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周楠萍的处理结果初夏是在第二天一早知道的,听完师长筒子的讲述,她不自觉的叹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就事论事,这个结果已经算是出乎意料了,不管周楠萍和方涛最终怎么样,最起码和二叔二婶一家的关系不会生出嫌隙。

说这些的时候,周蜜康让她把电话按在了免提上,周老太太和林艳秋也都在她的身边,是以,她的沉默,却让老婆婆和婆婆误以为她是生气了,婆媳俩对视一眼,林艳秋就对着电话吼:“小蜜,你原本是怎么说的,怎么说变就变了?”

周老太太也附和:“是啊小蜜,就算当时的情形让你有些不忍心,那也应该和夏商量商量再决定,你这样,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

电话那端的周蜜康一听婆媳俩的一唱一合就明白怎么个意思了,当即轻笑着道:“奶奶,妈,你们想太多了,初夏没生气,她只是在替二叔二婶纠结,就楠萍的性格,半年以后会怎么样,谁知道呢,是不是?”

“奶奶,妈,在你们心里我就那么小心眼儿?”初夏大眼睛瞄着婆媳俩,一脸的委屈状儿。

婆媳俩就讪讪的笑起来,这会儿她们也反应过来了,从最初,初夏就不同意为这事儿一家人闹的不合,是他们让她不用管的,现在还这样冤枉人家,真是太不应该了。

坐在一边默默不吭声的于桃就笑着打圆场:“弟妹,奶奶和妈哪会觉得弟妹心眼儿小,她们根本是关心则乱。”

“我知道……”初夏嘻笑着打断于桃。“我故意的。”

“……”不只是周老太太几人一脸的无奈,就连电话那端的周蜜康也是一脸的无奈。都快做妈的人了,还这么喜欢恶作剧。真不知道娃被她带能带成啥样儿。

“周楠萍现在回方家了?”捉弄完几人,初夏表示很开心,就转移了话题。

“嗯,她自己坚持要回方家,只能由着她了。”

周老太太就叹气:“山平和晓红都不是爱钻牛角尖的,偏这俩孩子都倔的和牛一样,小蜜,这次的事儿奶奶得对你说声谢谢,更得对初夏说声谢谢。”

“奶奶。我们是您的孙子孙媳妇。”

“奶奶,您这样可就是不把我当一家人了。”

隔着电话的俩人几乎同时开口,话不一样,意思却是一样的,听得老太太和林艳秋眉眼中都染上了笑意,小两口儿这么默契,是她们最乐意看到的。

又闲聊了几句,周蜜康就挂断了电话,他着急着把手头的事儿忙完了去医院探望尚处于危险期的赵老爷子。

一个上午。初夏在学校里都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虽说爹和娘打电话回来说姥爷现在情况不错,但是,只要老爷子的情况不稳定下来。她就不可能真正的放心,而且,她也担心。爹娘是为了让她放心才故意往好处说的。

中午放了学,她就急急的往家里赶。害得陪她一起回家的吴静波小跑几步才跟上她。

“你慢点儿。”吴静波一把拉住她,“我知道你着急。但是,如果你自己出点儿什么意外,让你爹娘怎么办?”

“我没事儿,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就算跑回去都没事儿……”

“省省吧……”吴静波打断她,“你怀的是双胞,就算身体再好,也要比一般的孕妇多注意一些,更何况,你原本并不是特别强壮的人。

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比以前强了很多,但底子终归是差了些,趁着怀孕养好了,月子坐好了,才能让你的身体真正的强壮起来。

怀孕坐月子的时候,是给自己的身体第二次机会,如果这次补不上,以后想要再补上可就难了,到时候后悔你都没处悔去。”

初夏无奈的看着她:“什么时候你也变的像梦冉一样能叨叨了?”

