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小妍要去找钱家人?”待钱妍离开,赵玉兰走到女儿面前问道,“她不是不受钱家待见吗,这个时候去,大概也是没有用吧?”

“不管有用没有,都得让她努力一下,要不然,她会心里不舒服的,而且,这次以后,她到底要怎么和钱家相处,也需要重新衡量。”

“哎!”赵玉兰就叹口气,“说起来,这孩子也挺可怜的,从小不被爷爷奶奶待见,爹也不疼她,就一个妈疼,还不能把心都给她,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儿,哎……”

“娘,你不会又想起我小时候了吧?”眼看着自家老娘说着说着就开抬掉眼泪,初夏一下子猜到了原因,“我和她不一样,娘,咱说多少次了,您怎么还在这儿钻牛角尖?”

“没,娘就是心疼你,小时候把你身子亏着了,夏,你听娘的,一定得好好爱惜身子,娘知道你闲不住,可是,你身体底子是真不行。

娘这些日子提心吊胆的,生怕你有个什么闪失,娘也知道,劝你整天在家待着你也受不了,可是,你总得注意些?

看你上楼下楼的也不知道慢着点儿,走路也抢,六个月了,可不能这个样子了,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你听娘的,好不好?”

敢情自家老娘欢天喜地的让自己去学校都是装的呀?

初夏无奈的叹气,也是,如果不是至亲。谁会整天这么挂着?虽然她说了在学校有人保护她,可是。爹娘又怎么可能真的放下心?

“娘,你放心。我一定会爱惜自己,一定会注意的……”初夏搂住赵玉兰胳膊,撒娇的晃晃,“娘要相信我。”

“我信你,可是,我信着信着心里就慌。”赵玉兰实话实说,苦笑着瞄了一眼周景平,“亲家,都是我们没把孩子教好。对不住了。”

“没……没……”一直挣着耳朵听娘俩说这事儿的周景平赶紧摆手,“初夏性格特别好,我们都很喜欢。”

“很喜欢,也很担心吧?这孩子不听话,身子这么沉了,还整天跑学校去,说着也不听,哪有个要当娘的样子?”

“孩子整天在家里也是闷,其实去学校走走还是不错的。既能学到东西,又能放松心情,反正孩子身边有保护的人,都小心点儿。基本是不会有事儿的。”

赵玉兰再叹一声:“可这事谁敢打包票?不过亲家您说的倒都是大实话,夏这性格,还就是这样。让她在家里吧,估计也能憋出毛病来。可出去了,又忍不住担心她。唉,当父母的就是这样,总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孩子还不领情。”

“做父母的操心是应该的,孩子有些事不领情也是还没到那个年纪,没经了那么些的事儿,等真有了经历了,也就能明白了。”

“您能这么体谅我们家夏,真是她的福气,我和她爹一直担心她这么任性,会让婆家人厌烦,现在看来,还真是我们想多了。”

“不厌烦,不厌烦,我们都喜欢夏这性格。”

……

刹那间,初夏明白了自家老娘突然来这一套的原因,要不是努力憋着,她真就笑出来了,看着老老实实的老娘,也挺有心眼儿的嘛。

之前周汉亮和她说,周景平肯定不会放心让她去学校,自家老娘就立马当着周景平的面来了这么一套,分明是逼着周景平表态,不逼她离开校园嘛。

好吧,原本她还在担心的问题,就这么被自家老娘给化解了,看来,以后她对老娘和老爹的认知,也要好好刷新一下了。

“初夏,回家吃饭吧,吃完了中午好好歇歇,下午有课就去学校,没课就在家休息,明天有时间了再过来看小蜜。”

某人还在美着呢,就被公公大人下了逐客令。

公公大人已经做了妥协,她再倔下去就没意思了,遂痛快的应下来,跟着赵玉兰和林宝河回家了,反正有公公照顾周蜜康,她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到了楼下,她先去万玉琼病房看了看。

万老爷子坐在床头看着万玉琼发呆,齐老爷子和齐老太太还有尹嫂则并排着坐在靠墙的位置,周汉亮则站在门口。

和周汉亮点点头打个招呼,初夏先走向齐老爷子,小声道:“师父,周蜜康受伤了,就在上面,能不能麻烦您给他看看?”

