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合一起了。

---------------

白鹤泉右侧的小树林里,有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小木屋,已经废弃了很多年,现在,林梦烨和左江就在这间屋子里。

把左江放在地上,林梦烨索性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身高一米八多的左江扶到这里来,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擦擦额头的汗水,侧脸看向睡的正香的左江,她的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就要尘埃落定了,这段时间总算是没有白白浪费掉。

留在学校这么长时间,表面上看她每天像普通学生一样上课下课,事实上,她怎么舍得那样浪费时间?

没事儿的时候,她就拿着本书到处溜达,她特意留意过,现在天还冷着,基本没人往这边来,所以,在出校门不方便的前提下,这儿是最安全的地方。

伸手抚抚左江的脸颊,又在他鼻子上拧拧,见对方眉毛微微一皱,翻个身儿继续沉沉的睡,她唇角勾起讥讽的笑,平时装的跟大爷似的,还在还是不她案板上的鱼?

“哼,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捏捏他的下巴,林梦烨骑坐在左江的身上,开始解他衣服的扣子,可惜,要给睡沉的人脱衣服实在是太难了,是以,待把对方剥干净后,她自己也累的完全虚脱了。

坐在旁边喘了一会儿,看看浑身已经冻的有些发青的左江,林梦烨冷哼一声,把脱下来的衣服胡乱的堆到了对方的身上。

“你以为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追你的……”伸手拍拍左江的脸颊。林梦烨鄙视的撇了撇嘴,“别做梦了!能让我看中主动追的男人还没生出来呢。

你是长的不错……”边说。她的手边在他的身上游走,“身材也算是不错。事实上,最初我也是真的挺喜欢你的。

但是,你的三心二意,太让人失望了,我林梦烨喜欢的男人,必须是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配让我喜欢。

是不是以为我这样对你,是打算和你生米煮成熟饭?”说话间。她的手握住了他的下面把玩着,“你又错了,这么吃亏的事儿我才不会做呢。

现在,我就给你一种既成事实的感觉,相信梦里的你一定非常舒服,明天早上,你也绝对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

你可以帮我,也可以不帮我,但是。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背着这个心理包袱,你不是告诉我你是专一的人吗?哈哈,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要怎么个专一法儿!”

手从他的身上移开。林梦烨把自己的头发打的乱乱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镜子照照,满意的勾起了唇角。

就算是左江现在醒来。也一定会相信她伪造的这一切的。

要早知道左江是个油盐不进的,她早就用这个办法了。只不过,她原本对自己的魅力太自信。以为假以时间,总能让左江对她动心。

可惜,坚持的越久,他离她越近,这让她的耐心,终于被他熬的干干净净了,然后,才选了这个地方,提前来打扫过,并放了点备用物品在这儿。

她走到靠墙的位置,打开麻袋,从里面掏出条被子来,现在的天到了晚上还有寒意逼人,要是万一把左江冻出点事儿来,她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当然,在对方醒来之前,她是会把这些证据消灭的干干净净的,哼,要是没有点儿手段,她怎么可能让林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对她交品称赞?

至于那几个老家伙突然改变了主意,无非是为了自己那点儿算盘罢了,要不然,林家的家主稳稳的是她的,她根本就用不着费这些心思。

那样,她现在已经可以站到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向他说出心意,根本就用不着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在这儿纠缠。

要是……

她叹一声,逼着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下去,明知道现在还是不可能的事儿,何必急着为难自己呢?她相信,等她被定为家主继承人的时候,一定可以让他接受自己!

裸身躺在地上的左江可能是感觉到了冷意,把身子蜷成一个团儿,林梦烨嫌恶的踢了他一脚,才把被子扔到他的身上。

这一幕,正好落入了推门闯进来的林梦冉的眼里,“你干什么?!”上前一步推开林梦烨,林梦冉一脸怒气的盯着她,“你怎么这么狠毒,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左江?”

