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于桃怔怔的看着周喜康,她没有想到丈夫会说出这样的一则消息,做为女人,她本能的想斥责梅家,可是,话要出口的一刹那,她又觉得自己不能那么武断。

虽然她不懂政治,但是她知道,丈夫这个时候心中憋了一股子戾气,如果她拱火,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是,丈夫肯和她说这些,是因为对她绝对的信任,是想要得到她的支持,如果她什么都不说,也会伤了丈夫的心,可能以后,都不再会把这种私密的心事透露给她。

到底要怎么做?

看着妻子拧成一个疙瘩的眉头,周喜康就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口无遮拦,赶紧道:“我不该说这些让你也跟着烦心,桃儿,你只管好好养身体,旁的就别多想了,万一咱儿子生下来额头也是皱着的就麻烦了。”

于桃嗔怪的看着丈夫:“如果我生的是女儿,你是不是会特别失望?”既然没想好怎么劝,她就索性先装糊涂吧。

“你看你……”周喜康好笑的看着妻子,“多想了不是?咱不是说过嘛,儿子女儿都一样,我刚才只是顺嘴那么一说。

再说了,要是女儿生出来皱着眉头就更麻烦了,女孩子爱美,还不得恨死咱俩啊?就是想到这一层,我才没敢说女儿。”

“好吧,我暂且信了你……”于桃瞟他一眼,唇角勾起笑意。“要是让我发现你说了谎,后果请自行想像。”

“老夫老妻了。还说些这样的话,也不怕孩子笑话……”周喜康边说边趴到妻子腹部。放柔了声音,“宝宝,不管你是男孩儿女孩儿,爸爸都可喜欢你了。”

男人的五官立体,气质硬朗,乌黑的发茬根根直竖,偏生说着那么温柔的话,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于桃觉得自己都要美晕了……

爱她的男人。她爱的男人,俩人都爱的孩子,一家三口,相依、牵手……只要想想,就觉得好幸福,刚刚还笼在心头的那一点点阴霾,立时烟消云散了。

她相信这个男人,哪怕这段时间受了打击,哪怕心里有怨气。但只要给他时间,他一定可以自己调整好……

当然,她也想要身体力行的帮他,可是。生活在普通家庭的她,对于这方面的事儿是真的不擅长,那么。不添乱,不拱火。就算是帮他了吧?

抬起头,触及到妻子满是温柔笑意的眸子。周喜康心里一暖,索性坐在她的身旁揽住她:“桃儿,有你真好。”

“真的?”于桃笑盈盈的看着他,“可是我觉得我给予你的回馈太少了,看着你不开心,只能干着急,其实……”顿一顿,她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其实我刚才想劝你,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怕……”

“我知道我知道……”周喜康打断她,“所以我才说有你真好,如果刚才我抱怨的时候,你也跟着附和几句,我心里的怨气可能会更大,最终出现什么后果都是有可能的,要不怎么说,妻贤夫祸少呢,是不是?”

“好吧,我把你说的这些当成是对我的夸奖了,刚才我还在内疚自己帮不到你呢,从嫁给你,就总是我家里的乱七八糟的事要你去出面帮忙,我……”

周喜康再次打断她:“老夫老妻了,怎么又开始算这些旧帐?桃儿,你就这点不好,我是你的丈夫,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你总是这么和我客套,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最亲近的人?别忘了,我可是你孩子的爸爸,是要陪你过一辈子的人。”

“好吧,我不说了。”于桃唇角绽起笑意,“再说了,我也就是随便和你客套客套,你还真的当真了?”

周喜康:“……”

“和我俩,随便客套也不行。”反应过来,周喜康斩钉截铁的反驳妻子。

“帮我倒水,我渴了。”于桃道。

周喜康赶紧起身去倒了水,感觉有点儿烫,又拿个杯子倒了倒才给妻子端过来。

喝了一口,于桃把杯子放一边,再次吩咐道:“不想喝水了,给我削个苹果吧,要甜的,水的,不能有面儿。”

“好。”周喜康应答着,从桌上的果盘里挑了个又红又亮的大苹果开始削皮,结果削好了递给妻子的时候,于桃又摇摇头,下巴点点放在果盘里的梨子:“我突然不想吃苹果了,要吃这个。”

周喜康好脾气的把苹果放一边:“行,苹果一会我吃,给你削梨。”

结果梨削好了,于桃又表示她想吃的是猕猴桃。

房间里没有,周喜康便起身往外走。

于桃一把拉住他:“你还真去呀?”

