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却说万老爷子,从医院离开后,就径直去了钱家,这是自女儿嫁到钱家以后,他第三次来钱家。

第一次,是女儿出嫁的时候,虽然他和妻子不太满意女儿的这桩亲事,但是,既然女儿铁了心要嫁对方,做父母的,还是要给女儿面子的。

第二次,是外孙女出生的时候,他和妻子来给女儿庆贺,也是那一次钱家对老两口的冷遇,让老伴耿耿与怀,最终抑郁成疾,撒手而去。

当然,妻子抑郁的不是自己没受到重视,而是因为担心女儿在这个家里的日子,偏生的,女儿又听不进妻子的劝说,最终,酿成了苦果。

第三次,是老伴去世的时候,他来通知女儿。

自此,再未踏进钱家一步,而他和女儿,也几近决裂,他也以为,从此不会再踏进钱家一步,没想到,世事难料,这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形下,再进钱家的门。

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在钱家会受到怎样的诘难与冷遇,但是,为了女儿,为了外孙,他必须来这一趟。

“姥爷……”看到钱老爷子的刹那,钱大昆不自觉的迎了上来。

“大昆!”

发出吼声的是钱老爷子。

钱大昆的脚步就顿了顿,随之,回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钱老爷子:“爷爷,这是我姥爷,是我的亲姥爷。”

“如果还当自己是钱家的子孙。你就给我退回来。”钱老爷子厉声道。

犹豫一下,钱大昆耷拉着脑袋退回到了小堂姐的身边。对方抓住他的手轻捏一下,小声道:“别这样。也许事情不会像你想像的那么糟呢。”

钱大昆嘴角扯了扯,没吱声,他只当对方是安慰自己的,以爷爷和奶奶这么多年来对他的控制,这次说什么也不会放他走的。

那么,对姥爷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说来也奇怪,他只见了姥爷一次,却是觉得对方比爷爷可亲多了,不受控制的。他就想和对方亲近,想站到对方的身边去。

或者,这就是有目的和没有目的的原因?他一直知道,爷爷奶奶之所以把他控制的那么紧,原本是想用他来要挟妈妈,后来发现没用后,索性就把控制他当成了习惯。

再后来,因为钱家小一辈只有他一个男孩子,就成了理所当然。

所以。对于回到妈妈身边,他根本就不敢想。

小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怪过妈妈,生活在爷爷奶奶的身边。绝对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幸福,爷爷的性格过于严厉,以至于他无论站或者坐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儿做的不到位被训一顿。

奶奶倒是没有爷爷那么严肃,但是。奶奶什么都听爷爷的,有时候明知道爷爷把他当成了撒气包。却也装做看不到。

为什么他和见面次数不多的姐姐亲?

因为整个钱家,只有姐姐敢站出来为他说话,而偏偏的,姐姐在钱家是不受待见的。

以前他不明白,后来大一些,他才知道,姐姐不受待见的原因不是因为她不好,是因为她是妈妈的女儿。

他也亲耳听到爷爷说过,不能惯着妈妈的脾气,让妈妈真的以为自己了不起,以为钱家要靠着她发达,所以,无论如何,要把妈妈的气焰压下去。

而这些,爷爷是当着二叔二婶和两个姑姑的面说的,这又让大家伙儿如何能对妈妈好?

正因为爷爷的这种偏心,让他的心一点点的偏向了妈妈。

被寄养的孩子都懂事儿早,他虽然名义上是被爷爷奶奶宠着,但实际上,和寄养也是没什么两样的,是以,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不管多渴望见到妈妈,多么喜欢和妈妈在一起,表面上他从来不表现出来,甚至,在见到妈妈的时候还表现的冷冷淡淡的,不爱搭理妈妈。

只有这样做,爷爷奶奶才能对妈妈的防备心小一些,才能让他有机会多见妈妈几次,所以,哪怕装的很辛苦,他还是逼着自己装下去。

原本以为,只要他肯努力,到有一天他长大了,有能力了,就可以经常见到妈妈,却没想到,突然的就出了这样的事儿。

昨天晚上他已经听到,爷爷奶奶竟然打算把他送到国外去,目的,就是让妈妈以后再也找不到他。

他特别的不理解,爷爷奶奶和妈妈到底有多大的仇,竟然不惜动用所有根本,也要把他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

原本,他还在琢磨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逃离被发配的命运,现在,看到姥爷的现在,他心里突然有了底气。

他们一直这样做,其实就是逼着姥爷出面帮忙。

而妈妈的地位在钱家变的那么微不足道,就是因为妈妈总在示弱,以至于,让爷爷奶奶和爸爸欺负她成了习惯。

现在,只要姥爷肯硬气起来……,脑子里这么胡思乱想着,他却不可能真正的轻松起来,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姥爷到底能不能帮到他。

而且,总被关在家里,他也清楚姥爷的背景是怎么样的,到底哪儿能帮到爷爷和二叔。

但是,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必须放手一搏,关键的时候,他会不惜和钱家人闹翻,反正,他绝对绝对不要一个人孤伶伶的跑到国外去,那样,他想要再见妈妈和姐姐,就更成了一种奢望。

天知道,他有多么渴望家庭的温暖,从小到大,听到同学们说起爸爸妈妈,他就羡慕的要命。

最初,他也和爷爷奶奶闹腾,但每次。都以被关禁闭告终,所有人以为。老爷子老太太最疼爱的是他,其实。他们只是把他当成了耍威风的工具而已。

好吧,这么说,似乎有些冤枉奶奶,但是,不管怎么说,奶奶在关键的时候,是从来都没有帮到他的,说起来,她只是爷爷的依附而已。

钱大昆胡思乱想的功夫。万老爷子已经自己搬了凳子坐到厅的中央,淡淡的看着钱老爷子:“好歹,我们也是亲家,你这样待客,说的过去吗?”