“我是医生。”吴静波瞪她一眼,“关于身体健康的事儿,我绝对比老大能叨叨,不信,你就继续不听试试。”

“好好好,我听你的,听你的还不行嘛。”没办法,初夏只好把步子放缓了一些,神色中却是满满的无奈。

“这还差不多……”顿一顿,吴静波又安慰道,“从你之前的描述来看,林叔和赵婶应该没骗你,你放心吧。”

“如果你是我,你能放心吗?”初夏反问道。

“不能。”吴静波无奈的叹气,“但是,不管能不能,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情况下,都应该让自己往好处想,要不然,真把自己的身体熬出点儿好歹来,可就是给所有人添麻烦了。”

“我知道。”初夏也是一脸的无奈,“我没那么不懂事儿,好歹也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医了,而且我还算是学的不错的,自己的身体什么样儿,我真的是有数儿的。”

“你又没学妇科。”

听着吴静波的小声嘟囔,初夏忍不住笑起来,心情也比之前好了许多,是啊,已经是这样了,她担心也是那样,不担心也是那样,不如让自己轻松些,让大家放心些。

回到家时,周老太太、万老爷子和林艳秋都在,初夏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姥爷的最新消息。

周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她:“你姥爷已经彻底脱离危险期,明天就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了,等再过几天能移动了,直接转到京城来,放心了吧?”

“真的?!”初夏一脸的惊喜,“是我爹娘亲口这么说的?”

“是的。”林艳秋笑着接话,“这种事儿我们能骗你吗?骗得了一时,等知道真相的时候岂不是更伤心?”

听她这么说,初夏总算是放下心来,回头抱住吴静波用力拍拍:“真让你说中了,以后你一定是名好医生的!”

吴静波一头的黑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正吃午饭的时候,电话响起来,尹嫂接起来说了两句,捂住话筒看向几人:“是周楠萍打来的,想和初夏说几句话。”

虽然尹嫂算是照顾万老爷子的保姆,但是因为之前和赵玉兰等人相处的情份,再加上帮初夏补习过功课,而且她也不是家奴,所以,她对主家的称呼,是听不出雇佣关系的。

“我来……”林艳秋站起身来,却被初夏一把拉住,“妈,还是让我来吧,如果是不合理的要求,我不会答应的。”

周老太太也道:“艳秋,让初夏自己处理吧。”

略一犹豫,林艳秋坐了回去。

初夏过去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就传来周楠萍的声音,透着从未有过的热情:“三嫂你好,我是楠萍,吃过午饭了吗?”

“正吃着呢,找我有什么事儿?”

“那等三嫂吃完了我再说吧,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完,周楠萍就迅速挂断了电话,让初夏想拦都拦不住,无奈,她回头冲众人摊摊手,坐回桌子继续吃饭。

“看起来,这孩子倒真的是变了些。”周老太太就道。

林艳秋点着头附和:“这倒是,要搁以前啊,她才不会这样说话,更不会这样为别人着想。”

吃完饭待了大约有十几分钟,再话再次响起来,初夏主动过去接起来,果然是周楠萍,双方打过招呼,初夏便让对方什么事儿直说。

略略沉默了几秒,周楠萍才道:“三嫂,我必须向你道歉,以前是我不好,无端端的去妒忌你,怨恨你,都是我的不对,您别和我一般见识。”

“都过去了。”

“谢谢三嫂的大度,也谢谢三嫂不和我计较,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连普通工人都没的做,我给三嫂打这个电话,一是道谢,二是想给方香求个情。

她其实挺可怜的,我公公婆婆重男轻女,她从小就不受待见,现在方家不如以前,她更是受尽了白眼,再加上,她以前对三哥有点儿念想,所以,我一说,她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如果可以,能不能让她把大学读完,我可以保证,她绝不会再打三嫂的麻烦,更不会做对不起三嫂的事儿。”

琢磨一会儿,初夏道:“六妹,让她自己来和我说,不是我不信你,我是希望能亲眼看到她自己的诚意。”

“好的,我待会就给她打电话,谢谢三嫂,对了三嫂,您现在身体还好吧?”

“挺好的。”

周楠萍赶紧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过段时间我去看您。”

“你这孩子啊……”林艳秋叹口气,道,“心太软了,就那方香,最不值得原谅了,和你没有半点儿的瓜葛,却听信一面之词来害你,这种人,最饶恕不得了。”

“妈,我不是心软……”顿一顿,初夏叹气,“周蜜康已经做了那么多,我不想让他的心思白费,都已经让了一步了,不差再让一步。

而且,周楠萍能想到为方香求情,我倒挺高兴的,依她以前的自私,是绝对不会管别人的,现在,能替别人着想了,才说明她是真的变了。”

“这倒也是。”周老太太赞同的点头,“那就看看方香的态度再说吧,夏,你可以先晾一晾她,看看她的表现再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