“不去。”齐老爷子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她的要求。

“师父……”

齐老爷子摆摆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如果我能比对方治的更好,我肯定会插手,要是明知道自己不如对方,还凑上去瞎显摆,只会让人讨厌,你想让师父做个被人讨厌的人?”

“当然不……”初夏纠结的看着他,“您的意思是,旬主任在这方面,是最厉害的?”

“对。”齐老点点头,“刚才我已经问过小周了,他也把情况都和我说了,我认为我没有掺合的必要,要不然,刚才我就上去了……”想了想,下巴往万老爷子方向点了点,“他不知道这事儿,到现在他也还没发现小周。”

初夏眉头就皱起来:“是不是我出去后又发生什么事儿了?”要不然,万老爷子的状态不会变的这么差。

齐老爷子就点了点头,叹口气:“万玉琼一直在喊大昆,钱妍说那是她弟弟的名字。”

难怪钱妍要回去找弟弟过来,原来是这个样子……,初夏叹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做为父亲,万老爷子这个时候的心情可想而知。

女儿所嫁非良人,还要骨肉分离,做父亲的不但没帮上她,还一直在误会她,哪怕想通了,只要一遇到纠结的点,自责便会随之而来。

而万老爷子的这种情绪,只有等万玉琼醒了,状态好转,才会也跟着好转。

做为外人,别的方面可以帮忙,这事儿,是真的帮不上的。

可想而知的,那个一直被迫和万玉琼分离的孩子,对万玉琼的感情是可想而知的,哪怕钱妍去求得钱家人答应了,孩子愿意不愿意和母亲相见,还是未知数。

从这方面来说,钱家人也真是太混蛋了,连这种缺德事儿都能做出来,这还是依赖着万玉琼发展起来的,要不然,还能怎么绝?

此时,钱妍也已经到了钱家,钱老爷子和钱见明的弟弟钱见锋都去警局处理后事了,家里只有钱老太太和钱家二婶儿。

钱妍打招呼时,钱老太太只是淡漠的点了点头,钱二婶倒是挺热情的,只不过,那热情当中明显透着虚伪。

“奶奶……”钱妍也顾不上转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要求,“我妈现在重伤,非常想念弟弟,我想让弟弟去看看妈妈,好不好?”

“你觉得呢?”钱老太太摞起眼皮瞄她一眼,“你妈和这个家里是什么关系你不是不清楚,现在,她又和你爸离了婚,而且……”闭闭眼睛,老太太继续道,“而且你爸已经不在了,你妈和这个害的关系就彻底断了,有必要再让大昆和她见面吗?”

“爸没了,我也特别特别难过,可是,我相信爸也希望妈可以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就算妈和爸离婚了,就算爸没了,大昆也还是妈的亲生儿子。

奶奶,我知道您一直不喜欢妈,也不喜欢我,可是,我们毕竟也是钱家的一份子,而我,身上也流着钱家的血。

求您念在咱们的血脉亲情上,通融一下,让大昆去见见妈妈,虽然妈妈不是致命伤,但也是大伤元气,想要早一些恢复,心情是非常重要的。

我之所以来,就是因为我妈在昏迷当中,还是念念不忘弟弟,奶奶,您也是做妈妈的,我相信,您应该可以理解我妈妈的心情。”

钱老太太意外的扫了她一眼:“你以前不是很讨厌大昆嘛?你觉得他抢走了你妈对你的爱,你嫌他碍你的眼,要不然,我也不会把大昆接到身边来。

今天你妈遭受到的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所以,你没有资格怨怪任何人,也没有资格要求任何人,明白?”

“奶奶,以前都是我的错,现在我知道了,也希望能做出弥补,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钱妍干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咚”就磕了三个响头,“奶奶您是知道的,这是我的禁忌,我从不对任何人下跪磕头,以前祭祖的时候,任您怎么骂,我都不会这样做,现在,我的决心,奶奶看到了吧?求您成全我!”

钱老太太冷哼一声:“我倒是要问问你,从小到大,你有真的尊敬我这个奶奶吗?就你从小到大的态度,我为什么要成全你?”

“奶奶,到底要我怎么做,您才会答应?”钱妍跪着往前行两步,“只要您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到,我绝不含糊!奶奶,我妈妈这些年对您是尊敬的,您就当可怜可怜她,行不行?”(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