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许淑娴就有些急了:“三嫂,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是,我也不想这个样子,而且,我好不容易才劝服了他,三嫂你一定要帮我,求你了……”

“你们吵架,是为什么?”初夏问道。

“我想帮他,他不让。”许淑娴咬了咬唇,“我骂他不知好歹,他说我是在把他当可怜虫,但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基本上,吵架都是因为这个,然后,他就说我们这样在一起太累了,不如干脆分手,各自寻找真正合适自己的人。

气头上我就赌气答应了,但是心里特别特别难过,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后来是江其波来找我,问我和宋超分手的原因。

然后他骂我们两个是大笨蛋,说我们明明互相喜欢,却非要互相折磨,他说在我们分手的那段时间,宋超每天都把自己灌的烂醉如泥。

然后,是我主动去找了宋超,是我哭着跟他说,不如我们再努力努力,他答应了,他说其实他心里并不想和我分开,只是希望我过的好,不是希望我将来左右为难。

说开以后,我们决定不管前路多艰难,都要在一起,他也答应我,来自我家的合理的帮助,他不会再拒绝。

三嫂,就他的性格来说,能做到这一点儿真的是太难了,他那么骄傲的一个男孩子,为了我,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如果不是真的爱我,他不会妥协的。”

“……”初夏无语的看着许淑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种上赶着帮别人还要感谢对方让自己帮的事儿。恕她有些接受无能。

“三嫂,我说的是真的,你一定要帮我,三哥最听你的,你帮我和三哥说说呗,只要三哥答应了,我爸妈肯定也不会拦着的。”许淑娴撒娇的晃晃初夏胳膊,“三嫂,求你了。我真的特别喜欢宋超,如果失去他,我觉得活着都没有意义了。”

想了想,初夏认真的看着她:“暂时来说,我联系不上周蜜康,我能答应你的就是,等他打电话的时候,我把这事儿和他提一声,至于他的态度。我不敢保证。”

“谢谢三嫂……”许淑娴开心的在初夏脸上亲一口后,便张着双臂在屋子里转圈圈儿……

初夏一头黑线,以前看电影电视,男女主角开心的时候都喜欢转圈圈。她觉得好做作,没想到今天倒让她看到真实的了,还是……好做作的感觉!

晚饭时。许淑娴脸上笑容不断,许岩就时不时的偷瞄她。一脸疑惑状儿……

“你那是什么眼神儿?”许淑娴瞪一眼弟弟,“再瞄我给你把眼珠子挖了去!”

许岩就赶紧垂下脑袋吃饭。周月平冲女儿皱皱眉头:“小娴,小岩是你弟弟,能不能对他稍微温柔点儿?”

“别别别……”许岩连连摆手,“千万别,从小到大,只要她对我一温柔,我就肯定要倒霉,还是不要温柔的好。”

“妈,你看到了吧……”许淑娴摊摊手,“是他自己要求的,可不能怪我。”

“也不怕你三嫂笑话……”周月平瞪一眼女儿,看向默不吭声吃饭的初夏,“是不是饭菜不对胃口?想吃什么和小姑说,小姑给你做。”

初夏赶紧笑笑:“小姑,就是因为太好吃了,我才舍不得说话。”

周月平心里就是一紧,看到女儿变的特别开心,她以为是侄媳妇的劝解起了作用,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

毕竟阅历摆那儿,只是稍一走神,周月平就恢复了正常,帮初夏夹一筷子菜,笑眯眯的道:“那就多吃点儿,喜欢哪道菜,以后我回去的时候就做给你吃。”

“好,我不会和小姑客气的。”

“哈哈哈……”周月平开心的笑,“我最喜欢的就是侄媳妇这种性格,痛快,不做作,相处起来真舒服。”

“我也喜欢三嫂。”许淑娴边说边往初夏身边挪挪,“我最喜欢三嫂了。”

许岩咳嗽一声,看向初夏:“三嫂,你小心点儿,我姐这样说话的时候,肯定就是有事求人,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儿。”

“臭石头,你是我亲弟弟吗?”许淑娴不满的瞪着自家弟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的仇人呢,一点都看不得我好。”

许岩耸耸肩膀:“被说中了就恼羞成怒,姐,你也就这本事了。”边说边放下筷子,向周月平和初夏告辞回房看书去了。

“你们姐弟俩要是把性格换换该多好……”周月平头痛的抚额,“小娴,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总像个假小子,就你这性格,嫁到谁家去能喜欢你?”

