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午饭一做好,周老太太就安排王忠良给送过去了,所以,初夏等人吃饭的时候,林宝河和赵玉兰等人也在吃饭。

赵老爷子住的是单间,十五平米左右的病房里只放了一张床,再就摆了一张桌子,几人围坐在那儿一起吃饭,竟然有点儿家的感觉。

倚坐在病床上的赵老爷子只能看不能吃,不自觉的就跟着咽唾沫。

老爷子恢复的比较好,除了身体还不够灵便,其他的都和未生病之前差不太多,好多天没吃过饭食的他,闻着香味儿,难免会馋。

初夏和周蜜康推门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老爷子伸着脖子一脸巴巴的样子。

“姥爷……”初夏好笑的坐到老爷子身边,“想吃了?”

“是啊。”老爷子笑眯眯的看向外孙女,“夏啊,你能不能帮姥爷问问,就吃一口馒头行不行,姥爷现在闻着馒头的味道,觉得比啥都香。”

“好,我去帮您问问。”虽然知道那位脾气古怪的老医生不可能给她好脸色,初夏还是应了下来,她是不想姥爷失望。

“小蜜,你早上不是走了吗?”看着跟进来的女婿,赵玉兰一脸的纳闷,林宝河也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在他印象里,女婿可不是公私不分的人。

周蜜康就笑着解释道:“刚回去,又接到通知要过来开会,估计要在这边再待三天。”

“那真是太好了。”赵玉兰立时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女婿能分秒必争的陪着女儿,是最让她开心的事儿了。

“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您儿子呢……”走到门口的初夏忍不住打趣自家老娘,不待赵玉兰说什么。她已经迅速闪了出去。

“这孩子……”赵玉兰念叨一句,见周蜜康坐到自家老父亲床前,开始陪着老父亲聊天,心里就更开心了。

如果不是把女儿当成心尖尖上的人,女婿哪会对她们这一大家子这么有耐心?无论是听到的还是看到的,都让她明确的知道,女儿的选择,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不出所料,初夏把姥爷的要求一转达。立时被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老医生看向她的眼睛,直接都要冒凶光了。

“齐老,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您别生气。”初夏赶紧向对方道歉,虽然她也觉得这齐老医生的反应过激了些,但是念在对方的年纪上,她还是多多退让吧。万一把对方气出个好歹来,那可真就是她的罪过了。

难怪这老爷子医术不差,名气却比梁老差了那么些,就这暴脾气。还真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不过,她也清楚。越是这种人,对医术越执着。也就越值得尊敬。

所以,心中那丝小小的不满只冒了冒头。就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行了……”齐老医生对初夏摆摆手,“记住了,以后不要再拿这种弱智的问题来问我,我是医生,怎么治要听我的,我也不会和你们说废话,要想病人好,就别瞎折腾。”

“是是是……”初夏点头如捣蒜,“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看姥爷那样子怪心疼的,其实我知道您不会答应我的。

但是,如果我不过来,就是骗了姥爷,老人家上了年纪,又病着,难免会敏感多想,我可不能让姥爷觉得我们嫌弃他。

齐老,我……我这样说,您能明白我的心情,也能原谅我吧?如果您还生气,就再骂我一顿出出气,好不好?”

齐老医生有些意外的扫她一眼:“你多大了?”

“十九了。”

“实岁虚岁?”

“虚岁。”

“看着不像十九嘛……”齐老指指对面的椅子,“坐下,我给你把把脉。”

“啊?”初夏愣愣的看着对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对方以为她脑子有问题?

齐老医生就瞪她一眼:“啊什么啊,你不是怀着身孕吗。”

“噢噢噢……”初夏赶紧坐下,狗腿的笑,“孕妇不都智商低嘛,所以,您老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嘿嘿……”

齐老医生淡淡扫她一眼:“别聒噪。”

正腆脸笑着的初夏赶紧敛了表情,手腕伸出去。

难得的,齐老医生眸色中闪过一丝笑意。

手搭在初夏左手腕上试了试,又示意换右手腕,都切过脉后,老医生点点头:“不错,身体底子虽然欠了点儿,但是还不算太差,不过,你是双胎,要多注意,我给你开个方子,认真的吃上一个月,对你有好处。”

初夏赶紧道谢。

齐老医生瞪她一眼:“认真吃药才是最好的感谢,说些虚的都没用。”

