康冷哼一声,“也值当的我出手?带你过来。只不过是想要你们坐下来解决这件事儿罢了。

你以为我真的是怕你公事公办去告周楠萍才这样做的?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这是给我二叔二婶面子罢了,就你们俩……”摇了摇头。周蜜康没再说下去,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就你们俩。我才懒得管呢……

“小涛……”梁晓红一脸失望的看着方涛,“不管怎么说。小楠跟了你以后,是一心一意的和你过日子,什么事儿都向着你们家。

为了你,她和家里基本上断绝了关系,连爸妈都快要不认了,可现在你却要这样对她,是不是也太让人寒心了?

是,你现在已经不喜欢小楠了,你觉得你这样做没什么,但是,你的做法传出去,想要和你好的那个女孩子还敢跟你吗?

今天,你能这样对小楠,明天你就有可能这样对待别人,方涛,给别人留条后路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你好好想想吧。”

方涛眼神闪了闪,悄悄瞄一眼周山平,又瞄一眼周蜜康,才大着胆子道:“要让我不计较这事儿也行,周楠萍必须马上和我离婚。”

“我偏就不和你离,有本事你就来硬的,我绝对让你把脸丢的光光的。”周楠萍转头看向周蜜康,“三哥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三嫂的事儿,我这辈子,就和这死男人耗上了,三哥,我从小就不求人,这一次我求你,给我这次机会吧!”

周蜜康视线就转向周山平和梁晓红,两口子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略一犹豫,他就点了点头:“好,你对你三嫂做的那些,我不计较,但是……”

“没有但是……”周楠萍抢着道,“我保证,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三嫂的事儿,三哥,你可以相信我,从小到大,我是不亲近人,但我从来不撒谎。”

回想一起,她说的是事实,哪怕对家里人再冷情,她却是从来没撒谎欺骗过家人,周蜜康就微微叹口气,答应了她,但是也表明,她和方涛的事儿,他绝对不会掺合。

周楠萍就再次将视线转向方涛:“你要去告就去告吧,你伤了,我也伤了,夫妻打架的事儿,你说我要杀你,我还说你要杀我呢。

方涛,我周楠萍从来就不是泼妇,现在是你亲手把我变成了泼妇,既然亲手造成了这样的后果,你就承担吧!”

“小楠……”梁晓红一脸哀求的看着女儿,如果女儿真的走了这种极端,还不如关进去待几年来的好呢。

“妈,你别劝我……”周楠萍一脸坚定的看向父母,“爸,妈,你们就当没生我这个女儿吧,以后的事,周家可以不插手,我自己来做。

以前,我总是嫌你们不帮我,现在,我求着你们别帮我,不管是生是死,不管结果怎么样,我谁都不怨。

如果可以,我希望爸能在报纸上登一个脱离父女关系的启事,那么,以后无论我做什么事儿,都不会和周家有关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疯话呢……”梁晓红一把拉住女儿,泪水流下来,“是妈不好,没照顾好你,对你的关注太少。

你怪妈怨妈都是对的,小楠,再给妈一次机会,让妈弥补自己的过错,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你还年轻,只要你愿意。一定会遇到真心对你的人的,你相信妈。好不好?”

一直没说话的周岗平也重重叹一声,开了口:“小楠。毁别人的同时就是在毁自己,你以前的行为的确挺让家人心凉的,但是,这不代表着,你出了事儿家里人不疼你。

如果亲情是靠一则启事就可以断绝的,那也就不是亲情了,只要你肯改,爸可以保证,家里人都会原谅你。接受你,不信,你问问你三哥。”

“是的,只要你真心愿意改,没人会再揪着你过去的错误不放,再说了,你和你哥都有够让他们不省心的,现在,你哥已经比以前强多了。如果你也能做出改变,二叔二婶那些年的苦也算是没有白受。

你们都只知道怪他们,嫌他们把你们寄养,可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把你们寄养,你们可能根本就活不下来。

我也知道,你和你哥都怪我妈没把你们收留。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当时我们过的什么日子,相信你们就不会那样想了。

二叔和二婶一到下雨天就浑身伤疼。都是那些年落下的病根,只不过。他们不愿意把那时候遭的罪和你们说罢了。

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也不是怨怪哪一个就能解决问题的,这些事儿,以前就算和你说,你也听不进去,现在……”顿一顿,周蜜康叹口气,“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就这样毁了一辈子,值不值得。

我也明确告诉你,就你对你三嫂做的那些事儿,我到现在也没原谅你,的确,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你起了那个心思就是不可饶恕的。

但是,如果我就揪着这件事儿不放,那我和你又有什么区别?所以,我愿意给你机会,看你以后的表现。

同时,我也希望你能真的让自己活的开心些,让二叔二婶不再为你操心,也不再遗撼,至于你和方涛的恩怨,到了这一步,你认为你们还能一起过下去吗?”

