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到。

------------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吴静波看向李昕丽,不等她说话,李昕丽先开口了:“我的事儿不急,咱们先去秦教授家。”

她们几个为了不让班主任为难,径直去找了校长,因为周家的关系,校长并没有把实情瞒着,秦教授的确是出事儿了,但起因不在他身上。

这会儿,秦亦波正坐在自家的厅里,盯着地板发呆,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种急转,好好的工作,说没就没了,妻子也带着一双儿女回了娘家,说开好了证明就去和他离婚。

他觉得很冤枉,又觉得很心凉。

学校开除他,他倒是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个年代这种事儿实在是太敏感了,可是妻子做出这样的决定,却是他理解不了的。

俩人共同生活了十五年,儿子十岁,女儿十二岁,怎么能说走就走,说离就离?他们可是自由恋爱的啊,她怎么能下得去狠心?

看着墙上像框里笑的慈祥的一对老人,他站起身上前摘下相框,良久,伸手抚着相框里的老夫妻,泪水涌了出来……

他一直以为,父母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却没想到,突然的,他们就来消息了,只是,因为他们的这个消息,让他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

可是,得知他们活着,他还是很开心。

他也相信,父母费尽周折给他带来消息,是真的太惦着他了。要是知道会让他的生活变成这样,他们一定不会出现的。

父母托人带来的包裹。已经被收走了。

那里面装着的是一对老人对儿子的拳拳之爱,他不恨他们。可是,他对他们也爱不起来。

既然都已经走了,不管是不是不得已,不管是不是被强迫的,为什么还要出现呢?

百家饭百家衣养大了他,他真的已经适应了,也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现在……

“咚咚咚……”

“咚咚咚……”

持续的叩门声响起,被惊醒的秦亦波猛的起身。快步上前拉开房门,站在门口的却不是他盼着的妻子儿女……

“秦教授……”吴静波第一个打招呼,“我们……我们过来看看您。”

“请进请进……”秦亦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就是家里有些乱,我……我去烧水,你们几个先随便坐。”

“秦教授,我们不渴,您就别忙活了。”吴静波赶紧道。

“秦教授,您和我们别客气。要是真的渴,我们就自己去烧水了。”杨晓丽迅速话。

“秦教授,您要是再这么客气,我就去烧水了。”初夏边说边作势要站起来往厨房走。

“这……这……”秦亦波呐呐着不知道怎么办好。

“您的事儿我们已经知道了。今天过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能帮到您的地方……”吴静波索性开门见山,“按说我们是学生。说这种话有些不礼貌,但是。我们几个的家庭情况都还可以,和您接触的这些时间。我们也非常敬佩您的为人。

这次的事儿,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怨不得您,也怨不得别的,可是,让您这么承担,我觉得有些过了,所以,我希望能尽最大的能力,和您一起渡过难关。”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秦亦波苦笑,“放心吧,我不会被这点儿苦难打倒的,离开喜欢的工作岗位,的确有些伤心,但是,我会接受现实,开始新的生活的,比起别人,我还有个栖身之地呢,也不算太差,是不是?”

“您是怕拖累我们吧?”吴静波认真的看着他,“您放心吧,肯定不会的,我来之前,已经爷爷打过电话了,他同意我来找您。

他说了,如果您想继续留在京城,他会帮您物色一份合适的工作,如果您想离开这儿,他也会尽量帮您安排。”

听吴静波说到吴老爷子时,秦亦波的脸色明显变了变,迅速又恢复平静,继续拒绝:“真的不用了,我会找到合适的工作的,静波,老师知道你是好心,可老师这把年纪了,这么担不起事儿哪能行?”

