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所以你们来偷听,是想让三少奶奶去见三少爷?”

“是的。”桑琴点了点头,“但是,我们临时改决定了,还是等师长脱离了危险,我们再通知嫂子吧,要不然,她万一出了意外,师长怪我们不要紧,关键,师长肯定会愧疚一辈子的。”

“嗯,这样做是对的。”顿一顿,王忠良又问道,“你们俩怎么会知道三少爷的消息?太太和老太太好像都还不知道。”

“我爷爷……”顿一顿,桑琴道,“我爷爷是师长的主治医生,他说师长的意志力非常顽强,但还是需要一点儿外力的刺激。

他打听了师长身边的人,觉得嫂子的呼唤对师长最有用,他其实不知道我是师长留在这边保护嫂子的人,只是知道我和嫂子一间学校,才让我办这事儿的。

至于说周家的哪些长辈知道我不确定,但是,周家那边想要瞒着嫂子家的人我却是非常确定的,当然,他们也是为了嫂子好,要不然……”叹口气,她没再说下去。

“他们不是那么功利的人,他们是真正的担心三少奶奶的身体……”想了想,王忠良道,“三少奶奶一家子都非常担心三少爷,既然你爷爷是三少爷的主治医生,那么,劳烦你多打听一下三少爷的情况,我这边,也和周家长辈那边商量一下。

怕再这么拖下去,对三少奶奶更不好,她挺聪明的。应该早就猜到三少爷是发生意外了,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久没联系她。

而且,在此之前。三少爷答应替三少奶奶打听钱家的事儿,却一下子就没了音信,三少爷爷能忍到现在,让自己的状态保持的这么好,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我们会的。”

返回到卧室,秦婶正坐在房间里等王叔,看他进来,就一脸担心的道:“出什么事儿了?进贼了还是咋滴了?”

“没事儿……”王忠良安慰的拍拍妻子,“就是听到点儿动静我不放心追了出去。是桑琴和赵美艳,睡吧。”

“她们俩这么晚过来干什么?”秦婶眉头皱起来,“她们的任务不是在学校保护三少奶奶嘛,家里这边有你呢,她们这是什么意思?”

“没啥,就是担心三少奶奶过来看看,三少爷一直没消息,她们也是不放心三少奶奶,平时在学校为了避嫌。她们也不好和三少奶奶太亲近,是吧?”

“你这话我咋听着就没道理?”秦婶索性坐直了身子,“就算在学校和三少奶奶不好亲近,那这么晚了跑过来。啥也没说,就算是亲近了?”

“你呀……”王忠良无奈的看着妻子,“上来一阵儿。咋就非得刨根问底儿呢?我跟你说了没事儿就肯定是没事儿。”

“你有事儿瞒着我。”秦婶定定的盯着丈夫,“你这个人就这样。心虚了,就开始不讲道理。算了,我不问了,你就明确告诉我,她们对三少奶奶没恶意,是吧?”

“是。”

“行,那就行,这都是你说的,我信了。”秦婶一骨碌躺下,“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王忠良:“……”这话说的,好像他不想睡似的,要不是她缠着问东问西,他早就睡了好不好?

……

第二天一早,万家的门铃急促的响起来,正要进厨房的万玉琼赶紧去开门。

“你怎么来了?”看着眼睛红肿,面色难看的姚新青,万玉琼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我已经给你让位置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凄然一笑,姚新青背在身后的手突然猛的往前抡,手里握着的,赫然是一把大菜刀!

“啊!”躲闪不及,万玉琼的胳膊被深深的砍了一刀,心急之下,她也顾不上太多,空着手就去夺又挥舞着砍过来的大菜刀。

也亏了万玉琼这些年一直没少吃苦,比一般女子力气大,虽然手掌几近于被砍断,她却是一脚把姚新青瞪了出去,刀也落到了她的手里。

这会儿功夫,万老爷子和钱妍已经听了声音跑出来,看到满身是血的万玉琼,万老爷子想也不想的,上前一把把女儿拖到了身后。

正好姚新青挣扎着爬起来,看到万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前扑过来,这会儿功夫,钱妍已经拿了擀面杖跑出来,轮圆了胳膊就往姚新青身上砸。

二对一,姚新青迅速被制服,她半瘫在地上,斜睨着爷孙俩:“有本事杀了我,有本事你们杀了我呀?谁不动手谁是孙子!”