“是是是。”初夏一脸认真的点头,“您放心,我一定会严格按照您的吩咐来,绝对不会敷衍了事,就算再难喝,我也会坚持,哪怕是捏着鼻子灌。”

“没那么严重……”齐老医生唇角难得的勾起一丝笑意,“这药主要是给你补身体底子的,味道应该还不错。”

“齐老,您笑起来真慈祥。”

“行了,拿着这个去抓药吧。”老爷子的笑意迅速收起来,又恢复了一惯的冷清,把单子递给初夏,下了逐客令。

对齐老医生这种一会风一会雨的性格,初夏已经习已为常,就笑眯眯的起身告辞,并且表明,“我会常来看您的。”

齐老医生没吱声,不过看他微微上扬的唇角就知道,对于初夏的回答,还是非常满意的。

“这……就齐老给你开的药方?”拿着初夏递给自己的药单子,周蜜康一脸的震惊,说实话,这种神色出现在他脸上的机率太小了,初夏还是第一次看到,犹豫一下,她就道,“齐老绝对是好意,我相信他。”

“你当然应该相信他……”叹口气,周蜜康看向妻子,“初夏,你可能不知道这张单子的珍贵,我这么和你说吧,这是十五年以来,齐老开出的第一张中药单子。”

“啊?”

“当时就因为他家世代是中医,被挂了牌子游街,齐老的父亲和爷爷一直是受人尊敬的医者,哪受得了那种羞辱,相继得重病离世。

后来,齐老的家人陆续离世,最后就剩了他和一个妹妹,多年来,兄妹俩相依为命,后来,是龙老亲自找过他,他才出山来医院任职。

不过,他却拒绝开中医单子,或者是曾经那些事让他有了心里阴影,也或者是他怕再被命运捉弄一次,反正,无论谁求,他都拒绝再开单。

像现在,他虽然也是中西医治疗,但是仅限于针炙理疗,方子都开的是西医的方子,所有人都以为,他这个结,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初夏,要是爷爷和龙老知道今天这事儿,会特别特别高兴的,对了,有件事还忘了告诉你,爷爷和齐老医生,是同学来着。”

“我……我没做什么。”初夏瞄一眼周蜜康手里的单子,“我真的没做什么,是齐老医生主动开的单子,真的……”

某人脑子有些迷糊,就本能的解释着,周蜜康无奈的笑:“我也没说你做什么了,我就是想说,你真的是……上天眷顾的宠儿!真的,你不知道大家做了多少努力,都没有效果,没想到,到你这儿,就成了这么简单的事儿。”

“可能我比较合齐老的眼缘?”初夏眨巴眨巴大眼睛,继续猜测,“要不就是我长的像齐老的某位怀念的家人?”

“不是。”周蜜康摇摇头,“其实我大致也能猜到,齐老是真性情人,他喜欢的应该是你的坦率不做作。

当然,其他人也不是不坦率,只是有所求的时候和无所求的时候表现是不一样的,而大多数人,被他那么一训,要么一肚子气,要么吓的不敢说话。

所以多年以来,你应该是第一个让他感觉到不带畏惧和目的的存在,所以,他就突然的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儿,我马上去抓药……”说着,他又深深看一眼小妻子,“现在,我放心多了。”

莫名的,初夏心里就一滞,她明白对方的意思是,有齐老出手,他离开,也不会总揪着心了……,只是,离开,是不能提的伤……

“夏……”赵老太太一脸喜色的拉着外孙女的手,“小蜜这么说了,姥姥这心理也塌实了,说实话,打从知道你怀的是双胎,姥姥和姥爷就是又高兴又担心,现在可算是不用担心了,小蜜那孩子的话,姥姥是绝对信的。”

“嗯,小蜜靠谱,从来不说假的。”赵老爷子也附和道,“这下子,我也相信医生不是骗我的,很快,我就能站起来走路了,嘿嘿,我以后可以领着我的重外孙出去溜达,一只手领一个,羡慕死村里那些老不死的!”

众人:“……”

“你们出那样儿是什么意思?”赵老爷子不满的看向女儿女婿,“你们忘了以前村里人是怎么笑话你们了?我就是要去砸他们眼眶子,哼,我闺女和我女婿,就是有福气,我气死他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