他本来是一点儿都不想掺合的,不过,看到二叔二婶难过的样子,他终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不管怎么说,二叔二婶对他是没的说的。

是以,不等周楠萍说话,他又看向方涛:“我希望你能听我一句劝,如果小楠愿意和你和解,你也没必要非得揪着不放,两败俱伤伤的不是一个人。

还有,你也的确是太功利了,不管小楠对别人怎么样,但她对你,那绝对是说不出一个不字来,你说她只爱她自己。

如果她像你说的那个样子,大概就不会嫁给你,想想你的实际情况,你认为小楠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丈夫吗?”

方涛唇动了动,终是叹一声,讪讪的垂下了头。

“小楠……”梁晓红声音中带着微微的乞求,女婿是不对,但是,她绝对不希望女儿用那种极端的方式,用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去惩罚女婿。

周山平也看向女儿。

久久的沉默后,周楠萍看向两口子:“爸,妈,在我做出这样的事儿以后,你们竟然没有放弃我,我挺感动的。

但是……”她看向方涛,“我对他的好,就换来这样的结果,我不甘心,所以,接下来的事儿,让我们自己处理。

我可以答应你们,我不会用自己的一辈子去和他耗,但是,我必须让他付出应该付出的,让我得到应该得到的。”

夫妻俩对视一眼,答应了下来,能到这一步,已经是意外了,他们也怕再逼下去会适得其反。

周蜜康看向方涛:“你现在的决定是?”

“我不可能再和她一起生活……”方涛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周楠萍,“我承认,我对你的评介有偏颇,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你的性格了。

咱们俩在一起也好几年了,你对我的确是很好,可是,你时不时的就阴沉着脸,时不时的就疑心这个疑心那个,和你一起,我的心理压力太重了。

不只是我,我父母也有这样的感觉,所以这次我打算和你离婚,他们一点反对的意见都没有,你应该明白,咱俩性格差异太大了,在一起越久,对双方的伤害就越大。

不如,就好合好散吧,你对我做的事儿我就当没发生过,对外,就说咱们俩是因为性格不合分开的,我也可以向你保证,一年内我不结婚,行吗?”

显然,这会儿功夫他也想了很多,要不然,他不会向周楠萍保证一年内不结婚,不过,由此也说明,俩人的感情是真的走到尽头了。

这世上,最不能勉强的就是人心了,现在,不管是方涛,还是周山平夫妇,最盼着的就是周楠萍能想开,放各自一条生路了。

但是,显然这种想法是不太现实的,周楠萍本就是有些极端的性格,这一会儿功夫就让她想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周楠萍就表示,她不同意方涛的做法,她要求,对方再和她相处一段时间,同时,不能和桑梅联系,如果这样半年后,桑梅还愿意和方涛在一起,她就放手,如果到时候桑梅已经另结新欢,她和江涛要怎么办,再另行协定。

显然,话说到那么绝,她的心里还是不想和方涛分开的,在这段感情中,她投入的太多,计较的太多,想要短时间放手,太难了!

无奈,周蜜康只好扯一把方涛,示意他随自己出去。

“您不能强迫我。”方涛道。

“哪那么多废话!”周蜜康瞪他一眼,强行扯着他出了门口,进到单独的一个房间,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别罗嗦些有的没的,直接说,能不能答应周楠萍的要求。”

“您这样也太不讲道理了……”

“和你有道理可讲吗?要是你讲道理就不可能还没离婚就去和别的女人谈恋爱,是吧?”周蜜康冷哼一声,“我没时间和你瞎叨叨,痛快点儿,要不然,你自己和周楠萍协商。”

“不不不……”方涛一听急了,“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就她那性格,要是真让我和她协商,那总有一天,她会把我活埋了的。

三哥,既然您已经出面了,那我就听您的,再和她相处半年,不过,您可得让她答应我,半年后不准反悔,要不然,我干脆什么都不要了,也马上离婚,就她那脾气,我真是够够的了。”(未完待续。。)

ps:书荒的亲可以看一下暖的完本小说《军妆》和《重生之赵小涵向前冲》,点击作者信息有链接,或者可以直接在搜索框中搜索。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