“你……”钱妍恨恨的想要继续招呼她,被万老爷子拉住了,“先送你妈去医院。”

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钱妍这才回过神来,急三火四的去拨打了120,又赶紧扶住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万玉琼:“妈,你坚持会儿,救护车一会儿就来了。”

“我没事儿。”万玉琼冲女儿笑笑,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姚新青,“我已经把位置让给你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让给我了?”姚新青癫狂的大笑,“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做出大度的样子,却是为了让钱见明忘不了你,一直记着你,然后你反过来做我和他之间的第三者。

我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现在的他,已经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本来嘛,我是想让你黄泉路上做个伴儿,咱们三个继续拼个你输我赢。

现在看来,只能我和他一起相会了,万玉琼,你输了,哈哈哈……,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没有得到他,他永远是我的!”

“你也是个可怜的……”万玉琼一脸怜悯的看着她,“你知道我以前为什么不和他分开吗?不是我舍不得他,是我不想拖累我的父亲,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不想让我的女儿生活在不健全的家庭当中。

但事实上,我女儿一直生活在不健全的家庭当中,我那么些年的坚持,也是毫无意义的,现在,我很庆幸离开了他。

女人的幸福,不是寄托在男人身上的,首先,你要有自已生活,然后,才能更好的和别人一起生活,否则,你在家里会越来越没位置,最终,成为被男人嫌弃的像垃圾一样的东西。

现在,我想明白了,可是你还没想明白,所以,我可以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你却要为自己的糊涂付出代价。

只是,你想一想,为这样的一个男人,毁了你自己的一辈子,真的值当的吗?”

“你现在说的这么好听,当年为什么那么死皮赖脸的要和钱见明在一起?你以为我不知道嘛,你这次是看明白了钱见明不想和你在一起,才答应和他离婚的。

只不过……”姚新青的脸上闪过浓浓的苦涩,“只不过我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他和我那么多年的感情,有了机会,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和我在一起。呵呵……”

万玉琼疑惑的看着她:“能和你结婚的时候,他不和你结了?”

“是啊,他不想和我结了,想要再和你在一起,你说,男人是不是犯贱?你拿他当宝的时候,他拿你当草,你拿他当草的时候,他又拿你当宝……”

万玉琼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想起姚新青刚刚说过的话,猛的推一把钱妍,“再打一遍120,去咱们家那儿,你爸……你爸……”

“噢噢噢……”应答着,钱妍飞奔向电话。

“晚了,他早就死了……”姚新青开心的笑着,“你以为我会给他这种机会吗?”

“姚新青,他说你是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原来,你就是这样爱他的……”万玉琼无语的摇摇头,”你跟了他那么多年,也算是夫妻了,怎么能下得去这样的狠手?

关键,我已经和他离婚了,也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了,你竟然能下得去手杀了他,还要连我也一起杀了,你……你根本就是个神经病!”

“我是神经病,也是被你们刺激的,要不是你当年横刀夺爱,我早就成了他的妻子了,我们俩在一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现在一定会特别幸福。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毁在了你的手里,我现在唯一后悔的是自己太心急,应该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再动手的!”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同时到达。

这么大的动静,相隔不远的初夏一家子自然也听到了,等王忠良跑过来探看的时候,万玉琼已经被抬上救护车。

“万叔……”

万老爷子赶紧打断他:“忠良,你来的正好,和玉兰宝河他们说一声,中午不能一起吃饭了,回头再和你们详说。”

“万玉琼受伤了?还有一个女人被警车带走了?”初夏眼睛瞪的滴溜圆的看着王忠良,“他们去哪间医院了,您有问吗?”

“去京医了。”王忠良说完又补充一句,“万玉琼看着伤的挺厉害的,其实,都不是要命的伤,您放心,顶多一个月,她就可以恢复的和以前一样了。”

“那就好……”初夏急急的奔到饭桌前,“吃饭吃饭,完了赶紧去找万爷爷,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咱们的陪伴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