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也决定了,就顺其自然,有缘份,我们自然会在一起,没有缘份,我尽过力了,就没什么好伤心的。”

……

“初夏?”看到突然造访的初夏,方静紫一脸的开心,“什么大风把你给刮过来了?让我看看,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第917章

“三嫂,别说的这么夸张好不好?”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初夏就压低了声音,“三嫂,我有正事儿找你,昕丽她们都在外面等着呢,你能去请个假,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好……”方静紫应一声,站起身来,“你坐这儿等我,请好假我来找你,对了,昕丽她们是在办公室外面吗?”

“嗯,她们在办公室外面呢,不过是在车里,集体出有点儿惊人,就让我做代表了。”初夏不好意思的笑笑,声音压的低低的,“其实主要是我坐里面时间长了觉得蜷得慌,就借机下来活动活动。”

“你现在是应该多活动……”方静紫帮她倒好一杯热开水,才转身离开,她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坐在方静紫前面的女老师就回过头冲初夏笑:“我没听说小方结婚啊,你怎么喊她三嫂?”

这又是一个爱八卦的……,初夏冲她笑笑:“是没结婚,但是定婚了,在咱们这边,定婚了就算是确定关系了,自然是要改口了。”

“噢噢噢……”女老师连连拍额头,“你看我这个脑子,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当然,主要是没听说她说过定婚的事儿。

这个小方。嘴可真够紧的,我们都以为她还没有对象呢。咱们办公室的李老师和王老师暗地里都替她着急,想帮她物色呢。”

依照林文杰的性格,不可能没来找过方静紫吧?就算方静紫这份工作刚调整了三个多月,他也不可能没来过吧?

心里这么想着,初夏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笑眯眯的看着女老师:“没结婚的时候都脸皮薄,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是吧?”

“对对对……”女老师连连点头,索性转过身子坐着。打量打量初夏,“闺女,你这月份可不小了,不过,看你年纪可不大,结婚挺早哈?”

“是的,我丈夫年纪大,所以就结婚早了些。”没办法,她那一脸的稚嫩是骗不了人的。越是含糊其词越是容易让人多想,倒不如照实回答。

“噢噢噢,你刚才说的三哥,是亲的?”

初夏就有些纳闷的看着女老师。她的好奇心是不是太盛了点儿?第一次见面,又不是来找她的,审问这么仔细是打算做什么?

“那个。我就是问问……”被初夏疑惑的打量,女老师就有些讪讪。“和小方同事这么长时间了,对于她的事儿也不太清楚。

以前也没见有什么人来找过她。今天这不遇上你了,一看你就是个好说话的,就想和你聊聊,这样以后我们和小方相处也容易一些。”

“您有什么事儿想问就照直说吧……”初夏冲她淡淡一笑,“您这么拐弯抹角的,倒是让我心里不踏实。

虽然咱们第一次见面,你也不用客气,照实问好了,能回答的我自然会告诉您,要是不能回答的,对不起,那我只能说抱歉了。”

初夏这话说的有些不太客气,说实话,她这么不客气也的确是因为不太喜欢这位女老师,就算是八卦,也不能八成这个样子吧?

女老师不自在的笑笑,转回了身子。

办公室里的另两位老师就抬头瞄她一眼,唇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意,显然她的吃瘪,让他们心情愉悦了。

由此也说明她在办公室的人缘,真的是差到极点了。

恰好这会儿方静紫请假回来了,初夏就迅速起身迎上去:“可以走了?”

“走吧。”方静紫搀住她的胳膊,“以后有事儿直接打电话我过去找你,月份这么大了,多注意些,就算是需要多活动,也用不着活动的这么远,是吧?”

“今天这不是情况特殊嘛……”初夏冲她笑笑,见左右无人,就小声道,“对了,刚才你出去,坐你前面的女老师回头和我好一个打听,被我呛了。”

“打听我结没结婚?”

“是啊……”初夏摊摊手,“三嫂,我可不是有意来帮三哥宣示主权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你都没和同事说你是有主的人了。”

“我调到这边才三个月,她们都不直着问,我也不能上赶着主动说吧?”方静紫也摊摊手,“那得多犯贱,是不是?”

