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最后一天了,早些码出来早些更上,差不多两章噢

------------------------------------------------------

下午第一节课是原老的,看着老爷子抱着的厚厚一摞卷子,大家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自考试后,大家可都盼着这一天呢。

虽然不是中小学生了,可是断档很多年,再坐到学校里,心态还是和中小学生的时候差不多,既害怕考试,又盼着成绩。

不管是考的好的考的差的,都是心存侥幸,自己不会,也许别人也不会呢,矬子里拔将军,只要是能排前面就是好的……

大家的表情落在原老眼里,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丝笑意,做为老师,最喜欢的就是学生的认真,不管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

“这次摸底,进行的很突然,所以……”顿一顿,卖个关子,老爷子继续道,“所以虽然大家的成绩不是特别理想,但是,考虑到实际情况,我对大家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我相信,只要大家继续保持学习的热情,到你们毕业的时候,一定能成为最合格的毕业生,把这份热情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你们都会成功的!”

“哗哗哗……”

热烈的掌声,既是感谢老爷子的鼓励,又是为自己心潮澎湃的激动找个发泄口。

原老手掌往下压一压,道:“都是大学生了,按说不需要搞这一套。但你们这一代大学生是不一样的,所以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上来取走自己的卷子。

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考的不如意的同学更加努力。也能让考的理想的同学,不要放松,继续保持这份荣誉。李涛……”

被老爷子念到名字的是一名二十六七岁的黑瘦男子,略显激动的起身,往讲台走,待他到了近前,老爷子冲他笑笑:“你这次考了28分,要加把劲儿。”

李涛脸颊刹时涨的通红,局促的应了一声“是”。接过卷子胡乱鞠一躬,耷拉着脑袋几乎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显然,这是倒数第一名。

这让大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都在盼着自己的名字可以最后一个念到。

“王晓花32分,李爱国33分,李冲33分,赵海涛34分……,林强65分,薛家梅65.5分……。钱小雨71分……”

卷子发到这里,班里6/5的同学已经被点过名,这让还没被点过名的同学变的更加的紧张,眼看着机会离自己越来越近。谁不想做金字塔尖的人物?

“……李新娄82分……”

班长大人脸“刷”的就白了,他可一直自信满满的认为,就算不是第一也一定是前三。可现在还有七八个同学没念到呢,咋到到了他了?

有些走神。动作就慢了些,原老只好又念了一遍。

李新娄赶紧起身。僵着一张脸,缓缓的走上前接过原老手中的卷子,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就退了回来。

原老暗自摇头,这名学生的年纪摆在这儿,心理承受能力却是太差了。

虽然说考试的成绩是蛮重要的,但也不在这一次两次,要是连这么点儿打击都承受不了,以后踏上工作可怎么办?

压下心里的念头,老爷子继续往下念,依次为李昕丽、杨晓丽、林梦烨、林梦冉、吴静波、左江,林初夏。

林梦烨只比林梦冉少了0.5分,可就是这0.5分,让她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在她看来,林梦冉说什么也不应该比她考的好的,从小到大,妹妹在任何事上都没有机会超过她,这一次,怎么会?!

是以,拿回卷子,她的第一念头就是过后一定要查证一下,俩人的卷面分数有没有搞错了,至于怎么查证,当然是激将法儿。

她相信,以林梦冉的性子,只要她一激,肯定就把卷子交给她让她验证了,哼,她就不信,她从对方的卷面上找不出一点错来。

不过,这念头还在脑子里盘柦,就念到了最后一位林初夏,分数是97分,排在林初夏后面的左江是95分。

这个结果,比林梦冉比她高了0.5分还让她接受不了。

那么优秀的左江,怎么可能比林初夏考的差?

就那个娇气巴拉走了后门保送进来的林初夏,怎么可能会比左江成绩好?!所以说,卷面分数一定有错的地方,她一定要查证!

持怀疑态度的不只林梦烨一个,因为在念到初夏分数的时候,班里有不少学生都向她投来复杂的视线,如果不是碍于原老还在这儿不好说什么,估计早就酸话开始了。

对这个结果,初夏早有预料,她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她和原老的关系从来就没有背着过任何人,是以,班里的同学几乎都知道,那么,多想就多想吧,又不止这一科会考试,以后考试次数多了,她成绩摆那儿了,自然也就堵住大家的嘴了。

不过,大家的视线太灼热,哪怕初夏不在意,也有些不舒服,心中暗自诽腹,都是大学生了,就考一次试而已,至于吗?

