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周政委,麻烦你去楼下病房陪万爷爷一会儿好吗?”初夏看向周汉亮,“刚才爸说了,钱家可能对万爷爷不利,留他们几个老人在那儿,我不放心。”

“好,我过去。”周汉亮迅速追着林宝河出了病房。

周景平瞄了眼时间,道:“保护你万爷爷的人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一会儿我也下去,放心吧,有爸在,不会让他有事儿的。”

初夏不好意思的笑:“爸,我不是不信你,就是条件反射的会担心,万爷爷一直当我是亲孙女,我这是本能的反应。”

周景平无奈的笑:“你这孩子,和我还用得着这么解释吗?”随之轻拍一把静静躺床上的儿子,“小蜜,你赶紧给我醒过来,都是你做的不合格,要不然夏怎么会到现在还不把爸当亲人?”

“爸……”

“哈哈……”周景平就笑,“夏,别误会,爸不是怪你,这事儿的责任在小蜜,谁让他总是不在家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和爸这么远疏,是不是?”

“没有远疏……”初夏只好再解释,“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周家人,解释,也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就算是我爹我娘问,我也是会解释的。”

“是啊亲家,夏现在是真的当自己是周家人了……”赵玉兰也急着为女儿辩解,“结了婚了,孩子也有了。哪能不把自己当周家人?”

“亲家,你别急……”周景平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开玩笑的。小蜜这家伙躺床上躲懒,咱不能就由着他躲,是不是?”

“是。”赵玉兰笑笑,也推了周蜜康一把,“小蜜,你要是真的心疼咱们家夏,就早点儿醒过来,要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和婆家人相处。”

周景平:“……”敢情他刚才的解释是白说了?

没一会儿。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随林宝河过来了,看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师长筒子,俩老人都红了眼圈儿。

这段时间,他们心里可担心他了,虽然没和这个孙女婿待很长时间,可他们活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算是见了不少的人,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外孙女婿是真的疼惜自家外孙女,突然不给外孙女打电话了。那肯定是出了事儿了,他们天天坐在厅里,一来了电话就抢着去接,就是巴望着能听到他的声音。

没想到。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宝河说,小蜜很快会醒过来,也不会有啥事儿。是真的?”赵老爷子颤着声儿问完,赵老太太也巴巴的看向周景平。眼神中满是期待和忐忑。

“赵叔,赵婶。宝河说的是真的,放心吧,小蜜已经没事儿了,转到京医来,就是为了让他恢复的更快更好。

旬主任在这方面是专家,他已经方方面面检查过了,给出的结论是,这两三天一定可以醒过来,以后也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之前不通知你们,不是不相信,是不希望你们跟着担心,事儿已经出了,担心和不担心的,结果都一样,万一让夏知道了,后果就更不堪设想。

不过……”解释到这儿,周景平意识到自己原本担心的理由根本就不存在,就不好意思的笑,“不过是我们小看初夏了,说起来,这事儿也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

“是啊,还真就是你们做的不对……”赵老爷子认真的看着周景平,“就算是担心夏不想让她知道,也应该告诉我们一声。

你太小瞧我们了,不管是我和你赵婶,还是宝河玉兰,虽然都是普通百姓,可经的风浪一点儿都不小,要是连这么点儿情绪都控制不了,那以前的罪可就白遭了。”

“姥爷,你小瞧我……”初夏不满的撇了撇嘴,“你们都小瞧我,之前偷偷摸摸的不敢说,以为我没看出来?

我只不过觉得没的和你们解释,就没揭穿你们罢了,反正,你们做长辈的,谁也别埋怨谁,都小瞧我,有一个算一个!”

“是是是……”赵老太太赶紧认错,“姥姥向夏道歉,不过姥姥以后知道了,再也不会小瞧咱们家夏了。”

“对,绝对的。”赵老爷子也道,“以前我们都是门缝里看人,以后你从门缝里看我们,我们一定不会生气。”

初夏无语的看着自家姥爷:“您这是变着法子让我大度点儿,别再揭短了?”

“夏,你可真聪明……”赵老爷子笑着冲初夏竖竖拇指,“咱揭过这一页去,以后,都绝对的相信你,好不好?”

