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

-------------

“二姐的性格还是老样子,一遇事儿,就会不管不顾的只管眼前……”长长叹一声,初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顿一会儿,赵启慧苦笑,“其实要是我没考上,她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和强俊杰复合,她那争强好胜的性格你也不是不知道,原本就憋着一口气,想和我争个高下,她就觉得,她年纪比我小,又是老师,肯定能比我考的好,结果,却和想像的完全两样,心里自然就接受不了了。

不过说起来,她和以前还是有了很大的变化的,要搁了以前,在我考中以后,她就绝对不会和我来往了,就算见了。应该也是阴着个脸。

可现在,她不但去见我,还和我说了心里话,也承认,我考上了她没考上让她心里不舒服,她说她是有些妒忌我,但是,还是希望我能好好的,为咱赵家争光。”

初夏就点点头:“的确,比起以前来,她算是进步了,要不然,我也不会问她的事儿,大姐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和她有多不对付。”

赵启慧就笑起来:“她还让我给你带话呢,说她没认输,说人这一辈子长着呢,你们俩啊,可真是天生犯克。”

“谁和她犯克了,她根本就是瞧不起人罢了,她就觉得我以前事事不如她,现在能走到这一步,是天大的狗屎运。

姐,我敢这么说。她是盼着你好,但她绝对见天的盼着我不好。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最高兴的就是她了。

姐要是不信。可以回去做个实验,你见了她就说现在周蜜康不愿意搭理我,我在婆家特别不受待见,她肯定特别高兴。”

听初夏这么说,赵启慧就笑起来:“行,回去我就试试,看看是你对她成见太深,还是我对她抱的期待太高。”

“那姐你呢?”

“我怎么了?”赵启慧一脸迷茫的看着初夏,“我的事儿你不都知道吗。还有什么要问的?”

“别和我装了……”初夏翻个白眼儿,“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还在这儿装傻充愣,不过你这个表现不用回答我也知道了,肯定是文章家接受姐了,对吧?”

“好吧,你变的这么聪明,还真是让人头疼……”赵启慧就无奈的笑,“真让你说着了。一听说我考上大学了,文家马上就不反对我和文章的事儿了。

而且还特意派了媒派来家里提亲,不过被你大舅妈给挡回去了,文章隔三岔五的还会来家里。以后怎么样,现在没法儿说。”

“大舅妈做的好。”初夏就一脸的恨恨,“竟然敢挑三拣四。这样的人家,咱们才不稀罕呢。哼,让他们后悔去!”

赵启慧:“……”

“姐。我这么说你不高兴了?”初夏看向一脸无语状的赵启慧,“我这不提姐不值嘛,如果姐愿意,我是肯定会支持的,好不好?”

“去你的……”赵启慧就推她一下,“我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吗,我是惊讶你怎么和你大舅妈说的一模一样儿。”

“真的,大舅妈也是这么说的?”正好瞄到李爱媛进厅里送东西,初夏就开心的冲她招手,“大舅妈,大舅妈,快过来。”

李爱媛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急吼吼的跑进来:“怎么了?”

“抱抱……”初夏起身搂住李爱媛拍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连说话都是说的一样的,大舅妈,咱们真是太有缘了。”

李爱媛一头问号的看向女儿,不明白抱着她的这货到底在抽什么风……

赵启慧无奈的笑:“初夏刚才问我和文章的事儿,我就说了娘把提媒的人赶出去了,然后她就说了一句当时娘和我说的一模一样的话,把我都给惊着了,夏说的和娘说的真的是一个字都不差。”

“真的?”李爱媛一脸惊喜的看着初夏,“夏,大舅妈真是没白疼你。”

初夏:“……”这和疼不疼她有关系么?

“这是怎么了?”进来送东西的赵玉兰纳闷的看着抱一起的大嫂和女儿,“一进来就看你们娘俩抱一起,怪吓人的。”

赵启慧便把刚才的事儿又讲述了一遍。

“对,这事儿就应该晾着文家,不管以后怎么样,反正眼前不能他们一说咱们就答应,要不然,以后他们指不定怎么高觉呢。”赵玉兰边说边看向李爱媛:“大嫂,这事儿你做的太对了!”