“哎……”吴静波就叹一声,转而歉意的冲初夏等人笑笑,“谢谢你们愿意陪我来,我知道你们都怪我为什么变的这么爱管闲事儿,事实上,真的是有原因的。”她又看向秦亦波,“就算您换了名字,可是您还留着爷爷送您的针盒。

这种针盒,是我们吴家独有的,所以,我无意中在您桌子上看到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纳闷儿,忍不住好奇,就打开看了一下。

上面有爷爷独有的签名,我就知道您肯定是爷爷的徒弟,于是,我就给爷爷打了电话,知道了您和我们吴家的关系。

爷爷说,您不愿意和吴家联系,就是心里的结还没打开,他让我不要说破,但要求我在您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他。

他说当年的事儿也怪他,是他没有查明真相冤枉了您,后来没和您解释是因为木已成舟,您也过的不错,就不想再扰到您。

现在您遇到了事儿,爷爷希望能弥补他当年犯的错,他说了,如果您还不原谅他,他无话可说,要是您打算原谅他了,就一定要接受他的帮忙。”

“不怪师父,当年的事儿真的不怪师父,是我自己脑子笨,才着了别人的道儿,害得师父和师妹都跟着丢脸。

这些年不和吴家联系,不是我不原谅师父,是我没有脸去吴家,当年要不是师父,我也不会有今天,我不是没有良心的人,怎么可能怪师父?

所以这次我更不能把麻烦带给师父,不管吴家是什么样的背景,我这次的事儿,不合适任何人帮忙,静波,要是真的为我好,麻烦你帮我劝劝师父。

你告诉他老人家,等我有一天真的什么麻烦都没有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看他老人家,现在,如果他一定要帮我,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爷爷说你倔,你还真是够倔的……”吴静波无奈的看着他,“好吧,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接受爷爷的帮忙,我还是想把他的意思转达给你。

他说你是他教过的徒弟中最有天份的,他也一直遗撼不能把吴家的医术真正的发扬光大,如果你愿意回去,是真的在帮他。

我也不骗您,我最初离开家就是想帮爷爷特色一名好的徒弟,可惜,那位人选不可能抛下一切去爷爷身边。

这事儿我不骗您,不信您可以问问林初夏,她对这事儿最清楚了,因为我爷爷中意的人就是她的干哥哥。”

“是的。”初夏赶紧点头作证,“这事儿我们都知道。”

秦亦波的神色就有些犹豫,说实话,吴静波的提议他有些心动,但是,他又怕连累到吴老,想想之前那些年很多家族的倾巢而绝,他立时下定了决心,“静波,现在时机不对,我答应你,等我的事儿过去了,如果还可以,我一定去老师身边。”

说实话,在坐的人中,除了初夏,大家都很纠结秦教授的决定,她们希望秦教授能有好的发展,可是又担心真的如他担心的,给吴家带来灾难。

初夏当然也清楚秦亦波的担心,可是,她这会儿也不能拍板说,你放心吧,你担心的事儿是不会发生的,以后你所遇到的问题会不成为问题的……,她要真这么说,不只秦教授,大家伙儿也会觉得她是不关己事,瞎做好人。

而且关键是,就算她不在意暂时别人怎么看她,秦亦波也不可能听她的。

一时间,房间里就陷入了沉默……

“咚咚咚……”房门再次被叩响,秦亦波赶紧起身去开门,他一脸的期盼在看到来人时,又化成了失望,“您好,您找哪位?”他看着站在门口陌生的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我是蓝苏明,现在接替了你的位置。”

初夏等人就对视一眼,这位来干什么?示威吗?别怪她们多想,实在是这人在课堂上表现的太冷漠了,她们可不能自作多情的以为,这位也是来安慰人的。

“请进。”秦亦波把蓝苏明让进了屋里,看到坐了一圈的几位,蓝苏明神色微微一愣,便坐到了一个空着的椅子上。

“蓝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儿?”秦亦波客气的问道。

“嗯。”蓝苏明应一声,却没继续说下去。

秦亦波就有些为难,大家是好心来看她的,还有老师的孙女特意过来是为了帮他的,他总不能撵她们离开,而这位蓝苏明表明了找他有事,他也不好撵人家走,带蓝苏明去卧室谈,又有些不礼貌,一时之间,大家就僵在那儿……

“要不,我们先回避一下?”略一犹豫,杨晓丽看着几人提议,“咱们先去方家,回头再来拜访秦教授?”她话的意思非常明显,就是在告诉蓝苏明,你有话不好当着我们的面说,我们也不是来闲坐的,是有正事儿的……

“不用了。”蓝苏明摆了摆手,“你们这个时候能过来,就说明心地还不错,反正我说的事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都在这儿也无所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今天说的话谁给我传出去了,可别嫌我不客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