倒退几步的林梦烨一脸惊骇的看着林梦冉:“你……你怎么来了?”她明明看到对方离开了学校,而为了不留下踪迹,她扶着左江转了好大一个圈儿才来到这里,怎么会被对方找过来?难道她一直在跟踪自己?不对,如果真是那样,她不会等到现在才闯进来……刹那间,她恍然了,因为她看到了跟在后面出现的左棋安!

“你竟然去向她告密?!”林梦烨一脸怒气的盯着左棋安,“你答应过我,不掺合我们俩之间的事儿的,我信了你,你竟然出卖我?”

“我什么时候出卖你了?”左棋安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再说,现在的事儿和掺和你们俩之间的事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说左江病了你要送他去医务室吗?现在怎么会送到这里来了?”边说他边看一眼躺地下的左江,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你干嘛还扒光了他的衣服?”

“谁……谁剥光他的衣服了?”任林梦烨脸皮再厚,这种事儿被亲口说出来,也是羞的脸通红,“衣服是他自己脱的,他说太热,非要脱,我根本拦不住,而且他脱完了衣服就抱着我非要……”心一横,她继续空口白牙的说瞎话,“非要那啥。我力气小,根本就挣脱不了。现在,我清白也没了。你们几个得给我作证,要不然,我没脸活下去了。”

“那你快去死吧!”林梦冉冷哼一声,蹲下身子试了试左江的额头,仍然烫的要命,她抬头愤愤的看着她,“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林梦烨,要是左江有点儿三长两短,我绝对饶不了你!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凭什么我滚出去?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要滚也应该是你滚出去!”林梦烨边说边蹲在另一边,伸手就拿衣服要给左江往身上穿。

“要点儿脸吧!”左棋安一把揪起林梦烨,又伸手揪起林梦冉,“你们都给我出去,衣服我来给他穿!”

林梦冉伸手猛的一推林梦烨,对方便踉跄两步冲了出去。

“神经病!”林梦烨回头恨恨的骂了一句,她原本身手就不如妹妹好,又一路扶着左江过来累的虚脱。再加上被撞破了心虚,这会儿自然不是妹妹的对手。

“到底我是神经病还是你是神经病,你自己应该更清楚。”林梦冉鄙视的看着她,“以前我只知道你心计多。两面三刀,现在我才知道,你不只是心计多。还人品差。

你说,要是姥姥和妈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丑事儿。会是什么心情?林梦烨,如果可以。我宁可和你是陌生人,你太让我恶心了!

对了,你到底给左江下了什么药?他在左家的位置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清楚,如果不想被左家追杀,你最好合作点儿。”

“我倒是想给他下药呢,可是我有那个本事吗?我会什么不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诬陷我你好意思吗?”

“你就嘴硬吧。”林梦冉冷冷的看着她,“反正我该说的也都说了,听不进去是你的事儿,等吃了亏你就知道我是不是为你好了。”

“你会为我好?”林梦烨哧笑一声,一脸讥讽的看着她,“你现在应该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陷害我,然后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吧?”

“怎么样了?”两个黑影走过来,是初夏和林艳秋,婆媳俩在外面等了这么一大会儿没见林梦冉和左棋安出去,就猜到是找到左江了。

“这不要脸的女人把左江的衣服都给剥了,棋安哥正在给左江穿衣服呢。”林梦冉边说边冷哼一声,“我现在觉得做她的妹妹真是太丢人了!”

初夏和林艳秋都没说话,这种时候,姐妹俩的事儿,外人实在不好插嘴,不管私下里怎么出主意,在这种场合,是绝对不能掺合的。

又等了一分钟左右,左棋安扶着左江出来,初夏把手电筒往左江脸上照了照,眉头就皱起来:“这是下了什么药?这大冷天的,出这么多汗,不会出事儿吧?”

