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说她是家里老大的一类的,初夏才不会不好意思呢,坦然接受了老爷子的册封,理所当然的又强调了一遍,得到老爷子老太太的双重肯定后,才真正的喜笑颜开了。

一家子吃过晚饭,赵玉兰便陪初夏出去遛弯儿,恰好遇到万老爷子和尹嫂,娘俩便上前打招呼,被这么遇上,尹嫂有些不太好意思,脸红红的应一声,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尹婶……”初夏亲昵的拉住她,“我姥爷和姥姥答应留下来陪我们了,以后,您和万爷爷有空就去我家玩儿,好不好?”

“好。”尹婶赶紧点头,“我今天不是还过去了嘛,对我来说,你们家就是我的娘家,闲着的时候,我抬腿就去了。”

“那是因为您还有一些东西在我们那儿,我担心的是您把东西都收拾走后,就懒得往我们家抬腿了,尹婶,咱说好了,可不能那样哈,不管我姥姥还是我娘,都可盼着你去呢。”

“放心吧,你和我认识这么久了,我是什么性格又不是不知道,只要答应你了,我就肯定会做到的,要不……”尹嫂认真的看着她,“我签个合同给你?”

“好啊……”初夏也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你这孩子……”尹嫂先憋不住笑了,“哪有签这种合约的,逗你玩儿还当真啊?”

“看看看……”初夏故意皱起眉头,“刚才还说自己说话算话呢,转眼就逗我玩儿了。您说我敢相信您说的话吗?”

尹嫂便认真的保证:“除了签合约是逗你玩的,别的都是认真的。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耍赖的人。”

“尹婶和万姑姑、妍妍姐还有大昆处的还好吧?”犹豫了一下。初夏压低声音问道,既然对方说了,把她们家当娘家了,她也得拿出个娘家人的样儿来嘛。

“挺好的,要不然我和你万爷爷哪有功夫出来溜达?”尹嫂也没刻意压低声音,道,“吃完饭就把我们被撵出来遛弯了,娘几个在收拾呢。”

“那就好。”初夏冲看过来的万老爷子讪讪的笑,“爷爷。尹婶把我们家当娘家,我就得多关心她,您可不能嫌我多事儿。”

“看你心虚那样儿……”万老爷子瞪她一眼,“你这是瞧不起万爷爷呢?”

“当然不是……”初夏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我错了,请求原谅。”

“算了,念在你也是一片好心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是怕我难做。才故意问的,真当我不知道啊?”万老爷子好笑的看着她,“真以为我年纪大了,就愚钝了?”

“嘿嘿……”初夏就讪讪的笑。的确,她问的初衷就是担心万玉琼和尹嫂之间有矛盾,万老爷子夹在中间难做。

这会儿一琢磨。她又觉得自己的做法儿太幼稚了,就算万玉琼母女真的难为尹嫂。以尹嫂的性格也是不可能实话实说的。

不过,万玉琼和钱妍的性格和以前大不相同。又是万玉琼主动提出来让万老爷子娶尹嫂的,想来是不会难为尹嫂的。

就算以后的生活中有什么磕磕碰碰,以尹嫂的情商,应该也可以妥妥解决掉的,家庭矛盾最忌讳的就是外人瞎掺合,所以,以后只要不发生不可挽回的矛盾,她是绝对不会再掺言了。

她想到了这点儿,赵玉兰自然也想到了,和万老爷子尹嫂分别的,赵玉兰就认真的和她说了这事儿,“娘,要是我和你说,刚才我也想到这事儿了,你相信吗?”初夏俏皮的看着自家老娘问道。

“信。”赵玉兰点点头,“你有时候想的比娘还要细,娘当然信,不过,看尹嫂的样子,应该是处的不错。”

“嗯,才几天的功夫,明显能看出来肥了些,面色也红润了,要是心情不好,人是不会有这种变化的。”

“唉,苦了一辈子了,这会能遇上万老,也算是安慰。”赵玉兰叹一声,又道,“不过总的来说,年轻的时候受苦总比老了孤苦伶丁的强。”

初夏点着头附和:“是啊,老了一个人是挺可怜的。”

赵玉兰好笑的看着她:“看你答应的和真事儿似的,就你这年纪,要是说对这种事儿也能真正的明白,娘才不信呢。”

