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更。

-------------

“别生气嘛……”见初夏真的不高兴了,罗晓琼一脸讪讪,“我本来是不想让你操心的,可现在是真的憋不住了,要不然,我还是不想说的,毕竟……”她指指对方的肚子,“毕竟你现在的实际情况摆在这儿嘛……”说着又懊恼的揪揪自己头发,“所以说我还是太不成熟了,说是不让你操心了,这不又忍不住巴拉巴拉说出来了,唉……”

“滚边儿去吧!”初夏瞪她一眼,“你要是再这么跟我虚头巴脑的,我就当不认识你好了。”

“嘿嘿……”罗晓琼就讨好的笑,“别嘛,咱俩最好了,还要好一辈子呢。”

初夏无语的看着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这么一番说叨,俩人之间淡淡隔着的那一层疏离,便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自初夏去了京城,俩人虽然还是经常写信打电话,但是,因为初夏身边有林梦冉、杨晓丽、吴静波几人,罗晓琼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了。

要不然,她憋了一肚子的话也不用等到今天才说,或者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心态的转变,只不过,这种事儿哪怕是意识到了,也是不愿意承认的。

说白了,她就是吃醋了,小心眼了,在她看来,原本初夏和她是最亲的,可是,渐渐的,她成了被边缘化的一个。

哪怕初夏和她说了无数遍,她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变,她心里还是没有底的。

这当然不能怪她。她又不知道初夏对她的感情人特别是因何而来,联系到初夏以前的性格。她心中有疑虑也是说的过去的。

“快快快……”看一眼时间,初夏急的推她。“赶紧去把面膜洗掉,光和你说话去了,都忘了看时间,再晚一会儿干在脸上可就白忙活了。”

俩人刚把脸洗干净,莹儿又返回来了,笑嘻嘻的看着俩人:“七舅舅答应了让小舅妈陪我去,他就不去了。”

“好,现在没心事了,可以去洗脸睡觉了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呢,小孩子要早睡早起才能长个子。”初夏边说边拖起她的手往外走,并回头冲还在照镜子的罗晓琼吩咐道:“你先洗澡。”

“三嫂。”初夏从莹儿房间出来,遇到了周华康,对方冲她讪讪的笑着,“这会儿还要三嫂陪莹儿去参加比赛,真是……真是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不都是一家人吗?”初夏笑着打趣他,“看不出来。七弟异性缘还是挺好的嘛。”

周华康的脸就腾的红了:“三嫂,你别听莹儿胡说,我和田甜老师之间什么都没有,其实田甜老师只是把莹儿的学习情况告诉我。小孩子们就瞎胡闹了。”

“现在一直是你接送莹儿吗?”初夏就纳闷的问道。

“嗯,大部分是我接送,小晶情绪不太好。奶奶不敢让她自己出去办事儿,王姨现在需要人照顾。我爸也没时间,莹儿又有点儿敏感。接送她的最合适人选自然就是我了。”

“噢噢噢……”初夏恍然的点头,“之前我还想问问小晶的情况呢,听你这意思,她和张军是真的不成了?”

“嗯。”周华康点了点头,“张妈特意陪着张军来咱家道了歉,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儿,感觉俩人性格不是太合适,不想以后大家后悔,请咱们原谅。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咱们也不能逼着张军娶小晶,可他们这事儿闹的圈子里都知道,小晶觉得丢人,一出去办事就容易丢三落四的。

现在奶奶只敢让她在家里打扫卫生什么的,连做饭都不敢交给她了,生怕她放错了东西什么的,那可就麻烦大了。”

要不是祖辈就为周家服务,小晶这种情况,肯定就要被解雇了,现在留她在这儿,分明就是念着以前的香火情罢了。

“小晶还是经的事儿太少了,单就对方的品性来说,早散对她是好事儿……”叹口气,初夏把话题转了回去,“对了,我得问问你,你对那个田甜老师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别嫌我多管闲事,我是怕陪莹儿去参加比赛的时候,态度拿捏不好。”

“三嫂,我和她真没什么,我就当她是莹儿的老师,她当我是莹儿的家长,别的真没什么,再说了,三嫂你看我像是花心大萝卜?”