“好吧,以后都不准再怀疑我,任何事儿都不能瞒着我……”初夏神色认真的看着几位长辈,“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保证,以后能让你知道的事儿绝对不瞒着你。”周景平第一个做保证。

赵老爷子迅速接上:“我也保证,以后肯定相信夏,再也不怀疑夏,任何事儿都告诉夏,主意拿不定的时候让夏帮着我拿主意。”

“话咋都让你说了?”赵老太太白一眼自家老头子,道,“夏,我和你姥爷的一样,你不相信你姥爷也要相信姥姥。”

“老婆子,咱能不这么挑拨离间吗?”赵老爷子不满的瞪着老太太,“为啥我就不如你可信了?我啥时候骗过孩子?”

“夏五岁的时候,你说上山给她打野兔子,结果,打了只老鼠回来,害得孩子一直到九岁了,还把老鼠当成免子。

夏九岁的时候,你说去给夏捞鱼炖鱼汤喝,结果,没捞着鱼,你拿几条泥鳅回来唬弄她,害得这孩子好些年不喝鱼汤,嫌都是土腥味儿。

夏十二岁的时候……”

“好了好了……”赵老爷子赶紧打断老太太,“这都多少年以前的事儿了,能不提了嘛?再说,我也不想骗孩子,那不是想的挺好的,结果没打着兔子,没钓着鱼吗?

你要这么说,你呢,你难道就没有骗夏的时候?夏四岁的时候,你答应赶集给夏买苹果吃,结果没买着苹果买着梨了,你就骗夏说那是苹果,孩子到八岁了,还苹果梨不分。

夏七岁的时候,看中了咱村里绿娥穿的花褂子,你就骗夏说,那个穿上浑身痒痒,只有不带花的穿着才不痒痒,结果害的孩子到十二三了,还不敢穿花衣服……”

“行了行了,咱能不揭这陈年老疮疤吗?我那次就是找遍了整个集上都没买着苹果,可是夏又认准了要吃苹果,我能怎么办?

夏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她认准的东西吃不到,就一直哭,要不是心疼孩子我能骗她吗?那花褂子,要是咱能买得起,我能骗孩子吗?”

“也是……”老爷子感慨的叹一声,“那时候日子太苦了,要不然,也不能这么骗孩子,对了,咱俩怎么把话题扯这儿来了?”

老太太挠挠脑袋,瞪一眼老头子,“是你不服气夏信我不信你。”

“夏什么时候信你不信我了?”老爷子也猛的想起来,“不对,主因是你挑拨夏听你的不听我的,要不然,我能反驳你?”

眼看着老两口又要开始新的一轮,初夏忍不住笑:“姥姥,姥爷,你们这是怕我们闷,故意闹着逗我供们开心的吗?”

“死老头子,都是你,让我丢脸都丢到亲家这儿来了……”赵老太太瞪一眼老爷子,不好意思的冲周景平笑,“年纪大了,就容易犯糊涂,糊涂了就容易斗嘴,亲家多体谅。”

周景平就笑:“赵婶,您这就见外了,这说明你们老两口感情好,我看着只有特别开心的份儿,又哪谈得上什么体谅不体谅?”

“初夏……”钱妍拉开门,冲里面轻唤一声,初夏赶紧迎过去,“咋了?是不是钱家人过来了?”

钱妍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能不能帮忙安排人照顾一下我妈?”

“可以。”初夏想也不想的就应了下来,“你尽管去忙自己的。”

“我想先去爷爷家说明情况,再把弟弟带过来,我妈现在最想看到的应该就是我弟了,不管可能性有多大,我都必须努力一把,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想让我妈见到我弟,就更难了。”

“好,你去吧。”初夏搂住她轻轻拍了拍,“万爷爷和万姑姑这边,我们会照顾好的,放心吧。”

“谢谢你……”钱妍感激的冲她笑,“原本,我还误会你认姥爷做干爷爷是有目的的,现在,你不计前嫌的帮我,真的……真的让我无地自容,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现在根本找不到帮我的人。

本来,我想让齐奶奶帮我照顾一下的,可是,她年纪也那么大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张口,初夏,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回报你的。”

“行了,和我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初夏推她一把,“快去忙你的吧,这边交给我了,一会儿我就下去。”

挥挥手,钱妍迅速跑下楼,她也想到了爷爷奶奶的态度,不希望他们闹到医院里,她必须提前去说服他们!(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