“妈,您就别瞎操那么多心了,我向您保证,不管嫁给谁,他家的人都会喜欢我的。”许淑娴边说边放下筷子起身,“妈,三嫂,你们慢慢吃,我去江其中那儿拿本书,一会儿就回来。”

要是搁平常,周月平肯定会嫌女儿不懂道理,可现在,她巴不得女儿赶紧闪开,遂挥挥手:“去吧去吧,早点儿回来。”

“谈了?”待女儿一出门,周月平看向初夏问道。

“嗯。”初夏点了点头,“她喜欢的不是您说的江其波,另有其人,本来我让她自己和你说的,但是您既然问了,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您……”

待初夏话音落下,厅里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自得知女儿喜欢的是谁,周月平的脸就沉下去,这会儿,她心里是五味杂陈,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终于,周月平叹口气,开了口:“这孩子,真的是被我宠坏了,也太自私了,晓娆对周家来说是一个不能碰触的伤疤,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儿。

初夏,你不用和小蜜说,也别和其他人提,这事儿我来处理,小姑也向你道歉,小姑不应该把你扯进来的。”

“小姑,您别这样说,您能相信我,真的让我特别开心……”犹豫一下,初夏还是道,“这事儿我刚听到的时候,也是觉得淑娴做的有些过份。

但是,随后琢磨了琢磨,又觉得她说的其实也没什么错,哥哥犯的错已经让无辜的弟弟背负了很多,这对他的确是太不公平了。”

周月平叹口气:“理儿是这么个理儿,但是只要看到弟弟,就会想到哥哥曾经做过的事儿,这心里又怎么会舒服了?”

这么说,也的确有道理,尤其,这又是周家最惨痛的往事,初夏也不知道怎么劝好,就跟着幽幽叹一声,没再多劝。

“初夏,你不用为难,这事儿小姑来处理就好了……”看一眼时间,周月平起身,“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好。”初夏应一声,顺从的起身,跟在周月平身后往外走,“妈,三嫂……”伴随着呼喊,许岩出现在门口,神色略显忐忑。

“什么事儿?”周月平问道。

“妈和三嫂的谈话我听到了……”咬咬唇,许岩道,“其实,我认识宋超,觉得他挺好的,他受了特别多的苦,但是,他从来不气馁,他特别努力。

他大哥出事儿后,好多人都瞧不起他,欺负他,但是,他一直一直特别努力,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

他这样的人,其实品质特别好,姐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妈如果就这样拦下了,姐这辈子可能就毁了。”

“你懂什么?!”周月平瞪一眼儿子,“快回房写你的作业去吧,大人的事儿不用你瞎操心。”

“妈,我已经不是孩子了,这些我都懂,而且……”许岩一脸倔强的看着周月平,“而且我比你们更了解宋超,他真的特别适合姐姐。

如果分了手,他肯定能找到合适的女孩子,但是姐姐就不一定了,我不是说离了宋超姐姐就找不到好的,而是说姐姐的性格。

妈,你应该清楚姐姐的性格,她认准的事儿,您什么时候劝服过她?除非她自己想通,否则,她会一直拧巴着。

到时候,看着姐孤孤单单一个人,妈心里能不疼吗?姥姥姥爷大舅大舅妈那边知道姐姐孤单的原因,能不愧疚吗?

你们大人总是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总是喜欢讲连带责任,可是细想想,就因为连带责任,可能毁了一对有缘人的幸福,值得吗?

爱萍姐姐和华康哥哥都是三舅的孩子,可是,他们俩的性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按照妈的逻辑,是不是爱萍姐姐犯了错,华康哥哥也要被否定?”

一向沉默寡言的儿子一口气讲了这么多,使得周月平既好笑又好气,个中还夹杂着一点点儿欣慰,如果不是姐弟情深,内向的儿子又怎么会说出这么长的一串儿?似乎,从出生到现在,这是儿子第一次一口气和她讲这么多话。

儿子说的这些道理她怎么可能不懂?但是,讲道理谁都会,切身体会起来就不一样了,儿子和女儿亲近,自是可以说的这么理所当然,而她,绝对不可以不顾忌爹娘大哥大嫂的想法儿……(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