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没错,林梦烨要的就是左棋安的这个保证,当然,她隐隐的也是希望左棋安能改变主意,答应帮忙她的忙,哪怕知道这种机率非常低,她还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现在左棋安这么明明白白的拒绝,虽然让她有些微的失望,但也还算在她的接受范围内。

只要左棋安两面不帮,她心里就稳了好多,哪怕左江那边她最终拿不下,也没什么好怕的,单凭实力,她的胜算仍然是比林梦冉大好多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林梦烨也不再多罗嗦,只和左棋安又强调一遍,便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左棋安心里竟然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从此以后,他终于可以把她当做是路人了,所有的念想,在这一刻之后,都烟消云散了。

想了想,他决定去找林梦冉,哪怕不帮对方,他也是想给对方一个提醒,那个善良的傻丫头,他可是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然而……

走出拐道,他竟然看到刚刚和他讲完条件的林梦烨,正抱着左江的胳膊,笑的一脸开心。

不自觉的,他将视线移到左江的脸上,只能看到对方的侧脸,神色看不太清楚,但似乎也在笑。

左江的背景他多多少少是知道的,真论究起来,可是比自家的背景还要强,要是林梦烨找到了他帮忙,小梦冉绝对只有输的份儿!

这也太卑鄙了!

前脚拦着不准他帮忙。后脚就来找背景更强大的人帮忙,她这根本是为自己开路的同时。还要把别人的路堵的死死的!

哪怕是觉得已经看清楚了林梦烨的为人,可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这就是他从小就挂在心上的人啊,竟然是这样的品性,他干脆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

心里怨念着,他脚下的步子没停,走到了林梦烨和左江的面前,“林梦烨,这就是你这个做姐姐的手段儿?”

林梦烨身子明显一颤,随之回头冲他娇笑着:“棋安哥,你怎么来了?”

“左江……”左棋安看向半倚在林梦烨身上的左江。“我一直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人,想不到,你竟然这和不自重。

看你平常和小梦冉来往的也挺多的,私下里却和林梦烨做出这样的勾当,和她一起害小梦冉,你心里真的能做到无愧吗?”

“你误会了……”林梦烨赶紧道,“我走到这儿刚好遇到了身体不太舒服的左江,想要扶他去医务室看看。”

左棋安一愣,就转到了左江的前面。果然,对方面色潮红,呼吸明显有些急促,他伸手往对方额头上试了试。“这么烫?!”念叨一句,他赶紧扯着对方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对林梦烨道:“我扶他去吧。你一个女孩子终归是不方便。”

“不用了……”林梦烨却是死死的不松手,“我扶他去就好了。我是他女朋友,有什么不方便的?棋安哥。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

“你是他的女朋友?”左棋安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我怎么不知道。”

“这种事儿我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宣传,再说了,梦冉对左江有好感大家都知道,我和她本来就合不来,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和左江在一起,还不闹翻了天啊?

棋安哥,这事你先帮我们保密,等我离开学校以后,再让她知道好了……”林梦烨冲左棋安笑笑,扶起左江继续前行。

“等等……”左棋安急走一步拦在她的前面,“我怎么觉得左江的情况不对劲儿呢,就算是再烧,也不至于糊涂到连人都认不出来吧?”

“棋安哥,你真是的……”林梦烨就白他一眼,脸颊飞上一酡红晕,“他只是不好意思面对你,那个……”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和棋安哥的过往,都告诉他了。”

左棋安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左江几眼,见他始终不抬头,被他这么一打量,反而把脑袋垂的更低了些,就对林梦烨的话信了几分。

看左江的样子好像真的是病的不轻,他也就不再拦着,退一步,给林梦烨让开了路。

待俩人的身影越走越远,他才摇摇头,去找林梦冉,一般来说,林梦冉不去学校外的林家,就在宿舍,他先去宿舍问了问,对方果然不在,就转道去了校外的林家。

“棋安哥?”看到突然造访的左棋安,林梦冉一脸的惊喜,“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说着才意识到,这是初夏家,不是自己的家,就冲周老太太万老爷子和林艳秋讪讪的笑,“周奶奶,万爷爷,林阿姨,棋安哥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对我可好了,现在也在医科大上学。”