“娘,你小瞧人……”初夏不服气的看着自家老娘,“咱们村的五爷爷和九爷爷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有什么不明白的?”五爷爷和九爷爷都是大林村的老光棍。

赵玉兰赶紧道:“好好好,是娘冤枉你了。”

瞄一眼赵玉兰的脸色,初夏道:“娘这是安慰我呢,我知道,我也知道娘刚才的意思是指我没法从心里真正的明白那种感觉,我更知道娘为什么会这么说。”

“没有的事儿。”赵玉兰笑着揉揉她脑袋,“你这孩子,又在这儿胡思乱想。”

“娘,你最不擅长撒谎了,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在撒谎……”初夏歉意的看着赵玉兰,“娘,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让您和爹操心了。

不过,娘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做出让您和爹伤心的事儿了,也一定会好好孝顺爹娘,孤苦伶丁这几个字儿,是绝对不会和咱们家搭上边儿的。

就不论别的,爹和娘这么好,老天爷也不好意思做出这样的事儿来,是不是?”

“你这孩子,就会哄娘高兴……”赵玉兰说着,却是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到手的幸福,常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女儿完全猜中了她的想法儿,当年女儿不听话的时候,她和丈夫是真的很绝望,那时候就算是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有一天女儿会是这样的,他们过的生活会是这样的……

……

关于林三叔林三婶找来的事儿,初夏犹豫了一下,并没在电话里和周蜜康说什么,以对方的智商,是绝对不会中了那俩人的圈套的,那她又何必说些这个给他添堵?

例行问过妻子的身体,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后,师长筒子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每天,他最盼着的就是这个时候。

娇哝的软语,俏皮的嘻笑……,没有一点儿,是他不喜欢的。

“刚给嫂子打完电话了?”欧洁进来,笑眯眯的坐在他对面,“师长,我最愿意这个时候和您谈工作了。”

“嗯?”周蜜康淡淡看着她,眸色中略有不解。

“您刚给嫂子打完电话的时候,脾气特别好,一般不吼人。”欧洁边说边把手里的文件摊到他面前,“周指导去筠家了,他让我把今天的记事整理完了给您看,要是您没有意见,我就封存了。”

周蜜康上下扫了几眼,推回给她:“好,封存吧。”

“是。”欧洁应一声,拿起文件起身,略一犹豫,又坐了回来,“师长,还是没有左海的消息吗?我指的是……”她咬咬唇,“生死的消息。”

“没有。”周蜜康摇摇头,“你也知道,进了那里面,完全就靠个人的能力和运气,在他们的体验未到期之前,谁都不可能打探到他们的消息的。”

“噢。”一脸落寞的应一声,欧洁挤出笑容道声谢,便起身离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周蜜康叹了口气。

算起来,欧洁和他们共事的时间也不短了,真正相处下来,他对对方还是蛮认可的,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但是工作上是绝对的严谨认真,也提出过不少中肯的建议,有了她的协助,他和周汉亮的工作都轻松了好多。

只是,这姑娘在感情上也是绝对的偏执,明知道左海的选择是叶美如,可就是念念不忘,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要向他打听左海的近况。

因为她一次次的来问,他倒也主动派人给打听了一下,但得回的讯息是,左海和叶美如都进入了深地,失去消息,生死未知。

原话,他在征求了小妻子的意见后,没有告诉欧洁,小妻子说,如果那样的回答代表着凶多吉少,让她如实知道了,可能会失去了生活的目标,不如,留给对方一些期待……

对于女性的情感,他是搞不太明白的,既然小妻子这么说了,那他就这么做吧,对或者不对,都无所谓了,这种事儿,哪有那么标准的答案?

小妻子问过他,得知叶美如有可能凶多吉少,他心里是什么感觉。

说实话,如果小妻子不问,他倒真的没留意过,仔细回想一下他发现,在得知消息时,除了觉得应该礼节性的告诉叶爷爷,旁的,他好像还真没多想。

“看来,你对叶美如是一点儿感情都没能的”,这是小妻子的原话,后来他仔细琢磨了琢磨,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就郁发的觉得叶美如之前的疯狂是不可理喻的,可偏生的,就遇上了那么一个不可理喻的为她疯狂的男人,或者,那才是属于她的真感情吧。

如果她还能活着,希望那个男人能真的改变她,不为别的,叶爷爷和叶伯伯心里也能舒服一些……(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