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是家里的老祖宗,我们都听你的……”赵老太太轻轻拍着明显有些激动的老爷子的背,“你急什么急,忘了自己身体是咋回事儿了?”

“我哪里急了?”赵老爷子瞪一眼老伴儿,“当着小辈儿的面呢,你可别冤枉我。”

赵老太太也不和他犟,顺着他的意回答:“是我冤枉你了,你坐了这老半天了,也应该累了,躺会儿好不好?”

“嗯。”这次老爷子没倔,遂了老太太的意,顺从的躺下去,又忍不住嘀咕一句,“其实我不累,就是不想让你跟着操心。”

赵玉兰和李爱媛相视而笑,一辈子了,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老太太让一步,老爷子就肯定也让一步,要不然,老两口的感情咋会这么好呢?

老两口感情好,最开心的就是做小辈的——不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送小妻子去学校后,周蜜康先回了家,他还答应要和周喜康谈谈呢,其实要谈什么他都知道,不过,为了让大哥放心,他必须认真对待这件事儿。

“老爷子恢复的不错吧?”看到周蜜康进门,周喜康问道,妻子去午休了,其他人也都知自回了房间,他一个人候在这儿难免会胡思乱想,越想心越乱,现在看到弟弟,倒是塌实了些,最起码,弟弟愿意和他谈,这就是个好现象。

“挺好的,老爷子性格乐观,现在有老太太一起陪着。心情就更好了,估计再有三五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再过个把月,就可以做复健了。”

“那就好。”周喜康略一顿。切入了主题,“你真的坚持要去?弟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这么扔着他,你真的能放心?”

周蜜康忍不住叹一声:“我听爷爷和爸说了,为了我的事儿,大哥没少操心,甚至还和他们争的脸红脖子粗的。

大哥,我特别感谢你这么为我着想,但是这次的事儿。真的没法儿更改,但凡可以,我也不想把初夏留下独自面对。

我准备了多长时间你不是不知道,而且,我以前执行任务也去过那边……”顿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你也知道,那一次只有我自己回来了。

如果我退缩了,不只我自己会瞧不起自己。估计我的孩子也会瞧不起我这样的一个父亲,大哥,你相信我,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自己有事儿的。”

“小蜜,打小我就不如你,这个我自己承认。所以,你做什么事儿我都不拦着。但这一次,我真的是接受不了。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明白。可是,我想问你的是,当咱们家面临灾难的时候,谁想起这些了?如果……”重重叹一声,周喜康才道,“如果你出点什么事儿,咱们整个家就毁了,你想过吗?”

“不会的。”周蜜康认真的看着哥哥,“我知道大哥是因为梅家的事儿觉得心冷,其实……”顿了好大一会儿,他才道,“其实,我也心冷。

但是,我也查过了,当时做出那个决定的是梅长河,但做为未来家主的梅长清极力反对了,所以,他没能如愿。

现在,梅长清已经成了梅家的家主,梅一桐的品性也摆在那儿,所以,那根刺,就自己挑出来扔一边儿吧。

当然,这笔帐,我会一直记着,如果有一天梅长河再做出什么有负于周家的事儿,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大哥,我有多紧张初夏你是知道的,如果让梅一桐去做这件事儿,结果能和我做的差不多,或者有八成的把握,我也不会逞这个能。”

“好吧。”周喜康一脸的意兴阑珊,“其实我猜到就是这种结果,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心存希望,反正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认为是全对的。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口号喊起来容易,做起来……”他笑着摇摇头,“做起来就各自都有各自的小九九了,你呀……哎……”

实际情况真的没法儿和周喜康解释,周蜜康只能苦笑,他能明白大哥的心情,说真的,经历过那么多动荡,要说心里一点儿印痕没有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现在根本没的选择。

小妻子的先知让他做了那么多的功课,由他出面,可以减少近一半的伤亡,他做不到为了自己就对此无视。

他相信,小妻子虽然看着柔柔弱弱的,但到了关键的时候,其实是特别坚强的,要不然,从那么幸福的年代,来到这儿,还不得逼疯了?

