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秦亦波夫妻间的情势可谓急转直下,从一开始的气势汹汹发展到后面的互相体谅,差点儿晃瞎了初夏等人的眼睛。

就连蓝苏明的神色也变的囧囧有神,这对夫妻,也真是让他开了眼界了,不过,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帮助他们的决心。

原本这是一出出了事儿就背叛的绝情戏,结果看下来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出舍己为子的苦情戏。

无论是秦亦波还是秦妻,都是值得尊敬的,至于他们的一双儿女,年纪还小,所以,他也不会怪他们的自私。

而且,听他们的意思也知道,秦妻娘家那边不喜欢他们继续和秦亦波来往,为了生存,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虽然感觉上还是有些圆滑不招人喜欢,但是,也只有这样的性格才能更好的在社会中立足,尤其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太强的性格,只会过刚则折。

“嫂子……”蓝苏明看向了要抬脚离开的秦妻,“如果我说,我能帮助到秦教授,让他有一份好的工作,也不会让秦大伯秦大妈的事儿连累到你们一家,你愿意带着孩子回来吗?”

“只要能让孩子好好的,我自己倒是无所谓的……”秦妻苦笑着看向蓝苏明,“我知道,你们年纪轻,根本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是,我不能由着你们往虎穴里闯。

现在我应下了,你肯定会拗着让家里人达成你的愿望,最后。可能闹的你和家人间失和,那可真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谢谢你肯为我们夫妻伸出援手。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但是。我已经决定了的事儿,是不会改变的。”

“我不是秦教授的学生,我是接替他工作的老师。”

秦妻神色一怔,看向他的眼神中明显多了敌意:“我和他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还是有些感情的,但是不代表着我心志不坚,我们娘几个是真的打算离开他,离开这个家!”

“爱芳,你误会蓝老师了……”秦亦波赶紧替对方解释。“他本来就是要来帮我的,其他的几个,也都是和我处的比较好的学生,都是真心帮咱们的。

在他们面前,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好了,呵……”他无奈的笑,“你之前连我都骗了,更别说他们了。哎!”

“我……”秦妻神色就有些讪讪,的确,被谈话的时候,她真的是吓坏了。如果没有一双儿女,她陪着丈夫去死都没事儿,可是儿子女儿都还没真正的成年。她不能为了自己,毁了他们。

想到被下放到农村去的那些孩子。想到当年的一些朋友回来后的样子,她第一反应就是。哪怕把自己和丈夫的命丢了,也要保护好一双儿女。

最初回到娘家的时候,她不敢说实话,就说是想父母了,想要回去住几天,好好伺候伺候他们。

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两天,父母和哥哥嫂子就知道了秦亦波的事儿,当着哥嫂的面,父母把她大骂了一顿,嫌她是个吃里扒外的。

听着父母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她心里特别难受,想秦亦波自和她在一起,根本就是把她的父母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孝顺。

这些年,只要逢年过节发了福利,肯定第一时间给她父母送过去,每个月的工资,让她固定给父母一部分。

父亲这些年喝的酒,母亲这些年吃的点心,全都是秦亦波供给的。

吃着喝着的时候,女婿是好女婿,现在女婿家出了事儿了,就变成了扫把星,穷贱相……

要说不寒心是假的,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如果离开了娘家,她只能和秦亦波一起扛,那到时候一双儿女肯定会受牵连。

所有的不满和伤心,她都咽回了肚子里,所有的这些,都不及丈夫相信了她的背叛让她伤心,她就觉得,俩人自由恋爱,又结婚了这么些年,丈夫怎么能只凭她的几句话,就那么坚定的相信了她的背叛?

女人就是这么矛盾,一方面她希望丈夫相信,可是对方真的相信了,她又伤心难过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女儿心细,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儿,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就含糊其词的说,是要来例假了,情绪不太好。

对这种事儿女儿已经懂得,但是不代表女儿会傻乎乎的信她,最后在女儿的刨根问底下,她说了实话,女儿当时就哭了。

她说,”妈,您吓死我了,这些天我想问又不敢问,我以为您对爸真的那么绝情呢,本来我还想,趁您不注意带着弟弟跑回家呢。”

女儿的话刹时就让她泪崩了,说实话,这些天她说要和丈夫离婚,说打算带着俩孩子留在娘家的时候,是希望俩孩子反抗的。

结果,女儿没反抗,儿子也没反抗,这让她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好歹是他们的父亲,怎么能一点儿都不留恋?

没想到,是她冤枉了他们,他们不说,只是不想在她的娘家和她吵,让舅舅舅妈看笑话,俩孩子早就做好了打算,如果她真的和丈夫离婚,他们就回到爸爸身边陪爸爸。

是她,列举了一条条理由,说服了儿女先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去,等合适的时候,才有能力保护到他们的父亲。

俩孩子听了她的话,答应了配合她。来的路上,俩孩子都没说话,她知道,他们心里难受,她又何尝不是?

她能向蓝苏明坦承自己的想法儿,其实还是因为下不了决心离开秦亦明,所以对方一问,她顺着对方的问题就回答了。

等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大错的时候,她是真慌了,却没想到,又是一次的峰回路转。

虽然她现在也不确定蓝苏明说的是不是真的,更不确定丈夫是不是在骗她,但是,她心里竟然比来的时候轻松了好多……

这会儿,她的心里就好纠结好矛盾,她清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离开丈夫,她的人生将陷入黑暗,但是,她又不想让一双儿女跟着受拖累,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不是她不愿意相信蓝苏明,实在是,她太清楚这事儿的艰难程度了,要不然,她的父母和哥哥嫂子也不会反应那么激烈。

而且,她也十分肯定,只要她不和丈夫离婚,带着孩子留下来,娘家,就再也回不去了,父母和哥嫂会第一时间和她划清界限的。

那到时候,如果她和丈夫真的有什么事儿,召召和强强可就惨了!

秦亦波一直在留意妻子的表情,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怎么能不清楚她的纠结,看得越清楚,他心里的愧疚就越深。

之前,他怎么那么轻易的就叛了她的死刑?

如果不是今天有自己的几个学生和蓝苏明过来,大概,他会一直误会她,而她,大概也会一辈子生活在伤心当中。

原本的犹豫一点点变的清晰,秦亦波看向蓝苏明:“蓝老师,如果帮我安排工作,真的不会连累到您吗?如果方便,您可以透露一下您家里的情形吗?”

“我父亲是蓝家和。”

除了初夏和林梦冉,其他几人皆是一脸的震惊。

杨晓丽压低了声音向俩人解释:“蓝家和是蓝氏的掌舵人,好多从商的家族受到惩戒的时候,蓝家却丁点儿事都没有。

据说,蓝家的长辈为了抗日散尽一多半家财,还救了好多重要人物,可是蓝家人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坚决不进政界。

所以,蓝家得了类似于尚方宝剑的特赦令,不管是哪位大佬,都不会动他们家,要不然,整个京城的老百姓都不会答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