这和她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及格万岁的心态相差也太大了,不过,正如原老说的,情况不一样,心态不一样也是正常的。

而且包括她在内,对待分数的心态和曾经的自己也是不一样的,虽然这是为了不让大家说闲话,为了给爹娘娘争脸,为了让周蜜康知道为她办保送是值得的,但总的来说,心态还是不一样的。

发卷子的程序和中小学生差不多,接下来的程序也和中小学生差不多——讲卷子。

毕竟有那么多没及格的,一个一个的问。原老是绝对招架不了的,所以。就从头开始,一题一题的讲解。对于简单的一句带过,难度大一些的,就讲的细致一些。

这算是照顾大多数同学的一个做法儿,对于考到八十分以上的同学来说,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了,不过,底子差的占到了80-90%的份额,也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讲课的过程中,林梦烨一直在查验自己的卷子。结果,她是半点判错的地方都没找出来,为了证实自己的怀疑,她还把坐在她相领的两名的同学的卷子也重新检查了一遍,结果亦是一样的。

这让她对林梦冉和初夏卷子出错的疑问有些不确定起来,但是,让她相信这俩人都比她强,她又有些不甘心。

其实对她来说,这分数高低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她根本就不想做一辈子医生,现在跑到这儿来凑热闹,只不过为了引起左江的注意罢了。

可是,她的长相似乎无法吸引到左江。那么,她能利用的也就是才华了,现在。连才华也要打个折扣,那她在这儿待的还有什么意思?

不行……

她悄悄扫了一眼左江的侧颜。心里的念头郁加的强烈起来,她能看出来。妹妹对左江也是有兴趣的,说什么,也不能让妹妹抢了先。

尤其在发现左江对妹妹似乎比对她还要好的情况下,她真的是等不下去了,而且,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等着她处理呢,在这儿耗太久,对她就越不利。

心思和林梦烨同样复杂的还有李新娄。

他本是想着借这次考试翻盘的,观察了这么久他非常确定李昕丽是特别传统的女孩子,她在意的应该是男人的成绩和能力,那么,只要他成绩压过别人,对方就一定会真正的注意到他,答应和他在一起。

但现在,自己考的还不如对方好,又如何能吸引到对方?卷面他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半点儿疑问也没找出来。

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导致原老讲的内容他基本没听进去,结果原老喊下课的时候,他又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认真听,没准错了的这些题目中真的有判错的呢……

他的坏心情在下课后大家的议论声中,渐渐好了些。

没有顾忌的,好些同学当着面就质疑初夏的分数是有问题的,有两名女生,甚至直接走到初夏面前问她,是不是在考试之前,原老就把题目给她讲解过了。

不待初夏说话,林梦冉先火了,瞪着站在桌旁的两名女生:“你们脑子没问题吧?妒忌心是不是也太强了点儿?

原老是什么人你们有没有打听过?就他的严谨,要是能做出像你们说的这种事儿来,那就不是原老了,当年也就不会受那么多委屈了。

有胆儿你们直接找原老质疑去,再不行,你们去系主任、校长那里质疑,让学校组织一场大考验证一下好不好?”

“生这么大气干什么……”初夏笑呵呵的拍拍林梦冉,“能被人妒忌说明我还是挺优秀的嘛,别人爱说啥说啥,以后还要考试呢,也不是哪个老师都和我关系好的,到时候,不就清者自清了?”

那两名跑来质疑的女生就对视一眼,撇了撇,撤回自己的位置去。

俩人还是半信半疑的,不过,想想初夏和林梦冉说的也对,她们也就不呈一时口舌了,反正,对于林初夏的能力,她们还是持怀疑态度的。

这就是印象问题了。

如果初夏长相一般,天天趴在书上用功,也许大家就不会这样多想了,可偏生的,她是整个学校最漂亮的女生,又是保送生,还是原老的学生,这各种光环集于一体,别人要是不妒忌她就奇了怪了。

“林梦冉,把你的卷子给我看看。”俩女生刚撤,林梦烨站了过来。

“哟,我高了0.5分,你是不是妒忌的快疯了?”林梦冉好笑的瞄着对方,“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姐,你怎么就丁点儿都不盼我好呢?”

“是不敢拿出来吧?”林梦烨冷哼一声,“不敢拿出来就明说,找那么多不着道的理由干什么?”

