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难怪师父一直单身,就这喜欢用毒舌掩盖真心的习惯,可真不好……,暗自叹一声,初夏腆脸冲齐老爷子笑:“您老放心,我也是要脸面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肯定不会丢您老的脸的。”

“只有不努力,没有万不得已。”齐老爷子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再强调一遍,“别怪我丑话说前头,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合要求,随时除名!”

初夏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这话,您老已经强调两遍了,间或说起有四五遍了,难不成,您对我就那么没信心?”

“哎!”重重叹一声,齐老太太先开了腔,“他其实不是对你没信心,是还记着以前的那次背叛,你有个师兄,跟在你师父身边待了三年。

那孩子很聪明,也很努力,你师父很重视他,也真心想把毕生所学教给他,可是,在一次错误诊断之后,那孩子竟然逃了。

也因为他,你师父……”老太太停顿好大一会儿才继续道,“你师父差点儿被人揍死,再后来,也是因为那个罪名被下放的。

从那以后,你师父就再也没收过徒弟,很多人说你师父从来不收徒弟,其实是不准确的,他只是被伤了,不敢收了,这次要不是看你这孩子心眼好,有担当,有韧性又聪明,他是不会动这个念头的。”

“那个徒弟现在在哪儿?”初夏皱起眉头问道。

“在a市的一家医院,做一名普通大夫。”齐老太太重重叹一声,道。“这事儿都过去了,就这么着吧。以后就算见了,当做不认识就是。”

“老姑。您应该做心理医生……”初夏冲齐老太太竖竖拇指,“您把我的心思猜的准准的,好,我听您的,不问了,也不追究了,当不认识好了。”

“就应该这样,人要是总记着仇,总想找补回来。什么时候是个头?”齐老太太看向齐老爷子,“印之,我说的对吧?”

“对,你说的哪有不对的……”齐老爷子无奈的摇头,“我现在倒是后悔让玉兰和初夏来家里做客了,瞧你,把我的那点儿私密事,全抖落出来了。”

“初夏是你的徒弟,告诉她是应该的……”齐老太太不服气的瞪着哥哥。“你是做师父的,哪能把徒弟蒙在鼓里?

再说了,要是因为你的隐瞒,和初夏生产矛盾。是不是没有必要?要是因为你的隐瞒,以后让初夏吃了亏,你说你是不是得后悔?……”

齐老爷子赶紧打断她:“好好好。你说的对说的对,还有什么没告诉她的。你好好想想,一次说出来。免得以后出了错,又怨到我身上。”

“就你那点儿秘密,我还用好好想想?”齐老太太猛的一拍大腿,“你别说,还真有一件儿,而且这事也挺重要的。”老太太神色郑重的看向初夏,“孩子,以后你遇到一个叫乔素云的老医生,一定要躲她远点儿,要是她知道你是印之的徒弟,肯定会烦死你的。”

脑子一转,初夏一脸恍然的看着老太太:“她是老师的爱慕者?”

“是你老师的初恋,也是死对头……”齐老太太摊摊手,“那家伙,当年甩了你老师,后来结了婚,又死了男人,就又想和你老师好,就你老师这脾气,哪能再和她一起?

然后,她就记恨上了,但凡你老师的事儿让她知道了,她就要去拆台,当然,也不是不分缘由的乱拆,基本上是以败坏你老师的名声为目的。

说白了,她心态有些不正常,根本是怕别的女人看上你老师,就想用这种方式拦着让你老师找不到合适的,这不,拦着拦着一辈子就快拦下来了。”

初夏一脸惊讶的看着老太太:“就这样的精神状态,还能当医生?”

“除了在你老师的事儿上脑子有点问题,旁的方面她还是挺清醒的,而且你和她打交道,也会觉得她性格很好,很平易近人。

所以,我才要叮嘱你,她这个人最喜欢利用自己的亲和力去骗得别人的信任,然后,再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我知道了。”初夏点点头,“只要遇到姓乔的年纪大的医生,我就先搞明白了对方叫什么,再决定要不要和对方打交道就是了。

不过老姑,我还是有点儿不明白,她和我接近,能利用我做什么?难不成是让我帮她创造机会和老师在一起?”

