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十点刚出头,车子缓缓驶进周家祖宅,周蜜康率先迎了出来,后面跟着周喜康、周华康,再后面是一众长辈们。

这么大的阵仗,把赵玉兰和林宝河慌的还没等车子停稳就跑下车去了,双方寒喧着打过招呼,回到厅里,周老太太便笑眯眯的把孙子挤到一边去,牵起孙媳妇的手:“夏累了吧?先歇歇顺顺气,奶奶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

于桃笑着接话:“弟妹,知道你要回来,奶奶开心的都快睡不着觉了,见天琢磨好吃的,我们可是沾了你的光,这几天尝了不少鲜。”

“谢谢奶奶……”初夏一脸感动的看着周老太太,“奶奶对我这么好,我都不舍得离开了,可怎么办?”

“那就留下。”周老太太笑的那叫一个开心,“留下来,奶奶天天给你做好吃的,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奶奶,养的白白的可以,胖胖的就不要了……”初夏边说边捏了捏自己的腮颊,“您试试我脸上这肉,一抓都一大把了,再胖,可真没脸见人了。”

“你拉倒吧……”于桃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现在还是有些偏瘦好不好?看看我,你仔细看看我,还能认出来吗?”

于桃的确是属于怀孕后体重增加比较多的,之前她的体重也就是九十多斤,现在是一百六十二斤,竟是胖了七十斤左右!

尤其是这两个月,体重增加的那叫一个迅猛,之前和初夏打电话的时候。她自己就说,总觉得饿的要死。总想要往肚子里塞东西。

可电话里听没见到真人,并没有那么深切的感觉。现在亲眼看见于桃,初夏是真真被她给震惊了!

反观三婶王蕾,月份和于桃差不多,可是看上去,差太大了!

见初夏看向自己,王蕾就笑:“我没有桃儿那么好的胃口,就只能看着她的膘干眼馋,哎!”

“眼馋?”于桃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三婶。你能不能别说反义词,你敢说你现在眼馋我这肥样子?我自己看着都够了好不好?”

“肥点怕什么?生完了自然就把肉掉了,主要是你这个吃头孩子发育的好,身体底子也好,还有啊,等生完了你的奶水应该也足,不信你看着吧,将来这叔叔和侄子的体格,肯定差老大了!”

“三婶。谢谢你总安慰我。”于桃苦笑着看向初夏,“我这些天被自己这身膘快要折腾疯了,三婶就总是劝我,说我这么能吃孩子身体才壮。

可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再壮下去,到时候生不出来怎么办?可是不吃吧又饿的心慌,浑身没劲儿。真是愁死了。”

她羡慕的看着初夏,“弟妹你怀的是双胎。都没我显怀,这到时候我和弟妹在一起。别人肯定当成是差着一辈儿。”

“那个……”初夏也觉得于桃有些太胖了,略一犹豫,就问道,“产检的时候医生怎么说,认为你体重增加这么快没问题吗?”

“当然是建议我尽量控制一下饮食,说要是这个样子到生的时候,我会遭罪比较多一些,其实,对遭罪我倒是不怕,就怕……”

“别胡思乱想……”周老太太打断她,“桃儿,你总是这么担心可不行,到时候没事也有事儿了,秋医生不是说了嘛,让你放宽心,不掉肉也没问题,胎位正,身体好,顺顺利利生下来是没问题的。

而且,所有的可能性,秋医生都已经想到了,就算到时候孩子太大,也可以剖腹产,别人在这方面不行,你秋阿姨在这方面那是绝对可以信得过的。

也别怕留道疤丑,你秋阿姨不是说了嘛,万一到了那一步,她也尽量给你把疤留的小点儿,等养上个两三年,就看不出来了,没啥好担心的。

再说了,就算是还能看出来,在那儿也没人去看,要是小喜敢嫌弃你,奶奶第一个不让……”老太太边说边看向坐于桃身边的周喜康,“你媳妇整天担心成这个样子,就是你做的不好,知道不?”

