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是啊周蜜康,你得赶紧醒过来协调眼下的事儿,长辈们现在肯定特别为难,担心我的身体,想要劝我又怕引起我的反感影响到身体,不劝吧,又担心出了意外,要是总让他们生活在这种担心中,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那么做为小辈,我只能只有妥协,但是,那样我心里又不舒服了,我不舒服,你儿子女儿就不舒服,如果心疼我们,你就赶紧的醒过来……”

初夏边念叨边盯着周蜜康的手指头看,一般电影电视上,女主角只要表白一番,男主角肯定就先动动手指头,然后就醒过来了……

可惜,她盯了半天,师长筒子的手指头还是一动不动。

无奈,初夏只好抓起他的手继续揉搓着:“我给你活活血,散散淤,气血畅通了,自然也就醒过来了……”

“嗯,不错,这样做是对的。”推门进来的老医生看到初夏的动作,赞许的点了点头,“就这样经常给他揉揉,对他是有好处的,脚和腿也可以这样揉一揉。”

周汉亮就赶紧站到床脚,帮着师长筒子揉揉和小腿。

上前检查检查了周蜜康的情况,旬主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很好,病人的机体恢复的非常快,照这个样子,明后天醒过来是肯定没问题的。”

初夏赶紧道谢:“谢谢您。”

“你是……”旬主任打量打量她,“小周的妻子?”

“是的,我是他的妻子……”初夏点点头。“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我丈夫受伤的事儿,要不然。我早就过来照顾他了。”

“很好,原则上来说。有你在他身边,会更好,本来,我提过这个建议,但是他的父亲拒绝了,说你现在的情况不合适那样做。

看来,他们是小瞧你了……”旬主任冲她和煦的笑着,“情绪能控制的这么好,他们真的是太小瞧你了。”

“谢您夸奖。”初夏话音刚落下。就听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病房门被轻轻叩响,“肯定是我爹娘他们。”初夏征询的看向旬主任,“可以容许几个人同时进来?”

“没事儿,只要不超过十个人就没问题……”旬主任笑,“我说了,病人的机体恢复的非常好,不能超过十个是因为。人再多了,挤不开了,就不合适了,对吧?”

医生都这样发话了。周汉亮自然不会再傻傻的等着初夏行动,三两步走到门边拉开病房门,赵玉兰和林宝河的脑袋先伸了进来。一脸的紧张和犹豫……

周汉亮赶紧道:“叔,婶。进来吧,医生说了。没事儿的。”

赵玉兰和林宝河就急急的奔到床边,边打量边急急的问,“夏,小蜜这是咋了?”

“爹,娘,你们放心吧,他没事儿的,现在是偷懒,过两天肯定就醒过来了……”初夏说着向俩人介绍笑眯眯站一边的旬主任,“这位就是周蜜康的主治医生,爹和娘如果不相信我说的,可以直接问旬主任。”

“是的,病人这两天就会醒过来的,而且,醒来之后也不会留什么后遗症,这几天我一直在监控着病人的情况,我的推断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好,那就好……”林宝河边说边上前紧紧握住旬主任的手,“主任,那就麻烦您多费心了,我这女婿,是个好人啊,可一定不能出什么事儿。”

“爹……”初夏无奈的看着自家老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能理解,都能理解……”旬主任就冲她笑,“你父亲是心疼你,当然,也心疼你丈夫,你要体谅他的心。”

林宝河就迅速接话:“旬主任,您真是太厉害了,我对女儿女婿一样心疼,可是女儿本事不及女婿,我肯定得多替她想想。”

“爹……”初夏不服的抗议,“我怎么就不如他了?家境不一样,成长环境不一样,我不如他是正常的,但是,这不代表着原本的我就不如他。”

“好好好,你和小蜜都厉害,都厉害,是爹说错了,是爹说错了……”

初夏:“……”爹,您这么敷衍的态度,谁看不出来?

旬主任就开心的笑:“很好,家人之间的关系越是融洽,对病人的恢复就越好,那你们在这儿陪他会儿吧,有事去办公室找我。”

“麻烦您了。”初夏赶紧起身相送,旬主任就冲她摆摆手,“别那么多规矩,现在孕妇是最大,你就在那儿坐着好了。”

“我来送。”周汉亮边说边上前拉开病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旬主任好笑的摇摇头,闪身出了病房。

“姥姥和姥爷他们知道吗?”