“看出来了……”周老太太笑呵呵的摆手,“你们有话就去侧厅说吧,说完了带着你哥哥出来喝汤,今晚上留下一起吃饭。”

“谢谢周奶奶。”林梦冉道声谢,拉着左棋安飞奔向侧厅,总来林家,她对林家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也知道左棋安的性子,如果没有事儿是不可能这个时候找来的,是以,她是片刻也不想耽误。

林艳秋忍不住笑道:“看小冉的样子,对这位棋安哥哥还挺紧张的。”

正在喝孕妇专属汤的初夏笑嘻嘻的接话:“曾经是小冉心心念念的人呢,不过现在,应该就只是她心里最重要的哥哥了。”

结果,她话音刚落下,就见林梦冉一脸慌乱的跑出来:“初夏,左江可能出事儿了,我得马上回学校。”

初夏也不多问,立即应道:“你赶紧去吧,等解决了告诉我一声,对了,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或者我开车送你?”

“你……”视线落到初夏肚子上,林梦冉有些犹豫,看她的样子,初夏哪能不明白,就征询的看向周老太太和林艳秋,“奶奶,妈,我开车没事儿的。”

林艳秋站起身来:“我和你一起去吧。”

这会儿不是客气的时候,林梦冉感激的冲对方笑笑,就急急的跑出去上了车。

初夏的车技不算是特别好,但是,正常路上开是没问题的,再加上这年代车少,是以,五分钟后,车子就停在了校医务室的门口。

车子还没停稳当,林梦冉就推开车门一阵风般的飘进了医务室,左棋安也迅速跟了过去。

不出一分钟,俩人又前后跑了出来,林梦冉一脸的惶然,眼眶子都红了:“他们不在里面,初夏,我现在怀疑林梦烨给左江下了药,怎么办,你说她能带他去哪儿?”

“下下下……下了药?”根本没想到这个可能的初夏,舌头都大了,好不容易才利索的把一句话说出来。

“是啊,根据棋安哥描述的情形,我觉得我猜的十有**是对的,初夏,你有没有办法查到她到底带着左江去了哪儿?”林梦冉泪哗哗的下来,“如果真的让她得了手,左江会受不了的,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儿?

我可以不做家主,我也可以不和他在一起,但是,我不能让她毁了他,初夏,求求你,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你别急……”初夏想了想,道,“我们理顺一下,人多的地方她是不可能去的,带左江出学校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往学校偏僻人少的地方找,你赶紧上车坐好,咱们先去库房那边。”

这功夫,左棋安已经一把把林梦冉推到车上,走到驾驶位冲初夏点点头:“让我来开车吧,你坐到后面。”

“好。”初夏痛快的把驾驶位让开,又忍不住嘟囔,“明明会开车,刚才为什么不说,左棋安,你这性格就是这点儿不好,总是喜欢藏拙,一点儿都不痛快。”

“的确,这是我的毛病,刚才我是没好意思。”左棋安边开车边道歉,“以后我会努力改正我的这个缺点。”

初夏:“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我原谅你了。”

左棋安:“……”

林艳秋倒是很喜欢儿媳妇的这性子,不过这时候,实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就瞪一眼对方:“什么时候了还捉弄人,小心小冉以后不和你做好朋友了。”

“妈,你当我们是小孩子呢……”初夏笑着戳一把林梦冉,“你急和不急结果都是一样的,放轻松些,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们,就时间来说,一定不会出事儿的。”

林梦冉慌的浑身都在打摆子了,只好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儿,想说话,却一个字也发不出音来。

看她实在是难受,知道想让她轻松不可能,初夏就伸手拍拍她,没再说什么,有些时候,沉默的陪着,就是最好的安慰。

车子到了库房外面,林梦冉箭一般的冲下车子,左棋安就摇摇头:“这丫头是真的乱了头绪了,库房的管理员还在,他们怎么可能来这里?”

果然,只片刻,林梦冉又冲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不……不在这里……”声音直接带了哭腔,“还有哪儿有可能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