周喜康一本正经的道:“你想吃,我当然得去给你拿。”

“我逗你玩呢。”

“我知道。”

“……”

看着妻子一脸无语的模样儿,周喜康笑起来:“我就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说到的话肯定都是真的,无论你怎么支使我,我都不会生气的。

我是你的丈夫,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你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男人,所以啊,以后不用用这种方式试探我,就算你再过份,我都能接受的。

桃儿,我知道你有时候很羡慕小蜜对初夏的好,可是你要相信,我对你也是一样的,只是我和小蜜的性格不同,做法不同而已。

弟妹对小蜜来说是最重要的,而你对我也是最重要的,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只要不是我亲口说的,都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真心,好吗?”

“好。”于桃用力点点头,反搂住丈夫,“我现在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不管将来怎么样,我都没有什么遗撼了。”

“说的什么丧气话呢,放心吧,以后会越来越好的。”周喜康看一眼时间,“估计早就做好饭了,咱们下去吧。”

话音刚落下,房门“咚咚咚”的被叩响,“马上下去。”周喜康边回答边拉起妻子往外走,打开门,就见周蜜康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我也不想打扰的,可是大家快饿坏了。”

是怕把你家初夏饿着吧?周喜康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敢说出来,自家弟弟的小暴脾气,他可是不敢随意招惹的。

再说了,也的确是他的错,说着说着就忘了时间了,“你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周喜康疑惑的问道。

“过来开会。”周蜜康扫一眼自家哥哥,“一会咱俩聊几句。”

“好。”周喜康应了一声,他也希望可以坐下来,和弟弟安安稳稳的聊一聊。

大儿子小儿子都来到京城,林艳秋特别的开心,中意特意做了俩儿子都爱吃的拿手菜,一会给这个夹点,一会儿给那个夹点儿。

“妈,你别管我们,你自己多吃点儿……”周喜康笑着道,“妈你这个样子就好像我们俩过来是客人似的。”

“你们俩混小子,谁当你们是客人?妈这么照顾你们,是看在你们懂事儿,知道照顾媳妇儿的份上,真以为妈是在心疼你们?”林艳秋边说边撇了撇嘴,“别做梦了。”

“艳秋,我咋觉得你这话好像带着点儿酸味儿?”周老太太好笑的看着儿媳妇儿,“千万别跟我解释,你解释我也不信的,因为当年我也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哈哈哈……”

老太太的取笑把林艳秋闹了个大红脸,好吧,她的确是有些醋意,俩儿子啥时候对她这么用心过了?不过,醋意归醋意,她对俩儿媳妇可是没有丁点儿意见的。

所以,第一时间,林艳秋向俩儿媳妇儿解释:“桃儿,初夏,奶奶说的话虽然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妈对你们,可是没有半点不满的。

妈就是觉得这俩臭小子太过份了,以前没有媳妇的时候吧,天天和朋友混在一起,啥都不和我说,现在有媳妇了吧,还是啥都不和我说。

唉,算了,等你们做了妈,到这一天就明白了,人啊,大概都是要有这个过程的……”说着看向周老太太,“是吧,妈?”

“知道就好。”周老太太笑,“所以你现在回想一下,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婆婆还不错?”

林艳秋赶紧表态:“妈,我知道,我会向您学习的。”

“你们几个别光笑……”周老太太看向孙子孙媳们,“做妈的有这个心思是再正常不过的,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带大,把自己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孩子,可是,到最后却看着自己不是孩子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难免会有些失衡。

只不过,有的人能把这种失衡调整好,有的人不能,这也就是很多人家婆媳不合的根本原因。做为小辈儿呢,也不能把长辈的这种付出当成理所应当,意识到了,从现在开始改变也不晚。”

“是是是……”

几个人赶紧点头,表示把老太太这话听进去了。

“奶奶,吃过饭我想去看看姥爷。”犹豫一下,初夏看向周老太太,“虽然王叔把饭送过去了,可我还是想亲自去看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