“不敢当……”钱老爷子脸阴沉着,“你这话,可是真不敢当,您这个亲家,我们不敢高攀。绝对不敢高攀。”

“我很明确的说一下我的来意……”万老爷子指了指还在神游状态的外孙,“我是要带大昆去玉琼身边的。”

“就算您有背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钱老爷子皱眉看着万老爷子,“大昆是我钱家唯一的孙子。跟着你走算怎么回事儿?

不管见明在还是不在,他都是我钱家的种,是我钱家唯一的继承人。把他培养长大,是我们钱家人的责任。跟你走,走得着份儿吗?

当然。您有背景,您可以来硬的,但是,我们也不怕,我就不信,你能只手遮天,我们找不到讲理的对方了!”

“你这话说的太有意思了,我现在只是希望孩子生活在妈妈的身边,又没说要让他姓万,他该是钱家的子孙当然还是钱家的子孙。

从小到大,你们就把孩子护在身边,不让孩子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现在孩子正处于青春发育期,再这么把他们母女隔开,你们真的以为是为了孩子好?

我今天来,就是想好好和你们谈谈孩子未来的发展,我希望你们能放下自己的怨恨和自私,多为孩子想一想。

大昆已经过了十四岁,完全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我的意思是,让他自己来选择,到底是要跟你们生活在一起,还是要和他妈妈生活在一起。

当然,我也可以向你们保证,等他长大成人,想要回到你们身边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拦着,我万家从来不会做欺负人的事儿。

我现在来让大昆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也是在为孩子着想,绝没有我自己的半点儿私心,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反正我说的都是事实。

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希望是按我说的这种方式来解决,以前你们欺负我女儿,我忍了,现在,到我外孙的时候,我绝对不能再忍。

也别给我扣什么欺负人的帽子,你出去找任何一个人说说,看他到底会说谁在欺负人,当然,你们也可以红口白牙颠倒是非,但是,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倒是来我这儿说了这么一大通……”钱老爷子冷笑两声,“我儿子为什么会死?你真的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有愧疚感?”万老爷子无语的看着他,“你不会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么事儿吧?要不是你纵容,他有那个胆儿吗?

这些年,不管我和女儿关系怎么样,你们家的事儿我却清楚的很,虽然以前我不知道钱见明做了这种事儿,但是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

只要你稍微管一管,他的生活就绝对不会乱成那个样子,钱老头,你儿子的命根本就是被你给害没的,你自己不好好反思,还在这儿怪这个怨那个,你要脸不要脸?”

“你倒是长了一张好嘴……”钱老爷子气得站起身来,“是,我儿子是有错在先,可是如果你女儿不和他闹腾着离婚,他会丢了命吗?

我已经去问过姓姚的女人了,她说如果不是你女儿勾着我儿子,施展欲擒故纵的手段儿,把我儿子整的昏头昏脑的,她是绝对不会对我儿子下狠手的。

她自己也说了,杀了我儿子,就根本没想着独活,后来去找你女儿,是想要替她自己和我儿子报仇,事情闹到那一步,罪魁祸首全是你女儿。

我这还没去找你呢,你倒先倒打一耙找到我这儿来了,还说的头头是道,觉得自己真的有理,既然你要闹,那咱就找个地方闹闹,看看到底谁有理!”

看着明显有些疯狂的钱老头,万老爷子是真的无语了,他离开的时候,周景平特意和他提过,说派了人保护他,就是不希望钱家去找他闹事儿。

他当时还笑着说,对方再不要脸,也不至于不要脸到那个程度,现在看来,他还真是太小瞧对方了,估计,他现在不来,明天钱老头真能带着人去医院找他算帐了。

说白了,钱老头现在根本就是一幅子不怕事情闹大的派头。

细琢磨一下,他也能明白个中道道,因为之前站错队,错家算是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过惯了被人捧着的生活,突然摔落到地面,钱老头可不是不适应?

这种时候,自然是抓住棵稻草就不放手了,要不然,怎么翻身?

可问题是,这件事儿,他竟然也好意思抓着翻身?

看着对方的眼神,万老爷子突然明白了过来,对方显然是觉得,他绝对不希望事情闹大,毕竟他儿子没了,他女儿还是活着的,只要伤好了,日子还得照过,那么,他这个做父亲的,为了女儿,自然是要息事宁人的。

要不然,不管是不是女儿的过错,以后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了……

如此想着,万老爷子心里又有些郁结起来,不管这次怎么解决,一段时间之内,女儿绝对会成为圈子里被议论的对象了。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丈夫有外遇,根本不是妻子的原因,可是大家伙儿,却往往会把幸灾乐祸的眼神投到妻子的身上。

出现了这样的结果,相信很多人现在根本就是一副子看戏的心态,你越倒霉,他就越开心……

思绪拉回来,万老爷子站起身来,神色严肃的看着钱老爷子:“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换个地方吧。”

“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不需要换地方。”钱老爷子一口拒绝了万老爷子的提议,又补了一句,“在坐的都是我家的小辈儿,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能知道的。”

“这是你说的……”万老爷子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希望你,别后悔就行。”

“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钱老爷子冷哼一声,“说吧。”他自认为,自己绝对没有被万老爷子抓住的把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