“你怎么不把全班的卷子都收过去检查一遍?”林梦冉嘲讽的看着她。“那样才能真正证明你的怀疑,对了。你最想要的是初夏的卷子吧?”说着把初夏的卷子和自己的卷子摞一起递给对方,“呶。检查去吧,希望你能如愿。”

毫不犹豫的,林梦烨拿着俩人的卷子就走了。

初夏一脸无语的看向林梦冉:“你倒是挺配合的。”

“哼,我就是看她们都怀疑你心里不爽……”林梦冉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自己没本事却去怪别人太有本事,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初夏就笑:“如果你们不是天天和我在一起,也会这样怀疑我的。”

想了想,林梦冉诚实的点头:“这倒也是,最初咱们在一个队上的时候。我们都对你的能力表示过质疑……”随之一脸的恍然,“难怪你不生气呢,你已经适应了是吧?”

“算是吧。”初夏模棱两可的道。

直到放学的时候,林梦烨才把卷子还回来,什么也没说,只一把扔给了林梦冉,显然,她是没发现错处的。

“喂,不发表点儿感言啥的?”林梦冉故意气她。

狠狠的瞪妹妹一眼。林梦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姐妹俩的枪来剑往,左棋安都看在眼里,心中就暗自苦笑,以前他怎么就那么坚定的认为自己喜欢林梦烨呢?

现在近距离相处才发现。以前在自己眼中处处优秀的女孩子,也不过是一个心胸狭窄容不得人的小女子。

关键是,她容不下的人还是她自己的亲妹妹。他以前的眼睛真是让屎给糊了,要不看人咋能那么失了水准呢?

猝不及防。林梦烨视线突然转过来,左棋安就不自在的低下了头。如果是以前,被对方这样注视到,他会小鹿乱撞的特别开心,可现在,他除了不自在还是不自在。

“你在躲我?”林梦烨毫不顾忌的坐到了他的身边,并瞄了瞄他身后的左江,“就因为知道我喜欢他,你就不愿意看到我了?”

“没有。”左棋安慌乱的回一句,把书塞到书包里,提着就往外走。

显然,林梦烨没有那么容易甩脱,她迅速提起自己的书包,跟了出去,“棋安哥,你等等我。”

好久,她没有这样称呼他了,心中莫名的涌上一丝酸涩,天知道他曾经多么喜欢听她这样称呼自己,可是,随着双方年纪变大,她对他除了冷漠还是冷漠,甚至连称呼,也变成了冷冷的左棋安,今天,又这么被她称呼的时候,他竟有些恍惚到分不清梦还是现实了。

欧毅跟在后面,看着好友垂着的脑袋,暗自叹口气,紧走两步追上:“老左,咱俩不是说好了先去诗社嘛,你怎么甩下我就跑了?”

“对对对……”左棋安慌乱的应着,就随欧毅转道儿。

“等等……”林梦烨一把扯住他,“棋安哥,我想和你谈谈。”

“我……”略一犹豫,左棋安还是拒绝道,“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我说过,你们姐妹之间的事儿我不会介入。”

“不是这事儿,是别的。”林梦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你好歹听我说完再走行不行?”

欧毅站在那儿没吱声,这种决定他不能替对方拿主意,而且,好朋友对林梦烨的心结他知道,他也认为早些把这心结打开对左棋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是曾经心心念念的人,左棋安就征询的看向欧毅。

欧毅就道:“你们聊,我去诗社等你。”

找了个稍显僻静的地方,左棋安认真的看着林梦烨:“小烨,不管你要和我说的是什么,我想先说一句,无论怎么样,你和小冉都是血脉相连的姐妹。”

“我知道。”林梦烨叹口气,“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们姐妹间的争斗,我也不愿意这样,但是,如果把林家交到小冉手里,结果会是什么样的,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想到吧?

不是我想和她争,是我不得不和她争,我妈也是希望,林家能在我的领导下继续前进,可是,现在部分长辈们更倾向于小冉,我妈根本就说服不了他们。

其实,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儿,如果随了他们的意,那以后林家到底落到谁的和里就不一定了,他们看中小冉,不就是看中她好控制吗?

小冉性格外向,什么事儿都大咧咧的,这样的一个她,怎么可能在家主的位置上做好了?我是林家的一份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我都不能让那种不可控制的局面发生。

棋安哥,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我请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如果你说的是这些,那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左棋安失望的看着她,“我刚才不是不心存侥幸的,但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小烨,如果你坚持这样想,以后我们还是不要来往了,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也不会帮小冉,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现在可以放心了。

我知道,你拦住我说这些,其实早就料到了结果,你要的无非就是我的保证而已,现在,我答应你了,可以了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