“是是是……”周喜康连连点头,“奶奶教训的是,这事儿就是我做的不好才让桃儿总是放不下心来,我现在当着大家伙儿的面保证,无论桃儿身上有没有疤,我都拿她当个宝!无论桃儿胖瘦,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丈夫当着一大家子的面说这种话,于桃脸刹时涨的通红,嗔怪的白一眼丈夫,把话题转到了王蕾身上:“说起来,还是三婶最厉害,从怀孕到现在,人家也没怎么孕吐,也没怎么发胖,走起路来健步如飞,真是羡慕死人了。”

初夏点着头附和:“的确,三婶基本上没怎么变样儿。”

“你们俩就别寻我开心了,我可是想多吃,想要养的胖点,我是说真的,可我就是没那个胃口……”王蕾叹口气,抚着腹部道,“我年纪是你们的两倍,担心的事儿肯定和你们不一样,我见天的就怕他营养跟不上,可是好东西摆我面前,又吃不下去,都快愁死了。”

“您那还叫吃不下去?”于桃无语的摇摇头,冲初夏比划着碗的大小,道,“这样的量,三婶能吃两碗,你说这叫吃不下去?”

“那说明三婶是不易胖体质……”初夏一脸羡慕的看着王蕾,“三婶,您这样的体质最让人稀罕了,要是我们到了您这个年龄,也能这样,可真就要偷笑了。”

“你们俩就哄我开心吧。”王蕾一脸不好意思的笑着,”不过说真的,被你们这么一哄,我心里的担心就少了很多了。”

“本来你也是瞎担心……”周老太太瞪她一眼,道,“她就担心胖,你就担心瘦,祥萍就担心脸上的斑,你们三个啊,真快把我愁死了!”

“妈,对不起……”王蕾不好意思的笑,“我就是忍不住的担心,每次您劝我我当然都听进去了,可是一回头,又忍不住瞎想,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讨厌的,可是又控制不了……”

“行了行了,别检讨了……”老太太冲她摆摆手,“我又不是真的怪你们,老三媳妇,你呀就是这点儿不好,总把别人的玩笑话当真,让人家想和你开个玩笑都不敢,哎,真是的,愁死了……”

“妈……”王蕾一脸局促的看着老太太,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嫁到这个家里来,大家对她特别好,她也特别知足,可是,她的实际情况摆在那儿,难免有些战战兢兢。

当然,她知道婆家人是真心的对她好,没有半点的瞧不起她,她也犯不着担心,可是,有时候就身不由己的又犯了……

“妈,你再说,王蕾就更不知道怎么办了……”周山平赶紧打圆场,“她就这么个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要和她计较呢?”

周老太太就开心的笑起来:“嗯,妈这么计较要的就是你这个态度,小蕾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还不是你这个做丈夫的没给她安全感?

以后啊,觉得媳妇儿受委屈的时候,就要站出来替她说话,要不然,人家嫁你做什么的?你看看生个孩子遭这个罪,你要是再不知道心疼她哪能行,是不是?”

“是是是……”周山平连连点头应着,心里却是满满的无奈,谁家的老娘这么逼着儿子为了儿媳和自己作对的?自家老娘也真是够另类了……

周岗平看着周山平的模样儿,一脸的幸灾乐祸,哪知表情恰好入了周老太太的眼,就瞪他一眼:“你笑什么笑?别以为我不说你就代表着你是个好的,晓红替你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你得知足,对她好点儿,知道吧?”

“知道知道……”周岗平赶紧点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老太太,“妈,今天小蜜媳妇儿回来,您应该高兴的不得了,这怎么还挨个训起人来了?”

“就因为高兴,才要挨个训你们,要不然,我哪有这个闲心?”周老太太白他一眼,“家和万事兴,懂不懂?”

“懂懂懂……”周岗平哪敢再表示异议,当即做出虚心受教状儿,表示他都听进去了。

周老太太转头看向笑眯眯坐那儿的赵老太太:“嫂子,咱们周家的婆婆就是这样的,喜欢儿子对媳妇好,夏嫁到我们家,您就一百个放心好了,绝对是半点儿委屈都受不着。”

敢情发了这半天的威,是给自己看的?赵老太太一愣,赶紧笑着道:“您看您,我们一家子早就对初夏嫁到周家放心的不得了了,这弄的,呵呵……”

“放心吧,他们才不敢有半句怨言呢……”周老太太豪爽的挥挥手,看向二儿子三儿子,“你们自己说说,我是不是为了你们好?”

“当然当然,妈当然是为了我们好。”

“是的,妈根本就不是怕赵婶不信才故意说我们的,这个我肯定知道。”

周山平和周岗平赶紧表态道。

“奶奶,您要是再这样,可真就是外道了……”初夏无奈的看向周老太太,“我爹娘我我姥姥姥爷现在是真的想开了,也没觉得我配不上周蜜康,您呀,要再这样,他们没准又要多想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