话一出口,她就否决了自己的猜测,“不可能,她和老师斗了一辈子了,肯定了解老师的性格,自然也就知道,像我这种小徒弟,是绝对没有能力帮到她的,那,还有什么是她图的呢?”

“收你做她的徒弟。”

“啊?”初夏愣愣的看着齐老太太,敢情,是把她当战利品来抢?

“她就是这样……”齐老太太摊摊手,“只要印之有的东西,她都要占为己有,你对医术这么痴迷,我是怕你会上了她的当,所以提前说一声。”

齐老太太说这些的时候,齐老爷子一直没阻止她,显然,齐老爷子也是认可齐老太太对这件事儿的看法的。

那也就是说,那位乔老太太对齐老爷子……好吧,她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你说乔老太太喜欢齐老爷子?不算,可是你说她不喜欢?那又何必这么纠缠?估计,连她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的心态了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她已经知道了,就好好防备着就是,对了,她看紧向兄妹俩解释:“我也不是见了医生就想拜师的,而且,有原老和齐老两位老师教我,已经够了,我不会再拜别人为师了。”

齐老爷子淡淡扫她一眼,道:“这话也别说的那么绝对,有些事情随时是会发生变化的,我对你的要求是,跟在我身边的时候,认真学习,别学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如果有一天遇到比我医术好的愿意收你为徒,也千万别拒绝,你记住了,你再拜别人为师,不是背叛,所谓的背叛,是和别人一起合着伙害我,还有,出了问题,只会逃跑,不会承担。

只要你不做我上面所说的两点儿,其他的,我都不会限制你,我这儿没有什么门派的观念,如果可以,我巴不得所有的名医都把绝招教给你呢。”

“老师,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是……”初夏耸耸肩膀,“我估计您说的那种可能性是不会发生的,能得到您和原老的悉心指点,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医痴,我只是……”顿一顿,她继续道,“我只是希望自己有能力保护好所有的家人,在他们有病痛的时候,我不是只能站在一边着急上火加哭泣。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朋友,我没有什么很远大的理想的,师父,如果您不喜欢这样的我,可以选择不收我,我不会怪您的。”

权衡再三,初夏还是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儿说了出来,她不希望等有一天老爷子发现后,会失望,那,也算是一种背叛吧?

“好孩子……”齐老伸手拍拍初夏肩膀,眸中竟涌出泪意,“你现在已经让我完全确定,我选对人了,好,就这样,无论你做错什么,这辈子都是我的徒弟。”

“为……为什么?”初夏一脸震惊的看着齐老爷子,不明白老爷子的态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要知道,从认识到现在,无论她说什么,表什么样的态,老爷子对她的态度,从未像现在这么亲近过,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正认可的亲近,她非常相信自己的感觉。

“傻孩子……”齐老太太吸了吸鼻子,冲初夏笑,“你师父这是激动的,你知道咱们齐家的老祖宗为什么学医吗?就是为了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后来机缘巧合的发展壮大,宗旨也是以孝以义为先,你这孩子,学医的本意竟然和咱们齐家的宗旨完全相符,你说你师父怎么能不激动?”

就这,也值得激动成这样?

初夏愣愣的看着兄妹俩,半晌没回过神来,不过随后,她一下子意识到,是她的思想和这个年代脱节了!

现在的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反正说的时候,肯定是要扣个大帽子的,哪怕和自己家人说话,也一定要给自己镀上一层亮闪闪的金,像她这种,敢于把小我说出来的,大概真的是凤毛麟角,大家,是真的被吓怕了!

这么说起来,她倒真是够幸运了,瞎碰也能碰上老爷子的软肋,好吧,上天果断是厚待她的,在她来到这个年代后,给予了她那么多的补偿。

娘俩一直吃过晚饭才回去,要不是赵老爷子赵老太太还住在这边,齐老爷子齐老太太真能把娘俩留下来住一宿才放行……

或者说,这就是人的缘份吧,对别人来说,那么不可能的事儿,到了母女俩这儿,竟然就成了那么顺理成章的一切……(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