“玉兰,我就是这么想的,俩孩子自己谈,我不管,但是,他家里要想过来掺合,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以前嫌弃咱们,想要攀高枝儿,现在咱闺女考上了,他儿子没考上,他就觉得咱闺女能配上他儿子了,也太不把咱家当回事儿了吧?”

“什……什么?”初夏一脸惊讶的看向赵启慧,“文章没考上?做为你的辅导老师,他竟然没考上?”

“是啊,他挺倒霉的,考试的那几天正好发高烧,没发挥好,他说了,要继续参加秋天的那场考试,也和我考同一家大学。”

“这还真是……”初夏挠挠脑袋,呵呵两声,没再说下去,本来她是想说,还真是砸了文家的眼眶子了,又一想,到时候没准文章就是她姐夫,那她还是嘴上积点儿德吧,免得赵启慧心里不舒服。

“开始的时候,他挺接受不了的……”瞄一眼李爱媛,又犹豫一会儿,赵启慧才道,“毕竟是在他的辅导下,我才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我挺感谢他的,也明白他那会儿的心情,就去他家劝他了。

他当时挺颓废的,想到之前你被顶替的事儿,我就怀疑他是不是也被顶替了,就陪他一起去教委查了底子。

事实证明,他的确是没发挥好,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心里也好受了不少,就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考上。

是我……”再瞄一眼李爱媛,越启慧讪讪的笑,“是我和他约定,让他和我考同一所学校,去找我的。”

李爱媛的脸就虎下来:“你的意思是他家来提亲也是你同意的?”

“不是不是……”赵启慧连连摆手,“我还没有那么不靠谱儿,我就是和他私自约定让他考同一所学校,和我在一起,并没让他家里来提亲。

提亲的事儿他也和我解释了,是他爹娘看他总来找我,又受了别人窜掇,瞒着他办的,事后,他也说他爹娘了,我……我之前没敢和娘讲,就是怕娘会生气。”

“你个死妮子!”李爱媛气得重重拍女儿一巴掌,“幸亏娘没说什么过火的话,要不然,以后你让娘和文家的人怎么坐一起?”

“要是娘真说了什么过火的话,以后没法儿和文家坐一起,我就不和文章在一起嘛,我就是感谢他帮了我,想要安慰他,让他别放弃,也不是非他不嫁了,娘有什么好担心的?”

“死妮子!”余怒未消的李爱媛再拍女儿一巴掌,“你娘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你当你这么说我就信了?

要是真说了过火的话,不让你们在一起了,我就不信你会是现在这个嘴脸,要不说养儿养女就是债,你可真是跟你娘要债的主儿!”

“娘,您这也太冤枉我了……”赵启慧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老娘,“我是真的这么想的,真的就是想要安慰他,也是真的不会让娘难做。”

“嫂子,启慧都这么说了,就肯定是这么想的,再说了,现在也没到那一步,看你气的……”赵玉兰边安抚边笑,“我倒是觉得嫂子气的是闺女要成别人家的人了,心里舍不得吧?”

被说中心事的李爱媛索性坦然承认:“没错,养这么大,她和我隔着心,不说老实话,我这心里能是个滋味儿吗?”

“娘,我才没和你隔着心呢,我就是不想让你跟着操心,如果我对文章的感情真的是那么深,我也肯定就告诉您了。

不过,您现在也能明白罗婶那边是什么心情了吧?”赵启慧亲热的搂住自家老娘,小声道,“您可得好好安慰安慰罗婶,她心里指定也不好受。”

“娘知道,这事儿还用你教?”李爱媛推开女儿,“行了,你们在这儿唠吧,我看看外面还有没有东西了。”

“我也去。”赵玉兰随后跟了出去。

屋子里又剩了初夏和赵启慧姐俩,对视一眼,俩人都笑起来,没想到无意中,竟然把这样的一个疙瘩给解开了。

东西搬进来,大家又开始归整,初夏和赵启慧就去外面车上坐着,这次,插不上手的罗晓琼也跟了过来。

初夏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给她听,末了道:“你可得好好哄哄胖婶,估计她心里现在可难受着呢,养这么大的姑娘,转眼成人家的人了,多伤心?”

罗晓琼叹口气,道:“我能感觉出来我娘心里挺难受的,虽然她总是冲着我笑,可是隐隐的总能看见泪光,搞的我这心里都堵堵的,都有不嫁了的冲动。”(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先婚厚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先婚厚爱最新章节