“没和他们说,尹嫂偷偷告诉我们的,我们也搞不清楚到底咋回事儿,就没敢和姥姥姥爷说,不过照现在的情况,和他们说了反倒能让他们更放心。

哎……”赵玉兰重重叹一声,“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他们多担心,又不敢当着你的面儿表现出来,平时你不在的时候,老两口说着说着就唉声叹气的。”

“我看出来了……”初夏无奈的耸耸肩膀,“可是我不知道情形,也不敢随便安慰他们,还好,现在证实,我原本的猜测还是靠谱的。”

“小周政委这是临时回来还是?”林宝河看向周汉亮疑惑的问道。

“我们已经返回a市了,我是专程过来看望师长的。”边说周汉亮边苦笑,“要不然,也不会让嫂子遇上。”

“那启亮也回来了?”赵玉兰赶紧问道。

初夏就暗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咋就没想起来问这事儿,唉,都是躺床上这家伙,害的她思维都不正常了。

“启亮回来了,他挺好的,放心吧。”顿一顿,周汉亮又补充道,“对了,我应该再告诉你们个好消息,这次回来,启亮升官了,已经是排长了。”

“真的?”赵玉兰惊喜的喊完,眸色中又染上担心,“是不是他也受伤了?”

“没有没有,他是在任务中表现的非常好,所以,这次回来就提拔了,当然,这些是之前师长早就定好的,我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把提拔名单报上去了,估计今天批复已经下来了,我算是提前和你们报了个喜。”

赵玉兰开心的拍自己大腿一巴掌:“真好,大哥大嫂知道肯定可高兴了,这下子,可以踏踏实实的把晓琼娶回家了,原本,两口子可是一直在担心启亮不如晓琼发展的好,配不上晓琼呢。”

“娘,你腿疼不疼?”自家老娘那一巴掌发出的清脆响声,害得她两条腿都不自觉的直打哆嗦。

“这孩子……”赵玉兰无奈的看着女儿笑,“娘这不是高兴嘛,小蜜虽然受伤了,但很快就能恢复,说不准还能看着宝宝出生,这可是超出了咱们原本的期待,值得高兴吧?

你大哥升了职,你大舅和大舅妈就可以去罗家提亲,说不准今年就能把亲事儿给办了,也值得高兴吧?”

“是值得高兴,是值得高兴……”初夏边笑边瞄自家老娘的大腿,这要是高兴的事儿多了,自家老娘还不得把大腿给拍肿了?

“亲家,亲家母,你们也过来了?”周景平推门进来,看到赵玉兰和林宝河两口子,眸色中立时涌满了愧疚,“不好意思,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让你们担心了。”

“大哥,您也别这么说,我们都明白,您也是担心初夏的身子,其实,咱们心思都是一样的,不过,这孩子挺让人意外的,呵呵……”

“是啊……”周景平赞赏的看向初夏,“这孩子,总在给咱们惊喜,照这么下去,她做出什么成绩来,我都不会意外了。

不说别的,就齐老爷子,多少人求着他,都没能求出点啥来,这孩子倒好,直接成人家徒弟了,她爷爷听说这消息,乐的呀,见谁就和谁显摆,结果倒好,现在好些长辈看到咱家老爷子都吓的躲着走。”

初夏故意摆出一张苦瓜脸:“爸,照您这么说,我这不影响到大家的安定团结了?”

“没事儿,这种影响咱不怕……”周景平边说边走到床边,照着周蜜康的腿拍了一巴掌,“小了,你眼光好啊,快醒过来,要不然,别人把你媳妇抢走了,你可是哭都没处哭了。”

众人:“……”这是亲爸说的话嘛……

“这小子,不震唬不行,这么震唬着,一着急,说不准就醒过来了……”周景平忍不住叹口气,“这种场景在他身上不是一次了,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初夏脸上的笑容就不自觉的淡了下去,就她所知道的历史轨迹,这才只是开始呢,但愿,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吧……

“爹干嘛去了?”一抬头,看到自家老爹出了病房,初夏就看向赵玉兰问道,“是去通知姥姥姥爷他们吗?”

赵玉兰点点头:“是的,俩老人一直惦着小蜜的安危,让他们实地过来看看才能放心。”(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