边说边转过身带头往外走,“林梦烨,你下了什么药赶紧说,最好有解药,我虽然还算不上专业的医生,但是看左江现在的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如果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让一个无辜的人留下后遗症,进而影响到一生的生活,那你就是死了也难辞其咎了。

再说,你这么做的本意是为了林家的家主之位,现在要是真的出了无法弥补的事儿,你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真不是我下的药。”林梦烨还是咬紧了牙不承认。

林艳秋回头扫她一眼,压低了声音对初夏道:“看她的样子也不是个傻的,我估计,左江这孩子应该是睡一觉起来就没事儿了。”

“妈听说过这种药?”初夏赶紧问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如果真像婆婆说的这样,那最好是别把左江送校医疗校,要不然,丢人的可就不止林梦烨了。

“嗯。”林艳秋点了点头,“她们那个林家和辛家是世交,辛家有一种药就是这样的症状,解药要在之前吃才有效,之后只需要睡一觉就行了。

当然,我也没见过这种药,只是以前听你奶奶提过,咱们家以前和辛家老一辈打过交道,后来出了点儿误会,就不来往了。

所以,有些事儿,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奶奶特意说过这事儿,我不会记错。待会儿直接把车开京中心医院。

这个点儿校医院值班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人,检测的仪器又不齐全。不管是不是我说的那种药,去京中心是最好的。”

“好,听妈的。”初夏应一声,加快了步子往前走,婆媳俩说话的功夫,左棋安和林梦冉已经扶着左江出了树林子了,倒是林梦烨一直缀在俩人身后。

待上了车之后,初夏对左棋安道:“直接去京中心医院。”

“不需要先去校医务室处理一下?”林梦冉一脸担心状儿,“万一……万一留下点儿后遗症怎么办?初夏。我不是不信你,我是……我是真的怕。”

“小冉,放心吧,去京中心医院。”待车子启动驶出去后,林艳秋才解释道,“我刚才有留意林梦烨的表情,所以,我可以断定,应该和我猜的一样。”

婆婆这么一说。初夏就明白过来,当即把刚才婆婆和自己说的又原封不动的说给林梦冉听,终于让对方一脸的惶急退却下去。

事实证明,林艳秋是对的。到医院一检查,左江只是陷入深度睡眠,到时候会自动醒过来的。至于流那么多的汗,是因为这是一种强制性的休息。身体会本能的抗拒,所以。才会汗流浃背。

结果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初夏是孕妇,自然不能陪在这儿,林艳秋自然也要陪儿媳一起回去,反正初夏会开车,就把左棋安留在医院陪林梦冉。

第二天一早初夏和婆婆再次赶过来的时候,左江还没醒,林梦冉的眼圈儿都是黑的,显然一晚上没睡好。

“都说了没事儿了,你还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初夏推她一把,嗔怪道,“到时候左江没事儿,你把自己熬出个好歹来,不正好如了某些人的意了?”

“她肯定今天一早就走了……”林梦冉叹一声,“我不只是因为左江才睡不着,初夏,虽然我一直讨厌林梦烨,羡慕别人有一个疼惜妹妹的好姐姐。

但是,我本心里还是把她当成亲人的,我一直以为,她就是心计多一些,比我会为人,我真的没把她想这么坏过。

你说,一个未婚的女孩子,竟然能用出这样的手段来,太可怕了!要是林家真的落入她的手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我昨晚上睡不着就要想,如果放在古代,她就是那种能把家族发展成邪|派|魔|教的主儿,我真的挺恨自己以前那么不懂事儿,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初夏只好安慰她:“先别想太多了,等左江醒了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觉得他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就着了林梦烨的道儿了呢?”

“你吃过饭了吗?”林梦冉看向初夏问道。

初夏点点头:“吃了,你赶紧吃吧。”

“你吃过了就赶紧回去休息会儿,该去上课就去上课,我这儿的事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以后,我必须让自己变的更独立。

其实,以前我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只不过,我独立的地方不对,以前的我真是太自私了,只想着让自己活的开心,从来没想过家族。

初夏,以后我的事儿你都不要管,让我自己来处理,我不能总让别人扶着走路,要不然,我永远成长不起来。”

林梦冉边说边推着初夏往外走,到了左棋安身边,也一把扯住他,“棋安哥,你也回去吧,让你陪了我一晚上,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就算你想独立,也用不着和我这么见外吧?”左棋安无奈的笑着,“小冉,你愿意成长,愿意承担我很开心,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成长和承担变的不像你。”