“好吧,那我就有数儿了……”初夏冲他摆摆手,“我回房休息了,回见。”

“回见。”周华康再次道歉,“三嫂,辛苦你了,我是真的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行了,婆婆妈妈的,你是个大老爷们吗?”初夏背着身子再次挥手,“不和你罗嗦了,累了,我要早点儿休息。”

闻言,周华康迅速闪回了自己房间,笑话,要是让三哥知道他敢拉着劳累的三嫂说话,还不得剥了他的皮?

第二天一早,林文斌果然赶了回来,一进门就问初夏,这一天打算怎么安排的,他来负责给她做司机。

看着他疲惫的脸色和泛黑的眼圈儿,初夏赶紧道:“哥,你先去休息,我上午不出去,下午咱们去接胖婶刚顺叔和大舅大舅妈。”

“哪还用得着你去接?”赵老爷子不满的看着外孙女儿,“又不是外人,你挺着个大肚子东跑西颠的干什么?老老实实在家等着行了。”

赵老太太迅速接话:“夏,听你姥爷的,你要是真去了,你大舅大舅妈和胖婶刚顺叔心里指定是过意不去。”

其他几个长辈没说话,但都是巴巴的看着她,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无奈,初夏只好应下来,她在家等着,让罗晓琼陪着一起去接。

这几天开会,加上早早的开车回来,林文斌也是真的累了,和大家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回房间休息,走了几步又回头一个劲儿的叮嘱初夏,有事儿马上叫醒他。

初夏无奈的看着他:“哥,我又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也不会和你客气,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快去睡吧。”

林文斌却是不相信她,看向周华康:“老七,你帮我盯着她。”

初夏:“……”

婚事需要的东西有周家帮着张罗,罗晓琼也就不需要再出去忙活了,不想在家里憋着,初夏便让她陪着出去溜达。

经过叶家胡同的时候,罗晓琼条件反射的扭头看过去,随之,戳了戳初夏:“咦,我怎么看着那么像豆豆?”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远远走过来的一个身影还真的是有点儿像筠豆豆,本来,初夏是不想在叶家门前驻留的,可是现在,就不得不驻留了。

结果,就正好被出来扔垃圾的强玉娴撞了个对着,原本面色就不怎么好看的强玉娴,看到初夏,面色就更难看了,“你来干什么?”

毕竟对方是长辈,初夏礼貌的冲她笑笑,指着远远过来的身影:“我们想确定一下,那是不是我们的朋友。”

冷脸哼一声,强玉娴转身进了屋。

罗晓琼就叹口气:“真是什么样的妈养什么样的女儿,你说她有什么资格对你这个态度?要真说起来,你对她这个态度还差不多。”

“人家闺女生死未卜,咱就不计较了……”初夏边说边拉着她往前走,“是豆豆,咱们反正是溜达,就迎过去看看吧。”

几人相遇的时候,初夏和罗晓琼都是一脸的讶异——筠豆豆的头发都被汗水湿透了,“你这是怎么了?”初夏皱眉看着她,“别告诉我又和你妈吵架了。”

“先让我去你家喝口水再说好不好?”一开口,筠豆豆的声音更是哑的吓人,初夏和罗晓琼赶紧返身往回走。

筠豆豆的样子,把周家一众人等也是吓了一大跳——这都要结婚了,这个时候满头大汗的跑过来,肯定不是因为锻炼身体才跑过来的。

一大杯子水接过来,一口气就灌了下去,长长舒一口气,筠豆豆歉意的冲大家笑:“周爷爷,周奶奶,赵爷爷,赵奶奶……,打扰了。”

周老太太笑着摆手:“这孩子,客套什么,要是不方便,你就和初夏回她房间唠去。”

“没有不方便,其实闹到这一步,我也想听听长辈们的意见……”咬咬唇,筠豆豆便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昨晚她在周汉亮的陪同下回家后,她老娘对周汉亮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虽然嘴上说是同意了,但她老娘心里的坎儿始终是没过去。

周汉亮离开后,她就和老娘商量,能不能别再这个样子,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而且结婚的事儿是她提出来的,又不是周汉亮提出来的,现在甩这种脸子,多没有意思?

然后又拿胖婶和刚顺叔做例子,希望老娘也能跟人家一样开通,结果,就捅了马蜂窝了,她老娘就觉得女儿把她和几个没文化的农村人比较,是对她的不尊重。

她老娘那么说,筠豆豆也不乐意了,觉得她娘这是自我感觉良好外加势利眼,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