“大哥,家里就多拜托你了。”

“这个还用你叮嘱?”周喜康不满的哼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亲大哥?小蜜,大哥在你心里是不是就是个窝囊废?”

“大哥,现在怀孕的是大嫂,你怎么变的这么敏感?”周蜜康一脸的无奈,“你要是再说些不着调的,我们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周喜康也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实在太差,但他真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想到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一切,又要开始动荡,他这心里就堵的慌。

凭什么一有事儿的时候,他们家就要冲到前面,一有功的时候,他们家就要躲到后面?最主要,他是真的心疼弟弟。

先是受了感情的伤,然后又失去了小妹,再以后就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却又要去面对未知的危险……

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替弟弟多承担一些,可惜,他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大哥,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如果我们一定那么要求,是永远不会开心的……”猜到哥哥不开心的原因,周蜜康耐心的劝解,“而且,我们是军人,保家卫国是我们的责任。”

“我明白,但是……”周喜康一脸的痛苦,“我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梦到那些不开心的往事,梦到……小娆……”他没再说下去,周蜜康却是明白了他的担心,“你是怕我也和晓娆一样?”

“我没有。”周喜康说的是否定的话,可是一看他的样子就是言不由衷。

如果不是至亲,不是极重视,是不会这个样子的,周蜜康心中涌上一股子酸软,伸手拍了拍周蜜康的肩膀:“大哥,我舍不得现在就去陪小娆,我还没见我的儿女呢,我还答应要陪初夏一辈子呢,我是不会让自己食言的。”

“小蜜……”周喜康一把抱住弟弟,用力拍拍他的后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间变的这么懦弱,懦弱到连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但是,现在我选择相信你,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家里的事放心吧,弟妹那边你也别太担心,我会时刻关注着的,再说了,爷爷奶奶和爸妈也不可能让她受一点儿伤害。”

“我知道。”周蜜康点点头,“要不然,我也不敢离开,我相信,我不在的日子,你们会把她照顾的特别好的,而且,岳父岳母也会一直陪着她,所以,我没有任何不放心的。”

兄弟俩谈过之后,虽然没改变什么,周喜康的心里却是好受了不少。

一个月以后,周蜜康带着a师正式开拔。

初夏返回a市送了他,这一别,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半年,也许不一定,看着那蜿蜒离去的队伍,她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做了那么久的思想准备,以为看着他离开,她不会掉眼泪,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这一次的情势很危急,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所以,这一次会不会像上次那样雷声大雨点小,她根本就不敢确定。

临走之前周蜜康也和她细聊过,说这一次,最起码有一半的机率要来真的。

虽然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但是因为这段时间她总有心事,不但没胖,还比以前瘦了,肥大的军装穿在身上,根本看不出她是个孕妇。

瞅个空儿,周蜜康来到她面前,深深的打量她几眼,冲她笑笑,摆了摆手,就大踏步离去。

站在初夏身边的罗晓琼眼眶子也红红的,这会就吸吸鼻子,揽住初夏往回走:“别看了,你现在不能累着,走吧,要不然长辈们又不放心了。”

“等等吧,大哥会经过咱们这儿的。”初夏冲她挤出个笑脸,“咱们要是走了,大哥看不到你,会一直惦着的。”

咬了咬唇,罗晓琼没吭声。

十分钟后,赵启亮所在的连经过初夏和罗晓琼的身边,他是兵,不能像周蜜康那样自由,一脸热切的冲俩人点点头,就错身过去了,原本还只是眼眶红红的罗晓琼,身子立时抖了起来。

“走吧。”眼看着罗晓琼就要崩溃,初夏赶紧揽着她离开,车子停在大院的外面,今天这种情况,罗晓琼自己回去她也不放心,自然要把对方带到周家去。

“初夏……”罗晓琼咬咬唇,一脸惶然的看向初夏,“我……我……”

“你什么?”初夏急的打断她,“和我还那么多讲究干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儿就赶紧说出来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