“放心吧,我再怎么变也不会变的像林梦烨一样。”林梦冉咧嘴笑着,“我主要想单独和左江说说话,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行,知道开玩笑了就没事儿了。”林艳秋笑着拍拍她肩膀,“小冉,有什么需要的就开口,阿姨这边也是挺乐意帮忙的。”

“阿姨,谢谢您。”林梦冉一脸的不好意思,“已对够麻烦您的了,哎,要是您再有一个儿子就好了。那我就可以做您的儿媳妇了。”

“要是做了我的儿媳妇,床上的那位怎么办?”林艳秋笑着揉揉她脑袋。“不过,听你这么说。阿姨还是很开心的,行了,我们走了,左江醒了你就带他去家里,中午饭留在家里吃。”

“好的阿姨,我会的。”

一行人离开后,躺在床上的左江睁开了眼睛,是以,林梦冉回身的时候。恰好触及对方亮晶晶盯着自己的眸子。

“你……”虽然知道他没事儿,可是担心了这么久,她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上前猛的推他一把,“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左江脸涨的通红,“是我太大意了,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不是没抗争过,可是药力太大了。所以……”他咬咬唇,没再说下去。

“哎!”林梦冉就叹一声,“你醒了多大会儿了?”

“早就醒了……”左江脸更红了,“看到左棋安也在这儿。我……我实在不好意思。”

“哼!”冷哼一声,林梦冉没说话。

“小冉,要是林阿姨还有个儿子。你真的要做她的儿媳妇儿?”左江拉住她的手,一脸讨好的笑着。“你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我说的是真的。有她那样的婆婆真的是太幸福了,而且,林阿姨的儿子肯定不会像你这么蠢,轻易就中了招,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现在肯定在被林梦烨逼着娶她呢。

对了左江……”林梦冉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看着他,“如果我没有发现,如果早上醒来你发现自己光着身子和林梦烨躺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左江忽的坐了起来:“她把我衣服脱光了?”

“是的。”

“谁……谁给我穿上的?”

“左棋安。”

左江脸涨的更红了:“是……是全脱光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林梦冉红着脸啐他,“我也不能扒拉开被子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全被脱光了,那我不就成女流|氓了?”

“要不你现在看看?”左江说着就作势要去脱衣服,林梦冉吓得一把扯住他胳膊,“你干什么?”边说边心虚的四处瞄。

“这房间就住了我自己,门也关着,你瞄什么瞄?”左江一脸的好笑,“我就是觉得被林梦烨看光了有些亏,想让你看回来。”

“流|氓!”林梦烨恨恨的瞪他一眼,“还有脸说呢,一个大男人,那么容易就着了道儿,我告诉你,你要是想和我在一起,以后绝对不准让任何人看见你的……身体,要不然,我……我就不和你在一起了!”

“是是是,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儿了……”左江叹一声,“我也没想到林梦烨那么卑鄙,和我错身的时候,她手一扬,我根本就没多想,只想着不愿意搭理她。

等我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她已经扶住了我,随后,我就觉得天旋地转的,其实,左棋安遇到我们的时候,我意识还是清醒的,但就是说不出话来。

而且,脑子重的要命,越是着急,脑子就越重,再后来,我就完全不记得了。”

“你真的应该好好谢谢左棋安,要不是他,你就真的中招了,是他感觉到你不对,去通知了我,我想到林梦烨的性格,才产生怀疑的。”

“放心,我会感谢他的……”顿了顿,左江道,“我会回去说服爷爷,希望爷爷能主动出面,让两左合一左。”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如果真的中了招,你会怎么办呢。”林梦冉又转回了最初的问道。

“我不会如了她的意的。”左江的眸色冷下来,“就算真的中了招,我也不会窝囊的认了,大不了,就一起去医院做检测。”

“做检测?”林梦冉迷茫的看着他,随之明白过来,脸涨的通红啐他一口,“亏你能想得出来,那你可真就出名了。”

“出名就出名,最起码我这是为自己负责。”左江揽住她肩膀,“小冉,谢谢你,还有,我们公开关系吧,好不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