“不是,她们和你说话也是拐弯抹角的?”俩人说着话,已经上了车,林梦冉就急着插话,“谁拐弯抹角了?”

“看你那些心事……”初夏无奈的看着她,又忍不住笑起来,“不过,依着你的性子,能在车上坐这么长时间等着,也是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要不是怕太招眼,我肯定就跟着下去了。”林梦冉继续追问道,“到底谁说话拐弯抹角了嘛,是不是刚才有人欺负你们了?”

“王叔,咱们去人民路的大光明吧……”初夏和王忠良说完,才转向林梦冉,“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是那种被欺负了还忍气吞声的吗?

刚才三嫂去请假的时候,她的一个同事那叫一个八卦,我感觉这人八的有点儿过了,就和三嫂知会了一声。

而且我猜啊,肯定是有内情的,三嫂,不如你就先和我们说一说这事儿?”关于李昕蓝的事儿,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决的,初夏就先没提那一茬儿。

“那女老师叫王晓晶,她有个侄子和我年纪相仿,来找她的时候多看了我几眼,她就心事上了,生怕我把他家侄子给抢了。

可问题是她也没明着说出来,只是拐弯抹角的点兑我,要是工作的时间长了,熟悉了,我也会照直告诉她我是有主的人了,可大家刚同事没多久,我就不好表现的那么强硬。

我不是担小怕事的人,但是,我不希望因为我让林家受到非议,说真的,打算和林文杰在一起的时候,我还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道道儿。

你说明明我的工作是凭自己的本事得到的,以前不认识他的时候,我就是从事这样的工作,可偏生的同事知道了我和他确定关系,就觉得,我是借了林家的光,才能年纪轻轻就做到领导阶层。

要不是在原单位实在待不下去了,我也不会要求调到这所学校,要是我一来就把婆家的身份透露出来,是不是又要重蹈覆辙?

所以,只要大家不挑到明处,我就不明打明的告诉他们,反正,他们愿意怎么猜就怎么猜,至于王老师的担心,久了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王老师家的侄子很优秀吗?”林梦冉一脸好奇的问道,“以静紫姐您的条件,应该是一般的男人都配不上吧,她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你看,你这就是自家人夸自家人了吧?”方静紫叹口气,道,“你得考虑一下我的年纪啊,在一般人的眼中,我到了这个年代还不结婚,已经算是异类了。

在她们看来,要么我是心理不正常,要么就是生理不正常,再要么就是家境太差,反正我不婚的可能绝对不排除这三点。

那王老师的哥哥是育红中学的校长,侄子年纪轻轻已经做到了车间主任,在她看来,我要是和她侄子好了,那绝对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当然,那癞蛤蟆是我,你可别搞错了。”

“肤浅……”林梦冉眉头紧紧皱起来,“我最烦的就是这种说法了,而且我最讨厌的就是,凭什么结婚年纪女的要比男的小两岁?这根本就是明晃晃的歧视!”

林梦冉不提这茬,大家还真是没有细琢磨过,她这么一说,大家就觉得还真是有道理,婚姻法都规定女人法定结婚年龄比男人小两岁,也难怪大家在这方面会歧视女孩儿多一些了。

在城市还稍好些,尤其在农村,女孩子只要稍大一点儿,找对象就得低走,如果到了二十七八岁还没找到婆家,媒婆就会专门给介绍一些身有残疾或者二婚或者家里特别穷的。

当然,在农村来说,男的年纪大了也是都不给介绍条件般配的,主要,无论男女,只要年纪大些,想找个条件相仿的年纪相仿的,就太难了!

像张凤英和张桂芹,虽然生活在城市,但要不是考上大学,想要找个年纪合适的,可能性就基本为零了。

想想后世遍地的剩男剩女,别说二十几三十几就是四十几单身的也多的是,要搁在现在,那绝对是能被唾沫星子淹死!

杨晓丽笑嘻嘻的看着林梦冉:“老大,你还是很擅长把问题的核心给揪住的嘛,以前咋就没发现你的这个优点呢?”

“以前是你们小瞧人……”林梦冉白她一眼,迅速推开车门下车,“快点快点,我都快要饿死了,汤都让你们喝了,我这肚子可是空着呢!”

众人:“……”难不成,喝了孕妇的汤胃的容量也就跟着变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